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十年的悉尼唐人街真相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于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肩周炎困扰多年,看过很多专家都医治不好,通过别人介绍开始修炼大法,一个月后身体复原。不久之后,九九年大法遭到打压,就开始了和同修一起走出去到香港、泰国等地证实法的路。并于二零零二年开始到悉尼唐人街讲真相,但真正全身心投入到唐人街是从二零零五年开始的。

当时几乎每个能够走出来的大法弟子冲劲都很大,记得二零零四年悉尼几位同修一起到纽约曼哈顿参与正法,一下飞机登记入住后当天就去到曼哈顿讲真相,当时都不知道什么叫累,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去到一个讲真相点,刚好坐在垃圾桶旁边,但是奇妙的是发正念时居然闻到的不是垃圾的味道,而是一股浓浓的檀香味,回到酒店和同修交流,当时自己体悟到,只要你心念正,哪怕是坐在垃圾桶旁边,感受到的却是好的东西。通过这件事之后,对自己鼓舞很大,修炼信心倍增,回到悉尼以后,就积极参与到唐人街讲真相的环境中来。

唐人街是讲真相和清除邪恶的一个重要场所。我悟到,第一,唐人街游客非常多,包括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客到悉尼必定要到唐人街一游,因此向游客讲真相在唐人街是最直接和方便的;第二,大法弟子在那里开设真相点可以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因为任何一个真相点都令邪恶胆寒,何况唐人街这块地方呢?

但是由于在唐人街摆设档口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承担得了的,因为时间和人力都必须跟上,之前住在悉尼市区的同修没有间断的在做,但后来发生的事情,没有办法继续下去,同修让我试一试。想到自己先生刚刚过世,孩子也都长大有自己的生活,可以说是没有什么负担,也看到参与的同修的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开始了承担起唐人街这个真相点。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自己的车很小,要把后座拆下来才能把所有讲真相需要的展板、桌子和真相资料等东西放進去。我让儿子帮我拆后座却怎么也拆不下来,没想到我的手不知道往哪儿一拉,就把后座拆了下来,儿子问是怎么拆的?我说我也不知道,就这么一拉就下来了。这样车子就空了出来,可以比较容易的将所有讲真相的东西放進车子里,此时,我已经明白唐人街讲真相点是我要去做的了。

开始的时候真的很难,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好主意,今天来一个提点建议,明天又来一个提点建议;有时候没有人来,有时候又一大帮人来;这个说展板要这样摆,那个说那样摆。有时怎么讲也不听,总之心性关不断,一直不断磨合,经过这么多年大家都明白了,整个过程就是放下自我圆容整体的过程,后来再来的学员就都不说话了,就是抓紧时间征签和劝三退。最近参加了世界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让我更加理解了师父所讲的,“修炼如初,必成正果。”[1]我理解这么多年不仅在洪法和证实法的路上要修炼如初,在修炼心性上也要做到修炼如初。举例说,以前遇到刺激心灵的事情的时候,自己会气得跳起来,但是现在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出奇的平静,最多是笑一笑就算数了。当时艰难得象一座山,现在一来到自己身边,很快就会醒悟,是在帮自己过关,心里非常明白,就是这样。

曾经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能够在唐人街真相点坚持十年?风雨无阻,十年如一日,你一定有个理由,我说没有什么理由,就是“信师信法”、“修炼如初”以及同修的支持。

其实放下名利情的过程并非说说那么简单,真的是剜心透骨的过,有一年,因为印资料出错,四十万份的资料出错,真的是哭都没有眼泪,怎么过?每天跪在师父法像前面哭,无论谁出的钱印的资料,都是大法资源,怎么过?唐人街当时摆档口又受到干扰,不让摆放,怎么过?当时来讲对我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真是象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当时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别人做错了,让自己难过,这种难过如同千斤重担压下来的感觉,整个人完全瘦了下来,非常憔悴,有些人看到我说,你怎么啦?快去看看医生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也知道都是在给自己修炼的,但是这种状态很长一段时间都恢复不过来。

但是师父慈悲,又让我通过不断修,慢慢一点一点的熬过来,不断修慢慢开始平稳回来,又从新爬起来,回到唐人街真相点,真的是一段不短的时间。

我同时也悟到在唐人街证实法就是自己的使命,没有退路,也不可能退缩和懈怠。其中当然也包括责任在里面,因为我不去唐人街摆设档口,那些能够在唐人街讲真相的老年同修们也不可能自己拿着展板去讲真相,我去了摆好档口,他们能够远道而来,就可以征集签名、向中国人劝三退,他们也就有了一个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机会。有时也感到同修的可敬和可爱之处,比如说,有时候同修一天征签比较好、比较多的时候,就非常开心,但有时会比较少,或者比谁签得少一些,因此又有了攀比的心,大家就都以法为师,相互鼓励和支持,让自己更加纯净心态救度世人。现在在唐人街的那些老年同修们大家在一起都非常祥和,每遇到问题都能向内找,大家都能互相提醒,在向常人讲真相的过程中也变得非常理智、心态祥和。

在唐人街坚守真相点这么多年来常人的变化也很大。开始的时候,我们档口周围的店铺的老板和经常路过的常人动不动就会过来踢一下展板、踢一下桌子,尤其晚上黑灯瞎火的,他们趁我们看不清楚,有时把桌子都踢烂的。有的人还会走过来对着我们唱丧曲,他们还对我们说:“你们整天干嘛?挡着我们做生意。”还有对着我们做粗鲁的手势,这些人当中有澳华公会的人,也有领馆派来的人,还有些人走过我们的档口,会讲一些很难听的话等等。

但是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天象变化下面,人也在随着改变,由于我们长期坚持在那里展示大法真相,不断清理着另外空间的邪恶,现在再见到这些人他们不但不会搞破坏,很多人还都成了朋友,经常会过来打打招呼,互相问候一下,聊聊天。那位以前常过来唱丧曲的人,现在走过来经常跟我们聊中共内部高官下马的事情,说什么“最近老虎被打死了好多只”等等。这些人不但不再歧视我们,还很尊重我们,有些还对着我们合十。有些人签过名的,或者经常经过看到我们的人,原来不理会我们的,突然有一天,好象是缘份到了,拿资料回家看后,就上网搜索法轮功的信息,并且开始了大法修炼,中西方人士都有,他们这些人一得到法就非常精進,非常明白。

看到这些常人的变化更是觉得唐人街非常重要,每个地区的唐人街都不能没有大法真相,因此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坚持走下去。

要说到这么多年总共征签的数目真的很难计算,但是如果按照装纸的箱子来算,总共征集了不下十几箱的征签表,尤其是现在征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征签表,几乎问一个签一个。

在这漫长的十年的修炼过程中,不断的过着心性关,也不断的感受到在放弃自我的过程中,知道师父帮自己身体拿掉很多不好的物质,现在每天打坐都感到很舒服,向上升,提高着往上上,越打坐越舒服的感觉。

今年这种感觉尤其明显,在这里也非常感谢同修的关心和督促,督促自己不断学法和背法,背《精進要旨》、《洪吟》和《转法轮 卷二》等经文。现在一遇到问题就会想到师父的法和师父的点悟,一出现不好的物质,很快意识到就被推了出去,层次也提高得很快,心性的提高和层次的提高真的是相辅相成的。不断的在修心去掉观念,纯净自己思想的同时,感到师父在帮自己清理身体,不断的清理。比如,当自己身边出现不好的事情的时候,师父讲法中的一段话就会出现在脑海中,就知道应该对照自身的时候了,一旦发现自身的问题的时候,我就告诫自己不可以这样,这是不符合法的。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3]真的是这样。我修炼了十几年,现在才知道走路一身轻的感觉是什么。

自己在不断背法和修心的过程中,真的体会到每天学法的感受都不一样。最后想说的是,能够一直坚持在唐人街讲真相,还是那句话,就是信师信法,尽量保持修炼如初的状态,不断学法修心,放弃自我,师父的法就在展现,促使自己更加精進。这就是我要说的。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