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领我神路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九五年末,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开天目。那天开的比较重,前额部位好象都缩到脑袋里去了,眼睛使劲往里眍,瘪了一样,头胀的都要裂开了,一阵阵恶心。实在受不了了,我就在心里叨咕:师父啊!咱今天就开到这吧,明天接着开,我受不了了。刚想到这,“唰”一下什么感觉都没了。我挺高兴,真灵啊!说没就没了!师父真知道我想什么啊!

从那以后,我知道自己和常人不一样了,我是修炼人,我的前额部位多了一只常人看不到的眼睛——天眼。

虽说我还不会用,但应该看到的师父一定让我看见,因为用这只眼睛看到的才是真相,是本质。从这开始,师父一步步领我走在神的路上,十九年了,步步都沐浴着师尊的浩荡佛恩。

师父啊,我全信了

在神的路上刚一起步,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你说不信吧,那都是自己实实在在体验到的;要说全信吧,总觉得中间挡个东西——“无神论”。

记得是得法第八个月的那天傍晚,我跪在床上,面对墙上师父的法像,双手合十,心里跟师父默默的念叨着。这时就见法像在动,在凸出来,放着黄灿灿的光。当时天已经暗下来,我没有开灯。金黄色的光照的屋里亮亮的,融融的。师父从法像上下来,到了我眼前,停下来;又往回退,退到墙壁挂的法像里;接着再往后退,退的远了,停下来;慢慢的又往前回到法像上。从法像上放射出的金光,把屋里照得光亮光亮的。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那一瞬间,师父给我打开了很多思维,我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是另外空间,什么叫佛光普照,什么是真佛来世,还有,还有……泪呀,纵情的流啊!

小时候听奶奶说过,以前的画啊,上面的仙女会从画上走下来,帮助善良的人,做完事情再回到画上。人们都知道神仙就在身边,所以都做好人哪!神在看着哪!师父的一个显像,把我记忆中、所学中有关神佛的事情一下串联起来,一个平面的铺开来,哗的一下全都真实的展现在眼前。久远的历史,丰厚的文化,眼前的现实……神佛来人间了!这是事实呀!就在眼前。“无神论”轰然崩塌了。

师父啊!我信了,我全信了,真信了,实实在在的都信了!

恶魔在阻挡救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被绑架关押,面对的是牢房、铁窗、警犬、刑具。大法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修炼者做更好的人,甚至连一个不符合“真、善、忍”的念头都不要,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闭目凝思,眼前出现一个情形:在一个工厂的车间里,师父是我的师傅,我给师父打下手,在一个机床上加工零件,磨得光光亮亮。我问师父:“为什么会发生这场迫害?”连问两遍师父没有回答。我还问:“师父啊,我实在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场迫害?”师父停了机器,摘下手套,说:“走,我来告诉你。”

另一个画面:师父往山上走去,迎着山风往上走,衣襟被风掀动着。那伟岸的背影的上空是黑云,浓重的黑云,黑云的每个粒子都是魔鬼的形象,各式各样,张牙舞爪,凶残狂暴。我抱着《转法轮》哭着在后边追师父,云中的恶魔来抢我怀中的书,我抱着书,用两个臂膀搪来搪去。

我一下明白了:恶魔行恶,在阻挡师父救人。再后来,我更明白了,共产党就是红魔,来在世间行恶。只说我家吧,土改时,我的舅爷被抢占了房产农具,撵出了祖祖辈辈生存的那块土地;公私合营,我姨夫的商场被抢走,人被逼疯;当医生的姨夫背上了右派的罪名二十多年;三年大跃進时,叔叔不得已迁居到山沟,才使全家人没被饿死;文革时的批斗,夺走了我父亲的命,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母亲在惊恐中猝死……中国人哪,被这红魔欺骗、恐吓、绑架、洗脑、控制,残害致死八千万人,八千万冤魂哪!

我更明白:神佛是宇宙的保卫者,是为众生而存在的。把这些无辜的生命从恶魔的掌中救出来,这是师父给我的使命,给我指的路——面对个人生死的艰险的路。但,我义无反顾。

金刚不动

一次次绑架、关押、刑罚、恐吓,没有吓倒我;停止工作、挑唆离婚、各种骚扰,没有动摇我;高血压、冠心病、脑出血、类风湿的症状,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破除了。但腿疼却持续了很长时间,消磨着我的意志,我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落。

迷蒙中,我看到铅一样的浓云压下来,雷雨、闪电、狂飙。在一艘疾驶的船上,师父巍然站在船头,右手指着前方,迎着风雨,披着的斗篷被狂风肆虐着。一支支利箭射向师父,穿透师父的身体又射出去。血流如注。师父岿然不动,眉不蹙,眼不眨,迎着急骤的箭雨,身体被箭穿透,伤处迅速的恢复了,又一批箭射来……船直行不变,师父毅然不动,如金刚铁铸般屹立着。

我震撼的猛然惊醒,师父在面对宇宙中所有的邪恶,担负着众生所有的罪业,那是怎样的承受和付出哇!还有历史上为拯救人类而付出自己一切的神、道、佛。想起迫害前,大法弟子都在看影片《耶稣受难记》,我问自己:如果是我,能行吗?当时的我,闭紧眼睛,咬紧牙关,横下心来,说:“我能行!”现在腿疼就使我消沉了?我在干什么?在助师正法呀!在除魔救人哪!要象师父一样岿然不动!我一下子精神起来之后,不知什么时候,腿不疼了。

神路上的脚印

我知道从天上下来的时候,师父给了我一支金笔,让我用它来记述修炼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经历。那年心得交流会前,师父点悟我以家庭为背景,写修炼心性、救度众生的体会,帮助在家庭魔难中的同修共同提高。

家庭魔难、情感纠葛、重重矛盾,甚至是生死关头,怎么在大法中走过来?真是剜心透骨哇!一件件事情、一段段经历、一个个刻骨铭心的记忆,回首往事,更明晰了师父的苦心安排与呵护,还有不断的点悟。

写到最后的时候,一架天梯展现在眼前:那是一架直直的,窄窄的天梯,白玉似的台阶晶莹剔透。天梯——一条通天之路!我飞速的攀升着,每一个台阶上都洒有我的血滴和泪滴,是苦啊!可回首再看,那血滴和泪滴变成一朵朵红花和白花,熠熠闪光。写完这篇体会后,变了,天梯的台阶变成了一朵朵莲花!啊!这才是最真实、最本质的那一幕——在通天的路上一步一莲花啊!最后,我以“一步一莲花”给文章命了题。今天,写到这的时候,情景又变化了:莲花啊!那是大法弟子神路上的一个个坚实的脚印——神佛世界的莲花是大法弟子一步步走出来的、修出来的,就是那神佛座下的莲花盘,一步脚印一层莲花、一步一层。

师父在接我们回归

前些天晚上,在小组学习《精進要旨》,当时体悟很多。八点发正念时,看到一双大手,师父的大手在扒“我”的壳。壳是假我,壳里是真我。师父先抠开一个口子,一层一层的拨。那一层一层的是常人的观念、习惯、理论、知识、记忆、情感、思维方式……都是人认为好的东西。

最后拨开了那层“衣”,里边漏出来的是白嫩嫩的一个“尖”。随着逐渐拨开,那个“尖”全都出来了,脱壳了。脱出来个椭圆形的,白白亮亮的,有光,外层好象还有晕的东西。轻飘飘的,往上升。这是什么?空明中师父的声音:“法粒子!”啊!法构成的“粒子”。这“法粒子”一直在飘飘的往上升,回到师父那去的“法粒子”。

接下来是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脱壳,好象拉开外衣拉锁似的,把外壳扒开,那个白亮亮的“法粒子”就都出来了,一起往上飞。过程中我感到这个肉身的变化,人的东西都在褪掉!那是在完成一个过程,一个很关键的过程——由人到神的最后的本质变化升华的过程。

师父坐在云端,笑微微的,就象神韵表现的那样,等待、迎接大法弟子的回归。师父领着我们走在神的路上,快到终点啦!

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