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车祸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十月的一天早晨,我从家里出发赶去与同修会合,我们约好了今天到一个较远的乡镇去讲真相。出发就比平时晚出发了一点,心里有些着急,过马路时走在中间时绿灯变成了红灯,就想抓紧时间冲过横道线。谁知刚跑两步,就听“嘭”的一声,脑子马上有一秒钟失去知觉;紧接就听“咚”的一声,我马上就被震醒过来了,心想怎么回事?

我在地上斜坐着,往左扭头一看,一辆出租车紧靠着,正对着我停着,这时,脑子完全清醒过来了:哦,我被车撞了,没事,起来吧。一起身,感觉有点笨,没起来。这时,我扭头看到司机吓得两眼瞪的溜圆的盯着我,我笑着对他说,把我扶起来吧。他一边扶一边抱怨,老太婆你跑啥子嘛,我死劲踩刹车也刹不住,你在闯红灯啊。同时旁边开来一辆出租车,司机还帮同行说理。这时我看看自己没有一点伤,也不痛,衣服上没有一点儿泥(下了一夜的雨,地还有点儿湿),也没有一点儿害怕,我看把人吓的,就对他说:对不起,我没事,你走吧。他赶快开车走了。

司机开车走后, 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突然觉得被车撞的臀部有点不舒服,心想,算了,今天不出去了,同修还在等我,怎么通知他们呢,心想让他们多等一会儿,到约定的最后时间,他们就会自己走了。

这时我就往家走,一点也不觉得痛,刚一進大院的门就开始痛了,而且越来越痛,我感到情况不妙,一路喊着师父救我,走到楼门口时,有点支持不住了,拉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上,好不容易回到家,赶快打坐,盘腿也不觉困难,连着炼了两个小时静功,把腿一拿下来,就不会走路了,腿一动就觉得骨头和肉撕裂的疼痛,接下来的三、四天内,躺下就不能起来,同修把我上半身抱住才能坐起来,整整在家呆了三十天。

同修们无私的帮助我,跟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引导我向内找,生活上的事全包了,凡是我做起来有困难的事,他们全部抢着干,加上以前过关的体会,使我彻底放下了独居的忧虑。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教出了这么多品德高尚的弟子——我们的同修们,感谢同修们的热忱帮助,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是很难闯过这一关的。

第一个星期我只能炼静功,八天后在同修们的鼓励下,开始坐着炼动功;十五天后半坐半站的炼;二十天后终于忍着疼痛和僵硬突破了炼动功这一关,同修提出来一天炼两次。为了早日投入到讲真相的洪流中,虽然很疼、很累、很难受,我还是采纳了同修的建议。果然,五天以后,也就是第二十七天,我能在家里不要任何扶持,独立的象正常人一样的走路了,虽然很慢很慢。

第三十天,在同修的陪同下,我走出了家门,因为在法理上没有悟到位,所以恢复得很慢很慢。在这三十天的魔难中,每当我疼痛难忍时就背《洪吟》的〈苦其心志〉,一边背一边求师父帮我。这次大难中,师父把内脏破裂、筋断骨折的最痛为弟子承受了,只给我留下了一点肌肉的疼痛,让我在魔难中,消去我的业力,磨炼我的意志,提高我的心性,给我修炼提高的机会。

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向内找,我才真切的体悟到这次魔难是因为没学好法,关键时的一念不在法上造成的。师父的《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已经通读了十几遍,但总觉得内容很多,没有很深的理解。在我仔细慢读中,师父的一段讲法引起我的重视,师父说:“我们很多人过关时,用你们的话说“病业关”也好、什么麻烦也好,找不着自己的执着在哪里,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是绝对不能含糊的。你将要过去的这一关,就要过去了,可是还有一个执着没去,就达不到标准,就过不去。修炼好了不就过去吗?就过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个东西并不大,那个执着并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为你就是意识不到它,你就过不去,老是停留在那。这个不是说你修的不好,你就没有认真的去想一想,意识到这些东西不符合修炼!只要它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不符合修炼人应该有的,它就是个问题!”[1]

在师父这段讲法的启发下,我把自己从“七二零”以来修炼过程中的思想,过的各种关整理了一遍,逐渐的把在思想深处一直存在都没有引起重视的不符合修炼的东西,但会时不时冒出来,而并不注意它们的东西找出来了。一直以来,我有一个想法,不愿在家附近、工作单位附近讲真相,单位认识的人多,受邪党毒害又深,讲不清,他还把你诬告了,那不让他得不了救呀,反而害了他吗?愿意到远一点的地方去讲,再苦、再累都愿意,一般讲真相也是有选择的,这个面善可以讲,那个眼神恶不能讲,在过几次大难中也没有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只告诉别人“没事”却不说明是因为修大法有师父保护,有大法的力量才“没事”的。

与同修切磋,同修指出,这是窃法行为,当时真感到震惊,没想到这么严重,挖根,还是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没把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说到底还是“私”,在修炼过程中,旧势力就要把我这个很隐蔽的私给我打掉,所以出现了多次魔难,自己还找不到原因,原来根子在这里啊!

这次被车撞为什么开始不痛,因为我的第一念正:噢,被车撞了,没事,一点没有动心,一点也不怕,完全否定了迫害。但没有证实法,没给司机讲真相,就针对我这个心,留下一点被撞后不舒服的感觉,因为有私心,就上了旧势力的当。觉得不舒服就不出去了,也不管同修等的多焦急,不为别人着想,这第二念就承认了迫害,越往家走迫害越重,直到不能走路,疼痛难忍,真出现被车撞的状态了。与同修切磋,及时揭穿了旧势力的诡计,发正念全盘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的一切和强加的迫害,并敬请师尊加持, 同时向内找出私心解体它,排除它,以法为师归正自己。

但思想仍然有些迷茫,认为这个难这么大,明摆着来取命的,那我的漏肯定很大,我的这个大漏是什么呢?有些困惑,随着学法的深入,使我豁然开朗。师父说:“每个生命的路都是很复杂的,遇到的情况也是复杂的。在最关键的时刻,能走过来、不能走过来在两可之间的时候,做不好就会失去生命,做好了就闯过来了。”[1]我的第二念不正带来了魔难,万幸有大法归正,有师父呵护,有同修帮助,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才闯过来了,实际上师父为弟子把生命赎回来了,想到这里,我不禁热泪盈眶,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累师父为我操够了心,让同修们为我的身体耽误了做三件事的宝贵时间,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愧对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我深切的体会到学法太重要,太重要了,难怪师尊一直强调多学法、多学法,如果我能听师父的话, 平时多学法,认真学法,关键时刻的一思一念就会在法上,我的一言一行就会遵照师尊的教导去做,我的私心就会被大法熔化,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大的难,旧势力就干扰不了师父为弟子安排的修炼之路,就不会影响到我做好三件事。如果我法学的好,当时我就会把司机给劝退了,又救了一个生命,而且继续赶去与同修会合,跟平时一样与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众生,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

以后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讲真相不分地域、不限时间,不分人群,只要有机缘就救人,证实大法而不是证实自己,做好师父嘱咐的三件事,保持“修炼如初”的劲头,精進再精進。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无私的同修们。

第一次投稿,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