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百竿乡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下面是河北涿州市百竿乡几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实。仅此几例,足可以见证中共邪党对法轮功迫害的残忍程度。

王宇宏,女,两河村人,自修炼法轮功起身心健康。在大法受迫害后,去北京上访,证明大法是正确的、师父没有错。结果二零零一年七月,被百尺竿乡乡长马天星及“六一零”等人从家中绑架、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又被乡里中共邪党人员苏东带着涿州市“六一零”、涿州公安局的杨玉刚等人绑架、判两年劳教, 在石家庄劳教所遭受迫害。家中的丈夫和两个女儿受到巨大打击,丈夫几次找杨玉刚要人都得不到解决。两个孩子需要母亲。小女儿今年才十一二岁,可是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却留下妈妈两次被劳教的悲惨景象,他们知道妈妈是被冤枉的。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

周书红,两河村人,一身的病,在炼法轮功后全消失了。在大法受到迫害后,去北京上访。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家里正在盖房子,被百尺竿乡马天星等人强行绑架到南马洗脑班非法关押。走时好好的一个人,被他们抬回家,迫害得两条腿走不了路,臀部被打得肿了几天,当时家里正在盖房,什么都帮不上,还得让家人照顾。中共不法人员每到敏感日便去骚扰。

王丽霞、大住驾村人;陈玉红、大邢各庄村人,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二人连同被苏东带着涿州市“六一零”、涿州公安局的杨玉刚等人强行绑架,被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迫害。王丽霞绝食抗议迫害,几个月后瘦得皮包骨、生命垂危才被放出,现在家中修养,全家上下无不为之惊心。陈玉红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现在人已经回到家中,在劳教所里每天都是强制为劳教所干奴工赚钱。

韩宝贵、赵淑珍、韩玉红: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到意想不到的益处,三人的病不翼而飞。在大法遭到迫害、师父受到侮辱时,三个人都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邪党人员视为迫害重点,一有风吹草动就提前到家中骚扰,三番五次劫持韩宝贵、赵淑珍夫妇到洗脑班迫害。一次从洗脑班把赵淑珍接回乡里,苏东用羽毛球拍把狠抽赵淑珍的脸,把赵淑珍的牙齿打掉一颗。

一家三口几年来长期受到迫害。他们的女儿韩玉红二零零零年上访后被绑架到乡里,乡长马天星把全乡的大法弟子强行召集到乡里,开批斗会制造恐怖,然后劳教三年,绑架到保定劳教所。七天后,由于不服从邪恶,保定劳教所在本人和同修及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把韩玉红强行转到高阳劳教所,在那里遭到强行包夹,强行背监规,强行跑步时晕倒在地,强迫唱邪党歌曲,被高音喇叭震得心律不齐晕倒。韩玉红念《论语》时被强行戴手铐跪在地上,警察按住用电棍电击。由于大量吐血身体虚弱,保外就医。回家时被强迫写保证;回家后又被骗进洗脑班继续迫害,由于吐血,洗脑班不再收留,乡里只得把韩玉红接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韩玉红婚后,不法人员又找到韩宝贵夫妇,强行叫韩玉红把户籍迁走;在韩宝贵大儿子结婚时,又到家里找韩玉红,骚扰家人办喜事。

刘文西,秧坊村人,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回来后又被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奥运前夕又被绑架不知下落。

董傼杰,大邵村人:一直被邪党迫害,曾经两次被绑架到劳教所迫害,现在还在唐山监狱被迫害。老父亲一直不明白是共产邪党在迫害自己的儿子。

张连明夫妇,大邢各庄村,坚信大法,一身病全好了。在迫害后被强行长期洗脑。由于这种长期打压,张连明受到极大打击,于二零零七年死于脑血栓症状。

李智燕,大邢各庄村,二零零三年由于邪党迫害,家人压制李智燕,她精神承受不住,结果到自家的厕所上吊身亡。由于被迫害失去修炼环境,含冤离世的还有:大邢各庄村杨立志、普利庄村林永红、泗各庄村胡宝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