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通城县夏世龙在监狱遭受的种种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通城县隽水镇法轮功学员夏世龙,今年六十八岁,曾经患过心脏病、肾炎、胃炎、扁桃体炎、视网膜炎、痔疮出血等多种疾病,到处寻医问药,因病情复杂,疗效甚微,甚至到庙里去求神拜佛,也无一点起色。一九九七年他有幸遇到了法轮功,不久后,没有花一分钱,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好了,脾气也变好了,他发现这种功法真是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由于江泽民的妒嫉,利用了中共对法轮功进行疯狂迫害,夏世龙曾经三次被非法抄家,两次被非法洗脑,四次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判刑劳改四年。被迫害期间,直接经济损失几万元,间接经济损失达数万元。下面是他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中共警察的谎言欺骗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号上午,国保大队长李英灿和张定二、杨雄等人把他绑架到公安局,后何克孝、吴海等人轮流非法审问,三天两夜不准睡觉。杨雄说:“你把事情说清楚了,我们就把你放回去。”当时因妻子瘫痪了要人照顾,夏世龙就相信了他们。结果他们说的不但没有算数,反而九月十三号把他非法关进了看守所。

由于在看守所不准他炼功,引起了旧病复发,遍身浮肿,经检查是肾功能衰竭之症,他们怕承担后果,于是要他堂弟作担保,在十一月九号放他回家了。

二零零二年农历正月二十六日,检察院的胡汉武去了他家问:“你的病好了吗?” 夏世龙说炼功后好了,胡汉武就走了。到了第二天,胡汉武又去了他家,说:“免得要你弟弟担保,你到检察院去说清楚做个了断。” 夏世龙相信了他,上车后,车上两边坐着的人不准他下车,一直开到了看守所。当时夏世龙问他们为什么骗人?僵持了两个多小时不下车,他们又来了一个车,从车上下来了四个人,他对那些人说:“不管你们来多少人,我没做什么错事,我是一个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请大家不要动手,我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一个检察官要把我骗到这里来呢?”那一伙人都没动手,也没说什么,只有看守所长刘兴志说:“你下来吧,胡科长不是对你说了吗?包你十天至半个月帮你做个了断,这不就好了吗?你只管放心。”就这样,他被骗下了车,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后,又将他非法判刑四年,送往监狱继续迫害。

在武汉琴断口监狱遭受的迫害

1、制造规定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号,夏世龙被非法送到了武汉洪山监狱,十天后又转到了琴断口监狱的入监队。这个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严重,经常指使犯人用各种规定的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当天一到那里,犯人王伟就说:在今后你要按三、二、一的规定去做,首先必须完成劳动任务。至于说三、二、一,就是三分钟洗澡,两分钟吃饭,一分钟上厕所。

先说三分钟洗澡。有一次他排队接冷水洗澡,衣服脱光后,刚浇上冷水,犯人说要他走,他说还没洗不能走。这时另一个犯人用穿皮鞋的脚在他小腿直骨上用力一踢,当时他的腿被踢破了皮,鲜血直流。刚刚打湿待洗的衣服也没洗,只能挂在门后边的一口钉子上,也不准晒,下次要穿,就穿这种带有异味的未干衣服了。再说两分钟吃饭。第一天中午吃饭,饭里面有沙子。夏世龙刚吃一点点,王伟要他把饭倒掉,他没听王伟的,王就从他手里把饭盆夺去摔在远远的地上,并要他把地上的饭扫起来,他没去扫,王伟就将板凳侧着狠狠的砍在他的腰上,并说“你肾炎病的腰痛好了,我就把你腰打坏”。果然,这一凳把他腰打肿了,也痛了一段时间。最后说一分钟上厕所。有一次上厕所,他拉不出来,一分钟到了,包夹犯人就拉着他往外拖。

这就是中共监狱邪恶的规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连最基本的人的生存需要都被剥夺了。

2、采取奴役的迫害

在监狱夏世龙做的奴工活是磨纸,把象薄膜一样薄的银粉纸磨压到火纸上,如果把银粉纸拿破了就要挨打。他坐着做事,包夹犯人站着打人最方便。一次一个叫左涛的犯人打他的头,两个手掌都打肿了。后来犯人不再用手打人了,他们把竹鞭做成一尺多长,后头薄一些,前头留个节砣砣,用这竹鞭在手里上下晃一晃再打到头上,只要是被打的地方,就立即鼓个包起来。奴工任务每人每天二千张纸,如没完成就要加班,或挨打,或是不准睡觉。

3、精神迫害和肉体的折磨

在监狱中,凡是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不准睡觉,一天上一次厕所。要睡时,他们把火纸捆成十几公分高的一捆,把一只脚站在上面,只要人身一歪,人就会倒下来,这种折磨也是很难熬的,因为站着也是要睡的状态。

这个监狱是在河边,夏世龙他们住在四楼,窗户向北。在寒冬时雨雪天里,北风呼啸,包夹犯人有时把他的上衣脱光,站在窗前猛吹,这种煎熬比在冬天洗冷水澡还难受。在入监队一个月后,把夏世龙分到最邪恶的第四中队,刚去的那天晚上,当时有大组长沈道华、张斌华和小组长白云、胡伟四个最凶恶的人把他拖进了最后一间无人听到的房间,一阵拳打脚踢,那时他已倒在地上起不来了,第二天哪怕肿着脸,遍身青紫疼痛,也被逼迫同样做奴工。

有一天中午,别人都睡了不准他睡,要他看那些诽谤法轮功的书,他不看,而看大法经文,结果犯人发觉后被胡伟和左涛打了一顿,两个鼻孔的血管打破了,鼻血直流。犯人用卫生纸塞住鼻孔,把他丢在床上。到了下午下班,有两个大组长听说他看了大法经文,把他从床上拖起来又打,两个鼻孔流血不止。恶人胡伟把他的手绑在背上,左涛用手压着他的头,头离脚只五十公分,把头顶在墙的内角里,鼻血象自来水成直线流。后来,他站不稳,晕倒在血泊之中,那时候,胡和左已走了,另有帮凶又用卫生纸把他的鼻孔塞住,把他的血衣脱去擦血迹,把他抬到了床上。第二天,由于流血过多,昏昏沉沉,摇摇晃晃的还是被迫用板车拖砖。在监狱里,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这样毫无人性的迫害是经常的事。

有一次在大会上,有几个法轮功学员高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全部鼓掌,监狱方立即派来了特警队,把几个高喊的法轮功学员带走了,交给了重管队。他们的嘴被打烂了,有的牙都被打掉了,都戴上了手铐脚镣,一个月时间,不管白天晚上都要戴着,还要强迫奴工。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关了禁闭半个月,出来时已经不能行走,由两个犯人架着手臂慢慢的移动。那天夏世龙只鼓了掌,回来后,被警察指使两个犯人推倒在地,一个打上面,一个踢下面,打完后,靠墙面壁一个通宵不准动。

有一次他感冒发烧,也同样要去提五十斤一桶的水上四楼,要一直提到四楼,中途是不准停歇的。因他发烧,没有吃饭,确实提不动,到了四楼门口歇了一下,当时他被一个姓孙的包夹一脚踢在他的小便处。因为太痛了,就低着头蹲下去了,结果姓孙的说:“你还装痛吧”,随着又一脚踢到他的头上,被踢得往后倒下了,接着犯人大声喊叫:你赶快站起来,不起来我又要踢了。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长期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讲话,强制执行三、二、一的规定,暴力殴打善良人,这些都归根于毫无人性的恶党所为,这是违背良心道德的具体表现,也真实的突出了中共邪党反人权、反人类、反人性、反文明的丑恶本质。

在监狱被迫害四年期间,家里八十九岁的老母亲和病重瘫痪的妻子无人照管,先后悲惨离世。

法轮功学员夏世龙老人遭受迫害的事实还很多,以上只是部份经历。一个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并没有违犯什么国家法律,却遭受到无辜的摧残迫害。望世人明白真相,分清好坏善恶,也按“真善忍”做好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望世人了解这场迫害真相,分清善恶好坏,选择美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