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2012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二零一二年由原来的三大队更名为四大队,也是句东劳教所的入所大队。句东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一套完整的系统,有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夹控制度,每个法轮功学员一到劳教所就被指定的一到两名夹控人员看管起来,夹控每天要对法轮功学员的言行作详细的一日记载,甚至于夜间睡觉也由夹控看着并作详细记载,每天上交给分管看。这些夹控必须熟记夹控制度,每天还要学习诽谤大法的分类教材,定期还要参加考试,然后相应的给予加分、扣分。

二零一二年三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丁彗调回四大队,更加剧了迫害。从四月份起,盐城法轮功学员徐兰被罚站迫害,每天大早起床后和包夹来到所谓“心理咨询室”罚站到夜里两点到三点,不能去食堂吃饭,做任何事都得请示包括喝水、正常洗漱、上厕所等,被强制看攻击大法的碟片,每天只能睡两个多小时,而且每顿饭又吃不饱,曾多次要求多带点饭,但某些警察就是不准,长期的罚站迫害等,原来胖胖的徐兰瘦得让人一看就要掉眼泪,双脚双腿浮肿的不成样子。在咨询室被罚站了几个月后,回到大组即入所组,但是她的待遇还是和原来一样,每天还是从早站到深夜,做任何事都得向警察、包夹请示,不得和其他任何普教说话。

无锡的法轮功学员张彗珠是二零零五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每天被包夹、组长等多人强拉着队训、做广播体操,在这过程中这些人借机掐她、踢她,回到组里一直被罚站,她的分管狱警刘烨台虽然刚参加工作,表面上笑嘻嘻的,背地里指使组长、包夹迫害,事无巨细。

湖南藉法轮功学员刘元兰是在江苏常州迫害到劳教所的。刘元兰是二零零三年在湖南某监狱服刑期间才知道大法的,在那里她看到法轮功学员那么好,那么善良却遭到无辜的迫害,每次她看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时,她就挺身而出保护法轮功学员。面对残酷的迫害她毅然决然的堂堂正正的要修炼大法。监狱为了阻止她走入大法修炼,对她实施各种酷刑,都无法动摇她修炼的决心,就这样她从一个毒贩恶人变成一个修炼大法的好人。在监狱期满后,她因讲真相救人被迫害到南京女监四年,二零一一年七月回家,家人在常州做生意,故也在常州。二零一二年二月她去常州某派出所要还师父的法像,被非法劳教到句东女所。在劳教所她看到同修徐兰、张慧珠等被迫害时,她多次挺身而出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迫害,曾多少次被关禁闭室,在禁闭室恶人恶警用最高分贝的音量放邪党的歌曲、广播加以迫害,后来直接把她关集训组迫害。

所谓“集训组”是劳教所的人间地狱,大约也是近几年才成立的。邪党的劳教所本就是非法的,各地公安无法无天,刑讯逼供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除法轮功外多少百姓也被无辜的劳教,她们上诉无门,到了劳教所后又受到那些被警察利用来管理的协管(先去的当官的劳教)的欺负,在承受不住时就自伤自残。劳教所就把这些所谓自伤自残违规违纪的送集训组集训。集训组是灭绝人性的,集训组养着一群打手,一个个是虎背熊腰、人高马大、心狠手辣的。(这在郑琪慧主管大队工作时最为特出,二零一一年十月张颖主管大队工作后较为人性化点,不一定都是狠毒的)人一旦被送集训后是真的到了地狱,每天四次裸检,裸身做起立蹬,起立蹬的数量完全由打手的心情,起点数三十、五十以上,打手任意的打骂,每天长时间的户外集训,每天夜里学习以及五张纸的思想汇报。有些人从集训组出来后就变成精神不正常。刘元兰就因为制止邪恶的迫害而送集训组,被四个集训组人员看着,不能开口说话,一名夹控时时拿着一块擦地的毛巾,只要一开口就用脏毛巾堵上。刘元兰就一直被关在集训组。刘元兰被加期一个月,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回家。

南京法轮功学员李军被夹控人员任意打骂,因所谓的“学习态度”不端正,被送集训组带训,就是夜间不住集训组,每天白天在操场上被集训组的人整训,长时间的做一个固定动作,夜间回到组里强制洗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