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刘秀荣被劫持 女儿要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秀荣在张贴一张带有“真善忍好”字样的粘贴时,被恶意举报而遭中共绑架,家被抄。近日,刘秀荣的二女儿田心曾三次去国保大队、二次去检察院去找有关人员询问母亲的情况。

刘秀荣女士,今年六十三岁,丈夫田福金原是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全家六口人都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遭到邪党的残酷迫害,其中田福金被迫害致死,大女儿田芳两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九年;二女儿田心被非法劳教两次;三女儿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儿子田双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刘秀荣本人曾被非法劳教两年,非法判刑四年。

多年来,她一家人从来没有团圆过,不是这个被抓,就是那个被关,刘秀荣和女儿竟有五次在同一个劳教所、一间牢房里遭受迫害。

一、田心去国保大队要人的情况

刘秀荣二女儿田心,第一次去国保大队找到副队长许静,要求释放母亲,许静却推脱这是执行公务。第二次在请北京正义律师后,田心又继续找通辽科区国保大队队长王波,因为许静有关恶行在明慧网上曝光,在走廊里看到田心,气急败坏的对田心吼:“你就在网上给我说啊,你就乱说!”田心找到王波,谈话间王波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面要录音。

第三次是12月2日,田心再次去国保大队要人,田心跟王波说我妈是什么情况,王波说等着判刑呗。田心说这么多年你难道不知我妈是什么人吗?我们都是好人,本来当时你能放人的,可是你却把妈送到看守所。王波说他没这个权力,还说看你们家过的。他不说这么多年通辽恶警把老田一家六口迫害的人财两空,却反说老田家过的日子不好。田心说我家会越过越好的。田心还说江泽民坏透了,无可救要了,我觉得你没有那么坏,咱们通辽市就这么大一个小地方,你也不是最主要迫害的大头头,你是有得救的希望。王波又问田心的弟弟田双江家庭住址,田心没吱声,王波说你不说我也都知道,说我们没有共同语言。

田心涉及到真相内容王波又要录音让她赶紧走,并说别再活动了,小心被抓了。

二、田心去科尔沁区检察院询问母亲的情况

田心第一次去科尔沁区检察院是在母亲被非法关押不长时间去的,她先到科区检察院的批捕科,科长周志军推脱说你妈的案子送到市检察院。田心去市检察院,戒备森严,门卫说要说出要访问的人姓名才可进入,田心无法说出要访问的人名,市检察院保安给了她一个秘书办公室的电话号码,田心打这个号码,无人接听。

田心再回到科尔沁区检察院时,周志军人不见了踪影。

第二次找到科区检察院公诉科陈小力,田心要求知道母亲的案卷情况,问办案人的名字,陈小力说你的身份不确定,要有一个身份证明,确定你与当事人的关系。田心无奈,又在当天下午返回到街道居委会,开了一个介绍信,她把介绍信复印了一份,又找到陈小力,陈小力不在办公室,田心等了好久,看到陈小力正在对门的电脑旁看微机,田心在门口张望,又过了一阵儿,陈小力才让她进来,陈小力又继续刁难,无理要求田心在介绍信上面签字按红手印,然后存档案,并让田心写书面材料,往上交。田心说,我妈一次又一次遭到迫害,你们这都是违法的。陈小力却说这是有法律依据的,田心说你们对法轮功从来也没有讲过什么法律。田心拒绝签字,陈小力就说你得找办案人,田心问谁是办案人?陈小力居然说明天再告诉你,田心说你不是说开了介绍信你就告诉我办案人的名字吗?陈无奈说出王昕昕。

可见中共恶党的体制是多么可笑腐败,已经到了腐败透顶不可收拾的程度,而它的政府官员,恰恰给中共这副烂摊子,又点了一把火,更加速它的灭亡。什么都想掩盖,什么都想撒谎,连办案人名都想隐瞒。中共坐在随时会喷发的巨大火山口上,危险至极,可是它的官员却大行其道,为维持一个错误的迫害,江泽民以腐败淫乱治国,收拢党羽,导致大陆社会道德风气极其低下,中共政权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全面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善恶颠倒,是非混淆。中共的公共权力全面黑社会化,沦为纯粹掠夺和公然侵害人民的工具,社会秩序一片混乱,经济面临大崩溃的危机。正象国际分析人士说的那样,中共恶党的改革想绕过法轮功,是不能的,中共必须解体,迫害必须结束,惩处中共公检法司血债凶手,已经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任何疑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