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民众被酷刑摧残知多少(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综合报道)(接上文

男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性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一帮恶警非法审讯王学世,使用惨无人道手段。轮番迫害中,好几个恶警将王学世前后围住,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部,令他窒息;恶警又把他眼睛蒙上,用拳头使劲搓他的肋骨,一恶警用手使劲捏他的睾丸;王学世当场痛昏过去。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黄国栋因抵制迫害被关进禁闭室,恶警武学军、宋军飘(警号2306723)姜磊(警号2306498)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和肛门,黄国栋当时就拉了一裤子,事后很长时间大便失禁。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绑床并电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前后,恶警张庆山吼叫着电击关连斌的生殖器,他一边电一边吼“我就是恶警,我就是恶警”。一个多小时后关连斌出现心脏病症状,张庆山将电棍插入关连斌内衣里,直接电击心脏部位,叫道:“我专治心脏病”,酷刑持续了三个多小时。

限制大、小便

*生理排泄是人生存的最基本需求,而在牡丹江第一看守所大、小便都有固定的时间限制,一天有限的几次小便,大便每天早上只允许一次,且每次大便时间限定在三分钟之内。可是一个姓张的狱霸和一个小名叫喜子的恶徒故意捉弄人,嫌三分钟的大便时间太长,他俩看着表限制在两分半钟,若不起来就拳打脚踢。很多时候刚开始排便就到点了,排不完只好憋回去,很多人憋的肚子痛。

大便后不许使用卫生纸,他们用矿泉水瓶子装上水让人洗屁股且限制用水量,好多时候手还脏着就不让洗了,这就要等到第二天洗脸时才能洗一下。

冷冻、浇凉水

利用其地处寒冷地区的环境发明了残忍的“冻刑”——在寒冷的冬季,强行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把他们扔到厕所蓄水池里浸泡很久,拽上来再把窗户打开,让他们光着身子站在窗户前被冷风吹;叫学员站在已经结了冰的地上冷冻,有站着冻,蹲着冻,撅着冻,有的将学员的手脚绑上,绑出各种姿势,花样繁多,举不胜举。无论怎样冻,姿势不能变。动一动都会有比冷冻更残酷的刑罚等着,这些被冷冻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之苦可想而知,有的几近冻僵。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把法轮功学员王海关进小号进行迫害,在摄氏零度以下不让王海穿任何衣服达八日之久,戴着脚镣子、手捧子,并定位在地板上,不给水喝,一天只给一小块发糕充饥。而刑事犯人都穿着棉衣棉裤。由刑事犯刘利君、范淼等人强迫王海不许睡觉达半月之久。而且整天对王海拳打脚踢。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恶警张生利利用电警棍殴打法轮功学员张世江,中午不让张吃饭,扔到寒冷的外面冻,又用上倒挂等恶毒手段迫害张世江。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孙电山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恶警教导员张立春关入禁闭室,禁闭室没有暖气非常冷,却只准穿内衣裤,还戴着脚镣子。

*在集训队,对吴跃荣的迫害中,七天不让其睡觉,并且强行将其拉入洗手间用冷水浇其全身,直到吴跃荣晕过去为止。

*如:十二监区的厕所里有蓄水池,恶警们在寒冷的冬季,强行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把他们扔到厕所蓄水池里浸泡很久,拽上来后把窗户打开,让他们光着身子站在窗户前被冷风吹着。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十八监区没有蓄水池,恶警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拽到厕所里,四、五个恶人、恶警一齐动手,用盆、自来水管往法轮功学员的头上及全身浇水,反复浇完水后就拉到窗户前让冷风吹。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穆棱市国保周新生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王丽梅上背铐酷刑折磨,把王丽梅的鞋脱掉逼她站在冰凉的瓷砖上,还撩开衣服往她的脖子里浇凉水,一名恶警勒着手铐叫嚣:“找几个老犯人强奸她。”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监狱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六监区大队长找来一帮刑事犯对于宗海暴力迫害,打掉于宗海两颗门牙,又把衣服扒光,架到水房用自来水往于宗海身上浇凉水,北方的冬天已是零下十几度了,从下午四点一直浇半夜十二点,肋骨被打折,腿被打折。还被强迫劳役。二零一零年年底,于宗海被暴力殴打,腿骨被打断、胸骨突出,一直头晕,眼睛看不清东西,走路很困难,还被强迫劳役。

酷刑演示:浇凉水
酷刑演示:浇凉水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张传铎被强行拖到监舍水房,八个犯人对张传铎拳打脚踢,甚至用肘部、膝盖猛击张传铎的身体。他们又用胶带粘住张传铎的嘴,扒光衣服,捆住手脚,用水管子往身上浇凉水,打开窗户,东北冬天这时已零下十几度,让户外寒风吹扒光衣服的张传铎。张传铎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脸都肿了,面目皆非,身体多处受伤。狱方为掩盖罪行,不让他的家人接见,三个月后才得以与家人见面。

*包夹犯人将贾昌民劫持至厕所,对贾昌民猛打,然后打开窗户,扒光衣服用水管往身上浇,用打火机在手指间转动,用打火机烧耳朵,将贾昌民弄趴在地,一犯人在背上,按住贾昌民的头将脸贴着地,两手被反背,站在贾昌民左右两边的犯人,拿拖布杆穿过两臂,用力往前拉。

三中队中队长白晓刚,以及三中队的杂工犯人头孙海江、犯人郭玉生、犯人谢伟、盗窃犯宋某某等四名包夹犯人,把密山市8511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刘启良带到水房,对其进行殴打,打开窗户,把衣服扒光,用凉水浇,打嘴巴子,用拳头、肘部、膝盖卡脖子。

灌食

“灌食”本来是医学上用来救治不能进食的危重病人的一种人道救助,不伤及人身。但在恶警及恶毒的狱医手里,变成了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最恶毒的酷刑之一。对那些反迫害而采取绝食手段的学员来说,每次灌食都是他们的生死大关。灌食者先将被灌者用手铐和脚镣固定到床上,再由无人性的狱医、恶人粗暴的将粗管子从鼻子插入胃里(甚至插入气管。造成肺内感染),再抽出,再插入,并在里面搅来搅去,食道鼻腔破损严重,反复多次,用以取乐。折磨法轮功学员,等他们折磨够了,再灌入超量食盐与玉米面的混合物,被灌者胃里似火烧,口里不断唾沫,常常是胃里的粘液与血水、泪水、汗水混合在一起,流在学员的脸上、身上,无人清洗,时间长了就结成硬壳一层一层糊住。此酷刑使被灌食者极度痛苦,生命极其危险,其状之惨,不忍目睹!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宫贵东(鹤岗)和李宝华(鸡西)不堪忍受不公正的对待和对人格的污辱,从二零零五年五月九日开始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脱水、严重脱相,骨瘦如柴,因遭野蛮插管灌食迫害,他们的食道已经被损坏,生命危在旦夕。

*张洪权是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四年七月由哈尔滨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张洪权由于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不配合恶徒的要求,拒不报数、不蹲。教导员郑玉和就把张洪权关小号十七天,张洪权在被关小号期间绝食十一天来抗议迫害,管小号的警察就把张洪权送到监狱医院插管加盐灌食,张洪权被插管加盐灌食折磨的痛苦的不断的呕吐,后来张洪权又被转到三监区进行迫害。

集训队的迫害更加残酷,对法轮功学员强行转化,并调动禁闭室和各监区的警察用电棍电、铐地环、灌浓盐水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还有,姚国才在关小号期间绝食15天抗议,狱警便指使犯人对姚国才强制灌食,这种残忍的灌食方法就是将管子从口中一直插入胃部,灌入食物时,再人为的进行上下拉动,以达到折磨的目的,姚国才因被灌食导致食道发炎直至发高烧。

吊刑

将人铐上手铐双脚离地吊在空中,人体重量全部通过手铐来支撑,长时间吊铐,被吊者双手肿胀破裂,疼痛难忍。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金宥峰被分到七监区一中队。只要不“转化”,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时,金宥峰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警察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二十八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打金宥峰一顿,主要打手是韩宝仁,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牡丹江监狱十监区,在利益驱使下,十监区大队长孙洪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总指挥),指使十监区刑事犯侯振宝(牢头)对法轮功学员解运欢、王新民、黄彦林等,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殴打、折磨,甚至用手铐长时间吊起。

*黄国栋于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南山派出所绑架,恶警把他的两个大拇指捆在一起吊起来毒打,打昏之后把牙签扎进肋骨缝里,还用硬币刮他的肋条骨。

开飞机

开飞机:文革时红卫兵发明的“开飞机”。头朝下,90度大弯腰,手举到背后,胳膊伸直向上举,做飞行状,遂名曰:“开飞机”。是一种不流血的酷刑。受刑者很难支撑多长时间,往往到了极限恶人还不罢手,由于有恶人看着,身体不能移动一下,稍一放松,就会招来拳打脚踢。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金宥峰,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二零零四年三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开过板,晚上回监舍常常加班。金宥峰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板。常完不成任务,金宥峰因没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被打手刘大庆等毒打。

锥子扎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恶警武学军和刘波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刘军,刘军的手被打伤。接着又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用电棍电、胶皮棍打、拳打脚踢,一个多小时后,关文龙被犯人架出来,不能走路,弯着腰,右腿也瘸了,恶警武学军还在后面拿锥子扎关文龙的背和右腿。中午,狱警不让关文龙吃饭,并将他弄到厕所里又是一顿毒打,直到犯人们吃完饭出工时,才把脸被打得红肿的关文龙从厕所里弄出来。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恶警武学军一上班就拿着锥子连扎带拖,把关文龙弄到厕所里折磨近半个小时。

蹲小号

蹲小号:中共的监狱是人间地狱,监狱的禁闭室就是地狱中的地狱。把法轮功学员关在很小很窄的屋子里,屋里长期不见阳光,阴暗潮湿,被罚者多被反手铐在门上24小时不能动,拉尿都在里面。一关就是多少天,有的长达几个月。出来的时候,全身都长满大水泡,痛痒的难以忍受。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抵制迫害,恶警给高云翔、关连斌、金宥峰三位法轮功学员戴上手捧子和脚镣关进禁闭室。那时天气异常阴冷,恶警不让他三个穿棉衣,还故意把禁闭室的窗户打开,由于手脚都被锁着,大便只能拉在裤子里。高云祥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那个脸上长黑痣的恶警遂拿电警棍电击,高云祥皮肉被烧焦的糊味充满了整个禁闭室,电棍发出啪啪的响声令人胆寒。

他们三个绝食反迫害,恶警给他们灌食时拿着塑料管子往咽喉处猛戳,插到胃里后却不灌食,拔出来再戳,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制造痛苦。等他们戳累了就灌入浓盐水、生玉米面和辣椒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恶警武学军、犯人王立军对法轮功学员黄国栋进行迫害时黄国栋在难以忍受的情况下撞在暖气片上,当时撞昏了,鲜血流了一地,又被压小号戴上脚镣,手铐,关押了十五天,就在此同时又殴打关文龙。

*在十四监区,一次因贺江不承认有罪、拒绝强制性劳改奴役,大队长吴继东示意三个杂工殴打贺江,并把贺江关进小号迫害四十八天。在这之前,法轮功学员于军修被关小号迫害六十多天,人瘦的皮包骨,出来不几天就去世了。

*十四监区不择手段强制暴力转化李永胜。李永胜否定强制转化所写“四书”,坚持炼功。监区恶警和犯人就疯狂地拳打脚踢、用高压电棍电击他,他坚忍不动,依然每天坚持炼功。丧心病狂的恶徒把他劫持到小号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六日,恶警宋军林(警号:2306292)把法轮功学员王海关进禁闭室,扒光衣服,按在冰凉的板铺上,将四肢固定使其呈大字形状,用大号电棍电击敏感部位。刑事犯刘立军、牛淼等暴徒用尼龙管子抽打,用脚踹铐在王海身上的手铐和脚镣。这样折磨了一个多月,王海大小便失禁,全身伤痕累累不能行走,脖项上全是电击留下的肿块,脚踝处皮肤溃烂能看见骨头。

打掉牙、撬掉牙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这句话很形象地说出人们对牙痛的感觉来。可是这句话通常指的大都是人的一、两颗牙疼痛时的感觉,那要是当人的牙,甚至满口牙被活生生地打掉的情况下,那种痛苦该有多惨痛!然而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针对牙的酷刑却相当地普遍而凶恶。

*十监区的恶人顾军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有一次顾军说:你们法轮功不是不吃药吗?我非得让你吃药。于是和几个人把一个法轮功学员摁倒在地,顾军就用钳子把学员的牙掰掉一颗,强行灌药。

*二零零九年八月中旬,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宫呈阁给娃娃玩具插眼毛,宫呈阁因眼睛近视不能胜任,狱霸孙景华和李云野大打出手,把宫呈阁的门牙打掉了三颗。

被精神病

中国法律有规定,精神病人在犯病期间作案是不受法律制裁的。如果是在监狱得了精神病,那应该送到医院医治,怎么将人关进专门迫害人的小号呢?狱警的随口诬陷不过就是给自己也给检查者一个台阶而已,可是这个台阶却是以残害好人为代价的。

*黑龙江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丽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十监区,被关在监狱医院住院处的铁笼子里,从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开始,已有一个多月。一位法轮功学员问监区长赵惠华:“张丽为什么被关在笼子里?”赵惠华说:“她是‘精神病’。”这位法轮功学员说:“张丽没有精神病,我们在牡丹江认识的。就是因为她不‘转化’,你们才这么做吗?”赵惠华一听,马上改口:“我也不清楚,这是白狱长亲自给张丽钉的笼子,我也无权放人。”

示意图:铁笼子
示意图:铁笼子

*二零零零年七月,恶警张学凤把法轮功学员潘艳华关进禁闭室,恶警张晓光、刘秀芬朝潘艳华的大腿内侧猛掐,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此事引起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绝食抗议,为避人耳目劳教所恶警把潘艳华转到楼下的男队进行迫害,狱医刘某使用不明药物,致使潘艳华神志不清,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 到牡丹江精神病院,丧尽天良的医生洪军把潘艳华绑到铁床上,用多根电针扎进头里逐渐加大电量进行折磨。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女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性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董淑艳在大庆市被劫持,当天晚上,公安局恶警把她吊铐在车上押回牡丹江。董淑艳被吊着站不起来坐不下去,手铐都卡进了肉里,到下半夜,恶警乔平用扫帚把董淑艳打得遍体鳞伤。几天后,他们把董淑艳关进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第二看守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用刑时,经常扒下女学员的裤子……董淑艳随时都面临着危险。一天,恶警王伟扒开董淑艳的衣服摸乳房,董淑艳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这种人格侮辱,看守所所长刘进群用手铐和脚镣将她固定住进行了残忍的灌食迫害。

*恶警刘秀芬、张晓光、赵冠英、马丽多次脱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搜身,有一次,刘秀芬和张晓光揪住六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宋老太的乳头调戏,把姜玉梅铐在厕所的水箱上,撕开裤子往里面倒水,还把商秀芳等八名法轮功学员绑到铁床上,用绳子勒住嘴再用胶带把脸全封上,进行电击,然后用塑料瓶装上水对着脸哧水,商秀芳被呛得几乎窒息。

*沈景娥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抵制劳教所的非法管理,流氓女警察刘秀芬扒下她的裤子,往她身上浇凉水,把她绑在椅子上,用胶带封上嘴用电警棍电击。

结语

以上只是我们对中共在十四年对牡丹江法轮功学员所犯罪行的简单汇编,只是冰山一角,远远不是全部。但仅仅是这些事实已经说明,中共无端发起的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是多么残酷,灭绝人性。中共当局完全颠倒是非善恶,对按“真善忍”修炼的善良民众肆意栽赃,任意定罪,戕害其生命,破坏其家庭,并胁迫社会各界参与犯罪。而包括一些公、检、法、司等部门的人员被中共利用的更为顺手,自觉不自觉地在推波助流,从而使其自身步入危险之中,面临天理的报应。

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以修炼者的慈悲胸怀,不避残酷迫害,在艰难的环境当中讲清真相,扭转着这一切。所有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都是在向人们展示中共的邪恶本质,都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唤起人们久违的道德与勇气,提醒人们快快了解真相。而今中共败象尽显,已经走到了末日的尽头,这是不争的事实。走出谎言,明辨是非,才能得到上天眷顾,为自己赢得未来。

(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