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提篮桥监狱加紧迫害张勤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进入2013年以来,看到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张勤被冤判五年的刑期将尽,提篮桥监狱的头头们坐不住了,从上海五角场监狱新调来跳梁小丑——副监狱长殷光辉,妄图逼迫张勤出狱前所谓“转化”。殷光辉来到张勤面前威胁说:监狱有的是办法,不怕你不服,搞到你服为止。之后亲自对一监区领导训诫、部署迫害伎俩,叫嚷道:给我看紧点。

之后,监区对年近六十岁的张勤实施了新一轮的迫害,每天让他睡很少时间的觉,一天十几个小时坐在小凳子上,只要动一动就会招来看管恶犯们的拳脚相加,每天吃的劣质白饭加几片烂菜叶也都克扣掉不让其吃饱,对他辱骂殴打却成了家常便饭。即使在3.3平方米的小监室内也无一丁点人身自由,任何事情连小便也得向看管恶犯们打申请报告。期间,张勤绝食反迫害,恶警就对其关禁闭、灌食等迫害。

酷刑、折磨还在继续,张勤的处境现在还极其险恶。

法轮功学员张勤先生,大学学历,上海德胜塑料有限公司技术骨干,曾任质检科长、总工程师等职务,出生于1955年3月28日,家住上海徐汇区龙水南路龙南新村43号401室。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因坚持信仰,多次被中共邪党迫害,本次枉判刑期5年,冤狱到期日2014年6月4日。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张勤是2010年7月20日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一监区一分监区,入监当天,因认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无罪,拒绝穿囚服,几名恶警指定的看管恶犯强行给其穿上,并惧怕其坚持炼功,就用“约束带”绑住他迫害,捆绑时间长达两个多月。2011年4月中旬因抵制迫害,坚持不肯穿囚服,张勤又被恶警送去禁闭监禁一个月,禁闭回来后又遭看管恶犯们毒打,其中恶犯顾胜一拳打中张勤左眼,导致眼部瘀青,又用脚猛踹其胸口,恶犯赵斌猛抽张勤耳光等等,妄图用暴力胁迫使其放弃信仰。恶犯们施暴期间,某狱警正好经过看到恶犯们行凶,监狱法相关条款规定:严禁犯人打犯人。此恶警严重渎职,非但不制止恶犯行凶,还装作若无其事,恶警的默许纵容使恶犯们的气焰更加嚣张,更加的肆无忌惮。

2012年提篮桥监狱所谓“两级化管理”改革,监区取消分监区,一监区“与时俱进”的成立了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小组,专门用来集中关押、迫害、转化原先分散在各个分监区的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集中管理、高密度迫害,张勤就在此时从一分监区被转移到专管小组关押迫害。

张勤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几年来恶警无论对他殴打、禁闭、常年关小监都无法使他转化。2012年副监区长夏靖调来了在原先自己任职过的七监区中,自己先前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培养的亲信帮凶——看管犯徐文林去监控张勤,此看管犯曾在七监区迫害、殴打过高激飞、胡耀璞等法轮功学员,善于“攻心”、唱“红脸”。

这些恶人们所使用的卑鄙手段无非就是邪党的暴力恐怖加谎言欺骗,先由其他看管恶犯唱“黑脸”,对受害人施以不让睡觉、吃饭、喝水,暴力殴打等酷刑,再由唱“红脸”的登场对受害人施以“小恩小惠”,散布些迷惑性的歪理邪说,妄图使受害人在经年累月的封闭的接触不到外界的狭小空间内,在长时间的饥饿、痛苦、虚弱、疲劳、精神恍惚间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顺着施暴者的“台阶”而下,达到其洗脑转化目的。副监区长夏靖看暴力的不能使人屈服,就妄图用谎言欺骗使其转化,但张勤信仰坚定,不受其欺骗。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三年来,因张勤不穿囚服、坚持炼功,小组开揭批会,张勤大喊“法轮大法好”等真相,令邪恶胆寒。中共邪党不能改变人的信仰,就更加歇斯底里的折磨人的肉体。因此,监区恶警毫无人性的对将近60岁的张勤实行每天关小监迫害,相比其它一时的酷刑,这种酷刑迫害持续时间更为持久、性质更为恶劣、手段更为残忍隐蔽,监区恶警命令看管恶犯们把张勤的手绑在身后,每天除睡觉外,始终令其坐在小凳子上,不许出一年到头照不到太阳、阴森潮湿的3.3平方米的小监半步,不许其与任何人接触、说话,不许买食品。妄图把张勤经年累月的隔离在暗无天日的3.3平方米的封闭空间内,从而来达到摧残其精神和折磨其肉体的险恶目的。

2013年以来,从上海五角场监狱新调到提篮桥监狱的副监狱长殷光辉,赤膊上阵,对张勤威胁说:监狱有的是办法,不怕你不服,搞到你服为止。之后亲自对一监区领导训诫、部署迫害伎俩。酷刑、折磨还在继续。

所有的罪恶都是怕见阳光的,在此曝光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的罪恶,望能引起善良正义人士的关注,让阳光照进所谓文明的大上海的迫害良善的“魔窟”。

提篮桥监狱相关恶警及责任人:
1. 监狱长:戴卫东
2. 副监狱长:殷光辉

一监区相关恶警责任人简介:

1.汤长荣:

原提篮桥一监区教导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监区幕后黑手总指挥,2012年接近退休年龄,从原岗位退下,现挂职在专管一监区“监狱禁闭监”的职务上。此人是一监区的真正幕后主使,主管专门关押死缓无期大型犯的一监区十几年,从没有调动过,为人阴险狡诈,黑白两道通吃,外号汤司令,十几年间敛财达千万计,上下打点,编织了一张庞大的司法腐败关系网,监狱里外有人多次向其上级部门举报,但都被其公关化解。在迫害良善方面更是泯灭良知、不遗余力,积极执行上级指示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策,血债累累,致使被关押在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多人致伤致残,如被打断手臂的法轮功学员吕金龙,被打的头皮脱落、头盖骨外露、奄奄一息的熊文琪等等。

恶警汤长荣深知在其管辖下的几百个重刑犯都是摇钱树,其在一监区故意营造绝望恐怖气氛,其滥用执法权等公权力,罔顾监狱法等相关条文的规定,把自己掌控的全监区服刑人员当作自己的奴隶,其利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廉价的特点,私自从社会上接了大量私活叫服刑人员每天加班加点的做,为他创造额外灰色收入,几年间承接这项业务的江苏南通祥峰电子有限公司的康老板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老板晋升为身家上亿的大老板,期间汤也赚的盆满钵满,据知情人估算已达千万计,其儿子也开上了宝马车,(但其颇会伪装,自己却还骑着他的破脚踏车上下班。)为了最大程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其定的都是一般人不可能完成的生产指标,如果大部份人能完成,就再层层加码,直至达到人体极限为止,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在被死缓包夹犯包夹,人身限制比死缓无期犯还要多、压力还要大的情况下,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9、10点,极端例子干到凌晨1、2点,第二天6点继续干。

恶警汤长荣不但用做奴工的方式来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对那些信仰坚定的学员,其大量制造包夹犯、看管犯等特岗犯的闲差岗位来对学员进行迫害,对那些承受不住绝望恐怖气氛、完不成生产指标的有些钱财等的服刑人员,如果想减刑早日出去、想要有轻松的闲差岗位、想吃的好点、睡的好点,汤向其提供关系户套餐:闲差特岗犯位子、减刑快、队长给外带进食品、烟酒,起步价5万,一条龙服务,人员由手下队长推荐,或由亲信犯人在犯群中物色,内部行话叫“买车票”,只要一站接一站地买票不落下,那么这些犯人就如同贵宾一般,可以一直凌驾于别的犯人之上欺压别的犯人,就可以每天不用干活,吃吃喝喝,以最快的速度减刑出狱。每天要做的就是折磨一下被看管的犯人及法轮功学员,据统计,汤的这些关系户犯人占全监区犯人人数的四分之一,给汤带来数以百万计的灰色收入。

2012年临近退休的汤长荣从一监区头目岗位上退下,专管监狱禁闭监,其迫害良善、敛财的行为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似乎要在2013年退休前,上演最后的末日疯狂。由于位于底楼的一监区的监狱禁闭监,与罪犯劳动区域和生活区域空间上的隔离,成了一个小小的独立王国,除这空间优势之外,里面的小队长及看管犯等都是其一一钦点的,所以禁闭监成了汤干那些见不得阳光、丑恶勾当的犯罪场所。

例如:禁闭监的看管犯张兴发,汤为其牵线搭桥,上下打点,不仅打通了法官,也找到公安局刑警,让其花30、40万元,买了个重大立功,称张兴发提供破案线索,使嫌犯归案,使其死缓减刑跳过无期,直接减为18年。又如由于禁闭监的隐蔽性,汤在禁闭监内安置了电冰箱,把禁闭监作为食品中转站,放置给全监区其顶级关系户私带进来的食品,从中牟取暴利。

汤其人尽管官不大,但在一监区内关系网大,权力无限膨胀,禁闭监制度、监察制度形同虚设,按规定,禁闭监关人最长不超过30天,但很多人关几个月,甚至一年多,久关不放,以关代管;还有其它如:被禁闭人每天准予出禁闭监活动一次,每天有狱警找其谈话一次,允许看书读报等条款,根本没有执行过,在权力缺少监督和约束的情况下,汤把禁闭监当作单纯惩罚犯人,把关犯人禁闭当作掩盖丑闻,封锁消息的手段。最惨无人道的是,汤把禁闭监作为私下使用酷刑的场所。对被关入禁闭监的良善的殴打、电击更是家常便饭,在汤的酷刑下,已有多人致残、致疯、致死,斑斑在册,罄竹难书。

十多年来,汤长荣在一监区及禁闭监中干的丑恶勾当一直未被曝光,与其用自己得力干将有关(里面的人都是其钦点的),加上其上下打点,这些人与其沆瀣一气,结成利益共同体。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其不可能永远逍遥法外,更是逃不脱天道、道德的审判。

2.江伟:

汤长荣的副手、“马仔”,一监区监区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台前黑手,手下犯人把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的致伤致残都由其出面“摆平”,如2006年迫害法轮功学员吕金龙,导致其手臂骨折,在提篮桥监狱医院治疗时,其亲自跑去摆平此事,推卸责任,谎称是犯人打的,不是我们指使的,云云,最后对恶警指使的打人的犯人毫无惩戒,扣了他们几分改造分数了事,却把受害者吕金龙踢至六监区,以此来把事件的影响降至最低。

3.夏靖:

一监区副监区长,现专管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2001年在七监区任小队长,参与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周斌,唆使犯人暴力殴打周斌导致其肋骨骨折。这些年迫害法轮功的恶绩使其升至副监区长。2011年调至一监区做副监区长,专管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

4.董静毅:

原一监区三分监区(三中队)中队长,和其搭档、原三中队指导员田洋(原三中队迫害法轮功幕后黑手)曾多次受到上级嘉奖,多次获得提篮桥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2012年监狱“两级化管理”改革,任命为楼面警长、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小组主管队长。其人是迫害一监区法轮功学员一线指挥者,直接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看管恶犯组长高健下达迫害命令,部署迫害手段、策略,每次部署完毕,总会心照不宣的嘱咐上一句:注意安全。恶犯高健就心领神会了。那潜台词就是:只要人不搞死,随便你怎么搞,要让他生不如死。

5.高健:

死缓犯,是恶警董静毅在犯人中培植的亲信“耳目”、“御用打手”,一方面是董静毅用来推卸迫害法轮功学员责任的替罪羊,另一方面是其升官发财、迫害良善的得力工具——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小组组长。一监区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由高健及其他恶犯直接实施,手段包括:辱骂、洗脑、殴打、长时间罚站罚蹲、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等等酷刑,而且酷刑实施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此人现已因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今年上半年被监狱提早减刑释放,此人家住:上海市长宁区武夷路450弄15号104室,邮编:200050。

6.看管组组员(部份):朱文华、季海泉、宋中华、徐文林等等。

迫害法轮功的看管小组,除了被看管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其余都是这些看管恶犯,这些人员时有变动,这些被监狱恶警指使迫害法轮功的犯人,在监狱书面材料上,这些人被注明的劳役是“线圈生产辅助”,以掩人耳目,实际上他们是共产党专门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飬养的“御用打手”、“合法的牢头狱霸”,每天吃吃喝喝通过汤长荣从外边带进来的食品、烟酒,地位凌驾于其他犯人之上,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执行恶警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命令,灭绝良知的折磨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几人一组三班倒一天24小时包夹折磨“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要成为这种犯人中的“特权犯”,先得从汤长荣处花几万元买“车票”,之后就可以成为每天吃吃喝喝、整个监区到处乱窜,不需要干活的特权犯。但是如果其中某些人邪劲不够,不符合监狱邪党迫害良善的要求,或对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中明白真相后对法轮功心生同情及对共产邪党没有好感、稍有微词的看管犯,立即就会遭到董静毅安插在犯人中的“耳目”——组长高健的举报,由董静毅上报监区撤换。

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有:
张勤,58岁,枉判5年,监狱安置番号38002,冤狱到期日2014年6月4日。
踪训勇,45岁,枉判3年半,冤狱到期日2013年10月。
徐明, 49岁,枉判7年半,监狱安排的番号08270,冤狱到期日2014年11月4日。
曾祥刚,冤狱到期日2013年10月。

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地址:上海虹口区长阳路147号或(上海082-026信箱1分箱),邮编:20008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