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我从小就跟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表情忧郁,对什么也不感兴趣,总是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啥事都不开心,生活中没有什么让我快乐的事情,大人们认为我这个孩子太“格路”了,格路就是与众不同或孤僻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内心中总好象有一件大事要发生,但是我不知道这是啥事,是不是要地震呀?是不是要打仗呀?我知道不是这样的事,但我知道一定有大事在后面等着我,并且与我有深刻的渊缘关系。感觉自己在人世中的生命非常轻贱,如果错过这件大事,就会象一只落叶飘進深谷,永远无出头之日。所以总要等待着等待着。后来得法,才恍然大悟:原来我要等待的大事,期盼的大事就是大法开传啊。

一、初得法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八九年与城里的丈夫结婚,丈夫大我好几岁,就是这桩在别人眼里很不般配的婚姻,帮助我得遇大法。我体会到了师父为我得法费尽苦心,把得法的机缘,象种子一样埋在我的生命深处,在适合的季节开花结果。

一次丈夫跟我说:“我们单位有人炼一种气功,可神了,不但能治病,还能把脾气改好。”我不以为然的说:“你算了吧!哪有那样的好事。”丈夫说,不信,哪天我把书拿来给你看看。这话我上了心,可是左等右等他就是不给我拿来书,我就问书还能不能拿来呀?他说让我再等两天。又等了两天他还没拿来,我就开始生气了,跟丈夫耍脾气说:“你再拿来,我也不看了!”又过了几天,他终于把《法轮功》请回来了,当时我还在生气,他把宝书放在卧室的电视上,当时我在床上躺着,心里还跟丈夫治气,丈夫让我看,我说不看就不看。可是那本宝书放在那,放射着炫目的光芒。挺了二天,实在挡不住这本宝书的吸引力,跟丈夫说:“看,就看,凭啥不看哪!”丈夫笑我:“你呀,这个脾气。”

这一看就再也放不下了,只要有一点时间我就看书,我平时没有一点个人爱好,也不爱与人闲聊,更不爱看电视,无论冬夏,天一黑我就睡大觉。用丈夫的话说:“这么多年,从没看你对什么事这么认真过,这下也不困了。”越看越想看,就觉得师父这个词怎么这么亲那,心里一遍遍的叫着师父啊师父……我也有师父了,心里这个美呀,师父说的怎么这么对呀!真是相见恨晚,师父呀!您九二年传法,怎么现在才找到我呀!我等的好苦呀!一股脑的把几十年的苦全倒给师父,委屈的泪水流也流不完。

可是光看书也不行,还得炼功啊。为了给我找到炼功点,能到外面去炼功,我丈夫让我给他买一身运动服,他说他要早上去公园锻练身体。没几天,他找到了炼功点。当我学到第三套功法双手推动法轮四次时,我的小腹部位真真切切感到有法轮正转九圈反转九圈,全身发热,叠扣小腹时双手象一团火,没炼功前,我的手脚总是冰凉冰凉的,冬天时,钻到热被窝里都暖和不过来。我当时想这可不是一般的功法,法轮功我学定了,就这样,我得法了,后来我们全家三口都得法了。

我从小脾气不好,争强好胜、说一不二、得理不让人,对错都不让人说,满脑子党文化,“伟光正”。可想这么多年造了多少业。身体毛病不断,不是这疼就是那痒,总之没有一天好受的时候。刚炼功几天,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开始拉肚子,最后拉的肚子空空的,可是一点也不难受反而精力充沛很舒服。经常是白天好好的晚上开始发烧,有时连续几天一宿一宿的发烧,白天又好人一样,我没动过想吃药的念头,知道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师父在给我清理,只是有时实在挺不住了,就想师父啊!太难受了,这时我马上好人一样。我消业,孩子也跟我消业,原来孩子是在帮我承受啊。师父为救我真是煞费苦心啊。

几个月后,我出现大的病业关,十多天咳嗽不止,朋友都劝我快吃点药吧!我只是笑笑,后来开始咳血,嗓子痛的喝不了水,一直折腾了半个多月才好。我十来岁时得过肺门结核,是很难治愈的,虽然控制住了,其实根本没好。这一次师父从根子上彻底帮我清理了身体。打我学法炼功这十几年来,我们家一片药都没有。师尊的洪恩,弟子永世无法回报。

二、修心

1、忍

我是做买卖的生意人,一次卖货时,对门店铺的一个女店主要我给她换衣服,当时有事急着出去,傍晚回来后,刚到店里面,她就在外面指桑骂槐的骂,这时她的妹妹来了,知道姐姐是骂我呢,她上前就打了我一个大嘴巴子,当时我一愣,因为这姐俩平时口碑不好,许多人都七嘴八舌的为我打抱不平,我马上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没和她一般见识。

回来后,才觉得委屈,哭了一路,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跟师父哭诉,“师父啊!弟子能忍,弟子能按照您说的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我就是想哭。我在家排行最小,又体弱多病,父母都宠着,哥哥姐姐们平时都让着我,不敢惹我,旧势力因此加强了我执着于自我的这种物质。结婚后,更是一手遮天,我儿子都二十多岁了,从没跟我顶过嘴,一次,孩子放假回来和同学出去玩,回来晚点,我就开始数落埋怨,最后孩子说:妈,我都这么大了,早点晚点我还不知道吗?!这下我可受不了,你还和我顶嘴了,越说越生气,直到丈夫哄我,孩子服软为止。这么多年,我在家尽占上风了,哪受过这种气啊。

丈夫同修看到我这个样子,以为我把几千元上货的钱给丢了,他一边劝我一边安慰我说,丢就丢吧,不就是几千元钱嘛,丢了咱再挣。我哭完才说,你哪知道啊,这比丢几千元钱还难受啊,我让人家给打了!丈夫就哈哈大笑,噢,原来如此啊,打就打吧,咱们不是修炼人吗?一说是修炼人,我又破涕为笑了,我很快放下心来,第二天,我再见到她们姐俩,还跟她们打招呼,她们都觉得不好意思,好远就躲着我。

2、钱

二零零三年我去北京上货,先取了三十件衣服,后又取了二十件,先头三十件算了帐,后二十件店员没有算帐,我一数钱,发现钱多了,我跟那个店员说:“钱好象不对。”她还有点不高兴,以为我多给了钱,找她要钱。我马上说不是找你要钱,是你们少收钱了。她一愣,旋即就害怕了,老板一旦知道,她非被辞退不可。我把五百元钱悄悄的退给她了,她很感激。

可是利益之心是有反复的,大方面肯定知道,不能占人家便宜,可是遇到小的问题就会放松。晚上住宿,一个人是十六元,得交二十元押金,我给收银员五十元,他多找了我十元钱,我想这么点钱算了吧,回到旅店,越想越不对,多出这十元钱,都不知往哪放,觉得这十元钱,千斤重一样,扔也不是,不扔又不好意思送回去。因为我当时看到对方多付给我钱,我没有吱声,默许了。又一颗人心暴露出来。

有一次,一个农村老太太来买棉袄,我看着她穿大号的有点大,就劝她换一个小号的,她不换,又过了几天,她儿子来到我的摊上,非要换一个小号的,我接过衣服,马上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鼻而来,衣服领、袖口都有污渍了,这样的衣服很难再卖出去了。可是他却一口咬定这衣服我妈没穿,我把衣服一抖,凭着多年做生意的经验,我感到这衣服里面有钱,我心里有数了,由于炼功多年了,对常人撒谎习性很敏感,我脸色很严厉的对他说:“这衣服你妈到底穿没穿?”他心虚,还是坚持说没穿,我说:“行!我给你换。”我给他换完后,他刚要走,我就当着他的面开始掏钱,掏出了五十多元钱,我举着钱大声说:“我今天可捡着了,看看这么多钱啊!”他一看就急了,马上改口说:“我妈参加婚礼就穿了一天。”我说:“你为什么就不说实话呀?本来我就想不管穿没穿,我都给你调换的。”我把钱还给了他,我紧接着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我不会贪下你的钱的。我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最后他说法轮大法真好,我今天亲身感受到了。

做生意的天天摆弄钱,给别人倒钱、找钱是常事,中国大陆民风败坏,假钱随处可见,我经常收到假币,当时就把假的撕掉,不能让它流通出去害别人。还有人朝我要,还有的要跟我用真币换,我说不行,我们法轮大法弟子不能坑人,因为我们是修真的,不能办假事。

三、走了一段可怕的弯路

1、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一名同修把我的名字告诉给了恶警,国保大队恶警到我的摊上,把我的摊给收了,他说核实一件事,就把我带走了,在看守所关了三个多月,又把我绑架到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跟一个同修说那是个啥地方,怎么好多人進去就会邪悟啊,我以死的决心進了黑窝,谁知進去后,邪恶看到我不怕死的那个决心,不对我动以暴力,而是用伪善来欺骗,用对儿子放不下的情来钻我薄弱的一面,再加上法理不清,最后走上了邪悟。一年后回到家里。

当我在邪悟状态下写完了邪恶的不修炼“三书”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从一个马上就要完工的建筑大楼顶上掉下来,楼底下站着我的丈夫,其他什么人都没有。醒来后,也觉得自己不对,可是不知道错在哪了。我明白什么是邪悟和邪悟的可怕,邪悟的人总是邪着看,反着看,偏激的看。本来这个梦已经很明了,自己掉下来了,反而还不悟。现在想起来,若不是师父的法大,我们早都完了。

2、放弃修炼后的痛苦与挣扎

我放弃了大法修炼,回到了常人中,我在劳教所期间,丈夫因为心情压抑,不再学法修炼,原来因为修炼而放下的赌博,又重新拣起来,还把我的摊床以一万元的廉价卖了,充当了赌资,回到家里又跟人打了一年的官司,才把店铺要回来。我已经身无分文,精疲力竭,这时的家已经是支离破碎,破破烂烂的,无法维持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和丈夫离了婚。

得了法,又离开了法,那是一个生命最痛苦的事,无论我挣多少钱,我也不高兴,也不愿意跟人接触,往家里一呆,活的无精打采,毫无生机,啥都提不起来,无所用心,浑身没有力气,病业开始泛滥成灾,腰椎盘突出又犯了,每天骑自行车去中医院按摩,结果越按越严重。一直撑到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决定从新认识一下自己,正视一下自己,决定从新看一遍《转法轮》,从中找到真正的答案。

这一看,因为伟大的师父不想放弃我这个弟子,把我的思维在某一方面一下子打开了,当看到《转法轮》中第七讲,我悟到了正法的伟大。我第一次承认我错了,我要从新走回来。

二零零四年七月,我正式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了。我归正了,丈夫也回到了我的身边,我们复婚了,他跟着我学法炼功,改掉了赌博的恶习。我跟他说过,这要不是大法,咱俩不可能回到一起,我的丈夫也很感激,说没有大法这个家就真的破裂了。

四、觉者归来

我通过学法归正了自己,由于每周在大资料点取资料,远远不够要求,那时候我就发了这一念,这要是自己来做多好啊,要多少有多少,我有了这一念,师父就为我安排了这一切。我跟同修说出了这个想法,同修很支持。把我带到了资料点。

我对做资料、电脑什么的一窍不通,那时候我看到电脑屏幕上飘着白云,绿草茵茵,挺漂亮的,我问同修这是什么东西呀?同修乐了,说这就是电脑,当时我连电脑都不认识。同修开始做资料,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资料都是这样做的,我没有被眼前看上去挺复杂的新东西吓住,更坚定我买电脑做资料的决心。

没有过几天,师父又安排了另一个技术同修,这个同修是外地的,过几天就走,那么大的批发城,他竟能准确的找到了我的摊位,他催着我买电脑,师父真是往前连推带送,不做都不行了。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置备齐这些法器,需要五千元钱,我手里只有二千多元,我把金银首饰折旧卖了,又得了二千多元,共凑成了五千多元。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还买了二箱光盘,这样一个资料点所需法器全部备齐。同修手把手教我,开始拿鼠标都拿不住,光标到处跑,不听使唤,同修在的时候,都好使,他一走就啥都不好使了。但我没有畏难情绪,每天废寝忘食的学着,十二点之前几乎没有睡过觉。后来,我克服了重重困难,光盘也刻录出来了,小册子也打出来了,同修就让我负责一个学法小组的资料与周刊。一星期最少打二包纸。

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开始做资料,电脑刚打开,突然就听到啪的一声,漏电保护器掉下来了,断电了,心想没有超负荷,我也没触电,保护器怎么掉了呢?外面灯火通明,而我家里却漆黑一团,旧势力压缩的小亮星不停的从我的眼前划过,我甚至感到一种恐惧,一种无名的怕让我不能自主,但我很快镇静下来,丈夫不在家,我不会弄保护器,怎么办啊?我得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清除干扰。我坐下来发正念,手还没等立起来,保护器叭的一声自己合上去了,灯亮了!我内心无比感激师父,我流泪了,心里一遍一遍的喊着师父,师父啊,您总看护着弟子啊。

以后我的法器一直比较正常,和我配合的非常默契,超常规的发挥它们的神效,一个普通的VCD刻录机,刻出的光碟竟然超过了六万多张,依然能够清晰的工作,只是后来改成DVD刻录机,才把它换下来。我的打印机也超常发挥,每周至少打二包纸,一直没出大的故障。

五、正念显神威

1、防盗门啪一声打开了

我不但做资料,我也经常出去发资料。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我出去发资料,来到一个小区,防盗门都锁着,進不去,正好有一家人出来放鞭炮,我顺势進了楼道,我就一家一家的发。发到楼下,我要出去了,防盗门这时关上了,我怎么也打不开这个防盗门,反复旋转都不好使,就是不开,一开始心里有点不稳,当我冷静下来,发出一念,求师父加持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要出去,清除另外空间一切干扰我证实大法的邪恶因素。”再去开门,门啪的一声打开了。从这一件神奇的小事,我体会到没有师父,我们能做啥?连自身都保障不了啊。

2、我把脚给扳回来

有一天晚上,我在一个楼道里,从六楼开始往下发真相资料,楼道里没有灯,发到二楼时,一不小心,两脚踩空,重重的摔倒了,只听见咔嚓一声,左脚翻转过来了,脚心背过去了,正想坐下来,这时楼下上来人了,怎么办,这半夜三更坐在楼道里算干啥的呀,也不对劲啊,我一咬牙,用手使劲一扳,心里念出两个字“归正!”只听见“咔嚓”一声,脚复位了,我猛地站起来了,抓着楼梯下楼,竟然一点疼痛都没有。到了楼下,我一数,包里还剩下三十多份资料,我又接着到别的楼口继续发,直至发完才回家,脚脖子肿的老高,但什么也不耽误。

我不知这只脚在前世干了什么,以后我这只脚又崴了一次。那是一次在大清早,我过马路,路上没有人,一个人突然骑着摩托车,好象就是冲着我过来了,我在他的右侧,我们同时转弯,一下子就把我撞倒了,脚脖子立刻肿了,连交警都感到不解,这么宽的马路,你们俩怎么能撞到一起的?我勉强回到批发城,脚面都黑了,鞋都很费力的脱下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的让我退票,因为第二天还要去北京進货,有的让我上医院,有的让我喷红花油,我都一一谢绝了,我说不用,我一定会好的,明天也不耽误出门,他们都不信,他们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哪能就这么快就好了。

到了晚上,脚疼的更加难忍,开始发烧,饭都没吃,想炼功,脚却盘不上,心想师父我一定能好,明天我一定去北京進货。就这样想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睡到不知几点,我醒了,就想去趟卫生间,忘记这只伤脚,大大方方的走到卫生间,可是到了卫生间,念头又不正了,“我不是脚不会动弹了吗,这怎么能上厕所了呢?”念头一不正,脚立刻就不会动了。脚不能踩地了,勉强扶着墙面走到卧室。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啊。到了床上,想应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能动邪念啊。就这样到了天亮,我的脚除了肿胀外,一点也不疼了,正常出门了。这件事在批发城传开了,有力的证实了大法。

3、正念定住恶人

有一天晚上,我出去发资料,一个喝醉的男人,一直跟着我,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心里有一念,我用的是神足通,他追不上我,果然把他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好象跟我的距离很近,一把手就能抓着我一样,但就是够不着我,始终就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追到马路上,我突然回头,冲着他厉声说:“站住!”那个男人就象被钉子钉住一样,马上不动了,我转身走了,他在原地大声喊我。

这些年来,我不间断的发了数不清的大法传单、小册子、破网软件、真相光盘等,我经常拿很多资料,先是把提包放在一个地方,发完再去取。小车上、楼道里、车筐里……只要人们能看见的地方都发过,也经常面对面的发。我愿意粘贴法轮大法好,有一次,我往墙面上用模子印法轮大法好,邪恶就开始迫害我,当我再印时,我的手一抬就象有什么东西挡着一样,我一摸后背,摸到了一个很大的瘤子,当时我可完全没有病的概念,马上定念想到这是另外的空间邪恶的干扰,我发正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我,就这么纯正的一念,所有的症状都没有了。

七、营救丈夫同修

我的丈夫在一次发传单时被国保大队绑架,他和一个同修是晚上走的,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回来,我心里有点不稳, 找到一个开天目的同修问,同修说没事,有二个同修也到我家来,发正念,八点多派出所就来人开始敲门,我们三个人一起发正念不给开门,我当时来了一念,这二个同修必须走,离开我家,不一会,派出所的人走了,我让这二个同修赶紧离开。

二个同修刚走不到几分钟,恶警又一次过来,又继续敲门,我通过南屋窗户看到我家四周布满了便衣与警察,我知道,我丈夫出事了,一定是被邪恶绑架了。他们一直敲到快到中午了,到了吃饭的时间,他们消停了。我跪在师父的法像面前,求师父加持,我当时感到一盆热水一样的能量,从我的头顶一直灌到脚,我一下心里有底了,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给我能量,我于是毫不犹豫的推开门,看看外面的情况,正好赶上我儿子也回来了,我说儿子赶紧上楼,你爸出事了,把东西拿走。我把打印机包好,又拿点光盘,到楼下,一辆车就在楼下等着,因为我家比较偏,平时,很难打上车,这个车就象给我们准备的。我上了车,顺利的把东西拿走了。等我返回来时,国保大队的恶警正在楼下等着,看到我好象挺兴奋,说要到我家呆一会,喝点水,我说不行,他们还故意问我丈夫去哪里了?我说上班了,上班咋不回来?你丈夫犯法了,发传单,到你家看看吧,看看就走,他们抢走了我的钥匙,我儿子在里面反锁上了,他们打不开。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还把刑警队的人叫来了,这个刑警队的大个子足有一米八五,开始还挺凶,骂我反党,我用手一指,命令他说:“你给我闭嘴,跟你什么关系,一边待着去。”我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邪恶怕曝光,又把我拉到派出所,我一直喊,喊累了,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又把我拉到家里,就是让我开门,我就是不开,他们又找来几个开锁的,谁知开锁的都空着手来了,被警察骂跑了。恶警又说找吊车从窗户進去,我当时觉得他们太渺小了,好象出了什么大事,东奔西跑,上蹿下跳,我在车里,看着心里特可笑。

到了国保大队,恶警凶相毕露,对我动粗的,连推带搡的,我还是不停的高呼“法轮大法好”。他们都非常害怕,关上了所有的窗户,求我别喊了。国保大队长给我照像,我说你是在给自己留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呢。他立即就不照了。他们用伪善让我开门,他们还告诉我,你这样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啊。我有点动心了,嗓子马上干渴起来,我接过一个装满水的纸杯,刚要喝,纸杯底就掉了,我知道不对了,我马上归正自己的念头,灭掉了这个念头,都按师父的路走,不能对邪恶抱有一丝幻想。不到半个小时,国保大队长回来了把钥匙双手捧给我,说:“这不就行了吗!回家吧,你儿子命令我快点让你回去。”他们让我回家,我往床里面挪一挪,我说:“我不走,我要我丈夫!”

回家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蹲在我家楼上,等我儿子开门下楼,他们就冲上来,要進屋,我儿子说你们别骗我是小孩,我家大人不在,你们不能乱翻,这时本市全体大法弟子都在发正念,不是恶人变好了,是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他们都好象都被抑制住了,什么也没有翻走,其实什么资料都有,我只是把打印机拿走了,其它大法物品,只是遮盖一下。

第二天,我又到国保大队,问他们我丈夫呢?他们指着地上的大法资料,说这就是他干的,我说我拿走吧。他们说你还敢拿走,我没翻,我若翻,你家的东西老多了。我说我不归你管。之后,我几乎天天上公安局要人,到政法委讲真相,见到公安局长,又到看守所要求见人,后来听说我丈夫在里面绝食,我写好一封信,要求国保大队签字,并说我丈夫有生命危险你们要负责到底,他们很害怕,谁也不敢签字。其中副队长有一次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肩头上的小挎包都飞出去了,你说得多大的惯冲力啊,就差一公分左右,脑袋就撞到暖气片上了。我借机喊公安打人了,各个房门都紧关不出来,有一个警察把行凶的恶警叫走了。

我开始写控告信,把控告信送到邪党的各个部门,邪党的人大、信访办等,主要目地是讲真相。最后他们秘密开庭,把丈夫同修非法判了三年。我找到法院,质问他们为什么开庭不通知家属,他们却借口说法院有大屏幕,天天滚动,你不看怨谁呀。

我的丈夫被非法批捕,恶警洋洋得意的拿着批捕书,对我说你们算作到头了,批捕啦!我说我不承认,我还要继续告你们。丈夫坐了牢,工资停发,我们没有了任何生活来源,我与儿子四目相对,对儿子说别怕,咱们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话刚说完,同修就传来信说,有一个摊位你租不租?我是做买卖的人,知道这样的摊位平时想找都找不到,这不是师父给送到家门口来了吗?为什么不要?我赶紧过去定好了,交好了定钱,又進货做生意,我的经济突转直上,二年就挣了八万元钱。

结语

正如我开头所写的,我就是等这个法来的,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喜欢一个人独自望着遥远的天空发呆,心想哪颗星星是我呢?太阳落山了,我想山那边的世界一定是金碧辉煌。我想我的家肯定不是老家那三座小土房。在天上一定有我美丽的家园,家园里生活着我的亲人,他们在等我回家,他们一定都翘首以盼。

万幸啊,我得了法;万幸啊,我当上了大法的弟子;万幸啊,师父给我铺好了回天的路、搭好了回天的梯。我没有太多的常人心,来到红尘中就为了大法而来。了此大愿后,随师父回家!回家!!我一定能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