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观念 走出人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前一段时间经历了一场身体上的消业干扰,其中有所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魔难来时,感觉头昏头胀的厉害,视力也下降了,四肢无力,出虚汗,听别人说话象是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走路都有点晃。为了不让未修炼的家人发现,除了吃饭外,我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学法,并每天坚持上班,但是要靠很大的意志控制自己才能不让人看出任何异常。那几天虽然很困很累,但头胀的晚上根本睡不着觉,我就起来学法。

刚开始,很多人念都冒出来了,比如可能是什么“病”的表现,吃东西要注意了,什么要少吃了,什么不能吃了,吃了会怎么样了,等等。但转念一想,这不都是好事吗?巨大的业力在往下消。我就应该把这当作好事。既然不是病,我为什么要用常人病的观念来思考问题呢?另外空间的神都在看着我的一思一念,潜意识中的一念都躲不过去。

我们修炼中每个层次被安排的消多少业是固定的,不会因为吃了什么,不吃什么,吃的多少会多消业或少消业。相反,病的概念本身是一个要去的心,会使关难过,因为旧势力为了让我们去这个心会把难加大拖长,神是不会有人的病的概念的。而且常人是为了少吃苦,少遭罪,修炼人不是消的业越多越好吗(当然不是找苦吃)?当然放不下病的概念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也是不行的,得真正放下常人的观念和病的概念,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象一个神一样。

我还有一个长期养成的负面思维习惯,遇到事情总要想万一怎么样。比如被未修炼的家人发现了逼我上医院怎么办?万一自己这一关过不去会不会给法造成不好的影响等。这时我就莫名其妙的收到常人公司发来的广告邮件,标题是“失败不是一个选项”(Failure is not an option)。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只要信师信法,就一定能走过去,根本就不要考虑其它的,师父从来没有让我们为了符合常人状态而去医院,那我为什么还要考虑呢。

同时我也向内找,看看有什么漏被钻空子了。一个是懒惰的安逸心,早上经常不起来,那旧势力就让你四肢无力更起不来。色欲心基本都去掉了,应该不是问题。还找到一个很大的执著:母亲同修去世后,我自以为自己的情去的还可以。但对自己当时没做好的事总有一些愧疚感。于是我每月给一个大法救人的项目捐一些钱,心里想的是替母亲继续救度众生,就算是她的威德。我一直都没有觉得这个心有什么不对。这时我突然感到我还抓着这个情不放,只不过和大法的事掺在一起,用一个表面上看“高尚”的理由掩盖了。修炼和救人这么严肃的事上怎么能掺杂着亲情呢?而且威德和功怎么可能是想给谁就给谁呢,宇宙的法理一切自有安排。捐款应该是为了救度众生的,根本就不能想是给谁的威德。

想明白这一点时,我正在上班,那段时间就觉得很大的业力过来了,人几乎要晕过去,心脏也很难受。但是我就坚守一念,一定要挺住,决不能倒下。过了一会,就觉得很大的东西拿掉了一样,身体轻松了许多。师父给我消了巨大的一块业,可能是我明白的一面看到了吧,我发自内心的哭,感恩师父为我所做的。

在那之后,这个难的主体已经过去,但人还是很虚,四肢无力。接下来有两天,我早就计划好了的要出去发传单,要背很重的包走几个小时的路。因为是我自己要做的,去不去别人并不知道,所以心里真有点犯嘀咕,自己的体力能不能承受得了。转念一想,计划好的事就要做,而且传单也有时间效应的,晚了发意义就不大了。于是两天都坚持去了。过程中我不断的背法,坚定自己的正念,自己的一切就交给师父。第三天早上起来,那种四肢无力的感觉就不见了。

这次魔难中我感到自己太不能吃苦了,意志力太差了,痛苦中甚至有想放弃的念头。很惭愧在魔难开始时还动了病的念头。而且人神一念真不是嘴上说的,全看平时真修,实修的成度,信师信法的成度。从今以后真得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一个神看待,而且要有金刚的意志, 师父在《洪吟二》、《洪吟三》中多次提到金刚的意志。该做的事一定要做到,没有任何折扣。而且要有能吃大苦的决心。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想到天上的神会怎么看我,我将是他们中的一员,无量无际的眼睛都在看着我,不达到标准能行吗?

一点个人体悟,不对之处请指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