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用慈悲讲真相救度众生

更新: 2017年10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单位负担不起医疗费,请来某高校副教授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并请回《法轮功》这本书,在演示“如来灌顶”这个动作时,我的心一下被震撼了,说不出的一种滋味。回家看书越看越觉得好,这就是我要找的!看完一遍后,悟到这是佛法修炼啊,内心非常激动,觉得自己太幸运了!那种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接着请来了《转法轮》,修炼一段时间后,不知不觉五种慢性疾病消失了,由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变成了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从那以后,十八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

在不断的学法实修过程中,心性升华着,遇事不计较个人得失,能为别人着想,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是在高校实验教学,教学的准备工作不管份内、份外一样干,哪位老师出差或有事,主动代替上课,不要学分钱。九五年当年到九八年退休,每年评选先進,我都退出参评,身体的健康和个人的表现,有力的证实了法轮大法好!

这些年来,我严格按照大法弟子标准要求自己,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好人,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遇到问题不断向内找,向内修,努力成为大法一粒子,做好师父要求的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一、在营救同修中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在修炼的路上所能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二零一二年九月份,一天上午十一点多钟,有两位协调人到家来,说一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羁押,想让我下午一点配合家属到派出所,要求无条件释放同修。她们对我说:考虑我年纪比较大(已经74岁了),是抱着一颗很为难的心来找我的。我回答:“找到我,就是我的责任,我一定要做好。”她们拉着我的手,都流泪了。我说:“没有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一定能做好。”

下午一点和同修家属见面切磋后,瞬间就形成一个整体。同修的女儿(同修)与同修的女婿,我以被营救者的大姐身份,另一同修以我的女儿身份,直接坐车到派出所。路上,我们一直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心态也很理智、平和,没有怕心,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

片警当时没在,但很快就回来了,我们赶紧过去,要求无条件释放同修。这位片警一上来就阴沉着脸,态度很不好,把同修做的真相资料“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给我们看,没有好气的说:“这不是我办的案,你们去找别人!”一甩手就要走。我赶紧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站在门前拦住他,和颜悦色的和他讲:我们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贵州省平塘县的藏字石,石头自然生成了‘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又讲了邪党的贪污腐败和对大法的迫害。我说:“××党究竟做了些什么,你比我们知道的还清楚。我妹妹出来做的这个事情是为了救度世人,希望你明了这件事情之后也能对大法有正念,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完之后,他笑了,告诉我们负责办这个案子的人是周某。

他上楼后,周某就下来找我们了。一见面他就说:“她还带了一本《九评》!你们知道吗,一本《九评》就得三年劳教!”我笑问:“你看过《九评》吗?”他说:“看过一些。”

我接着说:“《九评》里所揭露的哪一件不是事实,××党所作所为你了解的应该是很清楚的。我妹妹是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所做的事情是为别人好,你们却把这样的好人抓起来,我妹夫在家里为这件事情都已经病倒了,要出现什么三长两短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这个案子是你办的,赶紧释放,让我们带回家去。”他说:“哎,我怎么看你们都象法轮功。”我笑着回答说:“法轮功好啊,法轮功所做的事情都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都是先为别人着想。”“我们都到看守所去了,他们说本来不收,是你非得让人家收下。你现在赶紧和我们一起到看守所,把我妹妹接回来。你今天不放人,我们就不走了。”

最后他带着恳求的语气跟我们说:“你们看这个事情,那面手续都已经办了,这么样吧,再过七天肯定放人,让她回来。”我们说:“那到时候我们过来找你?”他说:“你们直接到看守所去接人就行了,肯定放!”接着他说:“就这样吧,我还得到医院去,我还有糖尿病。”我说:“这么年轻你就有糖尿病啊。你看我怎么样?”他说你身体很好啊。我说:“告诉你,我都七十多岁了。”我拉着他的胳膊一边往外走一边跟他说: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感觉一下,你的身体肯定好。他笑着点点头。我心里非常高兴,他的生命得救了。

这次营救同修的事情找到我,当时我马上就悟到这就是我要过的关,要走的路,我一定要做好。在整个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没有一丝怕心,因为我们做的事是最正的。我深深感悟到:在修炼的路上我们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师父的安排,都有我们要修的。在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和升华。

二、放下自我,用慈悲讲真相救度众生

迫害之初,真相资料很少,就和同修制作或手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贴在楼道、广告栏、电线杆上,制作的资料也分给同修贴。后来真相光盘、神韵光盘、各种资料多了,就包装好,送到千家万户,真相条幅就用钓鱼竿子挂到小区的路灯上。

刚开始发真相资料的时候,心里很怕,上楼都提心吊胆的,随着经常出去做资料,怕心也越来越小,腿脚也轻飘飘的,上楼多高也不累。通过学法修炼,明确了我们所做的事情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最伟大的事情;怕心也没了,堂堂正正、理直气壮,遇到污蔑大法的字样,立即清除掉,贴上大法真相。不管楼层多高,从不落下顶楼的众生。从迫害至今,无论到哪真相就做到哪里去,从未间断过。在师父的呵护下,多少次有惊无险。

零五年开始面对面讲清真相,劝“三退”。开始有些畏难情绪,不知道怎么讲。通过静心学法、与学法小组同修的交流,向内找,认识到自己是走在神路上的人,面对面讲真相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只有去掉这个最大的人心(怕心)才能做好。

首先劝退家人,再向亲戚、熟人、邻居、同学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很顺利的退出,有的很难,我就过一段时间再去讲,期间搞好关系,大部份都能劝退。

开始向陌生人讲真相很难开口,出去一上午只能讲一个或几个。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经常会碰到一些世人对大法的不理解说一些难听的话,当时心里很难受。通过学法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时有不耐烦的心理和嫌麻烦的心理没有去。学习师父的讲法:“其实在常人中讲真相也是这样,不管他持什么态度,你们都是抱着一个慈悲的心对他,他心灵的深处、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都懂。”[1]学习《明慧周刊》发表的同修交流文章,在学法小组上和同修之间的交流,我也逐渐学会了向陌生人讲真相,而且越来越顺。零八年开始至今,不论刮风下雨,基本上天天出去讲真相(有时和同修结伴讲真相),把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作为每天必做的修行。有的时候一天能劝退几个人,有时候十几个人,有时候二、三十个人。如果参加婚宴或同学聚会,都能劝退数十个人。

近两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众生在同修的整体配合下越来越明白真相了(都接触到真相资料或听到过同修讲真相),渴求“三退”、希望得到救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所以自己感觉对陌生人讲清真相劝“三退”越来越容易了,经常每天都能劝退三十多个人。

我每天早上学法,九点以后出去讲真相,出去之前对师父法像说:请师父把有缘人送到弟子身边,让他们得救。然后发着正念: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阻碍众生得救、了解真相的黑手、乱鬼、恶党邪灵及它的一切因素。一路上发着正念,大部份时间在早市上讲,离家近方便,市场大人流也大。早市上卖货的基本上都给讲过真相,大部份都“三退”了,每天就一边买着菜,花着真相币,发送神韵光盘,给四面八方来采购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

有时在公园讲,有时在路上、在公交车上、在车站、在出租车上、在菜市场走街串巷讲……遇到有缘人就讲。首先对他发正念:解体此人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使其生命得到永远。发过正念,对其讲真相,基本上都能退出邪党组织。

在对陌生人讲真相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也能遇到要行恶的人,如果我们信师、信法,心性达到了法的要求,能够放下自我,内心真正为了救度众生,而不是为私的目地,在师父的呵护下,抱着善念用智慧给众生讲真相,一切都能化解。因纸面有限仅举几例:

例一、一次在超市里对一个售货员讲真相,她“三退”了。看她人很善良,对真相很感兴趣,想给她的家人也退了。我问她:“你愿意给你的丈夫和孩子也退了吗?那样对你全家都好。”正在讲的过程中,另一女服务员(前一星期给该女服务员讲过真相)领来一个男子,象是一个便衣,先是站在我的对面,我当时心态很稳的发正念,一个念头就是要把她们全家人救下来,继续微笑着问她丈夫的名字,入过党、团、队吗,她告诉我了。当我又问她儿子叫什么名,入过什么,那个男子又走近来站在我的旁边听我讲,我还是微笑着给她儿子做“三退”,等给她全家人都“三退”了,那个男子笑着看看我就走了。

例二、在早市上给一个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女人讲真相,她不但不听,还大喊大叫:“法轮功!……”周围还有些人,我一点没有动心,心生慈悲,一定要把这个生命救下来。心里发着正念,微笑着轻声对她说:“你别这样说,这样说对你不好。”她马上不喊了,而且变得很温和,象另外一个人似的,说啥她听啥,不但自己“三退”了,还给她的两个女儿也退了。

例三、在一个广场与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子讲真相劝三退,他的脸立刻胀红了,喘气都粗了,大声问我:“你是法轮功?”我说:“是法轮功。”他说:“你现在还敢说这个,你不怕被抓吗?”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说:“法轮功好啊,法轮功是救人的。不是象现在电视、报纸上宣传的那样……我们给别人做三退,他们都很感激。我们是在冒着生命危险救人哪!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能骗人吗。”“啊”,他惊讶的张大嘴巴:“你有七十岁?”我说:“是呀。”他说:“我看你比我还年轻,你身体这么好,一点不象。”我说:“修炼法轮功的人都这样。”

随后,我跟他讲了,天要灭中共,它迫害大法,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器官,牟取暴利,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信仰无罪。又讲了贵州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邪党建政以来,杀害八千万中华儿女,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所以天要灭这个邪党,劝你“三退”,就是抹掉你脑门上邪恶给打的兽记,你知道那个兽记吗,就是共产党党旗上的那个“镰刀斧头”,天灭中共时,你没有那个印记,就不是它的一份子,神就保护你,你就没有灾难,就得救了。

他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我退,我退,谢谢老大姐。”还给他的两个儿子退出了少先队。我叮嘱他:要告诉儿子退出少先队,常念“法轮大法好”。他说:“好、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真为他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象这样的事情来的都比较突然,有点让人措手不及。我们要保持心态平静,稳稳当当、静下心来,马上就能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和迫害,让大法弟子产生怕心。在这个过程中无声的在心里发正念,清除所在空间场的邪恶和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因素。一心为救度的众生着想,不慌不忙、语气和缓的交谈,无怨无悔无恨,真正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去做事情,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我们要抱着善念去讲清真相,告诉众生真相,让他们得到救度。师父教导我们要有一颗慈悲祥和的心,遇事首先要为别人着想,用慈悲心去善待众生。我们要谨记师父的教诲,一言一行用大法衡量,去除人的观念,不放弃任何一个师父带到我们面前的有缘人,在被迫害中还尽量救度迫害自己的人,这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所在,这是师父的无量慈悲!

有一次到一个小广场去寻找有缘人,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坐在那里掉眼泪,我走上前去:“有什么难心事?你可以跟我说说。”她说:“儿子快有一年没有跟我联系了,也不知道他的下落,给儿子打电话也不接,实在放心不下,这次特地从老家赶来找儿子。到这里已经好几天了,也没有找到,和儿子也没有联系上。”我帮助她做了“三退”,然后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正在她默念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一接电话是儿子打来的,问她在哪里要过来接她。她高兴得又哭了起来,握着我的手再三谢我,我说:“你不用谢我,谢我师父吧,都是我师父在做。”

一天我走在马路上,对面过来一个中年女人,我首先对她发正念,接着跟她说:“看到你挺面善的,告诉你一件保平安免灾难的好事,你做过三退吗?”她说:“我是信佛教的。”我告诉她这个不矛盾,现在只有法轮大法能够救度世人,然后详细跟她讲了做“三退”的缘由,她同意退出团、队。接着她问我:“你们这个法还有点什么吗?”我说:“怎么回事?”她告诉我,同意“三退”后,“唰”一股热流从头顶到脚底通透全身。这是师父在给她灌顶,净化身体啊!她当时非常激动。我告诉她,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天在公园里和一个女的在讲真相,再三跟她讲,她却一直没有接受,后来我到公园别处寻找有缘人,就在讲真相的时候,两个警察从远处走过来,走到我身边的时候,听到他们的对话:刚才还在这儿呢,这个人哪去了。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左顾右盼地在找,然后又继续到别的地方去了。可能是刚才不同意“三退”的那个女的对警察说的,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又一次化险为夷。事后我也从自身找原因,当时那个女的一直不接受,我再三跟她讲,讲的时候自己心里不平静、有急于求成的心,忽略了抱着慈悲心跟她讲,心里总是想着今天一定要把这个有缘人给救了。这不是执着心吗!应该把心放下,正念正行,顺其自然的去做,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面对面讲清真相是师父给我们修炼中提高心性的机会,只要我们严格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做,就会感悟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师父就看我们的心,心性到位了,一切都会到位,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

以上是自己在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中的点滴体会,虽然自己还有许多执着未全修去,但我坚信最终能够做好。在此,谢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这些年来对我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