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去执着心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我是二零零六年五月走進大法修炼的小弟子,今年十六岁,修炼七年多了。在妈妈同修的鼓励与帮助下,我拿起笔写下自己修炼以来在信师信法和实修心性方面的点滴体会参与交流。

一、去面子心

记得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下午,我从学校乘公交车回家,我上车付完公交车费,顺势将售票员找的零钱放在七分裤左边的口袋里,然后我坐到一位七十来岁的老爷爷的右边。一看就知道老爷爷是从乡下来的,不像城市人的装束。我一看车快到站了,便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看是否带了钥匙。没想到这一摸,便触动了坐在旁边的老爷爷。他立马看着我一边将手伸到自己口袋里,一边问我说:“同学,你没有偷我的钱吧?”我说:“没有啊,我怎么会偷您的钱呢?”他说:“我到城里来看病,我弟弟给我两百多块钱,看完病还剩了七十多块钱,我要到汽车南站打车回家。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做这么没良心的事啊,偷了我的钱就赶快还给我。”他一边说着就一边伸手过来要搜我的口袋。这时车上所有的乘客都把目光转向了我,车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了。我一下蒙住了,不知所措,只想极力反抗。但我马上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这是过心性关——去我的面子心来了。

我顿时心里很坦然,并主动配合老爷爷将自己左边口袋里的钱全掏出来,一张一张数给老爷爷看。一数只有四十多块钱。老爷爷还是不相信,认为我还有一部份钱藏在右边的口袋里,于是我又将右边口袋的钥匙掏出来,并且将口袋翻个底朝天给老爷爷看。我轻声的对老爷爷说:“您一定是忘记把钱放在哪里了,您再找找看。”最终老爷爷在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他的钱。这时车里有人为我打抱不平,大骂老爷爷老糊涂了;有人夸我性格好,修养好,今后有出息;也有人说我太善良了,太老实了,出门容易被欺侮。可我心里很轻松,很平静。

可惜的是,当时我还不敢在众人面前堂堂正正的告诉别人我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如此善良,宽容的,没能很好的证实大法。现在想来我仍然觉得很遗憾,深深的觉得对不起慈悲救度的师尊和大法,也对不起所有在场的世人和众生!

二、去争斗心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下午,我一个人走在一个小区里。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喂,站住!”我没有在意,不知道是叫我,头也没回的往前走。我又听到“叫你呢,前面的。”我还是没有在意。没走几步突然感到有人踢了我的背后一脚,我回过头来看,原来是两个大约八、九岁,读三、四年级的小孩,个头还未到我肩膀高。踢我的那个离我较近,另一个离我较远一点,但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拳。我一开始不知道是针对我来的,我以为他们认错人了,就说:“你们认错人了吧?”踢我的小孩说:“没有,就是你。”我说:“我不认识你们啊。”他没回答我,只是很凶的说:“你有没有钱?”这一问我便意识到,原来是诈钱想去上网的。我说:“没有啊。”我也没有跑,我就以原来的速度往前走,没想到那个小孩却冲到我前面,用手揪住我胸前的衣服说:“你到底有没有钱?”我当时两手放在裤袋里,拳头握的紧紧的,好想教训他一顿。但是我脑海里马上反应出师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的教诲。我立马平静下来。我是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都是考验,不能像常人一样对待。于是我推开他的手说:“我真没带钱。”就往前继续走我的路。那两个小孩一看我快進小区的单元,便跑了。

三、去名利心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是我们初中毕业会考体育测试(总分五十分,计入中考升学成绩)。我由于在二零零五年遭遇较大病业,当时已经全身关节变形,全身肌肉萎缩,几近瘫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二零零六年五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逐步好转,至二零零八年暑假才算基本恢复正常,行动自如,而且不定期还有消业状态表现出来。于是整个初中三年我几乎没有上过体育课,也很少参加体育运动。平时学校的每次考试中,我的体育成绩都以零分计入总分。基于这种情况学校希望我在体育中考中能以重大疾病的形式申请免试,如果这样,我的体育成绩就以三十分计入总分。

四月六日那天,体育中考报名,学校领导和班主任找我谈话,要我将《疾病诊断证明书》的原件和复印件交给教育局申请免试。我一听要出示《疾病诊断证明书》,当即就不假思索的否定了这种做法。回家后我主动跟家长同修切磋。我认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从前是患过重大疾病,但是我通过修炼大法之后全都好了,我现在是完全健康的状态,我怎么可以再以“重大疾病”的方式去申请免试呢?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必须以一个健康学生的身份参加体育测试,从明天起我就按中考的标准主动進行各项训练。大法无所不能,按大法的标准真修的大法弟子也无所不能。我要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去参加中考体育测试。

之后我每天放学回家,都认认真真的進行立定跳远、投实心球、跑步等各项训练。考试的那天其他同学都非常紧张,我却十分平静。我心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我正常的参加完了体育毕业会考。到中考成绩揭晓,我以全A(六个A)的优异成绩考取了省重点中学。

不过考虑到重点中学学业负担重,对于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在时间和精力上都难以保障,我又很坦然的放弃了就读省重点高中,而选择了相比之下更适合修炼的一所民营中学就读高中。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我在修去名利心方面走得正,走得稳,于是给我安排好了一切。到民营中学报到入学后,我十分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点。先是民营中学看我成绩优异给我免去了整个高中的所有费用(妈妈同修说这笔款子是师尊赐予我救度众生的,必须全部用于救人,一分都不能挪作它用),然后给我提供了一个面积较大的单间(有时爸爸妈妈过来督促我精進,也能住下来,我们一家三口经常在一起集体学法,一起参加清晨三点五十的集体炼功),正好让我用来做好三件事。而且我所在班级属于理科实验班,不开设历史和政治课,周一不升血旗,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邪党邪灵毒流毒素对我的干扰。师尊啊,谢谢您!弟子叩拜师尊!

四、修出善心

我家房子后面有一块空地,爸爸妈妈把它整理成了一块菜地,每天早上或傍晚爸爸或妈妈都去浇水施肥。菜长得生机勃勃,绿油油鲜嫩可爱。有一天临近中午,我和妈妈从外面回来,正要开后门去摘菜。

我刚把门打开,突然看见一位阿姨正在我家菜地里摘我家的菜,我赶紧退了回来,把门轻轻带上,然后示意妈妈小声轻响,别打搅人家,别弄得人家不好意思。我们静静的等待那位阿姨摘完菜离开,并让她感觉不到我们发现了她。之后我们才打开门摘菜。对此妈妈同修夸我修善修得比较到位,能处处替别人着想。

平时在和其他同修切磋时,他们总问我为什么心性关能过得这么好,我觉得过心性关其实也没那么难,只要时刻记着自己是个修炼人,生活中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修炼的因素在里面,然后就能自然想起师尊的相关讲法,就能守住自己的心性,就会在遇到考验时把握得较好。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