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绝症的“能人”的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我的命是法轮大法给的。我深知:李洪志师父伟大,没有这高德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

“能人”的痛苦

我在人中可谓“能人”,精明、强干、善于交际、公关能力强,干工作从不服人,别人能干我就能干,年年被评为“劳模”。经济一放开,我办了病退,在家就养马车、汽车,买通了交警,一路畅通无阻,财源滚滚;买推土机包工程;拼缝(利用政策漏洞,倒卖市场紧俏物资,挣差价);后来与人合伙开工厂,因我没文化,合作伙伴是法人代表,他们住厂经营把钱都挥霍没了,还欠了债,我起诉他们赢了,我成了法人代表,破产还债损失了许多钱。

一九九二年我得了乳腺癌,发现时已是晚期,大夫说不一定能下手术台,七天时在省肿瘤医院做右侧乳房全切手术,早七点進去,晚六点出来,打杜冷丁浑身不知疼,天天打白蛋白针剂,一周点一袋白蛋白,住院三年,放、化疗,总休克,一个月药费一万元,单位报销点不多,我搭上了全部老本,人还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静下心来想一想:当年叱咤风云的我,谁不服?谁不怕?现在落到这步田地:真是不是好道来的钱财不得好花呀。

一九九七年四月,癌细胞又扩散到淋巴,大小便失禁、呼吸困难、一次竟六小时有出气没進气,浑身是外敷药味和臊臭味,心脏不好,被丈夫放的迪斯科噪音震得受不了,一天一小瓶速效救心丸都不够用,冷漠、无视,自己只好搬到门斗住,等咽下这口气被抬出去。没有家庭的温暖,只有无尽的痛苦和仇恨。我准备好了装老衣服;又想起了家里供的两大柜各路神仙、还有堂子。为了发财、治病,我到处走,住庙宇、请经、拜佛当了居士,花了两万多元请了满堂佛、还有大乌龟,不但没有受益,还得了绝症、招了附体。我走了这东西不是给儿女留后患吗?我决定花两千元请外地“大仙儿”来我家把各路神仙送走,可我没有能力做饭,就想到邻居,她人热心肠又炼法轮功,劝我也炼。我当时信佛教又学了多种气功,还能给佛像开光,还会“一把抓”,听说法轮功不能给别人看病,就没学。

去邻居家说明情况,问她敢不敢来我家帮忙?邻居却说:谁能给你送走,只有我师父,请神容易送神难,你怎么知道能送走?把我师父请到家,不用花一分钱。我这才答应修炼法轮功。

“能人”的新生

刚到家,邻居怕我反悔就来我家问我:你真要修吗?我说:真修。她把自己胸前佩戴的法轮章送给我。

戴上法轮章,那一宿我睡了这一生都没有睡过的舒服觉,太幸福了。刚学就感到喘气容易点了,炼到第四天突然反应强烈,头顶着墙一口口的倒气,脸色铁青,女儿发现了,跑到邻居家说:我妈不行了,同修冲到我面前,问我炼不炼了,我坚定的说:炼!她和女儿把我拖到自己家,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炼起了动功,炼第三套功法时,身上蹦下一个东西,我感到轻松了,人也站住了,炼完后我自己走回家。

这神奇的变化,坚定了我修炼大法的信心,我开始清理环境。家里供的东西,烧的烧、砸的砸、送庙的送庙,药也扔了。我就坚修大法了。后来听邻居说:当时看到我她没有多想,就坚信师父能救我,和我女儿象拖小瘟鸡一样把我拽到师父法像前,我站立不稳,前仰后合的炼功,同修都没敢闭眼睛一直盯着我,她家孩子们在里屋隔着窗子看到我,事后说她:大姨脸都青了,人也站不住……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这一切苦难是自己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争斗打拼无法无天的恶果,邻居、同事、周围的人哪个不惧我,儿子都说我:没理辩四分。一九七九年住院,药房调剂限制我用青、链霉素,那时药缺,不能随便用,我把她骂够呛,他老头看着、劝着:别打了,给你拿药去了;住平房时,邻居说我闲话,我是出门就骂,拿棒子就打,惹我砸你家玻璃,邻居搬走了;当官的惹我,我告诉他;黑社会好使,要胳膊、要腿、要命,明天就整你,要不到省纪检告你,让你没工作。我是打人不算事,出手快,手脚并用,左手抓领子、右手打嘴巴子、右脚踹膝盖,男人同样是一打一个倒,骂人也不差。自己的业债自己还。

修炼大法八个月,我没断了消业,牙疼、咳喘、身体虚弱的时常躺着听同修读法,在坚定的正念下,我终于走过来了。原来后背拔罐子肉都僵死了,现在肉有了弹性,身体一身轻,多少年不再消业,七十多岁了,心态象小孩儿一样,充满纯真,看问题能为别人着想,对自己一生做过的错事深深的忏悔。我伤害过的人,能见面的当面道声对不起,不掩盖自己的短处,原来的邻居也搬到一个楼,做了好邻居。认识我的人都说:法轮功好不好一看我就知道,原来是:打仗第一、挣钱第一、现在是修法轮功第一。由于我“名气”大,炼功没几天,周围就来了几百人炼法轮功。

谁能改变我?是法轮大法让我脱胎换骨,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

义无反顾的讲真相

九九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救人的大法被诬蔑,我师父被谎言攻击,大法弟子遭到无端的迫害,世人在无知中犯下亵渎神佛的大罪,即将被淘汰。我放下生死,义无反顾的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白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带一个馒头一瓶水,在站牌、车上、路上遇到有缘人,根据年龄、身份,聊点爱听的话,顺着常人的执着,说些健康、天灾人祸、工作、生活方面的事,见缝插针随时讲真相。我是车上讲不明白的再跟着下车讲,拿重东西的再帮忙送一程,直到明白为止,常常是一出门就不知道啥时回来,行踪不定,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心想着:众生,我师父让我救你来了,能救一个是一个。晚上发资料、贴粘贴、挂条幅。周边的农村也不能落下,十天八天去一次农村,穿戴整洁符合农村的习惯,白天一家一家的讲真相,明白就帮助退党、团、队,保平安,过年的时候,就到农村卖袜子接缘,送对联、福字、赠送神韵晚会光盘。晚上发资料、挂条幅、贴粘贴,大雪天,我脖子上挂一个自制的特殊浆糊,一走就是十多里路。

平时参加小组学法、全球大法弟子集体炼功,做真相资料。时间哪里来?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懒惰,困的时候,喝冰水,用冷水拍头或洗衣服,现在一天睡两个小时觉也不困,冰箱里拿出的馒头、包子没时间热就直接吃,再喝一杯凉水就是一顿饭(丈夫得癌症去世多年,我独居),师父给我延长来的生命是修炼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我不想身体适应不适应,我应该是神的状态,我生生世世的等待就是为了这大法,今生得大法,唯有精進,才配做师父的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