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严肃批评 把心摆正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去年秋天,同修甲在一次学法结束后对我提出了严肃的批评。她的语气和态度都很严厉,批评的内容更是全面而尖锐。我当时颇有点意外,甚至觉的难以招架,不知所措。面对她的咄咄逼人,我喃喃的解释,她厉声说:“不要为自己辩解!你根本就听不得别人的意见!”我想,这种时候我确实不应该急着为自己解释,于是我静下来听同修的意见。

不料过了一会儿,她又很生气的对我嚷嚷:“你怎么不说话呢?你以为这样就能显示你脾气好吗?告诉你,谁都说你好,其实你并不是真的那么好,你不要以为沉默就可以掩盖你的执着!”说真的,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局面,我不仅受不了她的态度,更糟糕的是,我觉的她对我的很多指责是不实的,是她自己的主观猜测和无端推理。我虽然一直在告诫自己守住心性,不要争吵,但心里那个折腾呀,简直无法形容,太难受了。一连好几天,我的心都很沉重。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我知道自己必须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了。很多同修都夸我性格好,但在矛盾冲突面前,我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我在痛苦之余,觉的自己有点可笑。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同修的态度?是因为我认为同修的批评不是事实?是因为自己隐藏很深的执着被触及而不愿正视?是因为我觉的同修自己也有很多不足而不应该这样对我?是因为自己的气量和心胸太小?我是一个修炼人,是一个大法弟子呀,师尊一直教导我们遇事要向内找,我怎么就表现的这么差劲呢?

我想,我应该好好找找自己修炼中有哪些不好的心,去掉它,提高上来。我找出了自己一系列的问题:嫉妒心作怪;怕心长期不去;没有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心的容量不够;喜欢听好话,不愿听批评的话;自以为是,固执己见;亲情太重,不愿正视亲人同修的不足;怕吃苦,求安逸,等等等等。我确实很为自己的表现而惭愧。

找了这么多的不足后,我的心并没有完全平静下来。一想起那天的“激烈场面”,情绪还会不由自主的波动,还会有“被伤害”的感觉。我不能释然的是:走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魔难,每个弟子的修炼历程都是弥足珍贵的,甲为什么会这么“强硬”而“霸道”的给别人下结论呢?修炼中的人,必定会有常人心在,要帮助同修提高,就要真心的为同修好,不应该是这样不负责任的说话啊!

知道一定是自己出问题了,师父要求我们无条件的向内找,我却“找”到同修那儿去了。虽然我也“找”出了自己的一大堆不是,但我还是没有把心放下,法理我知道,但行为上表现出的却是并不真明白,还是对自己受到的“伤害”耿耿于怀。我流泪了,不是为自己受到的“伤害”流泪,而是羞愧自己执着于这个“伤害”的感觉而流泪。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一定要在法中提高上来。”

慈悲的师父看我这个愚顽的弟子还有在法中归正自己的愿望,就给了我领悟提高的机会。

几天后,我正在外面打真相电话,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段《转法轮》中熟悉的话:“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我的心猛的一震,是啊,我们都是在这个十恶毒世中同时被师尊捞起的生命,师尊无条件的苦心救度我们,又为我们的提高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作为师父的弟子,就应该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师尊,将心溶在大法中,听师父的话,按大法的要求做,师父不就是要我们这颗真修、实修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吗?真能做到这样,怎么还会有个人的放不下的痛苦和委屈呢?怎么还会明知是自己的执着还埋怨同修呢?

我一下子看到了这些天自己痛苦的根源就在于:心没有摆正。

师父告诉我们:“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炼功人的心是在法中的,在任何的魔难面前都是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我做到了吗?虽然我也在找自己的不足,但我并没有象一个真正的炼功人那样去正视自己、修自己啊!我这些天的叹息、埋怨、失落、哀愁、委屈、痛苦,不就是自己心不正的表现吗?“心一定要正”[1],这句话包含了多么深奥广博的法理!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时,感到包裹着我的一块很大很重的物质一下子消失了,整个人马上轻松了很多,头脑也清晰了不少。晚上学法后,当我再细细的审视自己存在的各种执着心时,我真真切切的领悟到师父的教导:“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静谧的夜里,对照大法梳理我的思绪,看到了自己长期以来都没有引起重视的问题:

一、自认为“修的不错”的方面恰恰会有不自觉障碍自己提高的因素

在修炼以前,我的性格就比较温和,和我相处的人,都很欣赏我的这一“优点”。但那些熟悉的朋友,却常常评价我是一个“外圆内方”的人。他们认为我虽然脾气好,但心里会坚持自己的想法。走入修炼的大门,我也很注重在冷静平和上下功夫,同修们也认为我在这方面修的好。即使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黑窝劳教所,也曾经不止一个同修对我说:你的性格真好,很多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个性都很强,我们都在反省自己,但觉的你似乎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遗憾的是,我虽然意识到修炼中我们应该清醒面对同修的评价,自觉向内修,但我还是没有意识到应该用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的这个“性格”,甚至于还有一点点的自我满足:虽然我在很多方面做的不够好,但我的“性格”还是比较能得到同修认可的呀!

看到身边的同修发生矛盾时,我总会想:“这有什么可争的呢?”潜意识里认为我是不会和同修发生不愉快的,因为我会注意我的态度,有不同的想法自己保留就可以了。殊不知这一念已暴露了自己隐藏很深的不易觉察的东西:“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是在救度众生中不断归正提高自己的过程,并不是一团和气坐在那里你好我也好。不触及矛盾,不正视矛盾,不解决矛盾,怎么提高心性,怎么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呢?

回想起来,我其实已经错过几次同修帮助我提高的机会。记的在此之前有同修曾给我提过意见,我当时态度非常诚恳,表现非常虚心,但内心并没有引起真正的重视,过后也曾努力改正自己的不足,但也只是改正自己认为存在的不足,对自己未意识到而同修已经提出的问题却不去深究,更谈不上改正了。不仅如此,心里竟然还有一丝的得意:看我多能认真接受同修的批评!我就不会和同修争吵不休!那种自鸣得意中包含了多少人心执着而不自知啊!

俗话说:“响鼓不用重锤敲”,可我却是木脑袋,被“敲”了几次都不开窍。面对我这样悟性低的人,只能是用“重锤”了。这一锤下来虽然开始有点懞,但总算没有白敲。在修炼中,就是要把这些障碍自己提高的不好的因素都去掉。

二、妒嫉心一定要修去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没有什么妒嫉心,但这次的心性考验中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强烈的妒嫉心。同修甲与我认识多年,我们虽然性格迥异,但这些年我们一直都在修炼的路上互相扶持,互相帮助。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这次会对她的言行如此的难以接受呢?我找到了一个主要的原因——妒嫉心。

一段时间以来,常常听说同修甲出现的“状况”,她自己也常向我诉说遇到的种种事情。渐渐的我竟有点习以为常了,心中不免嘀咕:老学员了,修来修去怎么修成了这个样子?!其实,这句话本来应该是问我自己的,因为我们看到听到的一切都是要修自己的啊!我却不悟,反而觉的是同修的问题。

正因为我有了对同修不够好的看法,所以当她向我提意见的时候,我的心就不平衡了,妒嫉使我无法冷静,随之种种的常人心也被带动起来。后来我想,我的妒嫉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认为她自己都修的不是那么好,批评起我来却如此的慷慨激昂,措辞严厉;二是觉的她认识的同修多,她肯定会在别的同修那儿把她说我的这一套在同修中说来说去的,那其他的同修会怎么看我呢?唉,写到这里我都无地自容了,我当时想的都是什么呀!满脑子的自我,被妒嫉心折腾到这种程度,太可笑了。

妒嫉心是修炼人一定要去的心。师父讲过:“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我下定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修去自己的妒嫉心。

三、要注意修口,不要随意的伤害同修

我一直在想:在这次过心性关中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同修的态度?除了去我只愿听好话,不愿听不好的话的心之外,是不是也在提醒我,自己在这方面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认真的想想,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这些年,在做证实法的工作中,渐渐的认识了一些同修。在与这些同修的交往中,我们往往会以切磋的形式,谈到自己所认识的一些其他同修的状态和表现。说实在的,在这种时候,我有时说的话是不在法上的,有时甚至如常人的家长里短,有时就凭自己的主观臆想给同修下结论。在显示心的带动下,有时还会把同修告诉我的一些事情转告给别的同修,全然没有考虑到说这些事情到底合不合适,会不会伤害到当事的同修。

我想,不是说不能提同修存在的问题,而是在说的过程中我们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去说。真的为同修好,真的是为了大家在法上共同精進,共同提高,那是一件好事,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我们的心态不够纯正,不能慈悲的对待同修,想当然的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同修,自以为是的给同修下结论,那就不对了,也一定会给同修造成伤害。我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而愧疚,也告诫自己以后不能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谨以此文汇报自己一点粗浅的修炼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