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提篮桥监狱的迫害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提篮桥监狱对一个法轮功学员至少安排四个“包夹”,加上组长、大组长之类互相牵制、互相监督、互相揭发。这些包夹在中共的绑架、挟持、引诱、行贿中都会变得穷凶极恶,完全按照狱方恶警的指使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狱方规定每个犯人每星期至少必须揭发一次别人,否则就被减分并被告诫。在迫害法轮功中所用的包夹绝大部份都具有“死刑缓期执行犯”及黑社会组织的首恶头子的双重身份,选取标准主要有三条,一是行凶能力强,二是奸诈狡猾突出,三是黑社会经验丰富、善于领会狱方意图。狱方对这些包夹的犒劳一是提高他们在狱中的“处遇”级别,二是给予“奖分”。所谓“处遇”的提高无非就是多吃点菜、吃别人吃不到的菜、干轻活、参与犯人中的所谓管理层以欺压他人;所谓“奖分”就是可以相应的减刑,以求得不死或提前出狱。

下面是提篮桥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使用的一些手段:

1、3.3平方米的牢房关两个包夹与一个法轮功学员,这个长2米多、宽不足1.5米的狭小牢房中放置了一张两个包夹睡觉的双层单人床和一只粪桶,法轮功学员不能走出这一狭小区域。相邻牢房也由包夹占据。

2、三小匙约20毫升粥加上三小匙水就是一顿饭,如此这般地饿你一个月,然后强制灌食……如此反复,终而复始。

3、从9月下旬就抢去法轮功学员的衣物,使他们无法添加衣服,昼夜冷他们、冻他们,一直到一月份。

4、大热天, 30摄氏度左右,用厚毛衣和羽绒服把法轮功学员裹住,再用约束带(六厘米宽的厚牛皮带)捆绑并固定双手,再用2.5毫米粗的细涤纶绳扎紧双手。大小便说是让“包夹”“帮忙”,实际上是把大便擦到屁股上,更不能洗脸、刷牙。必然地:汗不得出,全身糜烂,昏厥;铺板上的粪便干燥物如面包屑到处都是;每次长达三星期以上。

5、用竹签扎戳法轮功学员的小便头……

6、把方凳放倒,方凳的凳面、两只凳脚以及两脚间的横档形成一个长方型的空,四周是硬杂木凳面、脚、档的棱角,几个壮汉把法轮功学员强制放上去,再用脚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踩进这个空,使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成V型,再揪住头发向下拉、再踩住法轮功学员的脚,使身体成M型。

7、体重200斤的壮汉跳起来,趁下落之势狠力蹬踩法轮功学员的大腿,如此反复直至壮汉筋疲力尽,被害人双腿肿如水桶,无法起立、行走、多处流血或挫伤……

8、冷不防用左手食指插入法轮功学员的嘴,左手大拇指在外面与食指相向配合捏住,然后以食指指甲为刀,大拇指在外面当砧板迅速拉出,划开内表面皮肉,形成长条型血口,由于是老手,其动作快速果断,连拉两次就划下一根肉条。

9、冷不防用重拳猛击法轮功学员的喉管,说是不让法轮功学员讲法轮功的真相、讲共产党的真相,“要把你的声带打坏,连声音都不让你发出来”。

10、几十天不让喝一滴水,连杯碗等用具也全都抢走,当然更不让洗衣物……

11、所谓坐小板凳,上海不管劳教所还是监狱一般都是坐漆包线的管芯,高15至20厘米,作为凳面的圆盘的直径也在15至20厘米之间,因为矮小,人坐在上面连大腿的份量也会落到凳面屁股上,“包夹”在后面踢动这个所谓的小板凳,使人的皮肉与这个小板凳之间形成强烈的拉扯,一个小时屁股就会起泡,然后破裂,鲜血渗出、透过衣裤、布满“板凳”……每天达22个小时……天天如此,少有间歇,一年、二年、三年……

12、用横截面为正方形的尺寸约2.5厘米的硬木棍肆意击打法轮功学员的头、手、肩胛骨、小腿骨等各个部位……特别是组织几个壮汉突然间用这样的木棍集中冷不防击打某一部位,例如大腿上离膝盖10厘米的范围之内,用几分钟的时间集中猛击,所击部位二十分钟之内就会肿起,高达2厘米。由于是老手,所击部位准确,所以肿起部位界限清楚,以后就随时用棍棒戳击敲打这个肿起区域。很多法轮功学员从大腿往下全部发黑,有的象涂了墨、有的象黑紫相间的花岗岩。整个过程如何打、打哪个部位、击打后多长时间肿起来、然后又如何戳击这一区域……这一切都是中共监狱科学研究所的研究成果。

13、利用法轮功学员有不随地吐痰的自我要求,在初春或深秋用电风扇强风吹袭法轮功学员,然后不让咳嗽吐痰,强迫法轮功学员把痰自己吃进去。

14、每天用车轮战术折磨法轮功学员,只有2小时的睡眠,而且食物又差又少,十天下来就会昏厥摔倒,站着会摔倒,走着也会摔倒,这样持续100天以上,致使法轮功学员皮包骨头、浑身无力,手都抬不起来,测不到血压,低血糖,大脑细胞自噬,耳朵失聪、视力极度下降、记忆力极度消退、几乎失去思维能力、显得迟钝木讷,也会出现幻觉……上述症状大约在什么时候出现,表现出来的症候如何,针对这些症状情况又如何进一步施加压力,又如何强制灌药,灌什么药,不让法轮功学员死去,强制维持他们在生死的界面上让他们生不如死……所有这一些,中共的科研所都有系统的研究,也有类似工业产品的生产、工艺、检测的有关国家规范那样的小册子或文件……当法轮功学员责问狱方官员践踏了《监狱法》时,这些官员会把“包夹”、“牢头”、它的“革命依靠对像”、“无产阶级专政执法者”叫来,然后叫喊着“国家规定每天有8小时的睡眠时间,你们为什么只让他睡这么一点时间?这是不行的。”顿了一顿又接着叫喊:“你们做得很好,就是要不让他睡觉,就是不让他睡觉,从今天晚上开始,再让他少睡半小时!”……

15、用7根绳子把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绑在15mm粗钢筋焊成的栅栏上,栅栏成了可以活动的万能支架,绑成什么形状?什么形状之下多长时间手或脚或其他部位出现什么症状?中共科研所都有专门的文件或教程……

16、电刑至少由四个恶警同时执行,种类繁多,相同的是用各种措施固定法轮功学员的手和脚。除残酷电击烧灼法轮功学员身体,立刻出现黑色区域外,有时迫害的过程竟如绣花,烧灼的结果也并不马上出现炭化现象,而是在五天以后化脓溃烂,二十天以后也就是溃烂十五天以后再用刀啊剪子啊之类的东西在阴暗的牢房中去剜、刮、剪。这种狱方称之为电刑艺术的酷刑也是有专门教程的,怎么通电烧灼,烧灼后达到什么状态,会出现什么情况,经受多少天后又出现什么症状,然后又如何处理,过程中的每个环节都有具体的说明和规定,其核心是力图在它所造成的这种非人环境中强制着引导被害人的道德堕落,用它们的话就是“狂风骤雨般的无产阶级专政铁拳打击和漫长的痛苦煎熬相结合”,“突破心理防线”,“摧毁道德意志”以达到中共铲除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精神、消灭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气节。

17、在强行灌食中灌入不明药物,花样百出,有致迷致幻的,也有致便秘、致拉肚的,便秘时有时近三十天才能拉一次,有时是长期的十天左右拉一次。

18、诬陷法轮功学员“小偷小摸”,布置包夹造谣伪造现场做伪证……造成既成的邪恶事实以证明狱方所谓的“个人斗不过政府”,“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的手段还没有拿出来”……看似事情不大,作用却极其恶劣。

19、以把家属也抓进来要挟法轮功学员,以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挟其家属。“你不承认?你不承认把你儿子也抓进来!”这样的话是经常听得到的,这也是中共科研所的研发成果之一,说是“亲情温馨”。

20、至于把脏袜子塞到法轮功学员的嘴里,用破鞋子在尿粪中浸过后塞进法轮功学员的嘴或在头上、脸上蹭抹,把法轮功学员的毛巾、牙刷在厕所便池中揩抹涂刷等“小来来”、“小儿科”,是那些“包夹”们在社会上当黑社会小头目时就会的,到监狱中一经点拨拔高,又能挣得奖分,就更加忘乎所以地自我堕落。

提篮桥监狱恶警们虽然在邪恶的控制下张狂不可一世,然而内心空虚、自感无依无靠,不敢与法轮功学员哪怕是讨论中共捏造的罪名“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公开明确地承认:“不能和你说这个,现在和你说这个我们会很尴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