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狱家破人亡 女诗人又被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女诗人伏英,近日在沈阳遭到当地警察绑架。伏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非法判刑九年,她的家也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

出狱两年又遭绑架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下午一点左右,一帮警察闯到皇姑区的一间出租屋,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女诗人伏英,又抢走伏英的电脑及她的外甥女学习的电脑,并搬走一箱伏英的私人物品。当晚十一点半,辽河派出所一尹姓警察用电话通知伏英的家属,说对伏英(非法)刑事拘留。三十一日上午,警察将伏英劫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据了解,参与绑架的单位是:沈阳国保支队、皇姑国保大队、辽河派出所。

伏英,四十五岁,未婚,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诗人,她曾就读于辽宁文学院,在北大西语系和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班进修,先后就职于鞍山市煤气公司宣传部、北京晓庆影视公司、北京电视台、《跨世纪人才》杂志社,个人专著有:诗集《静女》,与人合作的作品有《享受悲怆》。

伏英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匪浅。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伏英也遭到各种迫害,她曾因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鞍山市立山分局警察非法拘留十五天,在非法拘留期间被鞍山市煤气公司无理开除; 二零零零年,伏英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再次被鞍山市铁东区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并被对炉山派出所勒索罚款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当时三十四岁的伏英在北京亚运村居住地被北京朝阳分局警察绑架,并被北京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四月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九年冤狱,她被折磨得面目皆非,头发花白。伏英于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出狱,她在狱中写了大量诗歌,狱方不准带走。

伏英出狱后一直在家照顾年迈的母亲和未成年的外甥女。因外甥女的母亲伏艳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关押在狱中,丈夫与她离异,家庭破散,孩子无人照管,只能寄养在姥姥家。二零一二年八月,外甥女要到沈阳读中专,作为姨妈的伏英到沈阳陪读,并打工补给外甥女的生活,不料竟被中共警察绑架。


伏英受迫害前的留影

伏英一家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

伏英的母亲佟书萍,七十八岁,家在大石桥市,她原患有脑血栓前兆、糖尿病、骨质增生、心脏病、结肠炎等十余种疾病,屡治不愈。一九九八年,佟书萍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甩掉了药罐子,无病一身轻,从此再未吃过一粒药。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佟书萍至少三次遭中共警察绑架,被关过洗脑班,也曾被迫流离失所。

佟书萍的女儿伏强,身有残疾,瘫痪多年,修炼法轮功后,能正常生活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伏强上书国家领导人,说明自己炼法轮功之后身心受益,因此被警察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保外就医。二零零二年又被绑架到营口市看守所洗脑班,非法关押半个月。

佟书萍另一女儿伏艳,在北京经商。二零零一年八月在北京家中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大石桥警察将已被非法劳教的伏艳转关到看守所,再非法判刑八年。伏艳在大石桥看守所被迫害出心脏病症、高血压症,她在被送医治疗时从医院走脱。但两个月后又在鞍山被绑架。二零零三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大石桥市法院又追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给伏艳非法加刑五年半,伏艳共被冤判十三年半。伏艳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她被冤判重刑,其丈夫于二零零八年与她离婚。伏艳的女儿小清泉时仅三岁,从此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


伏艳一家人

二零零一年,伏英、伏艳先后被绑架、判刑、关押,作为母亲的佟书萍一度病倒住院。二零零三年,两个女儿被劫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后,七十多岁的佟书萍和丈夫伏承勇带着伏艳的三岁女儿小清泉艰难度日,并月月奔走在大石桥和女子监狱之间。佟书萍的老伴伏承勇在沉重打击、压力下,于二零零八年含冤离世。三个月后,三女婿又突然离世,丢下身有残疾的妻子和只有两岁的女儿,一家人只剩下孤儿寡母。二零一零年四月,长女伏稳因压力过重患了脑溢血卧病在床。二零一零年九月,佟书萍请北京律师为女儿伏艳申诉到营口市中级法院,遭到重重刁难,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中共法院无理驳回伏艳的申诉案,一个星期后,心力交瘁的佟书萍含冤离世。


佟书萍遗照

天理昭昭,何日明鉴?

伏英作为一位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对人非常善良,她的衣服,谁都可以拿去穿,别人有困难更是全力帮助,她大姐患了脑溢血,半身瘫痪,伏英接到沈阳,尽心尽力的伺候了近两个月。她刚刚把大姐送回老家,自己就又被中共恶警绑架进监狱。

伏英一家人,只因信仰真善忍,竟被恶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天理昭昭,何日明鉴?

迫害直接责任单位及人员:
皇姑区辽河派出所:024-86227493副所长陈军义
沈阳国保支队、皇姑区国保大队、皇姑区分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