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四年迫害 优秀教师十次被非法关押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法轮功学员陆彩霞,现年五十八岁,原系河北省廊坊市第八小学教师。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来,陆彩霞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屡遭绑架迫害,她儿子也因修炼大法曾被迫害生命垂危,未修炼的丈夫为了妻儿坚守良知,无奈的承受着中共十四年迫害的凄苦。下面记述的是陆彩霞一家的遭遇。

一、修大法 全家和睦

陆彩霞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家庭也和睦。在工作中,因时时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认真负责,而且不争名不争利,受到了领导、同事、学生、家长的好评,曾被评为“优秀教师”,受到学生的爱戴。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之后,陆彩霞老师第一次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学生们非常想念老师,有一个学生曾在课堂上哭着说道:“陆老师,我想你,你快回来吧!”当她再次走进课堂时,学生们的掌声经久不息,响彻整个楼道。

二、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约是十八号左右,早上炼完功,陆彩霞刚回到家中,就进来了五六个人,也没说他们是谁,也没出任何证件,过后才知道是便衣警察。他们询问了她炼功的情况。陆彩霞和她丈夫当时就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讲了自从陆彩霞学了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及给家庭带来的幸福、和睦。他们听后,让陆彩霞把她的书拿来给他们看看。陆彩霞信以为真,就把桌子上的大法书拿给他们看。他们看到桌子上还有一大摞大法书,就说都拿走看看,并让陆彩霞跟他们走一趟,说了解一下法轮功情况就回来。

当时陆彩霞抱着跟他们弘法的想法,在他们的要求下,拿着所有的书跟他们走了。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七·二零前江氏集团下达的抓捕法轮功辅导员的全国的一次统一行动。

当时廊坊市抓捕了十几名法轮功辅导员,都分别秘密关押在不同的地方。陆彩霞被关押在廊坊南门外派出所。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公布了非法取缔法轮功的邪恶公告,从此中共邪党拉开了迫害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序幕。

陆彩霞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两天后,在其强烈要求释放的情况下,被教育局接回,非法关在廊坊第四小学,强迫她让写“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后又被八小接回在一个招待所里非法关押洗脑。最后,被逼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才放回,丈夫被逼把师父的法像和小本《转法轮》交到了学校。

从此以后,陆彩霞老师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了中共邪党的一次次的非法拘留、关押、劳教、抄家、洗脑、罚款、开除公职等迫害。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三、非法关押 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她第一次去北京上访,刚来到天安门广场,什么也没做就被警察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说“是”就被送到了前门派出所。当天被廊坊公安局警察接回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一个月。在看守所被奴役包卫生筷子。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大年刚过,陆彩霞去朋友家串门,连家都没让回,就从朋友家被公安局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理由是邪党开“两会”怕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三月三十一日被放回。

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新开路派出所来到学校,说“四二五”快到了,让陆老师保证不上访。当时陆彩霞老师拒绝保证,又被关押入看守所。四月二十五日,郭立荣校长来到看守所通知她,廊坊市安次区监察局将她开除公职。

陆彩霞老师这次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在这期间,她们因炼功遭到廊坊看守所警察“编花篮”酷刑折磨(这种酷刑是指将四个人背靠背的铐在一起,四个人四个方向)。手背铐成黑紫色,手背肿的很高,失去知觉,麻木,很长时间才逐渐恢复正常。后又被转到廊坊霸州看守所关押,因炼功又遭到恶警们的毒打,后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反迫害,才被释放。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陆彩霞老师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绑架,在驻京办事处正念走脱后流离失所在外。

二零零一年元旦,陆彩霞老师因被无理开除,又去天安门说明法轮功真相,被抓后送往北京大兴县庞各庄派出所,绝食三天三夜,后被家人接回。

四、两次非法劳教 惨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九日,陆彩霞在深圳租房处和儿子闫思佟还有一名女学员遭几十名警察绑架。陆彩霞被非法关押在南山区看守所八个月,陆彩霞期间曾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南山区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折磨。后被批劳教三年,关押在广东三水妇教所。期间,因坚定信仰,经常遭到打骂,刁难,人格侮辱,不让上厕所,二十四小时“夹控”。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有一天晚上,陆彩霞老师被逼下楼看邪党的“新闻联播”,当面对几百法轮功学员时,陆彩霞突然站起来高喊:“同修们,不要被邪恶的伪善所欺骗,我们没犯法,还我们自由!法轮大法好!”

顿时,在场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呆了,负责洗脑的王大队长和七八个犹大、一拥而上,完全撕下了她们平时的那副伪善面孔,气急败坏的连打带骂,有的捂嘴,有的揪头发。这时陆彩霞老师又喊道“同修们,看到了吧,这就是她们的‘善’。”

这时王队长吼道:“给我拉回去!”于是七八个犹大连踢带打把陆彩霞老师推到楼道里,上楼时被她们推倒,她们便拽着她的衣领从一楼拖到三楼,勒得她差一点窒息,从此便被“严管”。陆彩霞老师又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身心受到摧残,后致高血压,脑动脉硬化,后被“保外就医”放回。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三日,陆彩霞在路上又遭无辜绑架,送到廊坊洗脑班(交通宾馆),并抄家,搜到几张真相传单。为加重对陆彩霞的迫害,他们说搜出一箱子传单,以此为迫害借口,施以劳教迫害。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陆彩霞被信平玉(公安女警)等人送唐山劳教所。

在洗脑班期间,陆彩霞几乎没吃没喝,抵制邪恶的洗脑迫害。当时是邪悟者郭玲、贾珊玲、张敬新、李书香等人向其灌输邪悟理论。陆彩霞不为所动,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天,洗脑班的头子韩志光撕下了伪善的面孔,气急败坏的一边对陆彩霞大吼大叫的威胁、恫吓、辱骂,一边让恶人拿着录像机给陆彩霞录像,妄图为他们自己留下将来开脱罪责的依据,

陆彩霞在被迫害的出现了高血压症状,且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被送往唐山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劳教所里她坚持绝食反迫害。两个月每天承受着被强迫灌食的折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二零零五年大年初一,陆彩霞被十几个警察给捆绑在椅子上,强行灌食。最后陆彩霞被折磨的皮包骨,血压高、身体越来越虚弱,每天躺在床上,上厕所都吃力,感到腿软、心慌。劳教所怕有生命危险,让廊坊公安局及原单位领导接回家。这次陆彩霞遭受迫害整一百天。回家小姑子看到她惊讶的说:“怎么瘦成这样?跟妈临终时差不多了。”

五、再遭绑架、抄家、洗脑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晚七点多,陆彩霞刚出小区门,拐过“小水怪”的十字路口,不到一百米,她边骑车边和刚遇到的一位同事说着话。这时突然从后面开过来一辆黑色轿车,从上面下来两个人,将陆彩霞拦住,随后从后面一辆车里下来了东方派出所警察刘刚,他到陆彩霞自行车筐里一把抢走了包,翻出了一个小破网软件光盘,煞有介事的问:”这是啥?”其实是在为他们这种黑社会似的绑架找个理由,以掩盖围观百姓的耳目。陆彩霞当时怒斥他们这种流氓行为,他们不由分说将陆彩霞塞进车里,拉到了廊坊洗脑班。八点半,她丈夫就接到单位告知说,陆彩霞被抓了,是廊坊东方派出所通知他们的。

陆彩霞包里有两部手机和一千多元现金,至今未给。当时参与绑架的人除了东方派出所警察刘刚等人外,还有廊坊市广阳分局的警察可能是卢军(音)等人。陆彩霞从洗脑班出来后,索要自己的钱,问刘刚说没看见,让去区局要。问“维稳办”主任王惠军(音)也说不知道,问卢军也说没看见。一千多元的现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这跟土匪抢劫有什么两样?不怪老百姓说“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

二十七日下午,维稳办主任王惠军带着片警樊峰丹等五、六个警察和陆彩霞丈夫单位安装公司的保安科长朱凤祥非法抄了陆彩霞家,抄走了收视大锅、打印机一台和其它私人物品。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王慧军带领六七个人非法抄陆彩霞家当时现场。)

陆彩霞在洗脑班遭非法关押迫害期间,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高血压和低钾状态。经常头晕头痛浑身没劲。曾几次被拉到廊坊中医院治疗。陆彩霞一次发烧被拉医院强迫打了一只“退烧药”,回来头痛的折腾一宿没睡觉,且汗出的头发都湿透了,据说打退烧药是不会有这种反应的。他们还从省里找来了两个教授一个作家做陆彩霞的所谓“转化”,妄图使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陆彩霞一直被非法关押到邪党的“十八大”结束后才被放回。

六、家人请正义律师讨公道遭威胁恐吓

陆彩霞再次突遭恶警绑架、关押,使她丈夫感到无比气愤。其丈夫一直得不到妻子的任何官方消息。后听说关在洗脑班,他多次要求会见,均遭拒绝。无奈,其丈夫请来北京正义律师帮助讨个公道,给个说法。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北京律师正式进入,履行正常手续,即先去了廊坊洗脑班,要求会见当事人陆彩霞。在与门卫说明情况后,门卫与院内什么人通过电话后,对律师说:“这里只管关人,有关你要办的事去找市公安局有关人。”律师来到市公安局,门卫通报国保大队后,回答说冯队去了北京。此时接到广阳分局维稳办王惠军电话,说到洗脑班那里接待律师。

在洗脑班门外,律师与王惠军等几名警察的交涉中,王惠军开头便说:“你们有组织,不然怎么四个律师一起来?”又问陆家人:“谁让你找律师,谁串联的?”又说:“要见陆彩霞可以,只要她写保证‘转化’就让见。”并问律师:“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就被国家定为‘反华势力’,你律师的立场站到哪里?”并说:“你下次再来,咱找个地方单独谈。”当北京正义律师告诉他:“律师本身是依法办案,维护的是正义,谁违法就告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至于说国家定法轮功是‘反华势力’,请拿出有关文件。”王当即无语。当王说下次咱找个地方谈时,律师回答道:“你在威胁我”。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北京律师再次来到廊坊,到市检察院说明来意。门卫将电话打到直接主管人,门卫接完电话说:“你要找的人不在。”当律师要将控告信让门卫签字收下时,门卫拒收。之后,律师只好从邮局寄走。当律师电话找到王惠军再次要求见陆彩霞当事人时,王惠军答复他要请示上级,下周等他电话。

律师依法办事,两次多处遭推诿、拒绝、不作为,甚至粗暴对待。无奈之下,北京的正义律师对六一零、洗脑班、公安局等有关部门的执法犯法的行为,根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提出要求。向信访办、市公安局等有关部门递交了“关于请求责令廊坊市公安局纠正违法行为立即释放陆彩霞的请求书”。

九月十三日晚与十四日上午,陆彩霞的丈夫闫继林先后遭其单位领导王勇、朱凤祥、东方派出所片警及居委会人员恐吓,说他是“聚众闹事”,尖塔的派出所所长打电话威胁:“再去洗脑班(看望妻子)就抓你劳教。”其单位领导王勇说:“再找(营救妻子),就开除你,停你工资。”单位保卫科的朱凤祥让闫不能关手机,每天上、下午两次通报他的行踪。

九月十四日,陆彩霞丈夫及其他亲属再去廊坊市洗脑班要人。开始洗脑班不理睬,家属就在洗脑班大门口喊陆彩霞的名字。后来洗脑班科长陈斌、六一零的王惠君先后出来,家属要求放人,王惠君说做不了主,得请示上级。家属要求看一看人,他又说和洗脑班的商量商量。他进去后不长时间,来了一辆警车,尖塔派出所三个警察下车就开始录像。

这时,陆彩霞丈夫单位的保卫科长朱风祥等人开一辆轿车闯到,他们下车后,对陆彩霞的丈夫进行辱骂、殴打,动手就往车上拉他,陆彩霞丈夫双臂被弄得青紫。还逼迫家属都上车,朱风祥叫嚣:我就是不讲理,我就是混蛋,你们怎么样?

这是陆彩霞丈夫五天后拍下的双臂被弄得青紫的照片

陆彩霞丈夫回家后,又被单位经理王勇找去说:上边给我施压,我就给你施压。你要这样你就别上班了。工资也不给你开了。

据悉,朱风祥还打电话给六一零的王惠君,叫他往死里整陆彩霞的丈夫,还想给派出所打电话让派出所把陆彩霞丈夫抓走。朱风祥天天打电话骚扰陆彩霞的丈夫,还去他家骚扰、恐吓、监控。

陆彩霞丈夫在压力下和痛苦中血压达到200多,差点出现生命危险。欲住院治疗又没有钱,单位已经三个月没开支了,跟单位借又不借。无奈闫继林拖着有病的身体,每天吃着方便面度日。

这十四年来,中共就是这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给他们的家庭造成了一次次的痛苦和灾难。

七、中共迫害陆彩霞 亲人承受了极大的精神痛苦

陆彩霞在这十四年的迫害期间,被非法关押过十次,进洗脑班两次,非法劳教两次。陆彩霞的弟弟在伊春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使老母痛不欲生。妹妹被枉判十年,使其十二岁的女儿刚上初中,虽然学习很好,而且在班里还担任班长,但终因支付不起学费,不得不辍学自谋生路,给孩子的心灵至今留下了无法弥补的痛伤。陆彩霞的儿子正上高二时因不放弃信仰被迫辍学,后被两次非法劳教,在廊坊万庄劳教所时,差点被迫害致死。

陆彩霞的丈夫闫继林虽然没修炼,但因妻子、儿子修炼,十四年的疯狂被迫害中,他们一次次的被绑架、拘留、劳教和绑架后的抄家、敏感日的骚扰、罚款等,特别在迫害初期,单位不让他上班,每月只给六百多元的生活费(扣完各种费用只剩四百多),让他回家看着老婆孩子别上北京上访。单位怕受牵连还让他离婚(附录中有单位开的离婚介绍信)。闫继林在这苦难的日子里,在精神与经济的双重压力下,经常血压高到二百多,有几次差点出现生命危险。在漫漫的黑夜里,闫继林经常辗转不眠到天亮,想不明白自己的老婆孩子做好人到底有什么错?!共产党统治下的这种黑暗的日子何时是尽头?!在痛苦中,甚至使闫继林曾经产生过轻生的念头,感到自己活不下去了。

特别是那次他被通知去廊坊万庄劳教所看已绝食抗议两个多月命在旦夕的儿子时,当看到一米八的儿子皮包骨只剩下几十斤了,还被手铐铐在木板上,鼻子上插着灌食的管子,脸上贴胶布固定管子的地方的肌肉已经腐烂了 (后拔下来时,管子都长绿毛了) 。儿子浑身还长满了疥疮,奄奄一息的被铐在木板上时,闫继林肝肠欲裂,放声痛哭,求警察放了可怜的孩子吧!没想到一郭姓警察却说:“死也死在看守所里,死亡证明都开好了。” 闫继林听了这话差点昏厥过去。

可想而知这十四年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庭承受的是怎样的打击和痛苦,陆彩霞和她的亲人们的遭遇,只是这场迫害的冰山一角。

八、经济迫害

陆彩霞十几年不给一分生活费。遭受最低十几万的经济损失。迫害刚开始的时候,陆彩霞的丈夫单位不让上班,每月拿到手只有四百多元的生活费,而且陆彩霞还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狱中的妹妹需要照顾。陆彩霞和丈夫不得不给人家打工来维持基本生活。现在陆彩霞退休年龄已过,学校、教育局不给办理退休。找学校钱校长让找局长唐国栋,唐国栋又让找区里纪检室。他们互相推诿。说不写保证就不给办理。

法轮功只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却遭到中共恶党如此的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这千古奇冤不久即将昭雪,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迷途知返,为自己赎回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