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妹妹高蓉蓉(4)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六日】(接上文》

八、政法委所谓“调查”

验伤后本来一、两周等验伤鉴定出来,就会有相应的处理结果,但验伤结果却迟迟没有了消息。

7月1日检察院的人来医院调查后,沈阳市610、市政法委的邪恶之徒也在当天快速派人来医院以所谓“调查”为名,直接出面干扰,不准任何人再接触蓉蓉,并加剧对蓉蓉的迫害。

7月1日、2日,市政法委的人频繁前来,7月2日一天就来了三次,有当时龙山教养院恶警2004年7月1日和7月2日记录的日记为证。其中7月1日写到:
“2.早:9:10分以刘海波(检察官)带队的,市检察院四处和城郊检察院来533室并做笔录。”;
“3.早:10:10分市政法委王惠等2人要到533房了解情况,请示院里同意,但因为市检没有做完笔录,没了解上并于12:10分离开,并说下午再来。”
“4:市检四处和城郊检察院来人的身份经李院长同意未记录,但身份都明确,是检察官,刘海波确切表示来人都是检察院的检察官。”
“5:下午2点45分,政法委来的人有介绍信,政法委综合处处长王惠、沈河区检察院公诉科刘革(女,从沈阳市沈河区检察院公诉科抽调到这个所谓“专案组”的)。下午5:33分离去,谈话、做笔录,内容不详”。

龙山教养院恶警2004年7月1日的所谓“工作日记”

7月2日:“1、早10:00点,政法委卢静臣、检察院刘革、610办公室魏军到医院,了解情况。经请示院里同意、其三人进病房。10:05左右检察院刘革要求,我们回避。10:10分,三人离开病房。”
“3、下午1:30分左右,张局长、李荣深来医院了解情况。史应俊、姜小兵、张晓秋、王静惠及卫生局田野到医院了解情况,并请专家会诊。”
“4、下午2:10左右,政法委王惠、刘革、李某(男性)来医院了解情况,2:15左右离开。”
6、“晚7:25政法委刘革、王惠、田东升、王可陶到医院了解情况。”

从上面仅2天的龙山恶警工作日记中,现在仍可感到邪恶中共各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门,在当时为了阻止住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法医验伤结果公布于世,它们走马灯似的加紧了迫害。这里我们引用一下高蓉蓉自己亲自揭露对她迫害的文章中所记录的那2天政法委和610的人员频繁到医院对高蓉蓉的不断骚扰和威胁 ,看看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在市检察院7月1日上午来做调查时,“专案组”成员王惠、刘革就赶来了解情况。当日下午,王惠等4人再次来到病房,对我说有人向他们反映了我的情况,并拿出我的申诉书和受伤照片。我问:“谁反映的情况?”他们没回答,只是说得对我调查核实做笔录。笔录由刘革记录,一名男子提问。

龙山教养院恶警2004年7月2日的所谓“工作日记”

在做笔录过程中,我提到此次二大队共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电棍电击时,他们不往笔录上写,那名男子单独记在一个小本上。这些人对龙山警察违法的事实不想多听,而是一再问我:“照片在哪拍的,谁拍的,别有心理负担,你得相信‘组织’,会解决你的问题的。”(2004年8月份我病危期间,家人找到市政法委、市610要求解决问题时,得到的回答却是“不归他们管”。) 我说:“谁拍的都是合法的,我没有什么负担,你想的太复杂了。”那人忙说:“是合法的,但照片没什么用,说明不了问题,有你这个人在,就是证据。”过后,他小声自言自语:“不是有戒护吗?怎么拍的呢?”(注:“戒护”指看护的警察)

7月2日上午10点,刘革陪同市政法委领导卢静臣(男)、市610办公室魏军(男)来病房,称“市领导重视此事”。

下午两点多,刘革、王惠同一中年男子来到病房,说中年男子是政法委的领导,姓李。这名政法委领导问我脸上的伤痛不痛,伸手在我脸上结痂处到处按,并快速揭断一块黑痂,因结痂上有纱布纤维,揭断的那块结痂没掉下来。当护理我的家人制止他不应该这么做时,三人匆匆离去。

当天晚上7、8点钟,刘革、王惠等四人又来到医院,要给我姐姐做笔录,姐姐拒绝了,他们显露出很不高兴,还说他们“专案组”很忙、调查时间排得满等等。因姐姐仍然拒绝做笔录,他们之后离去了。

7月2日下午,沈阳市司法局副局长张宪生和李荣琛、史英俊、姜晓兵,龙山教养院二大队大队长王静慧、卫生科科长张晓秋及卫生局的工作人员田野,先后来到医院在一起“商谈”。

有两个穿便装的陌生男子来到病房,不打招呼直接在床前观察我,家人问这两人是哪里的,他们匆忙的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医院的”。

家人后来曾到检察院去咨询,工作人员说:“在办案期间,龙山教养院和司法局作为被申诉对象,有关人员不应该到医院来。”

一天夜里,混杂在这些往来人当中的,有一位不明身份的男子,蓉蓉和我们都感到那人好似北京来的,随从他的人在他面前都不敢说话,那人自己也没有开口,趁深夜到关押蓉蓉的533病房看了看就走了。我们越来越感到周围的环境诡异和凶险。

九、短暂的“自由”

从蓉蓉遭电击毁容的这5个月的时间里,蓉蓉和我们家人都处在邪恶中共的政法委及610的包围中。

我们多方寻求政府和法律上的援助,但所有关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子,在政府各部门、司法领域、报社媒体都被消声。沈阳龙山教养院的恶警更是集体出动,每天在医大骨科关押蓉蓉的533病房和骨科走廊里,大耍恶警的淫威。整个骨科的医护人员和患者及家属,都敢怒不敢言。沈阳市司法局的各级人物,经常出入医大医院,威胁串通医院邪党党委,对骨科医生施压,胁迫医生残害蓉蓉。沈阳“610”宋姓主任,在我们的父母找到他时,竟威胁两位老人:“是不是也炼法轮功?”

沈阳龙山教养院的恶警头子李凤石,因迫害法轮功心狠手辣被提为副院长。蓉蓉在龙山教养院遭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李凤石多次纵容唐玉宝等恶警酷刑摧残蓉蓉。李凤石曾叫嚣:“教养院是干啥的?手铐电棍是干啥的?不信治不了你小小的高蓉蓉。”在蓉蓉被电击毁容囚禁在医大骨科病房后,此人更是上蹿下跳地卖力迫害。当时在医大的住院部和邪党委办公楼,经常见李凤石与司法局的刘波一起,威胁利诱医大各级人员和部门,对蓉蓉和我们家属施压。在蓉蓉被迫害的身体一度很虚弱危险时,李凤石就曾向龙山把守的恶警指示:“死了马上报告。”

在610和政法委的不断威胁、迫害下,很多沈阳的法轮功学员担心蓉蓉的危险处境,到后来我们每天都会在骨科走廊和楼梯旁的座椅上,看到有同修到医院为蓉蓉近距离发正念。医大医院包括骨科的各病房,都被同修们发放了真相小册子。8月末的一天下午,母亲在病房陪护身体极度虚弱的蓉蓉。在恶警苏志忠和其他恶警走出病房的一个短暂时间里,一位梳短发穿格子衬衫的女法轮功学员,毅然走进了关押蓉蓉的病房内,据母亲描述,这位女学员站在蓉蓉的病床前,看到躺在病床上满脸伤痕、憔悴瘦弱的蓉蓉,痛苦得站在那里不肯离开。母亲催促她离开,这位女学员没有走。这时恶警苏志忠冲了进来,推搡和打骂着她,把她带走了。

过了一会,苏志忠在走廊里大声叫骂着:“还敢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呱呱两耳光,看你还灭不灭。”晚上其它病房的病人们告诉高莉莉,苏志忠把那位女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医大的保卫科了。我们不知道女学员之后的下落如何,都非常替她担心。

2004年10月5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将蓉蓉营救出关押了蓉蓉5个月的医大骨科533病房。

在蓉蓉被营救后,中共610为了找到蓉蓉,把我们家外城市的亲属的单位都骚扰遍了。我们父母家的大门口,龙山教养院的一个大客车停在那里,恶警们24小时吃住在客车里,对父母进行监控。后来父母家的邻居告诉我们,龙山教养院的恶警每天到父母家的门口看情况,门口的邮箱每天被他们打开查看,邻居烦透了他们,把邮箱摘掉扔了。

在蓉蓉被营救后,父母为了我们的安全,一直不让我们再回到老家沈阳。

十、再遭绑架、迫害致死

在中共网络式的搜索中,蓉蓉及营救她的学员在2005年的3月6日再遭绑架。父母多方打听,费了很多周折才得知蓉蓉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在他们得知蓉蓉被马三家迫害的生命垂危时,二老悲痛难当,但他们还是对我们隐瞒蓉蓉的消息,而是把亲友找到沈阳帮忙,亲戚们也怕中共邪恶之徒再对我们下毒手,都对我们隐瞒着。

从后来明慧网上刊登出的消息,我们知道江泽民的得力干将罗干亲自下令对蓉蓉的案子要“处理好。”周永康亲自窜到沈阳指挥抓捕蓉蓉和营救她的法轮功学员。

3个月后,2005年6月16日蓉蓉被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前在马三家的监狱医院里,蓉蓉一直遭单独关押迫害,父母找遍了各级部门,都争取不到见蓉蓉一面。马三家女恶警所长苏境,不但亲自出面阻挡父母见到蓉蓉,还一直撒谎欺骗两位老人,说蓉蓉很好。有一次,母亲一定要见蓉蓉,苏境竟然招来当地公安要绑架母亲。

我们不知道在蓉蓉再遭绑架的那3个月里,她是经受了怎样的摧残。我们知道蓉蓉遭电击毁容的照片公布于世后,残酷的迫害震惊了世界,尤其辽宁省检察院专家给蓉蓉做了验伤后,中共在它的内部想掩盖罪恶也很难了。面对铁证,中共依然是选择了继续做恶,中共的邪恶是无底线的,江泽民、罗干之流不惜再下毒手,虐杀了我们的妹妹高蓉蓉。

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察处处长秦春植曾对我们说:“高蓉蓉验伤的照片,在大会议上已经播放了,省政府的领导也看到了。”

据可靠消息,在蓉蓉被迫害致死后,辽宁省政法委责令辽宁省检察院把给蓉蓉做的验伤报告及照片等材料,整理了3大口袋卷宗,上交给政法委。检察院已无权过问了。

在蓉蓉被迫害致死后,蓉蓉在她的工作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档案,被610全部取走。

但中共做出的这一切,真的永远能遮住真相吗?有检察官对我们说过:“要想把高蓉蓉的(验伤的)事实抹掉,除非把检察院的人都杀光了。”

结语

当我们讲述妹妹高蓉蓉遭电击毁容后610和政法委对蓉蓉和我们全家进行迫害这段经过时,因为我们与蓉蓉当时同在,那个邪恶气焰嚣张的氛围、那种身临其境的痛楚,又切切实实的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我们的脑海中,我们不得不无数次的停下笔来……

我们知道我们应该有妹妹那样的坚忍,把迫害揭露出来,能更多的引起世界人民的关注:在东方的中国,在邪恶共产党侵占了几十年的中华古老土地上,中共恶魔每天在杀人、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好人,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这种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屠杀,因为看不到硝烟和战场,更容易掩人耳目,加上中共一贯把持中国媒体的造假宣传,一直在蒙蔽着世人。

我们热爱的祖国,被共产邪党蹂躏,生灵涂炭。我们呼吁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们,不要惧怕对中共残暴现实的正视,也许因为这种自我保护似的逃避,中共才得以嚣张。让我们都拿出勇气,对邪恶的中共说:“不”,说:“必须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说:“世界需要真、善、忍”。

我们悼念我们的妹妹高蓉蓉!悼念所有与我们妹妹一样被中共和江泽民虐杀的我们的同修们!作恶者可能永远也不会明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他们的肉身虽然死亡了,但他们的灵魂伟岸不朽!他们对正信的坚定,让真理永存人间及宇宙!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