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黑龙江省政府前上访

龙江风骨(4)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接前文

第二章 进谏京城 无畏万千法徒

二零一四年的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在世界弘传二十二周年,也是第十五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明白真相的世人和修炼人一起庆祝这个人类的伟大节日。因为人们越来越清晰的体验到“真善忍”给整个社会带来的是什么:人心向善、尊崇道德、健康身体、稳定社会。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的七年间,大批的世人走进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国全国约有上亿人修炼。很多人包括没有修炼而对功法有所了解的人们,都认同具有高素质的法轮功修炼团体。

然而,身为中共当权者的江泽民却妒火中烧,欲加罪于法轮功。再一次滥用权力,颠倒善恶,实施了对法轮大法和以“真、善、忍”为修炼理念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采取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叫嚣 “三个月铲除法轮功”。一时间所有的公检法司、街道居委会等单位都被用来监视、跟踪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没有为邪恶的打压所动,身体力行的去面对,无惧于暴力殴打、酷刑折磨。他们用语言的、文字的,把真相、把最美好的福音传递给能接触到的世人,他们天使般的善良慈悲把“真善忍”的种子撒遍世界各地、传进千家万户。

一、一张报纸撕开了罪恶的黑幕

一九九六年六月七日,中共官方媒体《光明日报》,发表了授意文章《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称法轮功宣扬迷信,是“伪科学”,利用媒体公开攻击法轮功。一张报纸撕开了这场政治迫害的罪恶黑幕。

文章发表一个月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又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法轮功书籍。一九九六年正是黑龙江省大量民众自发学炼法轮功的高峰期,想了解和想修炼的人们普遍感到《转法轮》、《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在市面上买不到了。

中共江泽民集团出于妒嫉和莫名的对“真善忍”的恐惧,一味企图找借口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七年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命令公安部门在全国秘密调查。

黑龙江省省会城市哈尔滨,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暗派人员进入法轮功炼功点,明里是个修炼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学法炼功,暗中是监视修炼人的一举一动;某小区学法点上,一位近七十岁的老者到学员最多的一个学法点参加学法,他天天晚上喝得酒气熏天。十多天后的一个晚上学完法老者说:大家都看到了我还喝酒,我今天告诉你们,我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是个退休的老公安,领导让我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这些天我看你们都挺好的,也没啥呀,就是学学法轮功书,完了就回家了。明天我就不来了,我会如实的跟领导汇报的。

二、第一次集体向社会展示修炼后的身心变化

针对中共对法轮功欲盖弥彰的诬陷、打压,为了真实反映学员的修炼情况,哈尔滨法轮功辅导总站在一九九八年,对市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在健康与精神文明方面做了一次可行性的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在被调查的一万零一百七十二人中,炼功前:身体健康无病者一千一百六十五人,有病者九千零七人(均有市级医院诊断的病历);炼功后痊愈者八千五百六十八人,身体有好转但不明显者四百三十九人;治愈率达百分之九十五点一。

调查表装订后,送达当时负责气功管理的省、市公安一处、体委等有关部门。

修炼前后身体健康状况的对比

修炼前后身体健康状况的对比

修炼后各种疾病痊愈率

修炼后各种疾病痊愈率

从这些调查中可以看到,那些实实在在的癌细胞、病毒,在修炼者炼功后不翼而飞,整个身体恢复健康。这是现代人类社会的科学难以解释的,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功效不言而喻。

同时,被调查人还填写了自己修炼后在精神面貌方面发生的变化。几乎每一个学员都表示,修炼后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改掉了生活中的诸多不良习惯,使家庭和睦,生活幸福。一些学员还做了大量有益于社会的好事,如:拾金不昧、舍身救人、资助贫困学生、给灾区捐款、义务照顾孤寡老人等。

这次调查,用事实证明法轮功具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并能净化修炼者的心灵,回升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

一九九八年夏,国家体委某司原司长邱玉才(全国气功协会秘书长)带领调查组到哈尔滨等地,对法轮功进行实地调查。这次调查会是由黑龙江体委组织,调查会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西苑宾馆进行,参加调查会的各界法轮功学员六十人左右,会上有六、七人作了体会性发言。

哈工大博士后导师、全国有突出贡献的青年专家,谈到了以前重病缠身影响教学和科研,修炼后身体健康,教学科研成果突出;

省厅一位厅长级干部谈到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体会;

一位个体户谈了自己经商观念的转变,过去靠托拉客,现在靠公平交易;

一个已走下坡路,靠偷抢为生的人,谈修炼后从新做好人;

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副局级干部张志远,对市长提出的项目,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公正、客观提出否定意见,为市政府避免了一次投资七亿多元的失误,受到了市长表扬。这位局长用亲身体会证实了学炼法轮功对促进精神文明和身体健康确有奇效,得到全国气功研究会秘书长邱玉才的肯定。

省公安厅警务处长李德忠谈了自己过去有不正之风,修炼后公正执法的体会;(下图发言人为李德忠,后来李德忠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遭到抄家、软禁,曾被武警用枪顶在身上威胁,于2000年含冤离世。)

最后国家体委邱玉才在会上说:法轮功在功理、功法上是无可非议的,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并对学员的发言给予充分的肯定。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哈尔滨市法轮功辅导总站根据《哈尔滨日报》一个记者到道外区某小区看修炼人炼功,然后在《哈尔滨日报》第二版登出了一些直接污蔑法轮功的话,就这些不实之词,哈尔滨有二十多名修炼人参加了与报社领导的对话会,到报社后发现从进入走廊到楼上就已经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了,那些人穿着黑色的服装,笔直地站在走廊里,气氛被搞的异常紧张。

对话会中法轮功学员从祛病健身,回升人的道德讲述了修炼对本人、家庭、单位和社会的精神文明与经济建设方面所起到的不可估量的作用。希望报社的领导不要偏听偏信,把已经登载的不实文章更正过来,可是报社对此不屑一顾。

尽管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在社会上不断地造势抹黑法轮功,但是法轮功在社会的正面影响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根据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在社会上做的大量的好人好事,一九九九年三月四日,哈尔滨市法轮功辅导总站被哈尔滨市公安局评为拾金不昧先进单位。

哈尔滨市公安局对哈市法轮功辅导站的褒奖状

哈尔滨市公安局对哈市法轮功辅导站的褒奖状

三、来自政府部门、高层官员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

当年牡丹江市政府部门对法轮功的调查报告提到:牡丹江市地区炼功点共有一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市区(东安区、西安区、阳明区、爱民区)共有九千名法轮功学员,外市县(四个地级市:海林市、宁安市、穆棱市、绥芬河市;二县:东宁县、林口县)共有六千名法轮功学员,但没发现有政治色彩。

哈尔滨及省内一些地区的政府领导都如实的汇报了(配有调查报告的)没有发现法轮功有什么政治动向。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五日,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在长春观看了法轮功学员万人大炼功的集体场面。当晚,中央电视台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节目分别就广大群众修炼法轮功的盛况,做了很开明、很正式的正面报导,时间大约十分钟。

一九九八年九月,国家体育总局抽样调查一万二千五百五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结果表明: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77.5%,好转率20.4%,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9%,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一千七百元,每年共节约二千一百多万元。(作者注:如果按照当时大陆媒体公布的全国有七千万到一亿人修炼法轮功,那么仅医药费一项,法轮功每年就可为国家和个人节约1000多亿开支,相当于同期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总投入的60-80%。即使按目前的物价水平及“25万元建一所希望小学”的说法,那么当年因炼法轮功每年节约的医药费至少可建47-68万所希望小学。)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部分人大离退休干部,在对法轮功做了长达数月的详细调查后,得出了各种客观的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中共邪恶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正如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四百年前的惊人预言,这场世纪末的灾难毫无遮掩地发生了,一九九九年的七月,恐怖大王如期而至。

四、疯狂的一九九九

(一)和平的“四•二五”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杂志发表文章污蔑法轮功。何的污蔑刺伤了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心,期刊编辑违反了政府对气功“不打棍子”的政策。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天津有关方面澄清事实,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探讨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

因此,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一些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他们用亲身经历告诉编辑们:法轮功令人身心受益。四月二十三、二十四两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流血受伤,并被抓捕四十五人。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正是在这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出于对政府的信任,为了能够有一个自由安定的修炼环境,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前往中南海和平上访。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等官员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在问题得到基本解决的当晚,学员们各自离去,整个过程安静祥和,秩序井然。在离开之前,纷纷将地上的垃圾和纸屑捡起,连警察扔的烟头都被捡起扔入垃圾桶。此事的妥善处理曾被国际传媒誉为开创“中国政府开明接受民众建议”,以及“中国民众素质提高”的先河。这就是被称作“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

图: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访民众

图:秩序井然的四二五上访民众

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一侧的码头上纪念“四·二五”上访十五周年

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一侧的码头上纪念“四·二五”上访十五周年

(二)“七·二零”抓捕 省政府门前吁请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江泽民在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定案,用民政部的名义宣布全面“取缔”法轮功。并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

七月二十日凌晨,在中国的全国范围内开始了统一大规模对法轮功辅导员的抓捕和抄家的零点行动。

哈尔滨法轮功辅导总站李洪奎等负责人被哈尔滨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并关押。与此同时,黑龙江其他地区法轮功辅导总站的负责人也被当地警察绑架关押或软禁。一时间阴云密布、暗流汹涌,红色恐怖笼罩了龙江大地。

李洪奎被秘密抓捕的消息不胫而走。为了向政府说明情况,要求释放被劫持的同修,大家认为一定要找政府领导说说我们的心里话。

七月二十二日大清早,全省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陆续的来到省政府门前大街两旁的人行道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中有七名学员进到省府找相关领导对话,要求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被公安机关非法抓捕的总站负责人、恢复法轮功学员正常炼功的合法权利。外面法轮功学员越聚越多,在人行便道上站起来长长的队伍,悄无声息,秩序井然。指挥者用大批的警察和车辆将省府四面的马路堵住,造成交通瘫痪,公交车被叫停,行人议论纷纷:这不是第二次“文革”开始了吗。

大约上午九点多钟,一队队手持盾牌的武警军人、警察伴着刺耳的警笛声、口哨声冲到队伍跟前,不论老人还是小孩,见人就抓,稍有不从便拳脚相加。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塞进大客车里,拉到体育场和一些学校,还有的被拉到外县,由警察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出面要求上访者写出家庭住址、单位、姓名和电话号码等;有的半夜还没让回家;周边市县的学员当天由各地公安局接回,逼写放弃修炼的保证。

下午三点,央视电视台播出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明确表态,一篇社论公然说法轮功是“×教”。全国哗然。一夜阴风欲将人们认知的一个好端端的修炼群体的这个事实颠倒?

(三)“七.二四” 哈尔滨绑架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又一轮非法抓捕开始了,哈尔滨辅导站的几位副站长和十五个中心辅导站的大部份主要负责人被劫持到南岗区大成街二百零一号的一个宾馆中,凌晨三点最后一位女士被绑架后,万里星空沉下了脸,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等女士刚刚到宾馆内公安局设在这里的“审讯室”,滂沱的大雨直泼下来,足足下了二十四小时。宾馆的八层顶楼,十多个房间里,一个房间关押一位法轮功负责人,由四个警察贴身看守,包括厕所方便都不离左右。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一直逼看电视上滚动播出污蔑法轮功的造假新闻。

大部份炼功人到了午夜就用维权的办法抵制对他们的人身迫害,要求正常休息,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应有的权利;警察又说,看看电视,人家都在上面说国家不让炼就不炼了,你们也去说,就让你们睡觉,不上电视在这说也行。

一位女士说: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功法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有没有一点点不好?国家有专门的组织在哈尔滨搞的调研,无论哪一级政府都是肯定的,昨天好今天就不好了,这到底为什么?

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对人民选择什么样的祛病健身的功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让人民怎么看?

他们要给所有人实拍“审讯”的现场上电视。遭大多数修炼人的有效抵制。三天后的那个晚上他们认为是“头儿”的这些人被以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

至此,中共的邪恶打压,在全国范围内的大小城市,乡镇村屯全面无漏的铺开。血雨腥风中,哈尔滨这个被誉为天鹅项下的珍珠、东方的小巴黎失去了往日的亮丽而黯然失色,空气似乎凝固了,这座有着异国情调的古老名城已伤感的无语……

(四)“七·二六” 李宝水被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是个黑色的日子。这一天狂风呼啸、恶浪翻滚,红色恐怖笼罩着中华大地。这一天,中国政府开始动用它所有的国家机器,诽谤、亵渎法轮功,迫害亿万大法修炼者。

七月二十六日这一天,在闻名世界的大庆油田,上演了第一幕人间悲剧。

李宝水

李宝水

三十九岁的李宝水,生前系大庆市劳动局就业科科长。

一九九四年他幸运地参加了李洪志师父的“广州大法培训班”。自然地成了大庆法轮大法修炼的发起者与组织者之一,成了深受功友信任的辅导站站长。据悉大庆警察得知,七月二十二日李宝水欲和三千法轮功学员到省政府请愿,这就成了大庆公安迫害李宝水的“重要理由”。七月二十二日这天,李宝水被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进行所谓的正式隔离审查。

二十四日,李宝水的办公室,家里被同时非法查抄,在抄家的同时,李宝水本人也被从看守所押进了大庆市公安局治安大队,由大队长褚某亲自带人突击审讯。在褚某的坐镇指挥下,他们逼迫李宝水交待问题。

李宝水坦诚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修炼,千真万确地是没有组织,没有名册,对社会完全是公开的。所有炼功者你愿意来就来,愿走就走,大道无形。没有一丁点秘密可言。

七月二十六日上午传出话来说李宝水叫其家人送点水去。中午时分,李宝水的妻子费了相当周折,带着饮用水和换洗的衣服进了公安局的大楼,大队长褚某叫放下东西走人。连句话都不让说,此时的李宝水人已经被折磨的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这就是公安警察连续三昼夜“突审”的结果。这短短的一面竟成了他们夫妻二人最后的无言诀别。

李宝水的妻子到家后心绪尚未平静下来,又被公安局急三火四的叫了去。她怎么也没想到,进入她眼里的竟是躺在公安局那冰冷、无情的水泥地面上丈夫的遗体。

李宝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中黑龙江省第一个死亡案例。一个血腥的事实让黑龙江的法轮功学员无法等闲视之。自身应有的权利:信仰、修炼、说话、活着跟自由不能就这样随意的被剥夺……

(五) 江泽民与中共互为勾结利用抹黑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出了长篇诽谤诬陷文章,对法轮功创始人李先生做各种人身攻击;与此相反,国际上特别是美加澳等国先后有五百多个州、市褒奖法轮大法与李洪志老师,褒奖李先生为杰出公民,并表彰李大师和法轮大法对人类身心健康作出的杰出贡献。

中共不顾国际社会舆论,仍以民政部的名义发布“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的通告;公安部发布“六禁止”通告,同时中共以党中央的名义发布《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等谤书,给民众强势洗脑,同时利用患重病或精神病人来煽动仇恨。

为迎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善良群体迫害,黑龙江多起假新闻案例攻击、栽赃、陷害法轮功。限于篇幅仅举部份案例

1、哈尔滨市《新晚报》一九九九年七月三十日前发表造假文章。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乡崔家屯农妇,三十岁的李淑贤当时重病在哈尔滨市第四医院治疗。医院院长告诉家属: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的,就能获得医院免费治疗,于是,哈尔滨市《新晚报》记者迅速赶到医院进行采访,用编好的台词教李淑贤丈夫说:妻子李淑贤是练法轮功的,把身体练出了病。因为她练“辟谷”,身体才这么瘦。现在得了胃溃疡,害得我们住院都住不起。后来李淑贤病情不断加重,被强制出院后死在家中。

2、中央电视台隐瞒事实将原双城市韩甸镇粮库一名退休工人王成祥坠楼身亡诬陷为炼法轮所致,当地知情人对央视台编造假相欺骗世人感到很气愤。

3、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初,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了一则“哈尔滨法轮大法弟子杀人”的事件。此人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局职工。

据参加调查此案的人说: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都是假新闻!我们去邹刚家调查,发现一本法轮功的书都没有。他妻子也说他(杀人犯)一天法轮功也没有炼过。咱们也不敢随便报,但中央电视台来人说:我们都来人了,怎么办?然后就请示,李岚清答复:“一定要报道!”就这样,便有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的假新闻。特别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局的职工都知道此人根本不炼法轮功。

4、二零零二年黑龙江省建三江有一患直肠癌的人很快就要死了,建三江一些人带着记者,扛着录像机来到病人家中,逼着病人说是炼法轮功炼的,说了就给一千元钱。在要录像的时候病人的弟弟来了,知道眼前的事情后,气得他一边大骂,一边抢着要砸录像机。那些人慌忙领着人跑了。病人的弟弟在制止这场造假之前,也患有肺癌,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可是他为法轮大法挺身而出,制止了邪恶的造假,他患的肺癌没过多久彻底地好了,他逢人就说:我的命就是法轮功救的。

5、齐齐哈尔电视台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晚八点钟的“齐齐哈尔新闻”和黑龙江电视台《今日话题》节目在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晚,上演了同一幕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丑剧,播放了“李华光杀母”的新闻片,此诬陷之举,被李华光的母亲回绝,并亲证女儿李华光是因精神病发作而辗断双腿,与法轮功无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