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恶多端 黑监狱恶犯王鑫华遭天惩身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恶警以减刑为诱饵,唆使邪恶犯人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恶犯王鑫华就是警察利用做打手的替罪羊,她毫无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在二零一一年遭到天惩,患血癌身亡。

王鑫华,女,身高一米六九,体重一百五十多斤,身体十分强壮,因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王鑫华是社会上的人渣,心狠手毒,多年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狱警利用充当打手,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血债累累。她常常毒打法轮功学员,打人疯狂至极,不计后果,善于诡辩,谎话连篇。王鑫华曾先后五次包夹迫害黑龙江省漠河县法轮功学员里玉书,长达三年多。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日晚六点,王鑫华将里玉书打倒,穷凶极恶的打里玉书耳光,打累了,用衣挂猛力的抽打里玉书的头部,打的里玉书痛不欲生,足足打了半个小时,帮凶恶犯袁安芬进到屋里,跟着一起打,直到她俩打的精疲力竭,才停了下来。

那一夜,里玉书被打的一直迷迷糊糊的,早上醒来,发现大便失禁,脑袋上全是大包。两个月后才消去。那段时间,里玉书被迫害的身体极度消瘦,走路都扶墙,说话没力气,身体麻木,心脏也都常常麻木,里玉书感到自己随时好象都会死亡。

一天,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院长赵英玲大骂里玉书,用书本打里玉书的脸。王鑫华从此打里玉书更猖狂了,并威胁里玉书说:“你要说出去,我就打残你。”她使劲的踩里玉书的胳膊,用手搬,力图将里玉书的胳膊弄折,把里玉书倒控过来,把里玉书绑在地上,用擦地布塞住里玉书的嘴。

七月二十六日,王鑫华说:狱警让她给里玉书穿囚服。这样每天,她们强行给里玉书穿囚服,里玉书拒绝。她们把里玉书从床上拽到地上,从地上又扯到床上,只要一有机会,里玉书就脱掉囚服,里玉书被强行穿上囚服后,折磨的筋疲力尽。然后,她们趁势把里玉书捆绑起来,或者用她身体压着瘦弱的里玉书。

王鑫华抢走里玉书的衣服,在衣服上写了“犯”字,并把里玉书的衣服给扔了一些。她恶毒的说:“看你怎么办?”里玉书就只穿一个小裤头,身上披块布。后来,里玉书把写“犯”字的地方剪掉,补上一块布。

晚上,王鑫华准备一盆水和两个针管,往里玉书脸上喷水,浇的里玉书浑身湿漉漉的,行李上也都被弄湿了,里玉书用热水瓶将湿的地方烘干。王鑫华又偷偷摸摸的将里玉书的热水瓶盖拧开,行李又都湿了。

一次,里玉书炼功,王鑫华用冰冷的水喷里玉书,还用盆子往里玉书的头上浇凉水,里玉书一动不动的一直坐到天亮。

王鑫华常常把里玉书从床上打到地上。一次,她用笤帚砸里玉书的脸,足足砸了半个小时。里玉书的脸都被砸肿了,满脸全是伤。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恶包夹王鑫华、项桂芬,弄了一大盆的液体食物给里玉书灌食,灌了一半,里玉书全都吐出来了。余下的半盆子液体食物,王鑫华气急败坏的泼了里玉书一身,里玉书的棉衣和被褥都湿了。北方的冬天异常的冷,王鑫华打开窗户,冻里玉书,寒风吹的屋里直冒白烟,冻的里玉书瑟瑟发抖。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王鑫华、袁安芬俩恶犯把里玉书从床上拖下来,头往暖气管上撞,拳打脚踢。她们给里玉书灌食的时候,管子上全带着血丝,灌食的时候还往里边加入大蒜,辣得里玉书在地上直打滚。

二零零七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大队长于英民指使恶犯王鑫华再次包夹里玉书。七月十日,王鑫华将里玉书打个半死,王鑫华经常晚上用特大号的注射器,抽入事先准备的凉水往里玉书的头上身上喷水,冬天开着窗户,里玉书的棉衣,被褥都很湿,因为太冷了,王鑫华走出了房间,但不让里玉书离开房间半步。

王鑫华还给里玉书野蛮灌食,一次将食物塞到里玉书嘴里,然后用筷子往嘴里顶,筷子扎在嗓子肉里,包夹王鑫华用力拔出筷子,因为用力太狠筷子折断了,里玉书的嗓部血肉模糊,残忍至极!而且,王鑫华对灌食的用具经常不洗涮,灌食的馒头一泡就是好几天。还时常用绳子捆住,用擦厕所的抹布堵住里玉书的嘴,扔在没有监控的单独一小屋水泥地上,然后包夹王鑫华扬长而去。

二零零八年,赵慧华任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恶警院长后,为了利用邪恶犯人王鑫华,将王鑫华直接提升为道长,以让她挣高分、早减刑为诱饵,让她去“包夹”里玉书。在赵慧华的驱使下,恶犯王鑫华、陈晓霞肆无忌惮,称王称霸,胡作非为一直捆绑迫害法轮功学员里玉书。这些恶犯头有警察给的特权,出入自由,为所欲为。

王鑫华还经常殴打虐待其他法轮功学员,她被邪恶利用、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作恶多端,终遭到“善恶有报”天理的惩罚,于二零一一年患血癌暴病身亡,死时五十多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