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景点讲真相的心得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

一、得法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失眠的问题困扰了我将近三年,这期间在中、西医的诊治下,时好时坏,无法根治,也曾经想在宗教的经书里寻找能慰藉、安顿心灵的妙方,但无济于事。有一天,同事知道我的情况之后,建议我练气功试试看,当时我就想死马当活马医,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隔天同事就拿了一本世界气功杂志给我,叫我去找适合自己的气功练。因为里面介绍了五花八门的气功,在翻阅之后,我发觉了一种功法特别吸引我,里面介绍了五套功法及简述了一些法理,知道了那是一套性命双修的功法,而且为人处世须以真、善、忍作为衡量的标准,当下就决定要修这一法门了。

由于当时也不知道有炼功点和经书,所以只能照着杂志里的炼功动作及功理的介绍依样画葫芦,很神奇的,只经过了五天,失眠的状况不必吃药就不翼而飞了,就这样我走進大法中来了,真的感谢师尊的苦心救度。前两年就这样安逸的在家自学,直到第三年在与同修的交流后才正式走出来到炼功点炼功,同时也加入了助师正法的行列。

二、到景点讲真相救众生

刚开始讲真相的项目是邮寄真相资料、传彩信,因为考虑到上班,时间有限,而上述项目又不会花太多时间;另外,又非常符合我的个性,不喜欢抛头露面的。我渐渐的有了安逸心,认为三件事都在做就行了,没有想再加大容量去做,只是用感性的认识来做讲真相的工作。

师父在《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告诉我们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让我认识到不只是要修好自己,还更要加大力度去救度众生。于是去年六月,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决定到景点去讲真相,在这之前有一段时间,上下班开车都感到不舒服,会莫名的恐慌和紧张,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些时日,我自己也一直在向内找,与同修交流的结果就是多学法,因为自己的悟性不好,找来找去也找不到。

没想到这个状况就在到景点讲真相之后,奇迹的改善了,这也是师父慈悲点悟,让我深切的知道,讲真相、救众生的事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是要加大力度去做的,不能有安逸心或走形式,所以就决定每周六到景点讲真相。

到了景点,发现去讲真相其实很容易,门槛很低,只要会拿展板、发正念、炼功、发真相资料、促三退就可以了,这都不是技术上的问题,真的只要有心,有正念就行了。在讲真相的过程当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位导游,在我发真相资料的时候,一位带北京团的女导游自动过来向我要了一朵莲花和真相笔,并提及她对法轮功的看法,她说:“你们很可惜,面对大陆游客三退的做法急了点,造成有些负面的影响,尤其中共更把它渲染、丑化,让大陆游客不拿、不听、不看。”我说:“谢谢导游的关心,那是因我们同修救人心切,经过交流后,同修也认识到了,导游应该有感受到吧!”这位导游对我们是正面的,她说她会鼓励大陆游客,出来玩就是要多听、多看才有意思。

有一次遇到一位大陆游客老伯伯,一头白发,但一脸温和,走过来问我之前,就曾问过同修有关“工资”的问题,同修回答说:“我们都是自动、自发、自费来的。”可能他不相信,也不死心,一直认为我们不可能做白工,所以经过我身边又来问同样的问题,我们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他用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那就不简单了。”接着又问我说:“毛泽东好还是蒋中正好?”我回说:“就让历史去论断吧!”这个答案他应该不太满意,又问:“要生存就要斗争,才能得到你想要的,是不是?”我说:“伯伯,看您一脸慈祥的,为什么要去争去斗呢?这样斗来斗去的,您真的会幸福快乐吗?用真、善、忍不是更好吗?”那位伯伯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说:“真、善、忍。”似有所悟的点头就急忙走了。因时间匆促,加上自己有怕心,正念也不足,又错失一个救人的机缘,很遗憾没能让他三退保平安,诚心的希望他再有机缘遇到同修,让他有一个选择美好未来的机会。

三、在当景点义务联络人当中去执著心

到景点讲真相之后不久,同修鼓励我当景点义务联络人,当下也没心理准备,又不好意思一口回绝,就这样挣扎了三天,心里想必须在法上去归正,在向内找之后,发现自己是站在一个为私的基点上去思考问题,有怕麻烦的心,怕能力不足的心,还有求安逸的心,没有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所以不想去承担。正当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我想起师父在《洪吟二》〈正念正行〉中说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顿觉那些烦恼都微不足道了,也就勇敢的承担下来。

可是承担了职责之后,才知道要跟同修交流要讲话,甚至要去协调人或事,这都是我想都未曾想过的,因为平常我就不擅言词,可是接了怎么办?我知道怕心又出来了,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于是,我决定听师父的话,把它做好。

同时我悟到这是要去我怕心的时候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所以,在遇到压力或矛盾来的时候,心中就想我是炼功人,是大法弟子,没有怕不怕的问题,只有正念足不足的问题,就这样,我从不敢讲话到拿起麦克风讲话发抖,渐渐到现在虽然还有点抖,但我知道我从中去掉很多怕心了。

四、景点协调的一些体会——坏事变好事

自从接下联络人的职责以来,发觉景点陆续受到管理单位以及警察干扰,这期间同修也去讲过真相,但是效果不彰。今年过了年之后,干扰更大,已禁止我们的展板進入景点,我请对讲真相比较有经验及在地方有人脉的同修一同前往到相关管理单位讲真相。

我们把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何迫害法轮功等问题说明清楚。法轮功学员面对这场迫害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不畏寒风酷暑站在景点讲真相、发材料,一方面是要营救正在中国大陆仍遭受迫害的学员;另一方面,则是要让那些思想上被毒害的大陆游客及一般民众明白真相,免于因听信谎言而敌视法轮功,将来与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老百姓听信谎言而被淘汰的下场一般。面对法轮功这种大善、大忍的慈悲胸怀,任何人都应该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才是。最后我们还告诉他们:在法轮功遭受迫害时,任何人只要讲句公道话、发出正义之声或帮忙法轮功,都会得到相当大的善报。

在经过讲真相之后,一个景点的警察大队长有了善意的回应,他说,只要没有游客投诉,他们也不会有处理的动作,请我们也要考虑他们的立场。听到这句话,同修又与大队长沟通,希望如有人投诉,请给予投诉者正确的观念:“告诉他们在台湾言论自由是获保障的,除非法轮功学员有不当的举动,才采取措施。”而不应一味附和个别人的声音,只要有人检举就要取缔的做法是值得商榷的。当场我们为给他们造成工作上的负荷及压力向他们致歉。

接着到了另一个景点管理单位,其主管抱怨同修骚扰游客,紧追不舍,造成游客的投诉;而展板任意摆放,也带给他们相当大的压力与不满,所以才会有禁止展板放置的情形。经过与主管商谈及讲真相之后,有了回旋余地,我们也真诚的表达会针对其反映的状况来做适度改進,所以在协商当中,他也不再坚持展板不让進来,但是要求展板不能落地及数量不能太多,虽然对讲真相有些影响,但还可接受。最后,我跟他说:“我们会尽量的做好,不造成你们的困扰。”他回答说:“什么尽量做好,是绝对要做好,我拭目以待。”我愣了一下子回说:“绝对做好。”我知道师父借着他的话在点化我,要去掉我面对事情只想应付又马虎的心,而且不能用常人的观念来做大法的事。

经过这次讲真相之后,我们与管理单位有了对话渠道,我也经常保持和他联系,一方面问候他、关心他的身心健康;一方面也了解他对于我们的做法上的满意度,经过不断沟通协商中,他的态度也改变很大,不那么尖锐了。

当这些干扰出现时,开始同修的意见也很分歧:有的认为正念对待,不必多理会他们,照样做我们该做的;有的认为有人来取缔就收起来,他们走了再拿出来。我终于明白为何这位主管说我们修真、善、忍,却表现不真、不善、不忍的观感。我与同修交流:我们应站在他的立场着想,他面对多方的压力——上级、大陆游客、导游等等,如果能双赢那才会起到救度众生的最大效果。我一方面让同修了解协商后的做法,请大家无私配合;一方面也尽量把真相讲清楚,争取应有的基本条件─让救度众生的法器--展板,留在公园内。

经历过这些过程,我们也把展板做的更美观,也找一些辅助的器材,让同修轻松举展板,而且呈现更整齐的整体画面。不只管理员的态度改观,同修也越做越好,景点讲真相终于呈现日趋稳定的现象,坏事也终于变好事了。

结语

一年多来,参与景点讲真相的过程中,看到了同修被一些大陆游客咆哮、辱骂,或者把同修手中真相资料,用手甚至用雨伞打掉在地上,但同修不怨不恨,仍慈悲的继续讲真相、救众生,让我有很大的感触。

而一年多以来,也接触了许多不同的众生,如管理单位的人员、警察、商家以及来景点游玩的大陆游客、台湾客,我深刻的感觉到,常人是看不见大法的法理的,所以我们的一言一行就是真相,做的好与不好,那就更重要了,是会直接影响世人的得救,真的不可不慎!

个人层次中的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三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