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法路上坦荡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难中得法

二零零二年,我久病不愈,生命垂危,自己把后事都安排好了。有一天,母亲跟我说:“闺女,你没事,死不了。我晚上做梦梦见你有‘天龙保’。”当时我没有在意。过了几天,一个法轮功学员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心想:正好,我正想看看法轮功是咋回事?共产党迫害这么厉害,这些人都不怕,该咋样咋样,这本书一定有他不寻常的地方。我用了多半天时间把《转法轮》看了一遍,只知道教人做好人,没看明白,继续看……

后来我弟弟知道了我炼法轮功,坚决阻止,我学着大法弟子的样子说:“就炼!谁也阻止不了。”真象师父说的:“虽然旧势力它在控制,可是还是挡不住,很多人还是要進来学。”[1]就这样,我走進大法修炼中来了。

一直到二零零九年,我都是处于独修状态,书看的少,家里活很忙,晚上学法老是迷糊。那几年我就看《转法轮》,同修借给我两本各地讲法,我也没看懂。《明慧周刊》上的文章,对我有很大的促進。其中有一篇文章,写讲真相,我看了很感动,心想:这么好的法遭不白之冤,我也要讲真相,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是被冤枉的,要叫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真相!

我丈夫是开车拉粮食的,我跟车,走到哪就把大法真相讲到哪。到二零零九年找到整体时,我讲真相已经讲的很顺手了。当时我不明白多少法理,可我知道,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师父叫干啥就干啥。

勇猛精進

二零一零年秋天,协调同修为了能让我看更多的大法书,鼓励我买电脑,将师父的讲法下载到电脑上。我每晚如饥似渴的看,看两讲《转法轮》再加一本各地讲法。不久协调同修又给我搬来了打印机。我心里那个高兴啊,我以后也能打印了。明慧网上的今日文章、真相小册子,我看着好就打印出来,太方便了,不用再跟协调同修要了。

随着学法越来越深入,正念也越来越强,整个身心都沐浴在师父的佛光里,从内到外都透着正信正念,那时状态很好。我是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進来的,自然不怕,怕就不進来了,做证实大法的事坦坦荡荡,没有怕心。哦,话说大了,不能说没有一点儿,只是怕心小。

我老是骑个电动车讲真相,看到路边的人,就大大方方的说:“唉,过来,过来,给个好东西。”别人说:“什么好东西?”我拿出神韵光盘,说:“光盘,可美啦!那个美啊,别的地方哪儿都看不到,那个气势可洪大啦!场景美、音乐美、服装美、舞蹈美,整个就是一个美,是中国正统的传统文化,世界一流的秀,看了这一辈子都不后悔。”我把那个气氛宣扬的美透了,也真是这样。一般都要,开始不想要的也会改变初衷:那我也看看!接下来我会问:有DVD机子吗?电脑也能放,再不行找有DVD机子的,你们一块看,看着好,传着看,有福报!

光盘多的时候,我整箱带着去发,电动车后边带着一箱光盘,前边车筐放一大包,转一圈还没发够就没了,最后只能说:就这一张了,你们轮着看吧。

我家是资料点,经常给同修送真相资料,讲真相的路线一般也就那两条,经常走经常讲,那些人都熟了,都象亲人一样。看过光盘后,很快反馈回来,有的说:你给的那个光盘真好!有的说:我找影碟机看的,好几个人一起看。

当然也不都这么顺,也有不听的,还有打电话报警的,很少。一次,我送给一个人《九评共产党》,他一看是法轮功的,就要给派出所打电话。我不相信他会打,也没往心里去,一直给他讲真相。结果他真打通了,说:有一个人在这发《九评》。我一听,才反应过来。这时又过来几个他的同伴,我也不害怕,就说:“你这人怎么能把一个好人送到派出所呢?共产党现在这个烂摊子谁不知道?”他说:“我就是共产党。”我一听这个人这么邪,对他的几个同伴说:“劝劝他,他怎么能这么做?”说着我推起电动车就走,他想拦也没拦住。我立刻意识到我的修炼有漏了,否则不会出现这种事。师父说:“很多证实法的事不是没有办法,再难都有你们走的路,尽管那个路比较窄一些,必须得走正,稍微差一点、不正一点都不行,但是呢,你们还是有路。也就是说大家走正它。”[1]其实近一段时间我也感到干扰很大。回家后大量学法归正自己,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好一段时间才把环境顺过来。

晚上贴真相、挂条幅,压根就没想到还有一个“怕”字,整个身心都在做,说忘我也可以。在我看来:你只管做,谁管那些事。贴真相时碰到人了,就给他讲真相;汽车、骑摩托车路过,心动也不动,该干啥干啥;摄像头,没想过它能怎样。有一次嫂子跟我说:哪个哪个摄像头里有你。我说:有又咋啦,谁不知道我炼法轮功?丈夫说:你一个人把村子里闹的人心惶惶的。我心里说:能把村子里的人都正过来才好呢。

再说说庆祝“五一三法轮大法日”挂条幅的事。晚上十点多钟我骑车去邻村挂条幅,选了一个地方,看看左右没人就往高处扔,扔了几次没扔上去。这时感觉背后有人在看,回头一看,还真有一个人离我不远,我没管他,还扔,条幅挂上了。我推起车子冲那个人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是个男的,五十多岁,我说:“你干啥呢?还没睡?”他反问:“是法轮功吗?”我说:“你知道法轮功是咋回事吗?”他说:“不知道。”我说:“法轮功是一群好人,讲三个字‘真、善、忍’,这三个字好不好?”他说:“好。”我一听,还真是有缘人。我推着车子,他跟着走,边走边讲真相,用我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共产党腐败,讲贵州藏字石。他都很认同。他也给我讲了他生活中遇到的神奇事。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个路口,位置挺好,再挂一个,我拿着条幅就往上扔,没扔上去,他看我力气小,就说:“让我帮你扔吧。”我想:大法弟子挂的条幅救人效果才好呢。就说:“让我吧。”又一扔,“噌”上去了!临分手时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危险就能转危为安。他点点头,说:“记住了。”

又到了一个路口,刚想挂条幅,过来一个女人,手里拿着手电筒照了照我,说:“你不是某某吗?”我一听还认识我,就说:“是,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呀。”她说:“没有。”她走过来,我就给她讲大法真相,她听的很认真,还让我这几天给她送神韵光盘。这次挂条幅,是她用手电筒给我照着挂上去的。

任重志坚

我修炼时间虽短,可证实大法的事样样落不下,安装新唐人我也做。四十五、六岁的中年妇女给人家安锅,还着实让人觉得新鲜。刚开始和本片协调同修接触时,我只是帮她做光盘。没多久我就有了自己的电脑和打印机,开始自己做资料。电脑还没摸熟,又开始学安锅盖。

当时推广新唐人,每个村都有要安装的,可技术同修老是来不了。给人家说好了,半年了也安不上,等的我都不耐烦了,心想:自己要是能安装新唐人就好了。刚这样想了没两天,协调同修让我去他那里一趟,到那一看,是让本地四个同修跟技术同修学安锅。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学的很用心,结果就我一个人学会了。

刚开始在自家调试,心里还没底,邻村同修就催着去给他们村安,去就去吧,就这样一个人上阵了。

心里没底,先给同修安,安不成也知道是刚学的,不丢人。结果三下五除二,锅盖调好了,机子也调好了,新唐人电视台就出来了。第二家也是同修,很快就安好了。第三家是常人,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妇女,我在房上调锅盖,她在一边看着。真神,一调就成,信号还很好。这时她说话了:我就是想看你能不能安成,还真成了。下了房,在电视上一调新唐人台又出来了,还真利索。一下午安了三家,整个过程迷迷糊糊的就安好了。每想起这些,都深切的感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最近看师父的一段讲法,颇有感触:“其实我早就讲过,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3]

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就是要坦坦荡荡。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