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农妇及娘家、婆家遭受的迫害(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韩玉红,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乡四各庄村的一位普通年轻农妇,她从小就经历了中共邪党强卖地、烧庄稼、拦路劫道的迫害;长大后,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绑架,曾被非法劳教;婚后仍无日安宁,婆婆更是在迫害中离世;邪党人员还长期扣押她的身份证,至今不给。

没有身份证,在中共劫持下的中国大陆,工作、学习、居住、出行,甚至购物,老百姓是处处受制,寸步难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达到欲置死地的灭绝程度。

以下是韩玉红的娘家、婆家两个家庭遭中共迫害经历的简述:

强卖地、烧庄稼、拦路劫道

韩玉红十二岁那年,百尺竿乡政府将她家的宅基地卖了,却未给任何补偿,致使他们一家住在草房里。一天,乡政府的一帮人把她家的十来亩小麦给烧掉了。韩玉红骑着自行车左拐右拐的送母亲赵淑珍去告百尺竿乡政府,走到一个叫荷花路的路口时,被一辆白色面包车截住,迅速的下来几个人大声喝斥到:“干什么去?回去!”母亲吓的小声说:“快往回骑!”年幼的韩玉红被这种阵式吓住了,问:“妈,他们是截道的土匪吗?他们为什么要截住咱们?”“别问了,他们是乡里的,快回去,别说话。”“他们不是土匪,我们跑什么?以后咱家吃什么呀?”母亲说:“听话,咱们快回去。”

上述这一幕是韩玉红的父亲韩宝贵被中共警察诬赖上人命官司后,家人十多年上访中的一个遭遇。在韩玉红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的这一幕,使她深深的知道共产党和土匪一样。

当年,北京市房山区有一家三口被杀,正好韩宝贵和一同伴到此人家中,两人遂被房山公安局定为杀人嫌疑人,遭到酷刑折磨,严刑逼供。直到被杀人的妻子在医院醒来,他俩才被证明是清白的,但韩宝贵因遭受酷刑折磨,已不能走路了。真相大白后,房山公安局警察就偷偷把韩宝贵扔在半路,叫他的亲戚来接。

回家后,韩宝贵生活不能自理,没几天就出现精神病状,疯狂打人,把家人打的四散,谁都不敢接近他,村里人也挨过他打,医生说是精神分裂症,全家再次陷入绝望。为此五个孩子先后辍学,韩玉红的母亲赵淑珍十来年跑在上访路上。一次她到北京上访,被关在收容所里一个月,全家人一个多月不知道她下落,焦急万分,以为人不在了。

赵淑珍最后一次到房山公安局去申诉,办事人问:涿州部门不是把案子给你结了吗?赵淑珍说:谁管我们哪,要有人管我就不到这来找你们了。办事人叫司机把赵淑珍送回家,可是车往反方向开,赵淑珍见事不好,又喊又叫,拼命跳下车,司机和办事人又把赵淑珍劝上车,往回家方向开。从此赵淑珍不敢再上访。

修炼大法全家得救 展现高风亮节

后有好心人相助,把韩家住的草屋和辍学孩子的照片发到网上,请求社会帮助。公安部见此,为息事宁人,说给四十万元的赔偿。

此时,韩宝贵一家人已修炼了高德大法——法轮功,一家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韩宝贵也变成了正常人。当公安部的人问韩宝贵夫妇有什么要求时,韩宝贵豁达的说:“我炼法轮功病都好了,我不要国家赔偿的钱了,我们也不想追究任何人的责任,你让他们放心吧。”

这种大善大忍、不执着世间得失的境界,不修炼法轮功的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韩宝贵(前左一)一家在草房前。
韩宝贵(前左一)一家在草房前。

邪党迫害法轮功 全家再无安宁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后,韩玉红一家人再无安宁之日,警察无数次闯到她家中肆意抄家、骚扰,有时一天四次:早晨、中午、傍晚、晚上十二点。一家三口先后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涞水县公安局、“六一零”列为重点监控对象,全家人几次被关押、罚款、关洗脑班、长期监视。

韩玉红曾被涿州六一零、公安局和百尺竿乡中共人员陷害,后来把她先后投到两个劳教所迫害,回来又被骗到洗脑班迫害,由于吐血又转到原涿州县医院迫害。因无法就医,只得送回家。至今从未停止迫害,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一家三口先后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涞水县公安局、六一零列为重点监控,

韩玉红二零零零年被涿州六一零、公安局和百尺竿乡人员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先后被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高阳劳教所,被迫害得大吐血,刚保外就医回家,又被关入洗脑班。

婆家遭迫害 婆婆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二年,韩玉红嫁到河北省涞水县王村乡赵各庄村乔景海家。丈夫家也是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大法,得到身体的健康,心灵的升华。

乔景海和韩玉红夫妇
乔景海和韩玉红夫妇

韩玉红的婆家
韩玉红的婆家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涞水县公安局、六一零还派人跑到北京良乡韩玉红的公公干活的工地,逼他写不去北京的保证,公公不写,恶警就叫包工头乔永海写保证不许乔永福去北京。

同时,涞水公安局、“六一零”十多个人,带着口罩、穿着便衣,闯到韩玉红婆家疯狂骚扰,令当时怀着四个月身孕的韩玉红浑身哆嗦,当场倒地。恶徒们不管孕妇的死活,硬要乱翻,乔景海扶着倒地的妻子叫他们出去:“我妻子和孩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负全责!”恶徒们这才走,并抓走了韩玉红的婆婆张秀玲,非法关押三天才放回家。

婆婆回家后,又闯来二十多人非法抄家,把韩玉红的丈夫乔景海非法抓到涞水拘留所、看守所迫害,乔景海差点失去生命。出狱后,韩玉红和丈夫流离失所,恶徒疯狂的把两家的亲友都骚扰遍了。双方老人在家更是无安宁之日。

二零零六年,公婆也被迫流离失所。同年农历十月十四,涞水县公安局戴春杰、“610”王福财,趁乔家无人,指使一班流氓恶警,翻墙入院,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前后两个院子、房子都给砸了。二零零七年,公婆回家卖了粮食才把房子修好。

婆婆张秀玲和大孙子
婆婆张秀玲和大孙子
公公乔永福和小孙子
公公乔永福和小孙子

二零零八年,婆婆张秀玲身体承受不住这种长期的迫害,被送进涞水医院。她刚出院回家,王村乡四个人又闯上门打算非法抄家,当时家族中的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在照顾卧床不起的张秀玲,这四人才没敢乱动,悻悻的走了。屡迫害的张秀玲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含冤去世。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王村乡两人员又上门,以查身份证为名,叫公公乔永福到村办公室一天报到两回,韩玉红娘家办喜事也不许他去,还伙同涿州六一零、公安局警察闯到韩玉红娘家办喜事的现场骚扰,要找韩玉红和她丈夫乔景海。韩玉红未修炼的弟弟又急又气,到厨房去拿菜刀,叫家人给拦住。中共恶徒真是绞尽脑汁的无恶不作啊。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公公乔永福一个人在家,王村乡七八个政府人员,又闯进来把家里仅有的大法书和两张法轮图一扫而光。

中共流氓手段:长期扣押身份证

至今涿州六一零、公安局、百尺竿乡不给韩玉红身份证。

二零一三年三月,韩玉红又找涿州市国保大队队长杨玉刚要身份证,杨玉刚和百尺竿乡乡长马某在村大队二楼逼她说诬蔑大法的话,不骂不给身份证,遭韩玉红拒绝,乡长马某还企图绑架她到乡里,韩玉红坚决抗争,马某未得逞。

因两个孙子上学需要学籍和户口本,公公乔永福到村、乡办全家人的户口和老年证。涞水县王村乡人员打电话威胁乔永福:你们又要搞什么活动。恐吓乔永福不敢再去乡里办证。

涞水直接迫害人:
涞水“六一零”王福才
涞水公安局政保股长戴春杰
王村乡派出所张连等

涿州直接参与迫害人:
原任涿州“六一零”谢玉宝,
现任“六一零”警察杨玉刚13333126768、13344126780
现任乡长马某13603328707
原任百百尺竿乡长马天星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