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祛病 河北保定农妇遭中共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只为祛病健身做好人,却多次遭到政府、派出所等人员的骚扰、恐吓和非法拘留等迫害,不知道哪一条法律规定不叫祛病健身做好人?

保定市满城县南韩村镇大固店村法轮功学员石丽环,1999年4月底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病都好了。当时她患有类风湿关节炎,脚底发麻,有时走着路,突然间就不能走了,活动活动腿、还有膝关节“咯咯”响几声才能走,还经常头晕目眩,严重时站不稳,躺在床上象有人拎着腿转似的,非常痛苦。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再加上按大法的要求学法炼功,就这样一个半月的时间她的病很快就好了,走路一身轻,秋收的时候能和正常人一样下地劳动了。她深感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从内心深处感谢大法师父的救度之恩。亲戚朋友也都从她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都很支持她炼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采用造谣、诬陷、栽赃等卑劣手段疯狂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石丽环也未能幸免于难,多次遭到南韩村镇政府、派出所等人员的非法骚扰、恐吓、和非法拘留。

2010年8月16日下午四点多钟,石丽环刚进家,就听见有人敲门,她问“谁”?一个女人的声音回答说:“楼上的。”她打开门,一个女的一下就窜入屋内,随后闯进来四、五个男恶警,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在屋里到处乱翻,把屋里翻得乱七八糟,满地都是东西,就连房子上装的通气管道也被他们拆了下来,比土匪入室抢劫还凶。

石丽环被中共人员们土匪一般的行为吓呆了,不知所措的跑出门外,一个男恶警追上前抓住她的头发,疯狂地把她拽倒在地上,另一个恶警又上来,他俩一人抓住她的一只胳膊用力向后背拧。邻居的大姨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恶警说:“她有病,我们带她上医院。”明知自己执法犯法,入室抢劫,却用谎言欺骗百姓。四个恶警把她强行抬进车里,她怕家里人找不到她不放心,就对着车外的邻居大声喊:“老周”(意思是让他告诉家人,自己被绑架了)他们怕街坊邻居听见赶紧关车门。

就这样,他们把石丽环绑架到韩村镇派出所,4、5个人立即对她非法审讯,还做笔录。一个恶警拿着一个黑印台进来,让她按黑手印,被她拒绝,另一个恶警就一次次的抓她的手强行让她按手印。一个恶警狂怒地说:“让她按,按到明天早上!”一边说一边还骂很难听的话。还蛮横地说:“你耽误我们多大事,不要脸!”

石丽环被警察们流氓式的迫害吓的身体不停的抖动起来,他们围上来,按胳膊、按头、掐人中,就是按不住,骗她开门的恶警窜过来,恶狠狠扇了她几个耳光,又疯狂的跑到外面找来带着木棍笤帚、用木棍恶狠狠地打她双脚的迎面骨,还边打边骂:“我打折你的腿,看你还装蒜!”又疯狂地吼道:“我用剪树枝的大剪子,把你的脚趾都剪下来,一个一个都剪下来!”好长一段时间她才缓过点儿来,三个恶警就又把她架起来,拖到墙边对她强行照相,照完了相,3、4个恶警又把她架到车上,其中一人还欺骗她说:“行了,马上送你回家。”另一个恶警说:“送你去一个很好的地方去睡一觉,很宽敞的。”

就这样他们又把她劫持到满城县拘留所,所长徐会来找人填表登记,问她:“有什么病吗?”还没等她回答,徐会来就迫不及待洋洋得意的说:“没病,炼法轮功的都没病,经我手的有三、四十人了,他们都没病。”他们就自己填上表,然后就把她扔进一间屋子里。

到拘留所的第二天,她又抽起来,拘留所的人并不管,只是给别人看病时顺便给她量了量血压。医生说:“一百六,血压高。”副所长要占国说:“没事,这不算高。”他们不给治疗。到了第三天,要占国看见她依然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就恶狠狠的说:“我看你是装蒜,再不吃饭,给你鼻孔插大葱。”(指插鼻管灌食)

过了几天,她的小叔子夫妻俩来看她,派出所所长非要交钱,否则不让见。她的姐姐们来看她,拘留所的要占国、徐会来向她的姐姐们非法勒索了500元钱才让见面,没有任何收据。

由于她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在上厕所的时候,晕倒在厕所里,要占国听说后,就亲自来到厕所二话不说就对她连踢带骂的说:“装他妈的蒜,起来。”同屋的人过来扶她,要占国不让,要她自己走回去,她挣扎着扶着墙往回挪步,要占国还从身后猛踢她一脚,差点儿把她踢倒。

后来的几天里,她又晕倒过几次,拘留所的人并不给她治疗,她一天天的衰弱下去,亲戚们来看她,都伤心的哭,(她平时一百六十斤,现在只有一百来斤)孩子一个人在家,没人管,瘦了很多,看见妈妈这个样子,偷偷的抹眼泪。

就这样,她被非法关押到第十五天,天快黑下来时,韩村镇派出所来了4、5个人骗她说:“现在去满城,送你回家。”说完,就把她架起来,塞进车里,一直把她拉到一座小白楼处。(后来才知道这是中共邪党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的一个所谓的“洗脑中心”)

在被非法关押到第二天的时候,家人和亲戚朋友都怕她生命出现危险,到处托人找关系在村干部的担保下才放她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有几辆车一直尾随,后来才知道是满城县公安局、法院、派出所的人在后面盯着她这个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人。

二零一一年“五一”前夕,派出所的人又到她打工的地方骚扰,老板怕给自己找麻烦无奈只好请了他们一顿饭,才算没了事。

石丽环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只为祛病健身做好人,却遭到如此的迫害,不知道她触犯了国家的哪一条法律,不知道哪一条法律规定不叫祛病健身做好人。希望善良的人们扪心自问一下,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在中国这个社会里政府工作人员不讲理?也不讲法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