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修炼 其乐融融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初一拜年的机会,喜得宝书《转法轮》和恩师的法像。书拿到手还没等看,小腹突然象有个风轮在转,剧烈疼痛。我只好拿着书就往家走、半路我上了一趟厕所,觉得好了很多。一天后,也就是初三的下午我拿起《转法轮》从头开始看。没看大法之前很多老人也都在讲,积德损德的话,但不透彻。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中一针见血。使我明白了许多许多。接下来我开始学法炼功,两个女儿也跟我学炼,真象师父讲的,“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1]半年后妻子也走進大法修炼。真是全家修炼其乐无穷,越修越好。我们一家人受益多多,在这里我们全家谢谢慈悲伟大的恩师!

信师信法心不动

得法修炼不长时间,家里四口人不断的消业净化。两个女儿不那么严重,我和妻子几次都非常严重。特别是有一次妻子消业长达六天不能吃不能喝,便血。这下可把我妈吓坏了,让我赶紧送妻子去医院。我没动心,妻子也没动心。都知道在消去生生世世的业力。到第七天早上好了,直到今天一身轻。

师父说:“在修炼过程当中,人就得这样往上修炼。所以我们有的人一旦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就认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这个事,他也自当是病,怎么出那么多麻烦哪?告诉你,已经给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个麻烦小的多了。要不给你消,你遇到这麻烦可能就一命呜呼了,也可能躺那儿起不来了。”[2]一个人修炼无论遇到什么事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准没事。

放下人心其乐融融

我是个农民,在农村家家都养鸡、鹅、猪、牛。一是杀了吃肉,二是卖钱,我没修炼之前很执着。我这个人爱穿白色的衣服,喜欢白的,看白色干净。我养的鸡、鹅、猪、牛都选白的养,看着干净,还多卖钱。修炼后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不断的开智开慧,我对师父的法也越来越有新的认识,悟到了作为一个修炼人这些东西不能再养,造业不说,也没有慈悲心。认识到了我就把养的鸡、鹅、猪、牛都卖了,只养了一头牛,能种地、能收地就行了。当时常人看到不理解,为了不造成影响,我简单的告诉常人,你们不修炼,该怎么养怎么养没问题。可修炼人不能有意杀生,不但对动物不能杀,对植物也不能杀。

师父说:“佛教中讲六道轮回,你可能在六道轮回中变成植物了,佛教中就这么讲的。我们这里不这样讲。但是我们告诉大家,树也是有生命的,不但有生命,还具备着很高的思维活动。”[2]

想到师父的法,从九六年到现在我和妻子再没上山割柴,这个心也就放下了。有同修会想,那你这么多年在农村都烧什么?我有十一亩地,每年都种玉米。这十一亩地的玉米秸秆,牛吃完叶,剩下的秆就够一年烧了。

要说放人心,一个修炼的人要想成为佛道神。要放的人心太多太多了。

一九九九年两个女儿该上初中了,要想继续念就得到县里去读书。离家很远,吃住费用很高,我当时也没有那个能力。怎么办,有人告诉我说,你去找希望工程,他们管。我心想,我是个修炼人,那些都是常人想要的东西,我不要,我想要的常人想得也得不到。我们一家人法都得了还要什么呢?

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2]

俩个女儿善心很大,洪法时期俩个女儿就跟着洪法。一天走五十多里路也不叫苦,她姐俩明白好多法理。俩个孩子跟我在家干一年多的活,也是一边干活一边学法,只要我晚上去做真相挂横幅她俩都跟着。二零零二年俩个女儿一起去了著名的海滨城市到大商场打工。大女儿当店长领班,小女儿收银员。零五年大女儿结婚,对像和她同岁,在一家中外合资公司上班。亲家一家人也在零五年都得法,也在实修,小外孙女也能背不少《洪吟》。小女儿还在商场收银员,她的对像是做买卖的,也在修炼。

今年二月份我去女儿那串门,小女儿说:爸我们太幸运了,我们修炼人太幸福了。大法真的太神奇、太超常了。亲家儿女一大家在一起谈起大法都感受多多。真是放下人心,其乐融融。

正念正行

法轮大法传遍中国大地之时,中共邪教头子“江魔”一人凌驾法律之上,开始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命令公安恶警对中国大陆所有大法弟子進行绑架、逼供、冤判。真是惨不忍睹,丧尽天良。中共邪教惨无人道的对大法犯罪,对大法弟子犯罪已天怒人怨。这真是:“红日当空风云起,山雨欲来风满楼。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变幻如苍狗。”这种突如其来的对修炼者行恶,一时间不知所措。整夜里辗转反侧,难入睡。此时想不出自己该怎么做。后来我问自己为什么要修炼这个大法,不就因为大法好吗?大法改变了我人生,大法太神奇,太超常了。顷刻间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早上起来我把“法轮大法好”写在纸上,贴在公路边杆上,由当初向世人洪法,改为向世人讲真相。在这期间也有很多同修迷茫了,不知道怎么做好,还有的不敢走出来证实大法。也有的怕自己利益损失不修的。

“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3]。于是我去城里想方设法从同修那里得到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我看完了再给我村的同修看。从九九年以后,慢慢的我就成了当地的协调人。有什么事情需要配合的我就去,不知不觉中由个人修炼转为正法修炼。在这当中有很多需要放下的,圆容的,和配合的事情。

谈到放下:农村有三忙,一是春种忙,二是施肥忙,三是秋收忙。再忙我也得放下去配合同修做证实大法的事,有时晚上来电话让我去,我骑上自行车风雨不误。二零零五年随着正法的推進,大法弟子不断的从人中走出来,揭露中共的罪行。那时我们地区、县城各种真相、《九评》、横幅到处可见,一夜之间铺天盖地。那真是:“突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种震撼人心的好事,却引来了邪恶狗急跳墙,疯狗一样到处绑架大法弟子,不少大法弟子被绑架抄家,我也被邪恶绑架了。

零五年三月二十日下午三点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带六个警察非法闯入我家,抢走了大法书,并非法把我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问我书哪来的,我说九五年在夜市书摊买的。又问你们村的大法好和传单都谁贴的,我说不知道。一个恶警说你真的不知道。我说真的不知道。那个恶警说我一定让你知道,随口说出我村以前被绑架过的同修。他告诉另一个警察去车把那几个都抓来就清楚了。顷刻间我也清楚了,邪恶目地就是让修炼人互不相信,反目成仇,该我为同修负责的时候了。那个警察要下楼,我说别去了是我贴的。另个恶警骂我说,你不是不知道吗?贴的东西哪来的……气的乱蹦的恶警说,判你三年。我心里说:你说的不算。晚上七点多钟,把我送到看守所,到看守所我向世人讲真相,告诉世人大法的美好,和我一家人的亲身受益的经过,并以身证实大法好。让世人看到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言谈举止是有修养的。在正念正行中,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和亲人的营救中,我十天闯出了魔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见真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