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刘文平老人遭受的种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保定市满城县神星镇寺角村法轮功学员刘文平女士,现年七十三岁,修炼法轮功使她摆脱了多年的病痛折磨。因为坚持对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受到满城县公安局、县看守所、神星镇派出所和镇政府等中共人员非法关押、洗脑、入室抢劫等迫害。至今,在中共“敏感日”仍遭骚扰。

一、病魔缠身 炼法轮功得救

修炼法轮功前,刘文平得过膀胱炎、下烧,尿频,还患有许多疑难病症、神经衰弱,有时整夜不能入睡,睡着了就连做恶梦,导致她全身无力。颈椎、腰椎、胳膊、腿都疼,都快成了半身不遂的样子。一顿饭做半截,就浑身疼得累得受不了,赶快往炕上躺一会儿,再做下半顿饭。

她体质极差,骨瘦如柴,弱不禁风。脸蜡黄的,夏天别人热得受不了,她却冷得受不了。六月天,她还冷得浑身打颤,只好穿上皮袄。医院的护士们见她的模样,都捂着嘴笑。丈夫带她去保定省医院治疗,医生称她是“老病号”;龙门乡有名的中医贾国忠给她扎针,吃草药等方法医治,效果都不大。病痛折磨了她三十多年,全村人都知道她是“老病秧子”。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位大法学员见她重病在身,非常难受的样子,让她炼法轮功试试。她没抱任何希望去了本村学法点,见满屋子的人都在静静地听师父讲法,就坐在一旁专心地听。听完后,又让别人教炼功动作。当时,她就觉得心情有说不出的痛快,觉得法轮大法真是好,自己有救了!

从此,她天天去学法、炼功,并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炼功时间不长,她全身的病痛不知不觉中都好了。她更坚信法轮大法的超常,扔掉了所有的药。经过不断地学法、炼功,她变得面色红润、走路生风,笑容常挂在脸上。村里人看到修法轮大法把她从一个“病秧子”变成了健康人,好多人都相继得法修炼。家人都支持她炼功,丈夫更是从内心感谢大法师父对她的救度之恩。

平静欢乐的日子过了不到两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谎言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陷,上亿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刘文平也未幸免。

二、坚持炼功 经常遭骚扰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的一天,村书记张志平带领神星镇中共不法人员非法闯入刘文平家,妄想剥夺她的信仰自由的权利,问她:“刘文平,你还炼不炼法轮功?”刘文平郑重地告诉他们:“炼!法轮功这么好,使我全身的病都好了,身上不难受了,也不用花钱买药了。得了好处怎么不炼了。” 刘文平接着说:“我干嘛说假话?”这伙人讨了个没趣,就走了。

九九年十月份,神星镇的一个高个儿、长脸、三十岁左右的镇长从刘文平家找到她地里。刘文平正在摘柿子,镇长甜言蜜语骗她到镇上去。原来是让她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她看一会儿,就回家了。

不几天,镇政府人员伙同镇派出所警察又闯入她家,象土匪一样,二话不说就冲进屋里到处乱翻。刘文平珍藏的五本大法书被他们翻出来抢走了。这帮子人对这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老太太还不放心,经常到她家里骚扰。搞得她不能正常学法炼功了,严重干扰了她全家人的正常生活。

三、遭诱骗、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月九日晚上,一群人突然非法闯入刘文平家。其中一个人说:“刘文平,跟我们去镇政府对照一个事。没事儿,一会儿就回来。你要不放心,叫你老头也去。一会儿就送你们回家。”两位老人就跟他们坐车去了镇政府。老俩口各个被带进一个房间。这屋里两个人陪她老伴闲谈。那屋里恶警所长许武宾等人对她讯问并登记。问她:多大岁数了?上过学吗?叫什么等等。登记完了,恶警许武宾伙同满城县国保大队长赵玉霞把刘文平以及和她一起去北京上访的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劫持到县看守所。

她老伴等了两个多小时,不见刘文平出来,就不放心了。问警察:“刘文平怎么还不出来?”一个人说:“等一会儿吧!”她老伴感到不妙,找到神星镇派出所所长许武宾,问:“刘文平呢?”许武宾冷冷地说:“早把她送满城去了。你管不了她,我们管的了。”“你跟门卫一块住去!”老人一听就急了,质问许武宾:“你们不是说把我们送回家吗?你们真能骗人!”老人亲身经历了恶警们骗人的鬼把戏。

已是深夜十二点多了,老人只好气愤填膺自己步行八里地,直到下半夜一点多,才回到家。

四。在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1、奴工和殴打

刘文平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神星镇政法委书记赵大乐的非法提审:“你们到北京干什么去了?”刘文平说:“上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法轮功这么好,政府为什么不让炼?”赵大乐又逼问:“谁组织去的?”边问边记录。她没正面回答。

赵玉霞多次到看守所,看见她们几个法轮功,恶狠狠地说:“圈死你们!”恶人赵洪祥、贾瑞芹不许刘文平炼功,逼她背监规,强制她择辣椒。辣味呛得她直打喷嚏,还给她们定任务数,白天干不完,晚上加班。她的手、脚、脸都辣肿了,火辣辣地疼。

看守所以贾瑞芹、赵洪祥为首恶,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贾瑞芹,对其他刑事犯什么事都不管不问,专盯着法轮功学员。她值班时,就进监室挨个问:“你们炼功吗?”噼噼啪啪扇耳光。边扇边骂:“叫你炼……”打完了又逼她们面对墙坐着。杜振山瞪着眼,歪着头随着骂骂咧咧。

一天上午,贾瑞芹、赵洪祥笑容满面地领着县委副书记袁振江进了她们的监室,贾瑞芹指着几位法轮功学员对袁振江说:“这都是‘转化’好了的。”袁振江皮笑肉不笑地走到法轮功学员翟树田跟前说:“你说说吧!”翟树田实话实说:“法轮功太好了!我炼功受益了。”话没说完,袁振江就翻了脸,狠狠地说:“受益?……你受益吧!”说完悻悻地走了。

贾瑞芹、赵洪祥等人见翟树田说真话,在袁振江面前没面子,轮换对她一顿暴打。翟树田被打得面目全非。他们把翟树田拽出监室。赵玉霞等人恶狠狠地给她戴上了死刑犯的刑具。先戴上手铐和脚镣,把双脚用铁棍支开,手脚用一尺长的铁链子拴在一起。使翟树田只能弯着腰,扎着头,撅着屁股待着,吃喝拉撒都靠其他法轮功学员照顾。

2、当众侮辱

刘文平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县委副书记袁振江和610头子陈承德在县剧场外组织召开由中小学生参加的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会”。贾瑞芹、赵洪祥、赵玉霞把刘文平和另两个法轮功学员推进警车。上车前,赵洪祥威胁她们:“你们今天给我闹出个样儿的来,我砸死你们。”

会上,袁振江等人在众人面前诽谤大法,抹黑法轮功,诽谤法轮大法,并诱惑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在大会上用中共的造谣诬陷之词诽谤法轮大法。所谓“揭批会”结束时,刘文平她们被拽到剧场前的台阶上,逼她们低着头站成一排。一个一个的点名“亮相”:“法轮功某某某……”当众宣布刘文平她们几个被所谓逮捕。赵玉霞立刻走到她们面前,心虚地说:“你们配合好点儿”。赵玉霞和一个女警就给她们戴上手铐,用这种手段凌辱她们。

夏贵婷的母亲见女儿无辜当众受辱,当场昏了过去。“示众”完毕,刘文平等人戴着手铐被赵玉霞推进警车,拉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3、勒索钱财

刘文平被非法超期关押四十天后,神星镇政府赵大乐让她家属交三千元钱。镇邪党李书记让交四千。赵大乐说:“你还想超过县里呀?”孩子们托人说好话,被镇上勒索了二千元,又被610头子陈承德敲诈了三千元。刘文平才获得了人身自由。

五。强制洗脑、长期监视

刘文平回家刚十天,镇政府人员又把她骗到党校“洗脑班”强制“转化”。到了党校,先强迫交了五百元饭费。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专人看管,不许随便走动,上厕所打报告。刘文平被强制洗脑,刘文平被搞迷糊了,配合了邪恶的要求。县610头子陈承德马上勾来了县电视台人员给她录像,让她在讲台上说所谓“不炼功”的话,录完像放她回家。不几天,满城县电视台连续播放他们录制的造假新闻,蒙骗不明真相的老百姓。

从洗脑班回家没几天,神星镇邪党人员怕她上北京,多次到她家骚扰。他们进门在大院子里喊:“刘文平在家吗?”直到她答应为止。有时,他们进屋对她说:“你觉得好就在家炼,别上北京,别跟他人接触。”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神星镇派出所人员又去她家。那天她去了女儿家。这伙人见她不在就急了,逼她丈夫带他们去女儿家找。还没出村,碰上刘文平往家走。她看见这伙人和老伴在一起就明白了,觉的这些被邪党利用的人真可怜,迫害好人还不知。她心平气和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去女儿家也错了吗?你们开着车又费汽油,又费时间,你们觉的有必要吗?”这帮人一听,也觉得尴尬。一个人不好意思地说:“你来了就好。”说完赶紧走了。

一到邪党“敏感日”,这伙人就到刘文平家附近蹲坑或进门骚扰、监视她。弄的她全家人及邻居都不得安宁。也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基本人权。刘文平信仰“真、善、忍”是合法的,说真话也没有错。她修炼法轮功受益良多,当然会说大法好。邪党人员对她的骚扰、监视、关押、洗脑是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