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还在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女子监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操控迫害法轮功的典型监狱,二零零三年被中共邪党授予“国家部级监狱”,如同沈阳马三家劳教所一样,是中共专门树立的对女性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的最邪恶窝点。

据统计,辽宁女子监狱是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的监狱。在明慧网键入“辽宁女子监狱”,不难找到一长串的遇难者名字:杨春玲、吴树艳、王春香、丁振芳、史迎春、张桂芝、王秀霞、李凌、于凤华、刘丽云、李淑贤、丛培莲、刘丽华、于力、石胜英、倪淑芹、李广珍、邹清雨、孙玉华、孙宏艳、李夕云、孙素珍……

二零一四年中,丹东法轮功学员刘品彤被迫害致命危;东港市滕秀玲被迫害失去语言能力;东港市郭运兰被迫害致脑梗偏瘫。

一、刘品彤命危 辽宁女监勒索钱财仍拒保外就医

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刘品彤,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辽宁沈阳女子监狱,目前被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家人看到刘品彤在沈阳“739”(部队)医院(辽宁女子监狱定点医院)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身体四肢象四根木棒,说话一点气力没有。恶警仍然将刘品彤的四肢用绳子系马蹄扣固定绑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十月十七日,辽宁女监一监区恶警在勒索四千元钱以后,答应给刘品彤保外就医,要刘品彤的姐姐再向监狱交三千元保外就医鉴定费。刘品彤的姐姐很困难,告诉他们,家里再拿不出这么多钱了。次日,恶警以刘品彤拒绝写保外就医申请、拒绝签字为由,拒绝给刘品彤保外就医。恶警还表示:送刘品彤到医院治病,做了全程监控录像,医院已查出她肾脏坏了,她现在死了,就是得病死的,属“正常死亡”。

十月二十日,刘品彤正好住院一个星期。恶警见刘品彤的姐姐不再给钱,就说:“刘品彤的病已经好了,各项指标检查都正常,准备出院回监区。”

刘品彤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三日给人讲真相被绑架,遭恶警酷刑逼供;关进丹东看守所后,被恶警强迫干超负荷劳役、罚站、剥夺睡眠、身体被捆绑在床上多日等迫害,后被迫害致肛门出血不止。八月十日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诬判八年。

同年十二月十一日,在刘品彤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下,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入监后,监狱恶警使用各种酷刑手段“转化”刘品彤,其中包括对她长时间罚站、罚整日坐带刺儿的小凳、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暴力摧残、人格侮辱等,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刘品彤被转到监狱的第一监区六分队,监区长张小兵与监区科长、分队长合谋,安排多名犯人轮番夹控迫害刘品彤,禁止刘品彤与其他任何法轮功学员说话,一个眼神都不行。恶警不许她给家人、孩子打电话。姐姐、孩子去看望刘品彤,身体两边各有一个恶警队长站在旁边监视、监听。

二零一四年九月,刘品彤的姐姐去监狱接见,看到刘品彤瘦得已经脱了相,身体极度虚弱。接见时,两名警察在她身体两边站着监听。刘品彤告诉姐姐:“你这是最后一次见我了,以后你不用来了。”十月十四日,刘品彤被送进辽宁沈阳“739”部队医院(辽宁女子监狱定点医院)。

十月十六日,辽宁女监打电话叫刘品彤的姐姐去监狱,刘品彤姐姐被恶警带到医院看望刘品彤。恶警欺骗刘品彤的姐姐,谎说刘品彤不配合治疗,所以才将她绑在床上,是为了让她快点好。刘品彤姐姐信以为真,就默认了。恶警将刘品彤的四肢用绳子马蹄口固定绑在床上,两手和两脚被绳子勒得肿成了馒头。警察要刘品彤姐姐帮助刘品彤换衣服(但不许她们姐妹说话),刘品彤姐姐心痛万分。她看到妹妹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身体四肢象四根木棒摆在床上一样,说话一点气力没有。

二、滕秀玲生命危急 沈阳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

东港法轮功学员滕秀玲,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午遭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和元宝区公安分局的多名恶警暴力绑架殴打,失去语言能力,后被迫害致命危。非法秘判她三年六个月,丹东看守所与其合谋开假证明,于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将滕秀玲强行投进沈阳女子监狱。

滕秀玲的家人在其被判刑后不久就为她聘请律师维护其权利,律师几次去沈阳女子监狱会见滕秀玲,均被监狱以各种借口阻止。律师被迫向辽宁监狱管理局投诉,管理局答应给办,直到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下午律师才见到滕秀玲。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律师和滕秀玲的妹妹一起去监狱接见滕秀玲遭拒绝。二人与警察袁某谈话中得知,滕秀玲入监以后被关押在监狱医院监区,一直被关在医院里药物摧残。在丹东看守所关押期间,滕秀玲一直拒绝服药,而沈阳女子监狱医院监区管教队长袁某却说滕秀玲主动配合吃药,并说滕秀玲告诉她“吃药管用”。滕妹追问:你们给我姐吃的是什么药?袁某搪塞说“药名太长了,我记不住,等下个月你来接见时我再告诉。”而当滕妹告诉她下个月一定要来接见时,袁某马上改口,立即提出:“下个月你来接见,你得去社区、派出所开证明,证明你不炼法轮功才能让你见。”

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滕秀玲的丈夫一个人去会见她时,滕秀玲颤抖的手在窗台上比划着告诉丈夫,她在丹东看守所被迫害得打氧气抢救,家人给她存的钱,她一分也没花着,都被看守所警察给扣作医药费了。但因为身后站着警察,身边还站着犯人监视,她没有机会告诉丈夫她在那里遭受的折磨。

从监狱一直阻止律师会见滕秀玲,不敢让她妹妹接见滕秀玲,以及滕秀玲眼睛流露出的恐惧目光,就足以清楚滕秀玲的目前的险恶处境了。

目前,滕秀玲仍被关在监狱医院里迫害,强迫放弃修炼,生命危在旦夕!

三、郭运兰被迫害致偏瘫 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

东港法轮功学员郭运兰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日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将她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迫害。

郭运兰入监体检查出,有脑梗和高血压。监狱直接将郭运兰关进马三家监狱医院里迫害,逼迫郭运兰转化。丈夫于军第一次去监狱接见时,看到郭运兰腿已经不能走路,被人架着,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很差。看押警察告诉于军,监狱体检查出郭运兰患有“脑梗”和高血压,这病很危险,她完全够“保外就医”的条件,但因她拒绝转化,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监狱就不给办保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律师第一次去监狱会见郭运兰被拒之门外;律师第二次去会见郭运兰,看押警察说郭运兰的身体状况不够保外就医,并说关押在马三家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像郭运兰这种身体状态的还有十多个,郭运兰还不是最重的,也就是说,在马三家监区被迫害致严重病危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十多人。而且每天都逼迫郭运兰干劳役,规定劳役额。

律师和家人被迫向监狱管理局提出申诉,监狱管理局给协调沟通后,同意律师会见郭运兰。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下午一点,两名正义律师带着监管局开的证明来到马三家监区,要求会见郭运兰,再次遭拒绝。恶警张环说监狱管理局给开的证明“过期了”,刁难律师必须在当日开证明、当日去会见才允许,并说这是监狱的规定,且说郭运兰不能给保外就医,态度非常蛮横。可就在当天下午,律师在女子监狱医院监区会见了滕秀玲。同一监狱,两种“制度”,随口说“制度”,随意改“制度”,这也就是流氓的“中共特色”

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家属再次去辽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要求给郭运兰保外就医,再次被他们拒绝,家人没能见到郭运兰。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的前身,就是原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的女二所,这里的主管头目就是原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恶警张环。据说全省被非法判刑三年以下的法轮功学员都转移到那里迫害,法轮功学员精神和肉体都受到极大伤害。

在明慧网上键入“辽宁女子监狱”,跳出来文章令人触目惊心:
《孙丽在辽宁女子监狱遭迫害多次病危》
《张杰被迫害命危 辽宁女子监狱拒不放人》
《赵雪狱中不能自理 恶人阻保外就医》
《丈夫被害死 盖秀芹遭八年冤狱丧失劳动能力》
《十二年冤狱 大连刘俊鹭遭非人折磨致残》
《辽宁女子监狱:螺丝刀扎、开水烫、树枝插阴道……》——仅从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可得知辽宁女子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多么令人不寒而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