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车祸之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八点,我到一同修家去参加集体学法,路上被车撞了,我的腿被车压到了……等我醒来时,看到很多人围着我,其中一个老头儿蹲在我面前,伸着拇指在我面前晃了晃,问道:“看的清楚吗?”我微微点头,他说:“你家一定敬了很大的佛。”一老太太说:“你家一定烧了高香。”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

说话间,他们把我扶起,我又说:“你们知道吗?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然后我对司机说:“我没事,你走吧,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司机念着,放开我的手走了。

一个好心的妇女搬来凳子叫我坐,几个年轻人说:“你住哪,我们送你回家。”我说:“谢谢,我没事,我自己能回去,不用送,请你们放心回去吧。”人渐渐的离去,那一直站在我身后的女士说:“今天要换了别人,没有这么多万(做手势)那司机别想走。”我起身往同修家走,边走边背师父的法:“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并发出强大的一念:我要去学法,谁破坏我参加集体学法,谁就在对大法犯罪。然后默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2]。

拖着受伤的脚我敲开同修的门,進屋说了我的遭遇,然后我们共同叩谢师尊救命之恩,接着照常学法。我捧起《转法轮》就读,念着念着,清清楚楚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流从我脚心里涌向小腿里,再到两胯、肩、喉,经过鼻子时觉得眼睛模糊了,再到眼睛时,就看不见了。我就叫同修读,我听。那股能量经过前额再到头顶,又从头顶内往下冲,过眼就又看得见了,过鼻子时想吐,到嘴时就吐了。最后从脚心冲出,过程中全身是汗。同修扶着我的头,又用纸给我擦,我松开同修的手说:没吃早餐,哪来的东西吐啊。我想起师父说过:“好的留下,坏的去掉”[1],吐出来的都是不好的,我们读法吧。学完一讲后同修说:“我用三轮车送你回去吧,”我说:“不用,我打的。(因为打的可以和司机讲真相)”同修拿来煎饼和水,我喝了水后离开同修家,然后上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从同修家回来,我就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晚上儿子回来了,我要他做饭,他见我躺在床上便问:“怎么了?”我说:“出车祸了。”他又问:“你怎么回来的?”我说:“师父带我回来的。”他又问:“什么车撞的?”我不说。他就嚷嚷着让我上医院,我没同意,然后他去做饭了。过了会儿,孙子叫我吃饭,我走到桌前,儿子问:“你这是干什么?” 我说“吃饭啊”,“吃什么?”意思要我去盛饭。这下我心里可受不了了,儿子平时很孝顺的,今天却这样刺激我,我气的脑袋都要爆炸了,真想转身就走,可是我是修炼人,修炼人向内找,我怎么能跟常人生气呢?想要儿子孝顺我,照顾我,想要安逸,这些不都是人的理吗?不都是人心吗?我不要人心。正念一出,气恨,委屈就没了。

饭后上厕所发现自己拉出的是血尿,不过到第二天中午就正常了。每晚睡觉都是全身大汗,头发都汗湿了。第四天,我才慢慢脱开衣服来洗澡,“哇”我看见大腿里里外外都是绽开的鲜红的大肉花,口子又深又大,小腿骨头压得凸出来很高。我不禁自问,这几天我是怎么过来的,这血呢,怎么裤子上都没有沾啊,太神奇了。洗完后,我穿着短裤就出来了,这下被儿子看见了:“这么厉害,快去医院。”我不同意,他就又嚷嚷起来,还直呼师父的名字,我严肃的说:“闭嘴。”他气呼呼的说:“你这样没人同情你。”接着又凶道:“谁到家来过?还骗我?”他以为我伤成这样自己肯定不能回来,一定是有人送回来的。看见儿子这个样子,我心痛极了,我含着眼泪咬紧牙关仔细回忆师父的法:“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1]是我没慈悲心,没为他人着想,儿子是个常人,他看我伤这么重,如何能理解师父送我回家的呢。而我,明白师父帮我承担了一切,这么重的伤,我都没有感到痛过,怎么还跟儿子说是“出车祸了”,怎么不去做饭,还想吃现成的;还固执的不告诉儿子是哪个车撞的我,就以为我在法上了,为什么不去用师父的法启迪他的善念,告诉他司机也不是故意的?这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想我今后一定要按大法的要求做好。

就在这时外市一亲戚唤我急去,可是我的腿还在出血,又发出很难闻的异味。我动了人心,想到医院弄掉这个黑疤。结果医生告诉我要花一万元医药费,还得住院半月,我放弃了。回家自己用围巾和衣服把腿捆住,心想不能弄脏别人家的床。就这样我出发了。到亲戚家,我就把我遇到的事,告诉了大家,把包扎的衣物解开让大家看。说明即使这样了,我在家还坚持一日三餐买菜做饭,没给家人添加麻烦。这就是大法的神奇啊。第二天,我清洗伤口时,之前医生说要花一万元医药费的那个黑疤自己掉了,亲戚们看的目瞪口呆,很信服。

在亲戚家做完该做的,我就在等外甥下班送我回家。突然听到他妈接电话,说广州又有亲戚来此城办事,要有多余时间就来外甥家玩。我就求师父,要让他来,弟子要救他。中午,人来了,妹妹在炒菜,我抓紧时间讲,他很快就三退了。

回到家洗澡,我发现,腿上又掉了一块黑疤,我流泪了:“师父,您为我承受了一切难!佛法的威力在我身上显现,我要按大法要求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不想我的伤怎么样了,我就把自己交给师父管了,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然后我该干什么干什么,上坡上楼不耽误。一天,我看到跟前有一个老式的盆子,盆里有热水,又有毛巾,可仔细看又没了。我不悟,过了两天我的腿就开始长泡,象开水烫过一样的水泡,过几个小时长一个,长满整个腿,可第二天泡就蔫了,到第三天,就看不出痕迹了。师父又点化我。媳妇打电话说:“腿肿就用热水敷一敷”,我就用热水,撒点盐清洗,就不长泡了。可是后来又长小圈圈,在伤口周围长满了,圈长大了,皮破了,就流血水,这个比较好清洗,再后来流出白白的象丝一样的东西,细细的但很结实。因为肉破了,所以里面很臭,孙子问我:“奶奶,怎么好臭啊。”连小狗都追着闻。别人就告诉我要吃什么,用什么护理等等,我都没用,就简单清洗、包扎。

就这样,六个月后我恢复如初,又正常走路,炼功照样双盘。弟子不善言辞,弟子叩谢师父帮我闯过这生死大关,感谢同修在我过关中包容我,鼓励我,给我提供集体学法的环境。

个人经历与体会,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