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八旬老人闯过生死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姥姥今年八十四岁,过年前有一天姥姥非常难受,感觉不能动了,就去了医院。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只是胸部积水太多,一些器官老化,于是住院打滴流,并在上半身接了个管排积水,就这样住了十多天也没好转,姥姥决定不住医院了,回家养。

回到家,也不见好转,姥姥越来越衰弱,最后滴流也扎不進去了,再加上今年是姥爷去世的三周年,年三十又是姥姥的生日,又是八十四岁,她自己认为到寿了,于是就立了遗嘱了。

同修在一起切磋这件事,姥姥平时虽然也学法炼功,可是都不入心,因为腿脚不好,动静功都坐在床边炼。炼功时一会挠挠手,一会伸伸腿,象做体操一样,也不守心性,并没有达到炼功的标准。但是这不单是对姥姥一个人的迫害,姥姥家是一个小学法组,姥姥不在了学法组也得散了,附近还有其他的老年同修到这来取一些小册子,都与姥姥有关系,这是旧势力的阴谋,利用个人修炼来对大法整体造成破坏,绝对不能承认。而且也不能承认到寿一说,因为人类的历史在一九九九年就应该终结了,是师父延续了人类的寿命,目地就是救人。旧势力安排的那套东西都是为了毁人,都不能承认。大家归正了思想,并与姥姥交流,姥姥也认可了,也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寿命。

我与母亲开始全天发正念、学法,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唤醒姥姥的主元神,走师父安排的路。姥姥的状态总是时好时坏,每次发正念到一个小时左右她就说“好了,凉快了,不难受了”,不一会又难受了,反反复复。一月三十日白天,姥姥来了正念,要把身上的管拔掉,二舅看也确实排不出来啥了,就给拔掉了。三十日晚上,姥姥突然疼痛难忍,我们不动心,加紧发正念。到了一月三十一日早上,不那么难受了,但是没过一个小时,又来了另一种难受,这回姥姥坚持不住了,本来抬不起来的腿也甩起来往地上摔,手往床上摔。姥姥受不了了,说“给我来一针,来一针就好了”,八点多二舅(常人)来了,看姥姥很虚弱,就去医院托关系弄了一个“啊片”,据说是癌症病人疼的受不了时吃的镇定药,是一种毒品。姥姥吃了后,仍没好转,还是疼,而且口干舌燥,更遭罪了。

这时有同修来拜年了,见到这种情况,说要否定药的作用,并帮忙发正念,妈妈对姥姥说只有师父才能救你了。姥姥也说要不承认它,跟师父走。过了一会,姥姥更衰弱了,已经没有精神了,妈妈着急了,抱着姥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念累了背师父的《论语》、发正念。姥姥绝望的看着我,我就集中意念对着她主意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一会妈妈再接着念,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小时左右,姥姥缓过来了。

过一阵子二舅来了,姥姥说“我要战胜邪魔”,二舅也不好说啥了。我们又发正念学法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姥姥突然坐了起来,立掌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快帮我发!”我们又开始发正念。姥姥说“哎呀,真难受呀,坐不住了”,妈妈说那就躺下吧,睡觉吧。姥姥说“不行,发正念!法正乾坤……”。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姥姥迷迷糊糊的还要发。妈妈扶她躺下了,姥姥手还是立掌不动。后来才知道,姥姥看到窗外有个白脸的鬼在树上站着,一直盯着她看……

二月一号早晨,姥姥身体不难受了,还有些虚弱,饭不少吃了,说话也有精神了,看到我们笑,姥姥也笑的合不拢嘴。后来同修切磋说,这过程就是看你信不信师父,信不信只要念“法轮大法好”,谁也不敢动她。大法威力无边,一个走到死亡线的老人,四天就基本康复了,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给了我们这样又快乐又精彩的人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