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广德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广德县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依山傍水,山清水秀,是一个拥有五十三万人口的县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六日,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法轮大法弘传到了广德。勤劳善良的广德人,开始认识法轮功,走近法轮功,修炼法轮功。

短短两年时间,法轮大法的美好,象种子一样播撒到了广德的城镇乡村。“真善忍”的美好,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家喻户晓。到了一九九九年,走入法轮功修炼的人已经是很多了。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是修己利民利国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一方众生得救的希望。修炼者按照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中的教导,以“真善忍”为自己的行为准则,返本归真,做好人,带动了社会向好的方向“转化”。

然而,靠谎言与暴力起家的中共邪党与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为敌,迫害人的良知善念,摧毁人的正信,毁掉的是我们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坚守的道德。

十四年来,广德县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有了他们助纣为虐,中共邪党才得以肆虐中华,涂炭生灵。有了他们为虎作伥,邪恶的迫害才能维持,善良的人们才会蒙冤,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发生。

一、强迫洗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和全部国家机器开足马力的打压迫害。

广德县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追随邪党作恶,毫无顾忌地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迫洗脑,重者抄家抢劫。当时,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天面临的不是正常工作,而是无休止的谈话洗脑,逼迫放弃信仰,逼迫上缴法轮功书籍和音像资料等。这种地毯式的人人过关迫害,后来还延伸到了农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初,县公安负责办洗脑班,地点就在公安局会议室。县党委主要负责人挂名,县财政巨额拨款,法轮功学员单位出资,有的单位被勒令出资多达几万元。同时他们还向法轮功学员家人高额勒索洗脑期间的伙食费。洗脑班原定十天,在法轮功学员的强烈抵触下,不到十天散伙了。这些法轮功学员来自县法院、财政、税务、矿产、粮食、商业、教育、医院等部门。

广德县政法委书记甘如意、国保大队队长汪廷洪是当时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最直接的打手。年底,甘如意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双规。汪廷洪因心脏病等诸多原因调出公安系统。

二零零一年,是邪党迫害法轮功最邪恶、最疯狂的时期。吴天星走马上任广德县国保大队队长,专职迫害法轮功。据悉,吴天星原是一个乡镇成教干事,后改行当了警察。因为他的邪劲符合中共的邪恶,所以很快被调任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

吴天星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六年,这三年当中,为了迫害善良民众,吴天星在政法委书记戴来勇、“六一零”主任方广武和陈辉的指挥下,大办特办洗脑班。为了加大“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力度,吴天星到淮南、亳州、蒙城等地找来邪悟的犹大,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洗脑迫害。为了捞取钱财、捞取政绩,他疯狂绑架、抄家、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邪恶到了完全丧失人性的地步。吴天星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去劳教迫害,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庭造成的伤害是惨重的。

二、非法监控

二零零六年底,“六一零”主任陈辉指使吴天星,非法监控、跟踪、绑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昊。

起因:陈昊妈妈的朋友到家里来玩,陈昊妈妈给她们放真相光盘看,临走时还送给她们一张真相光盘。她们出门没走多远就被蹲坑的恶徒挟持到国保大队。吴天星诱骗、威胁她们交出光盘。然后,吴天星谎称“有人到国保大队举报陈昊散发真相光盘”。因陈昊妈妈是家庭妇女不识字,吴天星就对她儿子陈昊下手,以此罪名,绑架陈昊,对其手铐脚镣,酷刑逼供。

二十多岁的陈昊,被吴天星毫无人性的酷刑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被大面积非法抓捕事件。陈辉指挥,吴天星实施,王武洪、杨雪忠参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如:陈昊及其妈妈、陈义全、林必秀(浙江人)、汪伟、刘莉、董绍宽、郑平贵、胡金兰等等。恶警疯狂抄家,掠夺法轮功学员的电脑、打印机、复印件、刻录机、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总价值十几万元。同时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酷刑迫害,精神上强迫洗脑。

他们先将抓捕来的法轮功学员投入看守所死刑犯号房,指使犯人毒打、折磨、羞辱他们。那时正值冬腊月,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被犯人扒去,郑平贵等人还被犯人用冰冷刺骨的自来水浇身。过后,他们将法轮功学员从看守所绑架到县人武部宾馆洗脑迫害。

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二零零七年,陈辉的罪恶已经殃及其妻子。他的妻子得了乳腺癌并割去了乳房。陈辉仍然不思悔改,一条黑道向下走。

二零一一年,新上任的国保大队队长朱志宏、杨雪忠窃听汤德珩亲戚打来的电话,导致宣城市和广德县国保大队人员与江苏无锡市梅园派出所共谋,跨省市绑架无辜世人的事件。

梅园派出所警察以查暂住证为由,找到了汤德珩不炼法轮功的亲戚的住处。随后,他们绑架了她,并对她家和她打工的单位非法搜查。同时,将她一家四人从不同地方绑架到梅园派出所,分别进行恐吓、诱骗、逼供,甚至毫不掩饰的要他们作伪证。并且抢走了当事人儿子的手机。

他们的非法行为给无辜的当事人造成的伤害和惊吓,引起了当地民众的同情,更引起了当地民众对中共警察非法行为的唾弃。这也让世人从中看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看到了无知警察充当替罪羊的悲哀。

没有邪恶做不出来的事,只有老百姓想不到的事。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汤德珩打给潘敏乐的电话被窃听后,朱志宏、杨雪忠谎称自己是“查自来水表的”,骗开汤德珩的家门,绑架了她。并且非法抄家抢劫。

杨雪忠先把汤德珩绑架到县刑警大队审讯迫害。以后又把她关押到广德银桂宾馆地下室迫害。据看守的警察透露,这个地下暗室是县纪检委专门审讯逼供贪官的密室。可想而知,那是一个什么地方。汤德珩两次被关押在那儿,遭受非人的虐待。

王兆德伙同杨雪忠绑架了不炼法轮功的年轻姑娘潘敏乐,并对她非法审讯,诱骗、威胁她作伪证。在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他们非法没收了潘敏乐的私人财物一千张空白光盘。王兆德、杨雪忠的犯罪行为,给潘敏乐及其父母身心造成了伤害。

经多方调查证实,广德县“大案”与汤德珩无关。所谓的“大案”,由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开始,到不了了之、灰溜溜地可悲收场。可是汤德珩却蒙冤入狱27天。

走出看守所那天,受人之托,汤德珩在家里打了个电话。朱志宏、杨雪忠窃听后,立刻打电话指责看守所陈警官:为什么不对汤德珩搜身,让她把别人的电话号码带出打电话。陈警官回答说:“搜身了!她记在脑子里的东西,我可没有办法呀。”这话把朱志宏、杨雪忠给噎得无言以对。

窃听法轮功学员的电话、手机,监控法轮功学员的行踪,甚至在法轮功学员家附近蹲坑、跟踪,用下三滥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广德县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人员多年来惯用的迫害手段。

汤德珩的电话被公安非法监听,这在广德县是众所周知的事。象这样下三滥的事,只有陈辉、朱志宏、杨雪忠这样的邪恶之徒,才乐此不疲。

三、绑架关押

一九九九年,广德法轮功学员面对邪恶的迫害,冲破层层封锁、监控、跟踪,陆续走出来,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被迫害鸣冤。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中,有母女、母子、婆媳、夫妻的;有工人、农民、干部;有知识分子,也有不识字的妇女;有一人独自去北京上访的,也有十人结伴一起去北京上访的。甘如意、汪廷洪得知消息后,如临灭顶之灾;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此如临大敌。

于是,政法委、“六一零”出动警力,绑架在家的法轮功学员。那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炼法轮功的,统统被关押起来,以防继续上访。一时间,广德拘留所人满为患,好人被无辜的关进了看守所、拘留所。

一批又一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从北京被绑架回来,广德没地方关押,就送到宣城、宁国、郎溪等地非法关押迫害。据统计,在甘如意、汪廷洪任职期间,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近百人次。有些法轮功学员是被反反复复的多次关押迫害。如:朱宝月、许承连、陈涤非、龙霞、施金荣、李枝全、甘行群、彭典美、汤德珩等等。

汪廷洪在北京截访,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张炳龙的一只手从腰部向后拉,另一只手从肩部向后拉,双手在背后戴上手铐。由于长时间铐着,张炳龙的双手都发紫发黑了。许多法轮功学员上访,在被绑架回广德的途中,汪廷洪都使用手铐迫害。

吴天星上任后,绑架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更是无所不用的邪恶。二零零一年“十一”,吴天星大规模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且扬言:“抓人是因为上面有指标”。

吴天星抓人的理由很简单:“你还炼法轮功吗?”回答:“炼!”他就抓人!吴天星绑架关押人的目的也很简单:拉大旗作虎皮,敲诈民脂民膏。

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家是开饭店酒楼的,她的丈夫怕她在拘留所吃苦,不惜重金向吴天星送礼、送钱。吴天星吃饱了、喝足了、拿够了,送的钱满意了,也就放人了。

张秀英修炼法轮功,强身健体,做好人,原本没有罪错。这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她不应该受到中共警察的非法关押,更不应该被敲诈勒索!吴天星狐假虎威、敲诈勒索,才是真正的犯罪。

法轮功学员乐祥云真诚善良,家境不富裕。她在家里好好的,突然被吴天星闯入家中绑架关押。乐祥云被迫害的过程,足以暴露吴天星的邪恶。

一天,吴天星提审乐祥云,问乐祥云想不想回家,乐祥云说想回家。吴天星说那好,你就承认那些标语是你贴的,我们做个笔录后放你回去。吴天星带乐祥云去了几个地方,指着墙和柱子,暗示诱导说:“你在这里贴过标语吧?”乐祥云想:我没有贴,我说是我贴的,他就不会再抓同修了,我也可以回家。乐祥云点头认同是自己贴的。于是,吴天星叫乐祥云用手指着贴过标语的地方,拍了照片。吴天星把乐祥云送回拘留所,甩下一句话:“你慢慢等吧。”乐祥云等啊盼啊,等盼来的是二年劳教通知书。劳教的理由竟然是吴天星捏造的谎言。

乐祥云被吴天星非法劳教二年,而她在拘留所被关押的二个月,劳教所不承认、不折算劳教期。这样一来,善良无辜的乐祥云被吴天星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二个月。乐祥云蒙受了二年二个月的冤狱啊!这就是无法无天、权大于法的中共流氓警察——吴天星。

广德县教委干部汤德珩,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从黑窝被迫害回来后,仍然坚持修炼法轮功。吴天星得知后说:“劳教所的转化不管用,汤德珩回来又炼上了。不信我就治不了她!”于是,吴天星在西门环城路上,驱车拦截,绑架了汤德珩。当时正值“十一”长假的第二天。汤德珩责问吴天星:“你为什么绑架我?”吴天星脱口而出:“因为你炼法轮功。”

汤德珩不放弃信仰,坚持做好人,没有危害他人和社会。吴天星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捏造罪名上报县检察院,要求对汤德珩批捕。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县检察院以“汤德珩犯罪情节显著轻微为由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汤德珩根本就是无罪的,即使这样,吴天星还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汤德珩非法劳教二年迫害。

二年劳教期满,汤德珩重回教委上班。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吴天星指使王武洪、杨雪忠对正在教委教育科上班的汤德珩绑架,再次对她劳教三年迫害。

汤德珩的父母兄弟经多方努力给汤德珩办理了外执手续。就等吴天星放人了。吴天星把汤德珩从看守所接出并没有放人,而是关进拘留所,想敲诈汤德珩家人的钱财。三个月过去了,汤德珩家人没有给吴天星送钱财。吴天星终于憋不住了,下令王武洪和陈青于十二月十九日清晨,将汤德珩悄悄的强行送到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那天,拘留所的值班警察流泪了。三个月的时间,拘留所的警察通过汤德珩的善良与平和,气质与谈吐,明白了什么是法轮功,了解了法轮功修炼群体——真正的好人。

几天后,汤德珩的父母去拘留所看望女儿时,才得知女儿被送去劳教了。年迈的父母欲哭无泪。

四、非法抄家

一九九九年,汪廷洪抄家抢劫比侵略军进村劫舍有过之而无不及。汤德珩家被非法搜查,沙发上的靠背垫子也成了“违禁品”抢走。汪廷洪在抄家抢劫的同时还要勒索三千元的“保证金”。当年被他非法勒索三千元“保证金”的法轮功学员很多。

十四年后的今天,朱志宏、杨雪忠抄家抢劫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他们谎称自己是查自来水表的人,骗开汤德珩的家门,对她第七次绑架,非法抄家抢劫。汤德珩价值一万多元的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手机、光盘、大法书籍等被洗劫一空,甚至连她侄子上学用的两袋空白草稿纸也不放过。

朱志宏、杨雪忠把两袋空白草稿纸抢去作迫害罪证,比十四年前汪廷洪把一块靠背垫子作为“违禁品”抢走,是一样荒唐可笑。对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物,大到私家车,小到两袋草稿纸,没有他们不要不抢的。这正应了老百姓的那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如今的土匪在公安。

杨雪忠五次非法闯入汤德珩家里抄家、抢劫,累计财物价值四万元。还有一次,他伙同朱志宏一大早闯入汤德珩家绑架汤德珩未遂,就多次恐吓、威胁、逼迫汤德珩儿子,甚至到汤德珩儿子单位骚扰,要他在邪党十八大召开前,把汤德珩送交公安局。由此可见,他们的土匪加流氓作派了。

在杨雪忠的眼里,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无天管无地收的事,因此,他什么坏事都做的出来,什么恶招都敢使。他绑架、抄家、抢劫、迫害无辜的善良民众从不手软。他非法没收潘敏乐的空白光盘一千张。他非法抢劫汤德珩亲戚的儿子的手机取证。不知天高地厚的杨雪忠还说:“东西(指电脑、打印机、汽车等等),到了我这里,就是生锈了,我也不会归还的”。

多年来,广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一直是在没有道德底线、随心所欲的情况下行恶。在他们的眼里,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发财、升迁的机会,怎么邪恶怎么做。

然而,他们却忘了:举头三尺有神灵,人在做,神在看。面对正与邪、善与恶,杨雪忠扮演了邪恶的流氓打手,李军、陈辉、吴天星、王武洪、朱志宏扮演了邪恶的“替罪羊”和殉葬品。常言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做什么还什么,做多大还多大,这是一定的!

五、劳教、判刑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至今,在广德有九人次被非法劳教,有五人被非法判刑。

1、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汤德珩、彭典美被广德公安非法劳教,时间一年,迫害的借口是:到北京上访,扰乱社会治安。

二零零一年,汤德珩、彭典美再次被非法劳教,时间二年;乐祥云被非法劳教二年;刘芝荣被非法劳教一年。迫害的借口都是中共暗箱操作,莫须有的。

二零零四年,汤德珩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时间三年。陈义全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吴天星任职期间暗箱操作,以莫须有的罪名,两次迫害汤德珩,劳教时间五年。

二零零六年,陈义全被非法劳教二年,所外执行。

2、判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陈静等六人,在广德发放真相资料,救度广德一方的众生。吴天星绑架了他们,非法没收了他们的汽车和真相资料等,并且对他们捏造罪名,非法判重刑迫害。

当时六名法轮功学员中,有两名走脱,四名被吴天星暗箱操作,以莫须有罪名,上报检察院、法院,非法判刑。合肥市陈静和王辉,分别被非法判刑六年和四年;合肥肥西小吴与其妻子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

二零零九年,合肥市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来广德发放真相资料。她在街上发真相资料,广德国保大队队长王武洪、警察杨雪忠绑架了她。恶徒对其非法审讯逼供、残酷迫害。在看守所迫害半个月后,这位法轮功学员出现了生命危险。李军、陈辉、王武洪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将其从看守所接走。

二零一零年三月,汤德珩在上班时被王武洪绑架。杨雪忠非法抄家抢劫了电脑、打印机、手机等,价值两万多元。起因:汤德珩在二零零九年工作小结中写有法轮功真相,被单位纪检书记刘德旺举报。因此被迫害。

他们把汤德珩绑架关押到广德银桂宾馆地下室迫害。对外,封锁消息,戒备森严。对内,审讯逼供。王燕、奚珊和两名防暴警察二十四小时轮班看守。白天,无人问津。夜里,长时间审讯。每天晚上九、十点钟以后,宣城市国保大队王兆德开始提审汤德珩。他特务作派,品行伪善,手段软硬兼施、哄吓诈骗。每次审讯都是深夜一两点钟结束。王兆德的目的是想用这种手段与方式摧毁汤德珩的意志。

一个星期后,杨雪忠说:“汤德珩你不要与我们耗时间了,我们破一个杀人犯也没有你这个案子花的钱多。”由此可见,为了迫害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广德财政、公安拨出了巨款。

李军、陈辉、王武洪以莫须有的罪名上报检察院、法院,对汤德珩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汤德珩在看守所被迫害九个月,是因为陈辉迟迟不肯放人。

参与迫害汤德珩的直接责任人:宣城市国保大队王兆德、广德县政法委书记李军、“六一零”主任陈辉、原国保大队队长王武洪、检察院罗军、法院张军、教委纪检书记刘德旺。

六、信仰“真善忍”无罪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无罪,讲真相无罪,反迫害无罪。法轮功学员的所言所行都在宪法允许范围之内,是完全合法的。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与讲真相的行为是受宪法保护的,他们的私人财物是受宪法保护的。

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37条: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第36条:公民有宗教和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任何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第38条: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第39条,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侵入公民的住宅。第13条: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

广德县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积极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凌驾于法律之上,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其行为已构成犯罪,触犯了刑法,构成非法剥夺宗教信仰罪,侵占财产罪,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罪,诽谤诬陷罪,非法侵入住宅罪,非法搜查住宅罪等。

就现行的法律,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广德县恶警恶人,都逃不脱了正义的审判与制裁。《公务员法》第9章第54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这也是一条为中共的“替罪羊”量身定制的法律。

七、结束语

十四年过去了,这场邪恶而残酷的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造成的伤害与苦难,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还原迫害真相,讨回正义公道,作恶者罪责难逃。

法轮功没有被中共在“三个月内铲除”,现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爱戴。大法弟子经过了这场邪恶、严酷的迫害与考验,走过来了。相反,貌似强大的中共邪党,却在迫害法轮功中把自己迫害倒了。这是它作恶的报应,自食其果。解体中共,这是天意民愿!

现在,世人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看清了中共在毁人,明白了大法弟子表现出的大善大忍大德,是在救人。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是众生得救的希望。迫害佛法及其佛法修炼者,其罪如山如天,无法偿还。

人类社会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中共邪党作恶多端,天要灭它。讲真相的目的是破除邪党的谎言,看清邪恶的本质,退出邪党、退出邪恶的控制,目的是解脱被绑架的中国人。

那些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恶徒也是自己把自己推上了历史的审判台,面临大审判、大清算的可悲结局。

在此真诚希望广德县政法委、“六一零”和公检法人员,在历史大戏即将落幕的今天,不要再执迷不悟,甘做中共的“替罪羊”和殉葬品,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人,将功赎罪:

1、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恢复他们的正常工作与工资福利待遇;对所有遭受过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给予赔偿。给法轮功学员一条生存的路,就是给自己一条逃生的路。

2、如数归还所有被非法抄走的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物,公开向法轮功学员本人及其家庭赔礼道歉。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善恶必报是永恒的天理!珍惜机会,珍惜时间,错过悔无济!

3、退出邪党,拒绝邪恶,停止迫害,将功赎罪,才能给自己及家人留下生机和希望。天要变,谁也挡不住!顺天意而行才是唯一的出路!守住良知,才能拥有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