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吉林监狱王元春的恶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监狱“教育”中队(原“教育”基地)是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吉林监狱警察王元春是教育中队的头目。

王元春为了组建这个黑窝,达到他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多年以来便挖空心思在狱内搜集一些杀人、贩毒、抢劫、诈骗、涉黑等流氓罪犯社会渣滓、供他驱使。这些人渣原本是犯了大罪被送到监狱服刑改造的,现在却被王元春委以重任,密授机宜,摇身一变,成了改造“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管理者了。由这些人渣和少数邪悟的帮教人员所组成的流氓小丑构成了王元春任意挥舞的“左膀右臂”,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摧残,迫害,“转化”。花样繁多,手段卑劣。

践踏人权,无视法轮功学员依法应享有的权利。

吉林监狱设有“矫治中心机构“,对一些违反监规监紀的服刑人员视情节轻重采用“严管”“小号”“学习班”来惩治。而教育中队自成立之始,便私设“严管”,对反抗迫害,不配合邪恶“转化”要求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严管,实施隔离,封锁消息。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除早晨洗漱、晚上睡觉、按时上厕所、换洗衣服外,其它时间一律在床上坐板,连打饭洗碗的权利都没有,由看守包夹他的犯人负责,下床活动都是一种奢求,每天“坐板”少则十几小时,多则二十来个小时。这些法轮功学员如果不答应他们的邪恶要求,签署“转化”,悔过等无理要求,便不会解除,长期看押。这些人渣在王元春的授意下,常常变换手法,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威逼。直到答应他们的要求才算告一段落。为此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有的不得不住进医院医治,否则将生命不保。

恶首王元春滥用职权,在中队内任意制定一些见不得人,曝不得光的非法规定,如法轮功学员不准串号(即不得到其他房间),不准在走廊交谈,不准向外透露中队的事,中午11:30——下午1点,不准在走廊自由走动,更不准与其他监区法轮功学员接触来往。教育中队已成为一个独立王国,王元春便是这个“王国”的魔王,他就利用这种封闭的邪恶环境,大耍威风,他可以任意挥舞他的“左膀右臂”,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肆无忌惮;而他手下的那些人渣,在主子的怂恿下,任意而为,用他们的话讲;我想叫谁高兴谁就高兴,想叫谁遭罪谁就遭罪。训斥、打、骂是司空见惯的,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如果谁要敢谈及此事,这些邪恶势力便会群起攻击,采取栽赃,陷害,做伪证,整黑材料等等卑鄙手段进行陷害。教育中队始终处在邪恶的阴霾环境里。

“以法破法”是黑窝内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说理论

多年以来,王元春一直是邪恶势力的马前卒。他上蹿下跳,内勾外联,在省610主子的授意下,搬来一套精心炮制的乱法文章(它们称之为“16页”)鼓吹说是什么高深的“全法”,还有共产邪灵兜售的六种邪说(它们称为“六本书”),为此欺骗法轮功学员,摧毁和瓦解法轮功学员的信念。那些邪悟的帮教人员与罪犯沆瀣一气,以邪说理论为突破口,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以期达到他们的目的。

揭开王元春的真实面目

王元春外观道貌岸然,装出一副谦恭有教养的假相,其实剥掉外衣,骨子里却是人格龌龊擅长搞阴谋诡计的阴毒奸佞小人。他阿谀巴结领导,对下属却独断专横,不能容人,唯我独尊,而在人前装出清高姿态,私下里阳奉阴违,独搞一套,以此标榜和抬高自己,了解他底细的人,包括他的同事或服刑人员,谁都知道他是当代的“岳不群”,地道的伪君子。

自从王元春在黑窝里当了小头头,一直采用卑劣的手段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借此大捞政治资本(按照他常讲的话,以他的工作时间和业绩,早就该提中层领导了)以期获得更多的利益,更大的权势。但是,他的恶行屡屡被披露曝光,丑闻不断外泄,他再采取严密封锁消息的措施,也掩饰不住他的所作所为。他的恶行,使他的母亲也为此羞于见人而独居它处。亲朋邻居也畏而避之,不愿和他往来,把自己弄成了个孤家寡人。他没有由此反省自己的恶行恶迹,反而到处诉苦、辩白,并以怨恨仇视之心实施报复。在服刑人员面前公然叫嚣、你们让我出丑、不让我好过,我就让你们遭罪。那时正是有生产任务期间,他强行增加生产定额,以泄私愤。

2012年11月初,教育基地解散,他身边的下属警察,有提升中层领导的,有到大科室任职的,他没有提升,用他的话说,却成了只管20来人的小狱警,被人管着。这一变动,使他受不了了,什么清高、涵养、自尊全不要了,原形毕露,整天牢骚满腹、恶言恶语,发泄不满情绪。他既怨恨监狱不识器,对他不重视,埋没他的成绩,又怨恨下属不配合,暗地拆他的台,他恨各科室领导对他有成见,不举荐提升他,他更恨给他曝光的人,使他名声扫地。其实这是善恶有报的必然结果,象王元春这种低学历、低水平、心态霉暗,只会在背地里搞阴谋、玩手段的阴险小人、怎能得到善报呢?对此,他内外联系、上下活动、向省610这个主子靠山诉苦、告状、讨封,到靠山身边谋职,在监狱没脸呆了。一方面利用上级权势向监狱施压,维护自己的地位,其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王元春真象他自己标榜的那样,不收服刑人员的钱物吗?

王元春每次召开大会,几乎会提到一个话题,表白自己在全监狱有哪个警察能象我这样不收你们一分钱,你们在座的各位有谁给过我好处啦。意思很清楚,他王元春就是那种不收犯人钱财的好干部,好警察。以此标榜、抬高自己。

可事实呢?那些在他身边时间长的老服刑人员(包括已出监的)心里都清楚他的为人,他一贯说假话,说鬼话,是得了便宜卖乖。这种话只能瞒骗那些新来或不了解他的人,但时间也不会太长,便会看穿他。而自卖自夸,以此标榜自己清正清白是王元春的惯用伎俩。

其实早在零四、零五年以来,他就一直做着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坏事。他身边那些为他卖命,由他驱使的犯罪分子,为了个人利益而讨好巴结他,明里暗里送钱送物(以香烟为多),以得到他这个狱警的信任和重用。这些事情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是窗户纸没捅破的秘密。当时他收受的心安理得,因为他确实照顾他们了。用王元春自己的话说:“你们都是我的人”。随着以后人员的增多,他变得谨慎起来,不熟悉、不信任的人的钱物不轻易染指。但有人求他办事,他也有能力办到的,他不拒收。因为双方都能保密。例如:09年有个王姓犯人被他选中,调到自己管区,这个犯人为了能早点当上互保组长,托人送给王元春钱,不久这个人就当上了组长。有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为了申报减刑需要点分,送了几条比较上档次的香烟,外边用报纸一包,送给了王元春,事情虽隐秘,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一长,不用别人披露,送礼者本人就会自己说到这些。而有些犯人也觉得给警察送礼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有的犯人为了显示自己跟警察关系好,以送礼来抬高自己的身价。

自从教育基地成立以来,王元春身边配置了几名警察,办公室的人一多,他便不敢叫人知道此事了。为了掩饰他过去的不轨劣迹,在日常的言论上开始制造假相,想把自己标榜成清高的正人君子,包装自己。

当然,他在另一方面利用他是教育干事的职权,在其他监区私自搜查犯人的违禁品,得便之际,以威吓、敲诈等流氓手段收受钱财。大多数犯人为了不影响改造,不得不私下用钱平事,但也有犯人却以匿名形式把他告到监狱,王元春知道此事后,利用职权大耍手段,让当事人改变说法,并对参与写信的人伺机报复,此人直到今年四月刑满出狱,才脱离他的魔爪。

当然,关于王元春收受服刑人员钱财之事决不限于这些。所提到的,大都是为人所知,为人所不知的,还有多少呢?

综上所述,王元春罪恶行径和丑恶嘴脸已曝光在世人面前。其实,揭露他并非主要目的,让世人看清他的本质避免上当受骗,不再为他卖命,为他利用驱使,守住自己的名誉和德操才是重要的。同时,这也是在挽救王元春本人,揭露他的目的是让他反省自己,能够改过,给自己留条活路,别让亲人为此蒙羞,让监狱名誉受损。利害关系摆在这里,能否悬崖勒马就看你自己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