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女监利用杀人犯、贪污犯残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女子监狱长期以来一直残酷的迫害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手段有:狱警“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至少赏八千元;以减刑、假期为诱饵,唆使犯人丧心病狂地残害法轮功学员。

主谋迫害的是监狱长辛海波、张银喜、副监狱长曹笑丽、教育科科长纪桂芬、陈峰以及积极参与迫害的恶警魏尘、杜颖等。

杀人犯薛东波(原西安市某医院教授,被判死缓)、贪污诈骗犯王颖(原为西安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贪污犯张改萍(原为商州市市长)等一帮长期罪犯,在狱方施舍的利益诱惑下,用尽了集人类最残暴,最下流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她们“转化”。

贪污犯张改萍恶行

贪污犯张改萍,据悉在商州市市长任上敛财过亿,但通过上下打点,最后只认定一百万。张改萍沦落成囚犯后,不以为耻,还使出浑身恶毒,迎合恶警,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监狱认可下,张改萍专门从入监队挑选出最恶毒的犯人当“包夹”,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将法轮功学员关在小号里,由两个“包夹”看守,逼看诬蔑法轮功的书,否则就罚站、毒打。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出病态,恶犯就将她们按在地上强行灌药、打针,残忍的手段令人目不忍睹。每次严重迫害发生时,都是恶警魏尘、杜颖督阵,张改萍指挥并直接暴虐法轮功学员。

监狱为了奖赏张改萍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把办公室设在铁门里,为方便张改萍饮食起居,吃喝玩乐,还安排所谓的卫生员专门侍候她,给她洗澡、洗衣、穿衣、脱衣、整理被褥,上厕所都得别人给拿手纸,在监狱里享受着高级待遇。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如果这些警察不收贿赂,会这样放纵一个罪犯吗?张改萍曾猖狂地对杀人犯薛东波说:老娘在墙里、墙外并没有什么区别,要什么有什么,就差个男人,老娘如果想要的话,一定能把辛海波(监狱长)搞定。

部份迫害案例

二零零九年十月,宝鸡法轮功学员余金霖被非法送进女子监狱,天天挨打,不几天就被打成残疾,腿被打断。

二零零九年底,延安法轮功学员李树莲,被非法关进监狱后,天天被残酷折磨,遭暴打,她不停地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张改萍气急败坏,指挥恶犯王敏、李爱梅对李树莲大打出手,将她按在地上,用脏抹布脏鞋子往她嘴里塞,把李树莲嘴里十几颗牙拔掉,打得她满身伤痕累累,脸色惨白,李树莲仍然不屈服。张改萍恶毒地说:不行就打针(毒针)!

二零一一年,宝鸡法轮功学员、大学讲师王乖燕,被劫持进女子监狱,她不配合“转化”迫害,恶警杜颖唆使罪犯李爱梅、刘丽红等对王乖燕进行残酷暴打,还不能得逞,杜颖又把她关进严管队双手铐起来,亲自抡起警棒暴打。

二零零九年,安康法轮功学员罗长云拒绝“转化”,被恶警强行灌药、打针,恶犯薛芬、绍颖用酷刑折磨她,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她两腿之间夹一张纸罚站,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将她打倒在地,140多斤的重的恶人邓颖用双脚猛踩她的双膝盖,致使罗长云双腿严重损伤,行走艰难,一年多无法恢复,被迫害的血压高压达200多。

遭恶徒暴虐残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宝鸡法轮功学员秦丽杰、田栓螺、宋宪兰、蔡金荣、席芬茹、卢凤荣等;西安法轮功学员肖春红、赵秋茹、李学清(已被迫害一只眼失明);汉中法轮功学员杨华、尤亚丽、李青蒙、赵续红、侯秀英、肖燕萍;安康法轮功学员王国英、杨子秀、彭霞、叶翠兰、谢晓芳、谢燕等。

以上这些法轮功学员中,很多人被迫害的大小便失禁,被强行“转化”后的大多数被关进四、五监区进行奴役迫害,每天强行干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还经常加班,许多老年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