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孝女泣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曾经人丁兴旺、家富人宁,爷爷奶奶都活了九十多岁。而如今在中共统治下,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处世,竟遭受巨大的痛苦与灾难,这些年我们全家六口人,累计刑期达三十九年之多,父亲在监狱被整死了,母亲至今仍被关押在看守所。”

这是内蒙古通辽市妇女田心泣血之诉,她表示:父亲不明不白的死亡,一直是心中之痛,一个好人,一个原本通过炼功身体健康的人,就这样含冤离去,作为他的亲生女儿,如果不去为父亲伸冤,愧为人子,就是大逆不道,就是田家的不肖子孙。

以下是田心给内蒙古公检法司机构的公开信:

我叫田心,系通辽市人,今年四十一岁,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待人接物、为人处世,虽然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但是这些年来,却被通辽市国保大队前任队长崔连成、邵军、原副局长张黎明、现任副局长耿树瑛、队长王波、许静、包吉日木图等警察以及通辽市看守所的严重摧残和迫害,由此造成我父亲在监狱里被活活整死,母女同房坐牢,我和大姐双双被迫离婚,小侄子失于照料从楼上掉落而死,人世间的苦难与灾祸,还有比这更甚的吗?我本人也被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两次,亲身经历了酷刑折磨、家破人亡、生死离别等人生剧痛!

我们全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忠厚之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全家没有过一天消停日子,十多年了,没有一年能在一起过个团圆年,不是这个被抓了,就是那个被判了,每一次抓捕都伴随着暴力抄家,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的人员,象走市场一样无数次入室询问、敲门、无数次的骚扰,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谁能过得了?

这些年来,别说是基本人权无法保障了,就连生存权都时时刻刻面临威胁。

一、千古奇冤

1、父亲田福金被监狱活活整死,生前遭受过各种酷刑折磨

我父亲田福金,原通辽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是通辽市出了名的好人,被非法劳教两次,判刑一次,刑期共计九年。父亲第一次被非法批劳教三年,劳教的理由是进京上访;第二次被劳教,只因为去保安沼女子监狱看我小妹田苗,而被构陷说手中持有经文,而被抓进看守所,再次劳教三年,还被当地国保疯狂的暴力抄家。父亲出狱回家中不到两年,又被国保大队以“保奥运”为名,从家中骗出去,关进看守所,又被无辜判刑三年。当年是二零零八年,那一天,我父亲与母亲以及姐姐、弟弟均被抓走,我当时身陷劳教所,家中只剩下我那十一岁的小儿子,他吓的又吐又晕,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在保安沼监狱一年半后,我父亲就被活活整死!大悲大痛,生死离别,人间之苦莫过如此。当时我和弟弟去保安沼,亲眼目睹了父亲弥留之际的惨状,当时我看到父亲时,父亲还没有咽气,监狱的狱警却忙着下班,都盼着父亲快快死去,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这些警察对生命的漠视,让人心寒。

父亲田福金被保安沼监狱迫害致用氧气支撑生命,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监狱医院含冤离世
父亲田福金被保安沼监狱迫害致用氧气支撑生命,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监狱医院含冤离世

我的父亲曾在五原劳教所,被电棍击打的白色衬衫染成红色。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母亲刘秀荣共被非法关押六年,并遭受过酷刑折磨,至今又被关押了五个月了

母亲刘秀荣,六十三岁,原通辽市科左中旗文化馆退休职工。她被非法拘留一次,绑架到洗脑班一次,劳教两年,判刑四年。非法抄家五次,骚扰无数次。本来我母亲应该正常领取退休金,老有所养,却被原单位无故停发工资,断绝了她的一切经济来源。致使她老而无依,再加这些年抄家判刑,几乎一无所有,去年八月份,因为在楼道里粘贴一张巴掌大小的印有“真善忍好”四个汉字字条,就被绑架,关押在河西看守所至今不放。

母亲还曾经在图牧吉劳教所、呼市女子劳教所被野蛮灌食,以及双手被手铐吊起等酷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3、大姐田芳总计蹲了九年大牢,饱受酷刑折磨

我大姐田芳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关押四次,非法批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田芳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八年,国保大队又以“保奥运”为名,将我大姐从家中抓走,又判了五年。总计被关押了九年。田芳在看守所被野蛮灌食,狱警曾用螺丝刀子撬开牙齿,嘴角流血。

4、小妹田苗被非法判刑六年,被警察邵军、王波上绳折磨

小妹田苗被劫持洗脑班一次,非法关押四次,被非法判刑六年,送往保安沼后,又转至呼市女监,曾与大姐田芳同时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上绳捆绑

田苗曾在国保大队里,警察邵军、王波用上绳的酷刑折磨过她。在监狱被吊铐脚瘸很久才恢复。

5、弟弟田双江判刑三年,遭受过看守所的“背板”酷刑折磨

我弟弟田双江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通辽市监狱遭迫害,后又转监到赤峰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又被迫流离失所达一年多。二零零九年回家后,成家立业,本想过过安定的日子,但是噩耗又降临到这个不幸的家中。一周岁的小侄子因无人悉心照料,从六楼掉下去当场摔死。如果我父母在家而不是非法关在监狱里,弟弟弟媳能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没有街道居委会的入室骚扰,没有警察的迫害和恐吓,这个悲剧不会发生,造成的这个恶果,跟迫害我们的国保大队能没有关系吗?

田双江在河西看守所背板, 也叫死人床,折磨达四天四夜。还戴过“猪镣”——就是一种将手铐和脚镣用一个小铁链焊一起的刑具。

二、血泪控诉

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曾经人丁兴旺、家富人宁,爷爷奶奶都活了九十多岁。而如今在中共统治下,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为人处世,竟遭受巨大的痛苦与灾难,警察动不动就把我们家人给抓起来。这些年我们全家六口人,累计刑期达三十九年之多。父亲在监狱被整死了,母亲因为粘贴了 “真善忍好” 四个汉字,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已经五个月了,检察院两次退卷,可是国保大队就是不放人。

父亲不明不白的非正常死亡,一直是我心中之痛,一个好人,一个原本通过炼功身体健康的人,就这样含冤离去,作为他的亲生女儿,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含恨九泉,闭不上眼睛,我如果不说,不去为父亲伸冤,不去讨个公道,我愧为人子,就是大逆不道,就是田家的不肖子孙!

谁都有父母子女,人人都是父精母血所成,这是人之常情啊!本来我是一个见人都含羞的、胆小怕事的人,可是今天我不能不站出来为我们全家申冤,人类应该是好人的家园,决不是恶人逞凶的乐园,当一个人的生存都要被剥夺而无法伸张正义,那这样的国度是不是太可怕了?可是国保大队的队长王波却威胁我说,让我小心点。

我已经失去了父亲,我不能没有母亲。我母亲至今还在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受尽折磨,人心都是肉长的,恳请有良知的好人,能关注一下我家的遭遇,给一点同情心,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结束我母亲的非法关押。将那些犯下酷刑罪、故意杀人罪、虐待罪、非法拘禁罪等等为非作歹的恶人、公安败类绳之以法,匡扶正义!

田心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于通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