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医生在看守所被偷偷庭审(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上午九时,四川泸州江阳区法院在泸州纳溪安富桥看守所内,对被非法关押半年多的法轮功学员赵荣桂医生非法开庭。

中共政法委下令,赵荣桂的律师不得进场;直系亲属赵荣桂的丈夫旁听需三证:结婚证、户口证、身份证;道路设关卡,以要旁听证为由,警察、便衣、各社区人员拦截民众在看守所以外。

周边农户说,不知搞的啥子名堂,神秘兮兮的,跑到看守所审?……整人肯定是要背着人审,这就是黑审。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在看守所开庭?肯定是不敢见人的,有阴谋。

看守所外大路上设的关卡,部份执勤警察、社区、便衣人员阻止人旁听庭审

此所谓“开庭”,无律师、无家属、无一民众参与,庭审黑幕无人知晓。

一、好人遭迫害 善恶颠倒

赵荣桂女士,50多岁,是受人尊敬的好医生,曾是军队医务人员。走进她工作的诊所,看见她总是把工作环境收拾的整整齐齐,清洁、清爽;各种药品、器具的摆放井井有条,她对病人祥和可亲;开中、西药处方,打针、输液,发药、敷药、煎药,能力全面,操作有条不紊;计费、收费、一丝不苟,经济上分毫不差。她的风貌赢得老板的信任,令病员由衷的感佩,男女老幼病员都亲近她。

赵医生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工作认真,为人真诚,道德高尚,于人、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的好人动辄就被关进监狱坐牢。谁善谁恶?不是很清楚了吗?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赵荣桂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经半年多了。其丈夫到江阳区公安局要人,问陈姓公安局长:炼法轮功没有偷抢骗,没有吃喝嫖赌,怎么是“邪教”?公安局长无言以对。他到国保论理,指出他们打胡乱说乱立罪名,黑整,抓人违法等等,国保大队队长——办案人樊建平自知迫害理亏,恼羞成怒,野蛮的动起手来将他推出门外,还说:你不服,找律师。中国的不行找国际上的。

赵荣桂所在的社区是泸州市江阳区纪念标社区,该社区群公办的一名工作人员张瑞红,是原长液厂失业人员,由她一手经办,搞黑材料上报迫害赵荣桂。把赵荣桂推进监狱,非法关押,诬判,她是第一个该承担责任的人。她的丈夫曹江,是江阳区国保大队的副大队长,迫害赵荣桂的办案人。俩口子都在迫害法轮功的一条线上,一上一下伙同犯罪。

二、搞假“开庭”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泸州江阳区法院将法庭设在看守所,对非法关押半年的赵荣桂开庭。早上九点,通往看守所的马路上,设起了关卡。进出车辆通通出示证件方可放行。路口的国道上停靠着数辆小车,一辆消防车,教练车,有警车从看守所进进出出。几个警察在关卡处执勤,一、二十个便衣,男女社区人员守在那里。

见此反常现象,一周边农户说,不知搞的啥子名堂,神秘兮兮的,昨天就这样了。当听说是审法轮功的案子,他们就惊奇的说,审法轮功跑到看守所审?另一农户说,其实法轮功是好的,没有必要这么整。整人肯定是要背着人审,这就是黑审。

赵荣桂的丈夫委托的律师介入此案,与当事人见过几次面。律师称赵荣桂不认罪,态度很硬,没有弯转,不太好办。律师通知赵荣桂的家人开庭的消息,律师对其家人说,政法委打了招呼,律师不准进场。

赵荣桂的丈夫被通知参加开庭须带三证:结婚证,户口证,身份证。他说,结婚三十年了,抄家数次,哪里还找得到结婚证?赵荣桂的丈夫没去参加开庭。

前来关注赵荣桂开庭的旁听民众靠近关卡就被拦截。一位七旬老人走近关卡,执勤人问:来干什么?这么大的雨?不准进去!说明来意后,执勤人借口要旁听证,将老人拦截。

开庭没出示公告、也没提前通知大家,而且谁也没有见有什么条款规定公开开庭要旁听证的,这些百姓临时到哪去要旁听证?以往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开庭,要求参加旁听者出示身份证,看大家有带身份证的经验了,又改为要旁听证。要旁听证是阴谋手段。找旁听证不是那么容易的,任何一个理由法院都可以拒绝给你旁听证把你拒之庭外。

约二、三十人靠近关卡,要进去参加开庭,一些社区人员、便衣见状就围上来说,你们来这里没得用的。回去吧,你们进不去的。这么大的雨,你们这么大的年龄了,回去吧。

大约上午十一点庭审结束,对赵荣桂的所谓“开庭”,一个旁听者都没有,如何黑审,构陷,无人知晓,无人见证。

确实如那农户和的士司机所言:这是开黑庭,是阴谋。公开开庭却不准人旁听,不准律师进场,直系亲属还受三证限制。设关卡,搞执法戒严,制造恐怖,这不就是掩人耳目搞假开庭吗?每天中共媒体高调呐喊“以宪治国”、“以法治国”,而政法委操控的公检法司却敢顶风作案,光天化日下破坏法律实施,破坏司法开庭的制度。

法轮功学员不能进去旁听,就对参加拦截的违法人员将讲真相。一人问起招远杀人的事,法轮功学员告诉他,那与法轮功无关。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绝不会干坏事。有人还不明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还信以为真,蒙在鼓里。法轮功学员就启悟他,说,你想想看,从以前到现在,有谁看见警察背着灭火器在天安门巡逻?起火一分钟十几个灭火器就到位把火灭了,灭火器哪来的?制造天安门自焚的央视人员陈虻、播报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罗京都遭恶报身亡了,制造天安门伪案的六一零头子李东生也落马了,告诉他不要相信谎言。

大约十一点钟,被胁迫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社区人员说,散庭了,回去吧。你们不走,我们也走不成。

参与拦截旁听者的部份便衣和社区人员
参与拦截旁听者的部份便衣和社区人员

三、多次遭到绑架、关押

赵荣桂,一九七九年专业到泸州液压附件厂医务室工作,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关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是一个邪恶恐怖的日子。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一场空前绝后的血腥大迫害。当时,赵荣桂医生是当地法轮功修炼群体的义务联系人,义务辅导员,无私的帮助人得法修炼,不要一分钱报酬,使很多有缘人得到了身体的健康,精神的升华。

迫害一开始,那铺天盖地的邪恶阵势使人所料不及。赵荣桂被当作重要人物抓起来关押,单独隔离审查。囚室内,电视机滚动播放中共恶党栽赃污蔑法轮功的邪恶谎言,一天二十四小时对着被囚禁的人轰炸式洗脑;政府各部门联合施压,新闻媒体助恶采访、摄像、宣传,造成强大的攻势逼迫赵荣桂表态放弃修炼,决裂法轮功。一个普通的小小百姓,突如其来要承受和抵制来自国家、政府的强大高压,从灵魂到身体所遭受的巨大痛苦难以想象。这次被非法关押的时间是一周,这是非同寻常的一周。

二零零一年酷热的夏季,赵荣桂在家里突然被江阳区国保、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关押进泸州三华山看守所,随后又关进茜草洗脑班,继续遭到逼迫转化的洗脑迫害。茜草洗脑班约一、二十名被非法关押、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抵制洗脑,惊动了泸州市国安、六一零,赵荣桂被单独带走,一时不知去向。其丈夫、孩子到茜草来探望,没见到人,才知赵荣桂被秘密转移。

后来得知,赵荣桂在合江看守所、三华山看守所辗转关押,她向各部门写申诉,要求释放。其家人放下工作,一趟趟向江阳区公安局局长要人,论理,关押长达九个月,赵荣桂回到家中。这是赵荣桂第三次被关押,之前的第二次关押是一个月。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赵荣桂独自在家,第四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半年后,于十月三十一日在纳溪看守所被非法开庭。

四、遭迫害,家庭处境艰难

二零零零年国有资产消失,赵荣桂工作的国企解体,夫妻双双沦落为失业者。二人共计五十多年工龄,五十多年工龄仅三万多元钱就买断了。夫妻俩不得不四处打工谋生,抚养孩子。

赵荣桂夫妻靠打工养家,但赵荣桂一次次被非法关押,丈夫不得不放下工作,从外地赶回来照看孩子,八方奔走营救妻子。一次丢下工作赶回来,家门一开空空如也,地上一张拘留证,孩子不知哪去了,做父亲的急的彻夜未眠。此情况下,当父亲的为了照管孩子,不能外出打工。

邪恶的迫害,使赵荣桂本来就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一次赵荣桂从监狱出来,一直被国安特务跟踪,监视,暗中拍照。好不容易在一处私人诊所找到工作,结果“六一零”向老板施压,老板不得不解雇了赵荣桂。赵荣桂曾经还帮人卖过窗帘。艰难打工的过程中,赵荣桂有时工作十小时以上,还没有周日休假。孩子在上大学时,几经辍学的险境。有次是等着爸爸外出打工凑钱回来交学费,有时是在赵家姊妹的周济下渡过难关,孩子好不容易读完大学。

大约去年,赵荣桂的丈夫大病一场,几乎是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体力、精力大不如从前。因为长期生活困难,医保无钱买,一场大病就花光了女儿工作刚有的一点积蓄,至今他们家的债务还没还清。今年四、五月份,赵荣桂的丈夫拖着有病的身体,再次一趟趟奔走于社区、公安局,问社区何故抓人,找国保要人,讨说法……三口之家,支离破碎,为救亲人心都操碎了。

泸州市政法委、公检法、国安、六一零,积极参与这场邪恶的迫害,给这个普通的家庭带来的灾难,给法轮功学员的亲属造成的痛苦,一言难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