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李凤云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凤云,二零零八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到残酷迫害。以下是她遭迫害事实。

李凤云,女,现年六十八岁,家住锦州市凌河区。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乳腺增生、慢性肠炎、肩周炎等,久治不愈。一九九四年七月,李凤云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在哈尔滨举办的法轮功学习班,不久,所有疾病全无,亲身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李凤云与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投入了讲真相、反迫害的行列。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多,锦州恶警五、六个人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房门钥匙,七百九十五元钱、近百本大法书、师父法像一个、一台电脑、一台刻录机等,然后将李凤云带到锦州市凌河区公安分局。参加这次绑架的是凌河区公安分局的许光、百股派出所的梁爽和白刚、锦铁纺派出所的黄姓警察等人。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凌河区公安分局,恶警将李凤云绑在铁椅子上,对她进行审讯,李拒绝回答,恶警就破口大骂,并用巴掌打她的头,一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到了晚上五点多钟,将李凤云送进市看守所。第二天李又被非法提审,李凤云不配合恶警,恶警们就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打她的头,还高声大骂她。最后李凤云被邪党凌河区检察院非法起诉,又被邪党凌河区法院诬判三年半,李凤云提出上诉,被锦州市中级法院无理驳回,维持非法原判。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李凤云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二监区(后改为五监区)。从入监的第一天起,二监区的恶警就开始对她进行强制洗脑,整天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一点,被逼站着看、蹲着看,整天不让坐着,安排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监狱用“加分减刑”的手段诱逼犯人折磨大法弟子,如果哪个犯人将法轮功学员“转化”了,就给这个犯人“记功加分”,未能“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将受到惩罚。有些犯人为了能够“记功加分”,拼命折磨法轮功学员。

负责包夹李凤云的犯人是孙岩和吴少娟,吴少娟威逼李凤云说:“你要不写‘三书’,扒光你的衣服,给你绑在柱子上,嘴上再给你贴上胶带!”同屋的犯人也一起跟着起哄。她们甚至用不让李凤云上厕所逼迫她。犯人孙岩、吴少娟和白秋荣还对李凤云进行拳打脚踢,孙岩和吴少娟打的最厉害,手脚并用,用大本架子使劲儿砍李凤云的头,把她从床上打到床下,又从床下打到床上,至今李凤云的头上还有个被她们殴打的包没消下去。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李凤云因给同修传经文被发现,恶警将她关进小号折磨,小号里面蚊子很多,夜里不能入睡。白天她经常对着送饭的小洞口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李凤云在小号里绝食反迫害一星期,恶警将她拉到监狱医院打针,李凤云在医院也大声高喊反迫害,之后恶警还要把她关回小号,李凤云不配合,用手拽住医院的椅子,恶警又叫来两人对她大打出手,恶警科长张磊薅住李凤云的头发猛踢猛踹,恶犯李玲也动手参与进来,就这样她们将李凤云又强行关入小号。在小号里李凤云被恶犯李玲殴打。直到八月二十四日李凤云才被放出小号。

辽宁女监的奴工生产是做服装,犯人们每天被迫干十二个小时的活,恶警毛杰经常恐吓李凤云说:“你完不成任务,还送你去小号,不让你买东西,停止你接见,不让你写信。”李凤云告诉她:“我不是犯人,不要分。”一次恶警毛杰嫌李凤云活儿干的少,逼她蹲着,然后用平时打犯人的棍子搥李凤云,将她推了个倒仰。

恶警毛杰和张磊曾剥夺李凤云家人的探视权长达半年之久。一次李凤云的女儿在给她的信中写道:“我们从早上一直等到中午,快到十二点了,仍没有见到妈妈,我们非常担心,害怕妈妈有什么不测。”恶警毛杰还背着李凤云给她女儿打电话,说李凤云有病,要送她去医院,被李的女儿拒绝。

监狱的服刑人员都有打电话的待遇,每月都可以与家人通电话,唯独法轮功学员不准与家人通电话。

五监区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叶红梅,因反迫害被送进小号,从八月份一直被关到十一月末,天气变冷了,小号里没有暖气,李凤云担心她的安危,就反映情况,要求放出叶红梅。后来叶红梅出了小号,可恶警张磊和毛杰对李凤云的正义之举十分恼火,报复迫害李凤云,她们逼李凤云坐小板凳,小板凳又小又窄又矮,每天从早上七点一直坐到晚上收工,整整坐了半个月,这期间还用犯人看着李凤云,不让她乱动。直到李凤云的家人来接见,才停止了这种迫害。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中共邪党监狱在迫害法轮功中不仅指使警察对法轮功犯罪,还指使众多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它真的是在把人往地狱里拖,希望世人擦亮眼睛,认清善恶是非,不要再助纣为虐,迫害善良,给自己未来种下恶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