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寄真相信、打语音电话的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五日】下面是我邮寄真相信、打语音电话、面对面讲真相的一点经历,选几个小片段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用书信讲真相

自从九九年四·二五,向国家领导人寄信讲真相后,我就走上了向世人寄信讲真相的历程。记得第一封世人真相信,是写给我中学的一位老师,告诉大法的美好,我身心的受益及坚修到底的决心。刚开始寄的数量很少,后来也不很多,但我一直坚持做着。

我住的小县城内,当地就一个邮局,大约二零零二年左右,桥头又建了一个邮局。一共设了五个邮筒,站在中间那个邮筒位置,就可以望到其余的四个邮筒。围着五个邮筒走一遍才用二十多分钟。就在这个小范围内,一做就是十多年。开始自己买邮票、信封、查邮编。每周至少去一次邮局,都很顺当。后来同修帮着批发邮票、信封,自己又手抄了一本全国各地的邮编,几乎不去邮局了。

邮寄真相信主要对像是公、检、法、610、各个社区、各个单位参与迫害者,明慧网曝光的各个监狱,洗脑班人员。也有世人。我邮信的内容是两份真相传单、一张是我用心写的劝善信。我觉得这样会打动对方善的一面。再加上是亲笔写的,使对方感觉到是为他好,目地是让他把真相传单看完。这样很费时间,我就买了一盒复写纸,比如给同一部门写的,我就垫上复写纸写,就省了不少时间。寄特殊人,我就只用手写真相邮寄。

最难的要属邮寄了。一般雨天、热天是打伞寄信的好时机,前几年还穿过儿子的校服混在学生放学时寄,有时儿子,儿子同学也帮着寄。有时也在乡下寄。在二零零三年时候,我无意中打听到每天走两次信,我就上午邮五、六封字迹、信封、邮票都不同的真相信。下午再邮五、六封。我的弟弟同修也是上午、下午这么邮。寄了一周后,发现有人盯梢、就改变方式,同修轮换邮寄。每次写好的信,我都对着信说:“在数不清的信封、邮票中,能被选中助师正法,是最幸运的生命,一定要保护好真相资料,安安全全送到世人手中,你一定会有好未来的。不留指纹,不留笔迹。”接着念几遍正法口诀。自己留一部份,剩下分给同修,在邮寄的时候继续发正念。每周能寄三十来封,虽少,但做的很认真。反馈回来的消息也挺好。

有个当地同修的丈夫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监狱,几乎每月寄一次真相信,坚持了一年。有一天。这位同修家属接到该监狱警察打来的电话说,他们那里老接到信和法轮功资料,小字写的还挺利整的。还有本地一位公安局副局级干部的家属,转告一位大法弟子说,他现在知道大法好,已不管法轮功了,不用寄信了。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本地有二十一人突然被绑架。其中十五名大法弟子,六名大法弟子的亲朋。公安局又在各个道口安装了高清晰摄像头,各个邮筒周围不只一个摄像头。我就自己寄。每周寄两次,除了给本地政法委、公安局、各个社区人员邮寄外。从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既没登电话号码,也没登邮编,只有地址,又亟待帮助的地方寄信。包括营救同修的,制止邪恶的,还有被邪党欺骗的单位领导……

目前正在给一个迫害较严重的地区、共十二个社区一百多人邮寄真相信。每位社区主任、书记等头目,我都认真的写一张劝善信,外加两张适合他们内容的不同传单一起寄出。由于时间问题,我就把一部份社区的一般工作人员分给了另一名寄信的同修。师父说:“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1]在寄信这条道路上,前面无论是鲜花,还是险阻,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

二、用电话讲真相

二零一一年,同修送给我一部讲真相的手机,有时间,我就出去打语音电话,发彩信、短信。今年我是用“209”打语音电话。我是先把三个不同内容的语音电话约十分钟合并在一起给对方播放。听明白的,对方直接从电话里说同意退;听得挺好,没表态的,就打过去电话再劝退。

去年十二月份,一天傍晚,一位外地男士听完了近十分钟的语音电话,随后把语音关掉,我再直接把电话打给对方,问他刚才听明白没有?他说,说的倒是挺有道理,但还得在共产党手下吃饭。我说,饭钱是自己付出挣的,也不是共产党的,只是从内心声明退出,也不影响你的工作、生意,平平安安生活,不好吗?他支支吾吾的,好象不太相信。我说再给你播放一个吧。

我给他回拨了一个语音电话,电话里传来:“又打过来!又打过来!”好象一帮人在喝酒吃饭。他们又听完一个语音电话,我又关掉语音,把电话再次打过去,问对方听明白没有?他还不表态,我知道很多人在听,我说再给你播放一个。他们又听完一个。我就这样播放一个语音电话,再打过去一个电话。就这样反反复复四个来回。近四十多分钟,该知道的都听完了。最后我打过去电话说:退不?他带着戏弄的口吻说:“不——退”。我说:“行!”就挂断了电话。大法慈悲与你,但威严同在。岂能这样儿戏。我把这个号记下来。第二天中午,我又把电话打过去,他很顺利的退了党,同时心里也祝福着和他一起吃饭听真相的朋友们都能三退,选择一个好未来!

还有一次,一个退休的老人也听完了十分钟的语音电话,我打过去电话说:“您好!刚才这个语音电话不知听明白没有?” “挺好,听明白了。”他说。我说:“您是党员,团员,还是队员?”他说:“啥都不是”。我说:“您上学时,没戴过红领巾吗?”他说:“戴过。”我说:“那也得退,您随便用个名,真名、小名、化名都行。您知道退了就行,平平安安的多好啊!”他说:他得考虑考虑,不过,以后再有这节目,告诉他。我说:“现在就给你放节目。”我给他播放了“莫让古罗马人的悲剧在自身重演”、“禽流感前三退保平安”两个语音,结尾中里面的播音员说,我现在就帮你退,请问您是党员、团员还是队员?对着电话说,同意,并用一个喜欢的名字时。这位老人郑重其事的用洪亮的声音喊出:“同意,敏利”。播音员说了两遍,他也喊了两遍。我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打语音电话,很磨炼心性。拨打时,什么喊的、骂的、退的、不退的……什么人都能遇到,刚开始,心里不舒服。见到同修就叨咕几句,现在对方什么态度,我根本就不动心了。只要把人救了,其它的都无所谓了。

三、面对面讲真相

在日常生活中,如走路,买东西,坐车等遇到的,都是与我有缘的人,我都主动去讲真相。

一天,要买个搓澡巾,不知不觉走進了一家我不喜欢的商店,说不喜欢是因为以前跟这里的主人讲真相,他(退休的)根本就不让说,那个架势呀,恨不得要打你一顿。他的老婆也这个劲儿,我就只好趁买东西时,把真相小册子、真相年历悄悄放到他的商店里就离开。

这次,就男主人在,我拿起搓澡巾说:“这可是个老货,一般商店可买不着啊!”他的脸总算有了笑容。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自言自语的说:“你家的货真的不错。”他自豪的说:“有多少店都开黄了,我开店三十八年了,开始是给单位开的,自己开店十八年了。”我说:“心好,货真,生意就好。现在做点买卖可不容易,人心变坏了,灾难也多。”他说:“是呀,你看电视报的,国外这个灾,那个祸的,一直不消停。咱们国家还是比较太平的。”我说:“电视上的话,可靠不住,你看‘蚁力神’,害了多少人呀!那可是中央电视台播的广告啊!”

我又说,“文革”,你也不会陌生,你说共产党规定的右派、臭老九、四类分子,其实他们都是好人。咱上学时都学过‘半夜鸡叫’,你说半夜去地里干活,能看见吗?那个“邱少云”,身上的火烧了半个小时,身上带的手榴弹却不爆炸。还有那个“雷锋”,一个军人随随便便离开军营,去火车站送一个不相识抱小孩的妇女,走到哪都留个照片,这可能吗?他静静的听着。

我接着说,共产党搞的各次运动,害死了8000万无辜百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老天能放过它吗?为什么要告诉你“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共产党是由党员、团员、队员组成。不声明退出就跟着倒霉,退出就平安了。可以用小名、化名退都管用。什么都不影响,我又问:“大哥贵姓?”他说,姓吴,入过团队,我随口说出:用“小吴”退了吧。他点了一下头。

他说:“你多大年龄了”?我说:“你猜猜”?他说:“三十七、八岁”。我说:“快五十了”。他有些吃惊。指着凳子高兴的说:“坐下,再唠会儿。”我又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法洪传等。

我也讲的差不多了,顾客也進来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