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在大法修炼中成长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二十二岁,得法已经十六年,是一名大学生。我六岁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去炼功点,那时候我还小,不识字,就天天跟着去听着大人们学法。我在一边玩。玩困了就睡觉也不捣乱。

听妈妈说,我在六岁之前经常有病,家里的钱都给我治病了。自从跟妈妈去炼功点后,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有一天,我高烧两天两夜,妈妈害怕了,问我吃不吃药,我说:不吃,是师父给我消业呢。我的高烧真的就退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病业这一关。从那时起,我就不用吃药了。

大人们炼功,我也跟着学,用手比划着,有一次公安局的人来调查登记,把我也登上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以后,恶警找到我家里,说我也炼功,爷爷说:她妈炼功,她不跟她妈跟着谁?从此再也没找过我。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九九九年,在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下,妈妈進京护法,跟我商量,我全力支持。我让妈妈给我买点吃的就行了。妈妈几次被拘留、劳教迫害。妈妈不在家的日子里,我经常偷偷的哭,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呼喊:妈妈快回来吧。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每次考试我都是全班第一。并没有影响我的学习成绩。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加持。

妈妈回来后,我和妈妈出去讲真相,发真相小册子、贴不干胶、挂条幅、样样都做。我们配合的非常好。有一次,我和妈妈贴“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挂条幅被恶人举报,在回来离家不远的路上警车追上了我们,从车上跳下几个警察叫我们站住,把我和妈妈分开,把我叫到一边,问我:干什么去了?面对邪恶,我不能告诉他们真情,邪恶拿我们没办法,又没有证据,妈妈拉着我就回家了。真是有惊无险啊。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们母女。

到了初中,妈妈又一次被恶人举报,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大法书被恶人抢走了。我就自己背师父的法《真修》和《洪吟》,能背多少背多少。我觉得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但有时不守心性,和同学打架。尽管我的学习成绩在全年级名列前茅,但第一批团员老师没选我,我当时认为是因为没听老师的话,后来才悟到,这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不让我加入邪党的任何组织,不受他们的控制。后来全班同学都选我,我一直没入。

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在师父的加持下,我顺利的考上了本地的一所重点高中。到了高中学习任务重,我每天坚持学习半个小时法,四个整点发正念。晚上六点班里特别乱,我就出声背正法口诀,天天如此。同学们都看出来了,有人问我干什么呢?我没有告诉他们。有一次,学校让各个班的团支部书记统计没入团的人,让没入团的人站起来,当我站起来时,大家都把眼光投向我,面面相觑,我知道她们在想什么,都在议论,学习这么好,为什么不入团呢?我跟老师表态不入团,但我害怕校领导找我,回家把这事告诉了妈妈,我们一起发正念解体校领导背后的邪恶,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高三这年,学校让班里学习好的入党,团书记找我让我写申请书,我拒绝了,在同学眼里,这是很荣耀的事,都为我惋惜,可我不稀罕。

这一年,我发挥超常,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我深知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众生,在假日里,我把班里同学叫到家里,和妈妈配合,我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干扰同学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妈妈和他们讲。讲过的同学几乎都接受了,同学和我有特殊的缘份,我为他们能够得救而高兴。

到了大学里,生活也不轻松,面对各种考试,有的同学花钱买答案,作为大法弟子我不能那样做,我必须凭自己的能力证实这一切。在升级考试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超常发挥,和我一起学习的同学平时不比我学习差,考试结果出来后,我比他多四十分。这是师父加持的结果,是对我的鼓励。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再次叩拜师尊。我知道,我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还有怕心。只有精進实修才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不负师尊的佛恩浩荡。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