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罗江平生前遭受的种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米易县法轮功学员罗江平,在中共恶党残酷的迫害下,特别是二次在冤狱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从云南省第一监狱“保外就医”仅五天,于2013年12月28日离世,年仅五十一岁。直到离世之前,罗江平都在说被监狱方面打了很多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罗江平,男,1962年出生,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人。从小体弱多病,尤其是十几岁时双脚疼痛,饱受腿疼的折磨,由于家里穷,没钱医治,只有在疼痛中苦苦挣扎。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按照真善忍法理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通过修炼五套功法,身轻体健,腿疼病不翼而飞,从此整个人快乐充实。修大法后,罗江平更乐于助人,谁家有什么事都主动帮忙。法轮大法使他明白了人生意义是返本归真,因此,他淡泊名利,做事总先考虑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遭受不白之冤,罗江平毅然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到北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为此,罗江平多次遭国保警察和“610”人员绑架关押,两次被邪党法院诬判,劫持到监狱迫害。

一、九九年后多次遭到中共恶党迫害

1999年12月中旬,罗江平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去垭口中学的学生家做客,垭口乡“610”人员把罗江平二人绑架到乡政府。丙谷派出所所长崔龙兵和警察朱天鹏对罗江平二人恐吓、威胁、说罗江平等人是非法集会,被非法关押8个小时。

2000年4月25日晚9点,米易县公安局刑大,政保科向金发、周林、柴发祥等人和丙谷派出所警察崔龙兵、朱天鹏和撒莲乡“610”人员,暴力把罗江平等32人绑架到撒莲镇政府大院迫害。这帮恶人毒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罚站军姿,蹲马步,面壁,用电棍击。32位男女老少关在一间屋里,不给东西吃,不给水喝,折磨24小时后每人被乡政府罚款100元。

2000年5月罗江平到北京上访,5月7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广场的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后送到攀枝花驻京办,遭到攀枝花市公安局恶警邱天明、宋安乐的辱骂、毒打,被搜身检查,没收了20位法轮功学员的现金,男女老少关押在一个房间里,每天每人给一个馒头吃,而吃住每人每天收现金65元,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每天被强行洗脑。罗江平被押回米易,身上所带的300元钱被政保科向金发没收,罗江平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其间,罗江平被狱警林海用警棍暴打、罚顶墙、戴手铐多次,折磨一个月后被政保科向金发罚款1000元。

2000年6月20日,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撒莲拖长河沟学法交流,被公安局包围、绑架。罗江平遭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6天。在看守所,罗江平和曾世华被恶警同戴一副手铐和脚镣两天两夜。在罗江平被非法关押期间,撒莲乡“610”人员陶迎春、白廷飞、陈林平、唐礼华带领一帮恶人,共20几人,闯入罗江平家恐吓其妻子和女儿,抢走罗江平家的大彩电一台,年仅10岁的女儿吓的惊叫,罗江平的四弟赶来制止恶人,恶人们就围着威胁、恐吓他,罗妻与恶人们讲道理,不许他们抢东西,被陶迎春拽着手臂反扭,手臂被扭发青。

二、第一次五年冤狱,遭种种酷刑

2000年12月14日罗江平发真相资料,2001年2月6日被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柴发祥、乡“610”的白廷飞等人从家中将罗江平绑架到公安局,恶警亢伟、柴发祥等用两副手铐,一只手一付把罗江平铐在窗子上,只有脚尖触地,边打边审问,追查真相资料的来源。罗江平被折磨了48小时后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其间,罗江平遭到恶警的体罚,罚顶墙、罚站、面壁,多次被站岗的武警用开水从天窗泼下来烫。罗江平被非法关押近一年,于2002年1月24日米易法院没有经过法律程序,更不准任何人包括受迫害人辩护,强行诬判罗江平5年徒刑。

法院宣判的当天就将罗江平劫持到四川省德阳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一进监区罗江平就被送往入监队(二大队),被搜身大检查,衣裤全部脱下,连棉被都被撕开检查,由于下雨,满地都是泥水,衣裤和棉被都被扔在地上,全部弄脏。然后由两个刑事犯包夹罗江平,不准任何人与罗江平接触、说话,大小便要打报告同意才行。被强制洗脑,强制背罪犯行为规范,每天体罚、站军姿、面壁、跑操,再强制写“三书”。包夹人员在狱方的授意和指使下可以在任何时候打骂、侮辱、体罚法轮功学员。由于罗江平不“转化”,不放弃信仰,不写“转化书”,在最热时被暴晒,被几个重刑犯包夹在大热天在太阳下暴晒,不给水喝,吃饭都在太阳下吃,晚上不准睡觉休息,罚跑步连续8个小时不准停下。

德阳的冬天很冷,每到冬季监狱就以检查为名,对法轮功学员的被子、垫棉絮、衣服、裤子、帽子进行检查、只要是厚一点的衣服全部收走,厚被子和棉絮全都收走,只留薄的,不准罗江平等人戴帽子,让其挨冻。罗江平被强行安排到做书车间做书,每天每人的任务是7000本,是其他刑事犯的三倍。用最快的速度一刻不停的干,做完7000本书要15个小时。2003年4月24日,由于罗江平不配合邪恶迫害,被监狱长代承忠、任伟指导员、监狱610的徐会兵、李卫东、狱警孙俊涛等人惩罚连续劳动了36个小时,不准出车间,一年多没有星期天休息日。

2005年3月的一天,监狱突然紧急集合,说是给全监狱的犯人检查身体,检查艾滋病。来了很多医生,给每个人抽血化验。罗江平等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被狱警打倒按在地上,强行抽取了罗江平等人的血液,建立了血型档案,现在看来是中共恶党在为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做准备。

2005年9月1日早晨,狱方将70余位法轮功学员紧急集合,全部转到二监区强制洗脑再“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被3至4个刑事犯包夹严管,睡觉、吃饭、上厕所都必须在一起,这些包夹可以任意打骂法轮功学员,罚站、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罗江平被关进严管室严管,每天被罚站军姿,跑步走操、从早上7点一直折磨到晚上7点。还不时遭到包夹的殴打。德阳监狱侵吞了法轮功学员寄给罗江平的200元钱,其他法轮功学员寄给罗江平的衣服、鞋子全被监狱方扣了,没有给罗江平。

三、第二次冤狱 被迫害致死

2012年1月6日,罗江平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到云南省南华县龙川镇山上村讲真相、发真相资料,被龙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南华县看守所。2012年1月11日,南华县国保大队警察马晓云等来米易,由米易国保警察和撒莲三大队村官张波带到罗江平家抄家。同时,米易610、国保向南华610提供了罗江平的有关资料。为了证明修炼法轮功合法、讲真相无罪,罗江平请了北京律师为自己辩护。

2012年4月10日,北京律师到达南华县,南华县政法委、“610”杨泽平和国保大队警察马晓云指派公安警察对律师进行监控、骚扰和威胁,不准律师为罗江平辩护。法院的刑庭李庭长、审判员张标直接进入律师住的酒店房间,对罗江平的律师进行威胁,将律师的电脑弄坏,不准律师打印材料,对律师进行跟踪盯梢。开庭时,法警和国保警察无理阻挠律师进入法庭,律师据理力争,才得进入法庭。

南华县法院于2012年4月11日对罗江平非法开庭。法庭不准罗江平的亲戚朋友和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法庭上,审判长、公诉人、书记员、审判员都没有挂出姓名,真是见不得人。法庭上,北京律师为法轮功学员罗江平作修炼法轮功合法的无罪辩护,要求法庭恢复罗江平的人身自由,并立即释放。律师的辩护被审判员张标几次恶意打断。法庭上,法官不准罗江平发言。庭审结束,罗江平的律师遭到审判长、审判员和十几个警察的围攻,威逼律师交出了有关本案的所有材料,律师才得以离开南华。南华县政法委、“610”害怕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曝光,于4月11日、12日南华县出动大批警察在车站、公路收费站、主要路口设四道关卡,对每个离开南华的乘客搜身、搜包,检查身份证、查车票、询问到达目的地,妄图拦截、抓捕参与旁听(特别是米易)的法轮功学员。最后一道关卡的警察是荷枪实弹的。

2012年4月12日,米易县政法委书记董明远、维稳办主任舒洪武、防邪办主任孙翔一行四人(其中一名驾驶员)到昆明、楚雄、南华,与南华县610一起谋划构陷罗江平,罗江平被南华县法院诬判四年半,被劫持的云南第一监狱迫害。

罗江平被劫持到云南第一监狱,由于拒绝“转化”,罗江平遭到狱方,特别是一监区的恶警姚加兴、冰风、杨纪良的残酷迫害,被戴脚镣手铐,肆意毒打、体罚,关单间小号,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一位好心的知情人告诉罗江平的家人,罗江平门牙也脱落,人十分消瘦。

为了抵制云南一监的邪恶迫害,罗江平聘请了两名正义律师为自己控告狱方的罪行,却遭到一监的百般的刁难和阻挠。2013年5月15日,罗江平聘请的两名律师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要求会见当事人罗江平,狱方蛮横无理,不准律师与罗江平见面。2013年8月6日罗江平的律师再次去云南一监要求见罗江平,云南一监仍然蛮横无理不准见人。于是,律师于第二天(8月7日)到云南监狱管理局和昆明市检察院进行投诉。2013年8月29日下午,律师才得以会见了罗江平,会见近两个小时,律师了解到了罗江平在监狱遭受迫害的一些详细情况,准备对一监进行控告。当天罗江平的身体尚好。

罗江平控告云南第一监狱的正义之举,使得云南一监十分恐惧,因此,对罗江平进行迫害变本加厉。狱方对罗江平的迫害主要是以下几方面:

1、对罗江平强行洗脑,诬蔑师父、诬蔑大法,暴力“转化”。罗江平拒绝“转化”,以绝食抗议,被狱方野蛮灌食,用工具撬罗江平的嘴,将罗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上牙只剩几颗松动的牙齿。邪恶撬牙导致牙龈和口腔大量出血,附着在牙齿和牙龈上的血迹凝固,血迹变黑。直到罗江平去世前两天,其家人用棉签蘸盐水将凝固的血迹稀释,才将这些黑色血块清除掉。

2、云南一监对罗江平打毒针,破坏中枢神经,损毁内脏器官。罗江平回到家后,多次向他的母亲、亲人和朋友诉说他被监狱方打毒针的情况,并将衣服扒开,左右两臂被打毒针的针眼清晰可见,两臂针眼周围2公分的范围都呈黑色。罗江平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更无法站立,连头都抬不起来,有气无力,说一句话也非常费劲,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

罗江平家人在云南一监看到的昆明市二医院出具的罗江平的病情诊断是:罗江平的肝脏有多个黑色包块,并向右肺部转移,是肝硬化晚期,病情特别严重。从2013年8月29日到2013年12月,短短的三个月,罗江平就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成肝硬化晚期,导致生命垂危。

罗江平的家属得知罗江平生命垂危,急忙赶往云南,于2013年12月16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罗江平被关押的六中队董队长百般刁难,不让接见,家属十分气愤,质问董队长:我的亲人被你们迫害的要死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让我们见面?家属据理力争,才得以相见。到了监狱,罗江平被人用三轮椅推出来,罗江平的母亲看到儿子骨瘦如柴,只有一张皮包着脸,脸色象黄连一样,脚和手是肿的,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其母亲倒地昏过去,经抢救才苏醒过来。看到母亲昏过去,罗江平头一偏也昏过去了,从三轮椅上滑下来,被推进去说是“抢救”。苏醒后的罗江平的母亲无法抑制内心的凄惨,边哭边说:“我要我的儿子,我要我的儿子跟我回家,你们不放人,我死都要和儿子在一起”。强烈要求云南一监无条件释放罗江平。云南第一监狱怕承担人命关天的责任,才同意罗江平“保外就医”。

2013年12月23日云南第一监狱将罗江平送回四川米易县撒莲罗江平的家,到家已经晚上了。12月24日,米易“610”办公室2人和撒莲派出所2人到罗江平家进行骚扰,看到奄奄一息的罗江平,他们还甩出一句话:罗江平外出必须给派出所报告。时隔五天,于2013年12月28日罗江平被迫害离世。

四、云南省第一监狱罪责难逃

云南一监的恶人们非常清楚,他们对罗江平的迫害是致命的,因此,在办理罗江平保外就医的手续时,耍了花招:

1、云南一监早就把保外就医的条款打印出来,主要内容是:罗江平感谢监狱对他的照顾;办理完保外就医的手续后,罗江平所发生的一切不幸都与监狱方无关,把对罗江平的迫害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这些条款都没有给家属看,只给了签字的那一页。狱方利用家属接亲人出黑窝心切,催促家属签了字。

2、保外就医合同中,罗江平本人的签字是造假。罗江平从来不会写繁体字,可保外就医合同签字的罗江平的“罗”是繁体字。

不管狱方如何耍花招,云南第一监狱是杀害罗江平的直接凶手,罪责难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