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国保张振岳的犯罪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满城县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振岳一马当先,亲自去北京截访、绑架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回当地,亲自非法审讯逼供,不管法轮功学员配合不配合,就强行送县看守所。

每绑架法轮功学员时,他和恶警赵玉霞密谋、组织、执行,为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罗织罪名,他亲自到监号带出法轮功学员,强行戴上手铐,刑讯逼供。他的所作所为一概是妄图讨好上司、捞取钱财和政绩。十五年来,张振岳明诈、偷、抢、勒索法轮功学员财钱、物品无数。

一、迫害法轮功学员孙莲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天上午,县六一零伙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在剧场开对法轮功所谓的“揭批大会”。六一零指使县医院领导妄图胁迫其单位法轮功学员孙莲香参加,她不配合,仍去单位上班。下午,国保大队赵玉霞、张振岳等人突然闯入医院化验科办公室,二话不说,就开始翻抽屉、柜子,里面的一套大法书被抢走。随即把孙莲香连推带拽弄上警车,拉到她家。

张振岳手下的人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张振岳则悄悄遛到另一间卧室搜找,孙莲香进去质问他:“你干什么呢?”张振岳才灰溜溜地出去。有几份大法真相被抢走,他们强行把孙莲香绑架到拘留所。十五天后,张振岳、赵玉霞给她罗织罪名,借此向孙莲香家人索要三千元钱。家人怕孙莲香再受迫害,拿出三千元给了张振岳,张却没开任何收据,拿到钱后,他们才放人。孙莲香回家后,单位经常以谈话为由骚扰她,影响她正常上班,即使上班也有人专门监视;还给她丈夫打电话,叫在家看着她,弄得她苦不堪言。

二零零一年春天,孙莲香无奈抛家舍业,冒着生命危险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走上了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了“还我师父清白”的心里话,却被恶警强行绑架,打得死去活来。几天后,被劫持到县看守所。她绝食反迫害,到十二天的时候,张振岳、赵玉霞、赵洪祥指使几个年轻的男刑事犯把她按在地上,强行灌食,孙莲香的脸上和地上都是血,惨不忍睹。在她大哥和母亲的强烈要求下,张振岳、赵玉霞才放人,用“120”车把她送到母亲家。一个月后,她身体还没恢复,张振岳、赵玉霞闯入她弟弟家,嚣张的扬言孙莲香的事还不算完,要抓她送劳教所。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殷秀琴等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一日,白龙乡大坎下村法轮功学员殷秀琴和另外几位法轮功学员顶风冒雪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刚到天安门,就被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赵玉霞、张振岳、县六一零头子梁民等人截访,这些人象疯了一样,十分张狂,不由分说,连推带拽把他们塞进车里,说:“回去咱们喝酒庆祝。”梁民还说:“你们知道农民怎么打牲口吗?就那样打你们。”

殷秀琴等人被拉回县公安局,张振岳象审犯人一样逼问她们上北京干什么去了,谁组织的等等。她们都不配合。张振岳把她们拉到县看守所,殷秀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赵玉霞、张振岳调来持枪的武警,非法押送她们到县医院强行灌食。

在看守所,殷秀琴等人数不清多少次遭贾瑞芹强行插管灌食;将双手反铐在铁栅栏的横杠上,两脚尖沾地,痛苦的煎熬了两个多月。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贾玉田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白龙乡法轮功学员贾玉田在县玉川路东口西北角正卖小笼包子,赵玉霞、张振岳带人到他摊位上,逼迫贾玉田带他们到他租住的房子,到那后,他们二话不说,到处乱翻,一套大法师父讲法磁带被强行拿走。赵玉霞、张振岳骗他到公安局,说去一下就回来。到公安局后,贾玉田要回去做生意,赵玉霞不理,也不通知他家人,张振岳就把他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三天,才放人。

同年八月初六下午,张振岳、赵玉霞再次到他摊位,把他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张振岳非法审讯,拿一张相片问他是否认识这个人。贾玉田说不认识。张振岳就打了他一个大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张振岳逼他上车,赵玉霞蛮横的说:“跟我们去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十一月赵玉霞、张振岳等人到看守所骗他说接他回家,却把他送洗脑班继续迫害。七天后,六一零勒索三百元钱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三年三月初六上午,贾玉田卖完包子准备吃饭,赵玉霞、张振岳又来骚扰他,叫他去公安局,他不去,赵玉霞强行把他绑架到公安局,罗织罪名,企图迫害他。赵玉霞先让他回家,下午五点准时到公安局。贾玉田为躲避迫害,无奈只得放弃维持生活的买卖,带着妻子流离失所。张振岳、赵玉霞又一次扰民,迫害好人。

四、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冬雪

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八晚上,张振岳伙同神星镇派出所、政府人员非法闯入刘冬雪家,逼他和妻子范淑引跟他们走,刘冬雪夫妇不从。以张振岳为首的这些人一拥而上,把他夫妻俩连推带拽各弄进两辆车里,强行绑架到神星镇派出所,遭到乡副书记王文菊一顿骂后,被绑架到县公安局,被分别关押。张振岳、赵玉霞分别对他们非法审讯。之后均拉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范淑引绝食反迫害十一天,奄奄一息,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向他们仅十几岁的儿子勒索四千元钱,才放她回家。范淑引回家两天后,身体还未恢复,张振岳、王文菊再次非法闯入她家骚扰,张振岳恐吓说:“我们就住在你家附近。”刘冬雪被绑架后,家人就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甚至过年也没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阴历三月二十九日,范淑引去浇园,张振岳伙同神星镇派出所长徐武斌(已恶报死亡)开车找到地里。张振岳伪善的说:“范淑引,你劝劝刘冬雪,让他吃饭好回家。”她信以为真,上了他们的车。途中,张振岳给人打电话说:“来了,来了。”车没去看守所,却开到了公安局。张振岳逼她下车,带进了办公室,张振岳拿出一张写着什么东西的纸逼她签字按手印。范淑引觉醒了,被骗上当了,失声痛哭,边哭边着说:“好哇,你们把我骗来了呀。”神星镇派出所长徐武斌得意的说:“不骗,你能来吗?”张振岳嚣张的硬把她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中剩下十几岁的儿子有多么的可怜,孤苦伶仃,还牵挂着非法关押的父母。范淑引在看守所非法押三天就和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戴上手铐、五花大绑,推上警车,拉到县剧场,如同刑事犯一样宣判。她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关进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张振岳、徐武斌这帮恶徒先给范淑引所谓定罪,然后在绑架、劳教。

二零零一年五月,被张振岳亲手绑架的刘冬雪,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不到半年的时间,含冤离世。范淑引孤儿寡母和亲戚含着悲愤的血泪送走了冤屈的他。被邪党迷惑的张振岳之徒在名利心驱使下,直到将刘冬雪家迫害致家破人亡,他们才死心。

五、迫害法轮功学员韩占录

一九九九年十月,张振岳和县六一零串通一气,把城关镇韩庄村法轮功学员韩占录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二年,韩占录回家不久的一天晚上,张振岳带人非法闯入他家。张振岳指使手下象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抢走大法书等东西。还强迫他在一张写着东西的纸上签字、按手印,他不配合。张振岳蛮横地说:“跟我去派出所。”

由于韩占录多次被迫害,他妻子当时吓得浑身哆嗦,两个儿子被吓得大哭,张振岳全然不顾,强行把他绑架到城关派出所,给他罗织罪名、逼供。凌晨四点,韩占录智慧的走出派出所。张振岳等人象疯了一样,多次骚扰他妻子、找村干部,韩占录被迫流离失所,他走到哪里都讲真相救人。在定州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陷,遭警察绑架。恶人对他拳打脚踢,用手摇电话机通电折磨他,逼他说出家庭住址,他不说。

后来,警察从手机上查出了他的名字。定州警察就通知满城国保大队恶警赵玉霞、张振岳,他们野蛮把他当作所谓的逃犯劫持到满城县看守所。因看守所有韩占录的老乡,恶人不便下手,赵玉霞、张振岳就把他转移到东马洗脑班迫害,恶警们打了他三天三夜,用恶毒的手段折磨他全身的各个器官,韩占录始终不配合歹徒们,最后,恶人用细绳在他后脖子上、膝盖以下象拉锯一样把后脖子和膝盖以下撕扯下二三寸宽的皮肉条来,又用大蒜和辣椒粉敷在伤口上,惨不忍睹,疼的韩占录撕心裂肺的惨叫。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听到他凄惨的喊叫不成声,但他始终不向恶警们屈服。赵玉霞、张振岳才停止迫害他的恶毒手段,把面目皆非,血肉模糊、浑身肿痛的他非法押回看守所,同一监号的人看见血肉模糊的他,都大吃一惊,想不到警察怎么这样恶毒,残忍啊!法轮功学员韩占录的疤痕至今明显。当时他真想把肉条收藏起来,作为赵玉霞、张振岳迫害他的有力证据。

六、迫害法轮功学员魏海武

二零零一年十月五日下午,白龙乡大坎下村法轮功学员魏海武被白龙乡政府康永生、曹潮伟、刘永超强行绑架,拉到县城的一个洗浴中心,被张振岳、徐会来等人非法审讯,魏海武不配合。张振岳狡诈的说:“你不说不要紧,不让你睡觉。超不过三天三夜,你的大脑一片空白,意识模糊,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魏海武仍不配合。张振岳诱骗他说:“你什么都不说,我们也不好办,哪怕你说点假话,瞎编点也行,也好让我们交差呀。”魏海武被拘禁三四天后,被张振岳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张振岳、赵玉霞伙同县六一零头子梁民为陷害他罗织罪名,非法劳教二年。

他妻子殷凤芹在二零零一年一月已被张振岳、赵玉霞、梁民一伙非法劳教,家里只剩下两个未成年的儿女,无人照顾。

七、迫害法轮功学员吴艳英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日上午,东马小学教师吴艳英正在工作,恶警张振岳、赵玉霞和司机开车闯入东马小学。张振岳拿出所谓的搜查证让吴艳英签字,被她拒绝。张振岳蛮横地说:“不签也得搜。”说完就和司机动手乱翻。办公桌上的书、随身小包、抽屉等都翻了个遍,连她教唱歌的录音带都放到录音机里听了听。一本《转法轮》被他们发现,以此为迫害她所谓证据。赵玉霞逼她去公安局,她不配合,想给家人打个电话,她一动身,被张振岳一把拽住。吴艳英大喊:“公安局抓人啦!”张振岳、赵玉霞每人掐住她一只胳膊按在吉普车后座上。突如其来的骚扰、恐吓、绑架,导致吴艳英胸闷难受、脸色煞黄,全身不敢动弹。

到了公安局大院,赵玉霞等人把她从车里抬出来,扔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她丈夫叫来救护车,把她拉到东马医院抢救。赵玉霞打电话逼她丈夫交一万元钱,并恐吓说:“如不交,就劳教。”她丈夫不知说了多少好话。她住院八天,花了不少钱。张振岳、赵玉霞这两个为邪党卖命的人,给她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恐惧。

八、其它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赵玉霞、张振岳等伙同保定公安局绑架了满城七位法轮功学员,每人都被勒索几千元钱,多的七千元,少的五千。赵玉霞、张振岳还找到法轮功学员王玉兰的孩子,威胁说:“你妈是炼法轮功的,你要交一万元钱就不抓你妈了。”孩子们怕母亲遭迫害,无奈筹了六千元钱交给他们。也没给任何收据。

满城县工商局大法学员郭汉义患有肠炎、心脏病等多种病。修炼法轮功后他的病都好了。九九年七二零后,赵玉霞、张振岳多次恐吓威胁他,吓得他不敢炼功了。时隔不久,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肠炎、拉肚子,有时拉血。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晚上,郭汉义刚躺下,就听有人大声敲门,并夹杂着喊叫声。他拖着虚弱的身体打开门,五六个警察一拥而进,张振岳气势汹汹的问:“郭汉义,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能炼,别给我们找麻烦!”郭汉义吓得浑身无力,没说什么。郭汉义生性胆小怕事,被张振岳半夜三更这一张狂的骚扰,更不敢学法炼功了。从此,病情加重,拉肚子不停,拉血,有时拉血块。心脏病复发,心绞痛,吃不了饭、睡不着觉。身体状况没有好转。二零零七年他带着心灵的剧痛,含冤离世。

太行监狱有个刑具房,是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监狱恶警不仅对非法判重刑的法轮功学员使用酷刑,还与满城县国保大队恶警赵玉霞、张振岳互相勾结,对各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伙同赵玉霞、张振岳残酷折磨。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四,赵玉霞、张振岳邪恶之徒把刘巧珍、王小凤、赵玲茹三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太行监狱进行拷打、用刑。知情人讲:“赵玲茹差点死在太行监狱。赵玉霞、张振岳等人严刑拷打后再送回到满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赵玲如被恶警赵玉霞、张振岳等人对她又一轮行凶逼供,严刑拷打,残酷折磨,凄惨的喊叫不成声,把自己的嘴咬破。

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的一天上午,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张振岳伙同保定市派出所的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赵玲茹从满城县看守所用吉普车拉到保定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县六一零头子梁民,勾结法院、检察院,给她罗织罪名。冤判七年。非法送石家庄女子监狱。赵玲茹被迫害时,她儿子正上小学,正需要妈妈贴身照看。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感到自卑,学习下降。经常遭男老师训斥,甚至挨打,被人看不起。承受老师和同学的冷眼、歧视。孤独、寂寞、恐惧,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沉重打击。

二零零一年初的一天晚上,以张振岳、赵玉霞带着七八个警察,在法轮功学员范珍琪(退休警察)家住宅楼下把他强行绑架,劫持到县公安局。张振岳非法审讯,问他法轮功资料是哪来的,谁给的。边问边做所谓的笔录,把范珍琪说的话当作所谓的犯罪证据,当晚,张振岳开车把他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范珍琪的儿子在这伙人的教唆下,向他施加压力。他无奈,违心的抄了一份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张振岳、赵玉霞把范珍琪转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办了个取保候审,向他儿子勒索三千五百元钱,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二年,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金玲,在县看守所被活活折磨致死。整个过程张振岳是非常清楚的。那时全县的法轮功学员,无论男女老少,不论县城、乡村的,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包括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也被恐吓。

以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县六一零人员,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绑架、入室抢劫。以劳教威胁,向家人勒索钱财,绑架、敲诈法轮功学员成了他们的“生财之道”,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了严重经济损失,给其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多少家庭的孩子几年见不到父母,可怜巴巴的期盼与担心。有的孩子在学校遭到老师的歧视,被同学欺负,无心上学,还有的因长期不能和其它同学一样由妈妈照看,上火晕倒在学校里。魏海武八十多岁的父母因儿子、儿媳被劳教迫害。心痛两个未成年孙子、孙女,担心、焦虑,相继病倒遗憾离世。那几年赵玉霞、张振岳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张狂没法形容,弄的多少个幸福家庭家破人散、家破人亡,后又编些鬼话推卸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