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儿子家修心性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日】二零零六年我家又添了一个孙子,我从农村来到了大城市带孙子。在这里,我们家有六口人:儿子一家四口,加上儿媳妇的奶奶和我。白天大人上班,大孙女上学得我接我送,还要带小孙子、买菜、做饭以及一切家务。因我是修炼人,也不觉得累。

大约过了个把月,魔难来了。有一天媳妇在家我送孩子上学,顺便买早点,买了五角钱豆浆,准备我们俩人喝,那豆浆也真多,我们俩人都没喝完,结果媳妇的奶奶就发脾气说我买多了,说了又说,反复说,说的没完没了。媳妇听的实在过意不去,怕我受不了,就向我赔礼。从那以后,老太太的任务好象就是管我的,眼睛盯着我,专门找茬,吃饭吃多了、洗衣服洗多了,没有等她先洗了,走路走重了,地上掉个纸片也怪我,孩子撒尿也怪我,没有她叨不到的。

有一天媳妇叫我带孩子到外面玩,说不能老呆在家里。我想这是我救人的机会,可得利用好,心里很高兴。可每次回来只要一开门,还没有進来,她就要劈头盖脸来一通,“你在哪疯来着?在哪野来着?”有时也诅咒我。每天都这样,逃又逃不掉,躲又躲不开。在厨房做饭,她就堵在门口,没完没了的发火。我都忍受着一言不发。

最难过的是晚上,因她特别怕鬼,要我陪她睡,白天她没事,边看电视边睡觉,晚上睡不着觉眼睛就老看着我,你这样睡,你那样睡。一有响动或有时不舒服,就开灯,睡着了又打呼噜,要不就把我叫醒,一夜要叫五、六次。有一次我人心上来了,就是烦,怎么也睡不着,一夜都没睡,第二天头昏昏的,心想白天接孩子送孩子,这么多车出事怎么办?也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了,完全是常人心。第二天晚上我就躲在媳妇屋里跟孙女睡,不去陪她,我说昨天一晚都没睡,可她一会又来找我了,又是磕头又是作揖,要我陪她睡。媳妇不允许她这么干扰我,不让我跟她睡了,媳妇对我说:“家里这么多事还要接送孩子,你必须休息好。”

第三天我慢慢静下来,我想起师父的教导,“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1]我是个炼功人,我要先考虑别人。从那以后,我就一直陪着她睡,她吵的厉害了,我就到沙发上睡。

六年过去了,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白天把真、善、忍写在手背上,时时提醒自己,时时用法要求自己。买好吃的,她和孩子们一人一份,不吃的就是我的。这六年我虽然过的像个童养媳,但我心里没有怨恨,真的不恨她,我从内心感谢她,是她给我提供了修炼的环境。我想这也是我要还的债,要过的关吧。

她岁数越来越大,也就越糊涂,出门就不知回家。她老粘着我,对我做三件事很不利,长期干扰,我想起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开始发正念,放下自我,完全站在为他人着想,清除她背后使她害怕、犯糊涂干扰我的黑手烂鬼和邪恶,让她明白的一面赶快明白。白天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听师父广州讲法,读《转法轮》,念不来叫小孙子教,有时我们三人念。这样她晚上不怕了,有时也听点话。

二零一三年媳妇要出国,晚上我带不了三个人,她儿子就把她接走了。临走前,媳妇的奶奶说:谢谢你,你真好。我说我是学大法学的。后来亲家也走上了修炼路,也学大法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