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归还被抢物品 王平女士遭警察殴打捆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蚌埠市五河县法轮功学员王平,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到国保队队长沈士军要求归还被抢私人物品,遭沈士军与其老婆殴打、脚踢嘴,捆绑脚与嘴、将人头朝下放在楼梯上。

王平女士,一九六四年生,毕业于安徽医科大学,五河县卫生防疫站职工,因体弱多病,长年不断打针吃药,一九九八年开始炼法轮功后,处处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身体迅速好转。她曾在计划免疫门诊部上班,曾担任门诊部负责人,对工作认真负责,热心为普通群众服务,深受群众欢迎。王平女士多年来因坚持说真话,一直遭中共邪党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在上班的楼下被国保队恶警郭保同、江胜绑架、直接劫持到安徽省女教所,遭受种种残忍折磨,惨叫声整个车间都能听到,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以下是王平自述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当天的经历:

遭国保队队长沈士军殴打、捆绑

二零一三年四月三日上午7:00左右,我到国保队队长沈士军家,敲了几下门,一边敲门一边说,你们这些刽子手,我知道你们狠,看你们有多狠。因为昨天上午我到沈家,被沈摔倒在地,用胶带反绑双手,头朝下放在楼梯上,沈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的嘴,致使我前面三颗牙齿松动,丧失功能。沈还把我外面的衣服掀开,往里面浇水,使我衣服从里到外全部湿透。还用脚踢我的背,我头朝下脸贴地不能动。后在一过路人的帮助下翻坐起来,沈老婆还用巴掌扇我,用脚踢我。直到110人员来将我拖走。

这时沈老婆吴芳开门出来说,你等一下,吃过饭我和你去见局长,说完关门进屋。我又敲了几下,这时沈开门出来,把我摔倒在地,将我双手背在后面,用力抓住,腿跪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后用胶带将手绑起来,用力猛扇耳光,还把脚及嘴都用胶带绑上,将头朝下放在楼梯上,后来我自己翻坐在楼梯上。沈用脚踹我后背,扇我耳光,鼻子被打出血,血滴在裤子上,这时沈关门回房间。我用力蹭到他家门口,用脚敲门,这时沈开门,说你进来。我将脚伸进他家屋里,身子在外,我用脚敲他家鞋柜,沈见状,将我仰面按倒在地,拿卫生纸擦鼻血,并故意用力擦来擦去,又把我拖到楼梯上,我又往回蹭,沈拿来胶带将我手吊绑在楼梯扶手上,我只能拧身坐在楼梯上。

8:30左右,沈离开家去上班,不一会他老婆也离开,将我丢在楼梯上。我双臂疼痛难忍,腰也拧得很痛,双手发麻发凉。后来可能有知情人报警。9点左右,有两个110人员上来,见状大吃一惊,并说这种情况我们管不了,叫派出所来人吧,说完便走了。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派出所来人。

9:30左右,来了几个巡防队的人。有警察当时就说了一些指责的话,还有拿手机对我拍了照。有警察找来剪刀将我绑在楼梯上的胶带剪开。我下楼梯来到通道上,靠墙坐在地上。

这时有很多围观群众,人们纷纷指责恶警暴行,路面上停着警车,来了很多警察。之后我被拉到派出所,巡防队要我去医院,我说我先报警,一警察说要请示领导,他走后便不见踪影,也不见领导回话,派出所的人对我报警表现冷淡,他们还把我拖到里屋坐,没有人来过问。直到中午,在我和家人坚持之下,才勉强登记一下,然后就想了事,我一再坚持下,才做了笔录。

要恶警归还被抢私人物品多次遭迫害

二零一二年邪党十八大前几天,五河县国保队郭宝同带恶警几人闯到法轮功学员王平家里,非法搜走 电脑,打印机、手机、MP3、大法书等物品,并将王平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

王平出狱后,每天坚持到恶警郭宝同及国保队队长沈士军家,要求归还被非法收走的 物品。要回电脑、手机、打印机后,王平还坚持要归还大法书、师父法像,她每天上午、下午到沈士军及郭宝同家、公安局去敲门,期间经常被打骂,被泼冷水三、四次。大冬天零度的天气,王平衣服都不换,坚持要东西,恶警沈士军曾将王平用绳子绑上,扇耳光,又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王平绝 食抗议,四、五天后出来,又坚持去要,再次被关入拘留所,她每次绝食,每次三至五天不等被放出,如此反复,绝食了七、八次,后拘留所不再收留王平。一段时 间内,郭宝同、沈士军两恶警住旅社,家里不再住人。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王平再次去恶警沈士军家里要求归还被非法收走的大法书。沈士军找来亲戚七、八个人及沈士军家对面的邻居,对王平进行打骂,几人抱住王平欲将王平拖下楼。其中一人踹了王平一脚,抱住王平的一女的顺带跌倒。恶警沈士军家楼道口后来上了铁门,王平上不去,便在晚上通宵在楼下喊话,要求归还大法书。如此两、三天后一天晚上,五河县派出所一警察给王平家人送通知书,说跌倒的女 的骨折,诬陷王平故意伤害罪,要将她劫持到蚌埠第二看守所,由检察院非法定罪。王平在蚌埠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

五河县派出所王所长电话:1350562812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