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黑窝里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十五年的反迫害讲真相中,我经常写真相信,今天试着写出我修炼中的一个方面,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一、去北京说句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非法通缉师父。站在电视机前,我放声的哭,同修来我家,也是含着泪说:有同修买书,在天津被抓,书被没收了,同修的胳膊、腿被打折,有的绑在大板上,倒控七天,咱还忍多久?

当时,邪恶的气焰十分嚣张,村里的大队书记、治保主任看着我家,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多。睡觉时,大队书记安排两个人房前屋后的看着,怕我们上京、怕我们炼功。和同修交流后,我们决定去天安门证实法,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鹅毛大雪下了一天一夜,仍然在下,刮着三四级的风,看我们的人放心了,安稳的回家睡觉了。我们四个同修顶着大雪,走出二里地,乘上开往火车站的汽车。到那里,弟弟、弟媳一家人(同修)与我们汇合,我们顺利的踏上去北京的火车,并安全到达。在车上,广播中一直放着普度、济世的音乐。下车后,很容易的找到一家旅店,店家态度很好,价格便宜,也没要身份证。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

刚到天安门既没打横幅,也没炼功,一个警察过来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反问他:法轮大法好不好?反复两遍,我被穿黑衣服的警察抓到警车,到接待室我向接待室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我是为了证实大法、给师父讨个公道、营救同修而来。于是我报了真名、真姓、真地点,要求他们向上反映。

很多去证实法的人都被关在铁笼子里,一个河南同修告诉我:师父又来经文了《忍无可忍》,还告诉我:有魔难时喊师父。这句话对我的鼓励非常大,一瞬间害怕的感觉没了。

当地镇政府书记、村书记、派出所警察,来到北京,给我们戴上铐子,搜走我们身上的钱。在火车上,看到我们这些用铐子连起来的人,后面还有十一岁的孩子,车上的旅客都打听怎么回事。我告诉他们:我们是炼法轮功的,被迫害。炼法轮功的不打人、不骂人、不偷不抢、捡到钱都给失主送去、不杀人、不放火、尽做好事。我是有病医院治不了了,炼了法轮功,炼了五天,病就都好了。李大师不要我一分钱,有了好身体不花钱买药了,又能多干活挣钱了,现在家里有了存款。以前有病不能挣钱,还花钱。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很多人一直跟在后面听真相,人越来越多,大队书记不让讲,乘客们不离去还是要听,大队书记找了列车长,驱散了乘客,等列车长走后,乘客又过来让我小声讲。在师父的呵护下,十来个小时的行程车厢里的人明白了真相。

二、游街场上证实法 邪恶解体 救众生

在拘留所里半个月后,恶人将我夫妻两人与杀人犯一起游街。他们用绳子给我俩五花大绑,挂上大牌子,押到车上。车上站着挂着大牌子的杀人犯,车内鸦雀无声,非常恐怖。对于九九年刚刚得法,一遍《转法轮》还没看完的我,在这种邪恶的令人窒息的情况下,竟没有害怕。我时刻想着师父,牢记河南同修告诉我的话:有魔难时喊师父。

恶人想把我们带到县里人多的地方录像,用侮辱的方式逼迫我们说不炼,挑起民愤、毁灭众生。我和丈夫同修说:师父交给咱俩的艰巨任务坚决拿下来。恶警嚎叫:不许说话。我义正词严的向他们讲大法教人向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真相。满满一大汽车的人都象麻木了一样,都在静静的听。

街上看热闹的人山人海。我下车后,两手举起,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人权!连喊三遍。恶警一起抓住我往车上拽,用我的围巾把我的嘴勒住。我在心里喊着:师父!师父!师父!在车上,我仍然喊:法轮大法好!恶人的计划无法進行了,赶紧上车回拘留所。一个警察说:大娘,你达到目地了,我们没达到,你上层次了,你圆满了。我知道是师父借他的嘴在鼓励我,心中对伟大师尊充满无限感激。

到了拘留所院内,我又高声喊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我人权!震撼了拘留所,拘留所的所有警察都往出跑,随行的警察象汇报似的笑着说:她去证实法了,她喊了法轮大法好。共计八个号的人,有男、有女、有常人、有大法弟子,他们齐声鼓掌。在师父的加持下,坏事变好事,邪恶的计划彻底灭了,当时就有几个常人得法修炼了。常人来一个,得救一个,真的体现了师父在利用这种形式救人、锤炼大法弟子。

三、在劳教所里炼功证实法

在我没有签字的情况下,恶人将我非法劳教两年。到劳教所里,先来个下马威,队长讲课、开会、告诉不许看经文,不许炼功,表现好减期,不听话加期,刑事犯人换班看着。

晚上,睡不着觉,我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曝光>中讲的法,当时不会背,只知道大概意思。我立即起来炼功,把同修都叫了起来。我们炼了几天后,刑事犯报告了队长,队长先是伪善,我不为所动;伪善也炼,骂也炼,来硬的也炼。后来警察打骂,用绳子把我绑到暖气管上,下来,我还炼。她们把我调到刑事犯班,编麻辫子,我不编,恶警打我;我炼功,恶警打;背法,恶警也打。这时我就背:“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

早上起早让大家做操,队长站在我面前,看我是否还敢炼功,我喊着口诀:“弥勒伸腰 如来灌顶”炼起了功。队长一把拽住我的脖领子,拽到她的办公室,她叫我立正站着,让我给她赔礼道歉。我笑着说:你别生气,我没偷、没抢、没打人、没骂人,我就是因为炼法轮功進来的,我没做坏事,所以我不做操,我要是做操,不就也成了坏人了?她气得打了我一个嘴巴,我没疼,她又狠狠的踢了我一脚,我也没疼,是慈悲的师父在替我承受。

她又说:叫你嘴硬,我今天好好给你过过关。她拿起电棍要电我,我对着电棍发出一念,念动发正念口诀(这是我才学的一句话,当时就用上了),电棍怎么也不好使,她气坏了,把电棍扔在沙发上,她坐下了,让我到她的前边去。我笑呵呵的过去了,不惊不怕站在她面前。她叫着我的名字说:我这么大个队长,你就敢站在我面前炼功?面子都不给我!

我一下想起师父讲的:“当时这个小伙子就警觉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本来就是幻化出来的。”想到这儿我笑着说:队长啊,我只想我是炼功人,没想到面子不面子的。队长马上说:你回去吧!你过关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符合法,邪恶是不敢动的,如果我当时做操,就是常人,自己把自己当成坏人,所以我按照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去做,邪恶全灭。

四、用写信的方式救警察

我是三年级的文化,从来没写过信,当时就动了一念:我要给队长写封信。太神奇了,一个多小时写完了,字都会写。我交给了队长,三天后,她来上班,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给我三个西红柿,她说:那些教授、博士、硕士给我写的信,我看一遍后,就扔了。你的信我看了三遍,还是没舍得扔。我心里感谢师父,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这个队长得救了,从此,她再也没有操控警察和犯人打我。

我抓住一切机会给警察和学员讲真相,有的不听,有的骂。我就用写信的方式讲,给谁写,谁高兴,都说谢谢,越写越好,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开创了写信的环境,认识的警察全写一遍,所长、科长、队长,百分之八十都接到过我的信。我回家时,一个队长说:你大学毕业了,你写的信从三楼能排到管理科。

想写的太多了,今天写出修炼的一角,不足之处,请同修多多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