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市毛彩珍十五年来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毛彩珍女士,十五年来她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了很多非人的迫害。在兰州女子第二劳教所,多次长期被铐吊挂折磨,毛彩珍手上脱了一层皮,手指肚到现在十三年了还发木。

毛彩珍女士,现年51岁,家住庆阳市西峰区肖金镇肖金村西关队。一九九九年七月初,西峰区肖金派出所副所长王××到炼功点登记学员名字,学员问为什么登记,他们欺骗说:“给你们炼功点。”七月二十日后,肖金司法所的人与村长就把毛彩珍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叫去说,以后不准炼法轮功,还说要收大法书。几天后,毛彩珍的一本大法书就被强行搜走了。

二零零零年阴历三月初五,毛彩珍和法轮功学员曹强强、史喜琴,还有董志镇的法轮功学员张志和、曹明利、安安,一同到北京证实法。上车刚要走时,被曹强强的丈夫发现,曹强强被她丈夫从车上拉下来,一边打一边往家里拉,随后又到镇上闹离婚。到火车站进站时,毛彩珍和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董志派出所警察马忠宏、袁生瑞和肖金派出所警察张正华绑架,被劫持到肖金派出所,三月初六将他们非法拘留。阴历三月十七,肖金镇逢集,人多,毛彩珍等十六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游街示众侮辱,并被绑架到电影院开所谓“批判大会”,晚上又将当天录像在庆阳电视台播放。一月后毛彩珍丈夫签了字,并被勒索二百元后才回到家中,她每天还被迫到派出所签到,副所长王××又多次上门骚扰。二零零零年阴历六月十八,肖金派出所张正华和一姓键的镇长在肖金幼儿园强行办了一周的洗脑班,期间毛彩珍和其他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准回家(家里送饭),逼迫他们除草,清除垃圾、修路,侮辱他们。二零零零年阴历十月初八,毛彩珍第二次上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现金八百元。阴历十一月十七,肖金派出所副所长王××到毛彩珍家叫她到派出所去一趟,她不去,王××说:“问完话你就回来”。谁知到派出所后,王××就不让毛彩珍回家了,要送她到戒毒所,毛彩珍说:“我要回家。”王××不让,一会来了一群人说要办事,围住了王所长,毛彩珍就堂堂正正走出了派出所,到街道朋友的商店呆了一天,肖金派出所警察邵军在毛彩珍家等了一天。

从此毛彩珍被迫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她丈夫卖菜,还要做饭,老人老了,孩子又小。快过年时,毛彩珍赶腊月二十八晚上回到家,三十晚上三点半,派出所来人打门。当时天刚下过大雪,她再次被迫离家。当时天气寒冷,满地是雪,看不清路面,她就在田里炼功。后来听说派出所警察进来看有脚印就到墙背后去看。二零零一年阴历三月二十,毛彩珍在妹妹家,肖金派出所所长金建勋,副所长王××、张正华,把她从妹妹家绑架到肖金派出所,铐在树上,晚上把她送到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二,毛彩珍被劫持到兰州女子第二劳教所,中队长范怡云常常指使吸毒犯马树林、刘萍、李佳、马维兰(几个组的组长)对毛彩珍等法轮功学员百般刁难,不准互相说话,不准上厕所,打饭都由吸毒犯带领着,常常受到吸毒犯的打骂。

二零零一年五月初四,劳教所开大会,田科长在大会上污蔑大法,毛彩珍就喊“法轮大法好”,被吸毒犯李佳将她拉到组里打倒在地,裤子被绊烂,眼睛被打青,随后双手被铐在高低床的上栏杆上七天七夜,每顿只给吃半个馒头,吃饭、上厕所只给半小时。外出劳动时,强制毛彩珍背土,背不动吸毒犯就大骂,兰州七八里公路的两侧就是她们垫平的。

二零零一年九月初九,毛彩珍在劳教所院内炼功,被范怡云叫去,问:“你炼功没有?”她说:“炼了。”范怡云又问:“你平时偷着炼过功吗?”她说:“我没有,修炼是堂堂正正的,我为什么偷着炼功。”范怡云就将毛彩珍又铐了七天七夜。过中秋节,范怡云没收了毛彩珍八十元现金(绑架进劳教所搜身时没搜走的)。

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劳教所三个队长(杨得兰、范怡云、马讳),把毛彩珍叫去一晚上企图转化,毛彩珍不配合,她写了她对大法的认识,几个队长气得眼睛直蹬,脸色发青,用脏话骂她。从那天开始,毛彩珍白天劳动,晚上被罚站,有时站到天亮,有时站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凌晨两点,一直站到过年。过完年元宵节后,范怡云、马讳、又罚她站,强迫转化,毛彩珍不配合,又被挂了七天七夜,脚站肿了,身上直发冷,有时站着就睡着了,还说梦话,眼睛看东西都模糊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二,毛彩珍被非法劳教的期满,劳教所不放。三月二十八日晚,范怡云把她叫去,发疯似的用胶皮棒在她的胳膊上狠狠地打,打一下,她惨叫一声,打一下,她惨叫一声。恶警打了七八下,看她只是惨叫,范怡云的魔性更大了,又将她铐住挂起来狠狠地打,打了几下,看她不惨叫了,范怡云才停住,将她放下来,又叫来几个吸毒犯组长(郑文颜、李佳、刘萍)将她挂起来,范怡云走了,叫几个组长打。刘萍狠打了她二下,顿时,她肚子痛的只想上厕所,头上直冒汗,吸毒犯把她放下来,刘萍将她手拉住写转化。那天晚上,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遭到邪恶的迫害,她的身体被打成了茄子色。

因多次长期的铐挂折磨,毛彩珍手上脱了一层皮,手指肚到现在还发木。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她回到家,被超期关押四十二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她正在卖菜,肖金派出所两名警察把她叫到楼上拿出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照片,问她认识不认识,她说不认识。

二零零三年六月,肖金派出所副所长范哲和市局人到毛彩珍家,进门就乱翻,翻到一份真相资料,问她哪来的,她说门外拾的。二零零三年八月份,肖金派出所苟亚东等二人闯入她家,进门就各地方乱翻。二零零四年阴历四月二十四,一位法轮功女学员被绑架到肖金派出所,她丈夫未修炼,也被绑架并非法抄家。这位学员说是毛彩珍给的资料,被勒索二百元后放回家。当天下午六点多,肖金派出所所长张晓华,副所长范哲,还有一个女的,气势汹汹地闯到毛彩珍家到处乱翻,连炕洞里,麦袋子里都翻,锁着的柜都要打开翻,屋子翻的乱七八糟。张晓华对她说:“你什么时候劳教回来的,你还想劳教吗?今天如果在你家寻出一个纸条都要把你抓走,”毛彩珍平和的招呼他们说:“那个地方是关坏人的坏地方,为什么要关我们这好人呢”。恶警最后啥也没翻着,出门时张晓华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二零零五年四月,毛彩珍刚从娘家回来,肖金派出所副所长范哲又去她家,进门就把她的包抢去,她马上又抢回来。九月范哲又去她家让签字,并说:“你不签字到年底我没法交差。”她不配合,过年她在街上卖菜,范哲也要去看一看,看她在不在,还多次骚扰。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农村人正在收庄稼,西峰市局和肖金派出所的人上毛彩珍家骚扰。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九点多,毛彩珍去学法点,肖金镇派出所韩广军等五名警察到她家骚扰,门锁着,他们就在她家门缝里夹了一个纸条,叫她第二天十点到派出所去一趟。二十五日下午四点多,毛彩珍不在家,她丈夫在家,西峰市局和肖金镇派出所所长席凯,副所长王治,还有一个女的共五人到她家对她丈夫说:“别人说你妻子一天跑的联系着”,他们各个地方都看遍,逼她丈夫要出她住的房子钥匙开了门,抢走师父的法像,三把装真相小册子的塑料袋,一张挂历,还拍了照。二十七日毛彩珍在街上卖菜,她丈夫刚回到家,来了五个警察进门就把她电动车钥匙拔下,打开后盒,抢走大法书《转法轮》和师父《洛杉矶市法会讲法》、mp3,二十几个护身符。二零一一年阴历九月十六日三点多,天下着雨,肖金派出所高小飞等四人到她家,毛彩珍客气的招呼他们,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胡说,逼她签字,她就一直坐着哭,他们就走了。九月二十三日十点,她刚开门倒垃圾,高小飞又领几个人来了,她一看,就顺手把大门一关,不让他们进门,并严厉地对他们说:“你们今天又干啥来了”,他们说:“就上回的事”,她说:“你们今天来了,明天来了,你叫你们领导来,我做好人错在那里?”毛彩珍就一直和他们讲道理,后趁他们不注意,顺墙背后绕一圈,正好公路边停了邻居一辆车,她坐车走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毛彩珍在医院看望父亲,儿子在家,肖金派出所三人由她村干部姜小明领着到她家骚扰,七月十七,又开了两辆大车在她家门前停了半个小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