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信师信法 见证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和家人于一九九四年从土耳其移民来墨尔本定居,现在任职一家专门接待国际学生的语言学校教授英语。我是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有幸得法的。我清楚的记得,得法一两个月后的一天,在一个讲法录像上看到师父,于是情不自禁的开始流泪,当时的我弄不明白究竟,就这样止不住的流泪,持续了七、八个小时。我现在当然知道为什么那时会如此感动了,因为自己明白的那一面在终于找到回归之路后无法抑制激动和感恩。我知道大法是最正的,我找到了自己的师父。

得法前的我,患有一种非常罕见的、现代医学无法治愈的心脏病,导致心脏无法正常工作,还有慢性偏头痛、胃溃疡、抑郁症以及其它各种各样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导致的疾病。但仅仅修炼三个月之后,所有的病痛全部消失,大法给了我新生。

在土耳其助师洪法

为了让更多的生命听闻大法,在师尊的加持下,二零零四年我完成了将《转法轮》翻译成土耳其文的工作,紧接着就和丈夫及儿子回到了土耳其,开始洪法。于是我们成立了法轮大法佛学会,很多新学员很快得法,翻译稿经过不断修订后,二零零六年《转法轮》正式在土耳其出版发行。

二零零七年,我们全家又回到墨尔本并第一次观赏了神韵演出,当时我没有错过一场演出,而且每次观赏都止不住的流泪。我从此期待并尝试能让家乡的民众观赏到神韵。二零一零年,我便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回土耳其邀请神韵到那里演出!我提出主办神韵演出的申请,但神韵办公室一开始没有批准。然而,几个月后,我收到电子邮件得知,师尊在审查神韵巡回演出的国家名单时问起,为什么没有土耳其,还说,师尊考虑土耳其学员应该主办神韵。我感恩师尊赐予我一生中这一段最美丽的时刻。

于是我向任职的语言学校提出六个月的长假,校方两天内就批准了,批准的过程实在让人惊讶。我的主管上司,一位主任说,她同意我的要求,条件是让她和我一起去土耳其。所以我就带着我的老板回到土耳其,并带她见到了那里的所有同修,進一步了解了大法的美好。在首都伊斯坦布尔,我和很少的几个当地土耳其和中国同修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通过对各级政府部门和媒体讲清真相,消除了邪党的干扰,在周边国家同修的协助下,整体协调成功主办了神韵演出。我们坚信师父随时在我们身边,也再一次见证了大法徒正念正行的威力。

永远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我想和大家分享去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永远感恩师父。我的体悟是,当我们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会很完美——每一件事!那是去年,我被邀请到SBS土耳其语电台接受采访介绍法轮大法。采访当天,在去电台的路上,接到妹妹的电话说她得了脑瘤。因为父亲在我八岁那年早逝,二十八岁的母亲拉扯四个孩子,我是长女,当时妹妹仅六个月。艰难岁月使我们姐妹间的亲情非常深厚。接到电话的那一刻,童年生活的片段清晰在脑中显现,我突然非常强烈的感受到失去妹妹的恐惧。

然而我也马上意识到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命运是师尊安排的,我只接受师尊的安排。如果这是妹妹的业力所致,我无法控制。我来到人世间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不能被亲情左右。所以我对自己说,她是否能被治愈师父说了算,我没有任何疑问。任何师尊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师父曾说:“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1]我内心对此坚信无疑,所以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和妹妹通了电话后,我就去了电台,带着很纯净的心态。因为过了亲情关也感到很开心。也许是师尊的安排,也许是旧势力的干扰不让我去电台讲真相,看我是不是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无论如何,作为大法修炼者,因为我们有慈悲的师父,所以我内心只有幸福,因为我们是最幸运的。因为我们有师尊,我们就拥有一切。那次采访非常成功。我的妹妹去悉尼做了伽玛刀手术,之后她经历了几次很严重的车祸却安然无恙。因为我坚信师父,也对她放下了亲情的执著,师尊保护了她。

在学生中讲真相

我在墨尔本一所大学附属的语言学校教授英语,所以我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这也成为我二零零一年得法后最好的讲真相的机会。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

我曾经教一个初级班,学生共二十人,一半来自中国大陆,他们都基本不会说英语。

一天我问他们周末都做了什么,我也让他们问我这个问题。我告诉他们我到公园炼习一种来自中国的气功。所以我在白板上写下了“法轮大法”。立即,所有中国学生变得非常安静和不自在,有一个学生离开了教室,另外几个开始用中文嘀咕。其它国家的学生都感到很奇怪,希望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又用英文写下了“被禁止”。解释说我炼习打坐的功法在中国是被禁止的。我接着写下了大法网站的网址,让学生们去找自己国家语种的网页读一读为什么被禁止。他们立即开始搜索。我注意到中国学生也在笔记本上记下了网址。我还在白板上用大写字母写下,我很难过,说谎的是中共,我告诉你们真相因为我很关心你们。你们现在在澳洲有机会了解真相了。

我的上司主任有一个中国秘书,负责管理照顾年轻的中国学生。我知道这些学生也许会告诉这位秘书课堂上发生的事情,但为了证实法我一点不害怕。大法永远是第一位的,真相一定要讲,无论发生什么。第二个星期,当我一進教室,让我惊喜的是,这些学生有些单盘腿坐着,有些甚至双盘腿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掩饰不住的笑脸。他们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一切都没问题。他们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白板上写了“中共在撒谎”。

班里的这一组学生告诉了语言学校里很多其他的中国学生关于我是法轮功修炼人的故事,以及法轮大法好。有些人后来还特意找到我表示对法轮功学员表示感谢,因为法轮功学员研发的翻墙软件让在中国大陆的民众能访问到被禁的网站。

当我讲真相的时候,在内心唯一的念头就是救人,所以我的心总是平和的。我知道什么都不是偶然的。我班上的这些学生都应该被救度。这些年来我总是堂堂正正带着尊严讲真相。我很自信作为大法徒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什么可隐藏的。思想上也没有任何害怕他们向校长抱怨或者要转班的念头,而且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教过数百个学生,没有一个曾给我难堪。

还有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是在儿子在住家附近上高中的时候。我们申请可以接待一个需要长期寄宿的国际学生,不久就得到消息校方安排了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十六岁学生。当听说来自中国,我有些担心他的父母一旦知道自己的儿子寄宿的家庭里有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将会有什么反应。于是我决定向校方的负责人说明我修炼法轮功。该负责人对大法一无所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详细介绍了大法以及反迫害的真相。听完我的介绍,她对我说:“这里是澳大利亚,我们有权相信任何我们喜欢的东西,我不会鼓励学生去质疑任何人的信仰。因为孩子一家已经被通知将住在我们家里,所以这个决定不会变更。”

我明白这是师父的安排。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孩子,感觉他只有十四岁,非常胆小,明显很担心在这个陌生的国家该怎么做。但几个星期之后,我的儿子麦克就和他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天,学校的那位负责人打电话问我是否已经告知这个学生有关法轮大法的事情,我说没有,但决定当晚就告诉他。麦克和我让他转告父母是否愿意还继续住在我家。他的反应就象最可爱的动画片里的角色,笑着告诉我们,他的姑姑过去也修炼法轮功,但开始迫害后就不炼了,因为他的父亲是党内的官员。他还说家里没有一个赞同这场迫害。

然而,他觉得暂时不告诉家里,我们尊重他的决定。六个月后他又决定和麦克一起炼功了。他说炼功的时候真的感觉很开心,而且不久他也开始读《转法轮》。

因为自己已经成为修炼人,他开始担心自己做中共官员的父亲,而且修炼人要讲真,所以决定告诉父亲这个事实。我同意了。他立即联系了家里。当时我觉得好象经历了修炼以来最紧张的时刻,因为很担心这个孩子,心跳的很厉害。

听了父子俩的对话,我内心充满了对慈悲师尊的感恩,我知道他们两人都得救了。他的父亲说:“不要让任何事情阻止你。你已经快十八岁了,有权做出自己的决定。”这位父亲还要求能直接问候我。我们在Skype上见了面,他说,没有任何问题,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法轮大法好!他说找不到比法轮功学员更好的人家来照顾他的儿子。虽然一想到这个父亲为了服从邪党自己别无选择就难过流泪,但他为自己的儿子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接下来的这个经历让我明白了中国百姓被中共谎言愚弄之深。

我有一次按课程要求学生们做个演示,内容要包含自己民族文化中比较重要的方面。轮到一个中国学生时,他紧张的要求大家不要对班级外的人提及他演讲的内容,否则他在大陆的家人要受到迫害。来自其它国家的学生都非常好奇。这个学生的话题是中华传统文化如何被中共系统的破坏以及“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他提到自己的叔叔当时遇害。他还介绍了中共的邪恶本性。他的演讲让每个人都很震惊,对他肃然起敬,也对中国民众经受的苦难感到难过。

第二天我告诉他,我很理解他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他的第一反应和其他中国学生没什么两样,我很吃惊,甚至连他也会在某些事件上被中共洗脑。

他开始重复中共的谎言。我保持正念,严肃的对他说:“昨天你还揭露了中共有关天安门屠城的谎言,怎么也会这样和中共一样看待法轮功?”我再次体会到中共邪党对民众施加的毒害之深。这个了解“六四”真相的人,也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

但正念之场让他没过多久就醒悟了,一天他对我说:“天啊,是的,我怎么这么愚蠢,怎么就相信了呢?”他向我道歉了很多次,让我吃惊的是,他还拥抱了我。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中国的年轻人拥抱!他在网上浏览了很多有关法轮功反迫害的内容。

正念救人显神奇 师尊安排一切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旅程中,我也有没做好的地方,譬如二零一二年在土耳其,这是八月的一天,我和丈夫以及另外两名同修来到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本计划到海边发大法传单,但意识到我们中没有任何人准备了传单。大家都感到羞愧,没有做到时刻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一想到此行无法救人,我难过的都不想去海边了。

当我独自一人坐在我们租的房子里,我请求师父:“请给我展现一个不需要传单而能接触到这个旅游胜地众生的办法。”几分钟后,我听到一个人通过一个喇叭向整个小镇的人发通知,我能清楚的听到通知的内容。几乎同时我悟到:“就是这个!这是一个向整个小镇的人通告免费教授法轮功功法的方式。”

我立即打扮好冲向海岸边,去找同修和丈夫商量具体办法。看到丈夫在和几个当地土耳其人交谈,原来他已经在洪法了,对方也很感兴趣。其中一个人说可以帮我通过小镇办公室的喇叭发布通知,只要告诉他免费教功的时间和地点。而另一个当地人是小镇上一个舞厅的老板,愿意提供舞厅和设备播放炼功音乐。而当天时机也合适,我们决定把时间定在晚上七点。

时值盛夏,天黑的晚,很多人都来了,炼功音乐的声音播放的很大,能量场很强。我含着眼泪演示,教现场的每个人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内心感激师尊的洪大慈悲和鼓励。甚至在我们没有做好的时候,师尊都时刻守护着弟子,从没有放弃我们。

但故事还没有结束,真不敢相信来学功的人中有一个是来自安卡拉大学的教授,正在撰写一个探讨人类历史上各种受迫害事件的研究论文。而最近写作的内容,就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当她一听到广播里通知人们可以就近学炼法轮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学炼了功法,问了我很多的问题。她说这次的会面非比寻常,能遇到我太幸运了。她还说大法很神奇。太对了,大法就是这么神奇!

如有任何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一四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