一发正念 恶警就被定住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我在中国大陆最贫穷的农村长大。十二岁父亲死了,十三岁我就种庄稼、犁地,织布,根本没有上过学。而现在,我不但识字了,在师父的保护下,稳健的走在神的路上,做着三件事。

大法让我认识字

一九九七年,北方一位同修来昆明教我们炼法轮功,我们有四个老太太不识字,读不了《转法轮》。看到大家高兴的学法,我急得哭了,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师父呀,人家都在学大法,我不认识字,不会读法,请师父帮帮我。”

这时我们炼功点上的A同修,走过来说:“从今天起,你每天来我家,我读《转法轮》给你听,我读到哪儿,你就用手指头指到哪儿。” 就这样,这位同修每天都读法给我听,一直读了一年多。这位同修不厌其烦,高高兴兴的为我读了一年多的《转法轮》。这一年我是六十一岁。

一九九九年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自己会读了。第一次我自己用手指头指着字读的时候,读了十二页,我高兴的流下了泪。我对师父说:“师父,我不够,人家能读一本,可是我才能读十二页,请师父帮我增加。”第二天读了二十多页。我又说:“师父,我要多学法,还不够,请师父再给我加。”渐渐的,我能读三十多页,能读一讲。半年后,我能读五讲。

是大法的慈悲,是师父的神通法力让我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能流畅、通顺的读《转法轮》和各地讲法。从那时起,我舍不得浪费时间,成天手捧着大法的书读,心中感到自己是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一发正念 恶警就被定住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我与一个同修去复印真相传单,复印店的老板去公安局举报。恶警找到我家说:“你发传单穿什么衣服,说了些什么话,我们都知道。”我说:“是我复印的,大法洪传,众生有福,可是中共迫害,诬蔑大法,我们走出来讲真相,是为了让众生明白法轮大法好。”

姓邓的恶警来抄我的家,我发了一念:让黑手烂鬼找不到大法一个字。他们只搜到儿媳妇的电话号码本。抄完家,他们将我带到派出所,我当时发了一百份传单,身上一份都没有,恶警搜我的身,什么也没有搜到。

派出所所长来问我:“传单是哪儿来的?”我说:“你给我的,你承认吗?”我心中想:我绝不给大法抹黑,不给师父抹黑,也绝对不出卖同修。恶警说只要你说出谁给的,就可以不去公安局了。这时,我发出一念,让恶警定住。四、五个恶警立即睡觉了,睡得流口水。我觉得好笑,邪党迫害大法再凶恶也不过在演戏,他们跳不出师父的手心。下午三点,他们让我儿子来接我回家。

师父为我承受大难

二零零六年我在昆明讲真相。一天,在高速公路上被摩托车撞倒,当时只感到头“咔嚓”一下,象是切萝卜一样被切了一刀,可是睁开眼睛,我没有死。我从地上站起来,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我心中明白,在另外空间,师父实实在在的为我承受了,并为我还了一条人命。摩托车车主吓得脸都变了色,我握住了小伙子的手说:“小伙子,你别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骗你的钱,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我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你别害怕。你亲眼看见了,法轮功是佛法,是超常的。如果你今天撞到一个常人,后果一定不是这样。今天是我师父救了我。信法轮功的人,人人都有福份。小伙子,你也修炼法轮功吧。”我送给他一个护身符,教会他念“法轮大法好”。他说:“好!好!我信法轮功。”

还有二零零三年我带着两岁多的孙女去讲真相,因为思想都集中在给人讲真相上,孙女被一辆急驰过来的小轿车撞了。我带她到医院去检查,什么事也没有。我知道这是师父的保护。

师父教我们做三件事,我时刻记在心上,从二零零零年到现在十多年间,风雨无阻,每天我都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发了多少资料,救了多少人,走了多少路,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当出去救人时感到幸福、踏实。如果不出去救人,即便是一天也憋的慌。我要牢牢记住师父的话:多救人,精進、精進,让师父放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