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追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我是河北人,是二零一零年得法修炼的新弟子。由于不二法门的问题,九三年我与大法擦肩而过,每当想起此事都痛悔万分。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长了正法时间,才有我这个迟到弟子的今天。在此我把得法来的修炼情况与同修交流,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得法难

我患有严重的失眠抑郁症,病魔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曾几度出现自杀的念头,求神拜佛、求医都无济于事,我总是不能安静下来,每时每刻都希望有人陪着我,听我不停的唠叨,否则,就抱着电话打个不停,干扰了亲朋好友的正常工作和休息。我也知道不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真是度日如年,家人和亲朋好友,都很为我担心。

山西的表姐是个精進的大法弟子,我给她三分钟一个电话,五分钟一个电话,表姐说:“你来山西吧。”我给表姐说出不二法门的障碍,表姐说:“你来吧,一切问题都能圆满解决。”当时我抱着一个治病的心来到山西。

表姐捧出《转法轮》让我看,可我怎么也看不進去,表姐领着我,她念一句我跟着念一句,并找来其他同修与我一块学法交流。我和表姐同吃同住度过了不平凡的半个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和表姐的帮助下,终于突破了旧势力的干扰。这一天,我终于能睡熟了,这一睡就是两天一夜(中途表姐叫我吃饭,有时不吃,有时匆匆吃过,就是熟睡),一觉醒来,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头脑很清醒,精神焕发,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真正体验到了师父说的:“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

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神奇的我,激动地对表姐说:我也要修大法,师父要我这个迟到的弟子吗?表姐连声说:要,要,你有师父了,你得法了,你太幸运了!我当时就哭了,那是激动的泪水,感动的泪水。

从山西回来,学法炼功,成为我每天的重中之重。《转法轮》每星期读两遍,动功每天做两遍,静功每天做三到五遍。刚开始是单盘,无论怎么疼,我都坚持一个小时,很快就能双盘,一年后双盘一个小时以上,而且越来越舒服。

老伴儿见我如此着迷,害怕被恶党迫害,牵连全家,就偷偷地藏了我的宝书《转法轮》,一连藏了三次,任我说尽好话,怎么解释也不给我宝书。第一次他说扔到厕所里了,可急坏了我,对他说,你这是造大业了呀,你必须向师父认错。冷静下来后,觉得他不会这样做的,只不过说说而已。没有了宝书,我象丢了魂似的,干什么也没心思。师父看到了我那颗真修的心,点悟我奇迹般的找到宝书。老伴儿也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按常理说,一个人藏的东西一万个人也找不到,但三次都在师父的点悟下,奇迹般的找到了)。我严肃的对他说,是大法救了我,我离不开大法了,你如若再干扰我,我就离家出走。老伴见状便说,我是为你好,以后不管你了,但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说,放心吧,我有师父管,谁也动不了我。从此以后,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上。

一人得法全家得福报。儿子结婚两年了也没孩子。这不,我前脚得法,儿媳后脚怀孕了。儿子经常出差不在家,我去照顾儿媳,没想到儿媳坚决反对我修大法(儿媳的奶奶因修大法被迫害而死),无论我怎么解释,儿媳也不接受。一天晚上,我正打坐,儿媳突然来到我房间,给我跪下,求我放弃修大法。面对怀孕的儿媳,我当时违心的答应了她(事后认识到这是不对的,是向邪恶妥协)。那一晚我不能入睡,含着眼泪对师父说:师父,我决不放弃大法。儿子回来后,对儿子说明此事,并说我要离开这里,回家修大法。儿子懂我的心,对儿媳说:信仰是人的自由,你练瑜伽功谁也没有干涉你,我妈修大法有什么不好?修炼前,我每天替妈担忧,万一病情加重,那就是精神病,后果多可怕呀。修大法后,没有吃过一粒药,浑身用不完的劲,象个年轻人似的;再说了,江泽民都没有镇压倒法轮功,真相迟早会大白的。儿子支持我修大法,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得了福报,工作顺了,工资也涨了。儿媳也不再反对我修大法。

二、理悟人生真谛 讲真相救世人

时间对我这个迟到的弟子是多么的珍贵。我合理的安排时间,修炼、家务两不误。除了专门走出去讲真相的时间,平时在做家务的时候,我就听同修修炼心得交流文章、听大法弟子的歌曲等;每天晚上,是我学法炼功的时间。我在反复读《转法轮》的同时,通读了所有的大法宝书,背诵《洪吟》等,《明慧周刊》期期都看。我在读大法电子书时,电子书呈现出彩色的屏幕,五颜六色,让我爱不释手。一次发正念,几个主要的副通道,放射出银白色的亮光。我深知是伟大慈悲的师父鼓励我这个迟到的弟子呢。

通过大量学法,使我开始从对大法的感性认识,上升到现在对大法有了理性的认识:人生轮回在等法、得法;助师正法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职责。我除了平时大量花真相币外,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每星期六、日的下午,是我专门走出去讲真相的时间。平时利用每天买菜,带孩子出去玩,也给有缘人讲真相。

开始就没有什么怕心,认为讲真相救世人是天下最正的事。我有伟大无所不能的师父,什么也不怕。先是给娘家人讲,给所有的亲朋好友讲。有一个和我既是同学又是同事、同住在一个大院的好朋友,我得法后第一面见到她,就把我得法的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没想她不仅不为我得法高兴,马上急了,坚决反对,原因是她的妹夫一家人因修大法,遭到非法判刑又被开除公职,家人深受恶党迫害。见此情景,我很冷静,理解她为我担忧的心。此后,我花了很多时间,很大精力,对她详细耐心的讲了大法是什么,为什么修大法等基本法理,讲了大法的神奇等。她亲眼看到了我修大法后,不但病好了,人也变得年轻了,全家人也得福报了。她也深知我是真心为她好,我劝她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她终于被打动了,也走入大法修炼,并劝她的娘家人都做了三退。

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心性在提高中,讲真相救人效果也越来越好,我决定走出去讲真相。因房屋拆迁,我家搬到一家医院附近。一天,我在医院门诊台阶上正看电子书,一对外地慕名来医院看病的中年夫妇也坐在了我旁边。借机,我和他们搭话说:中国的老百姓不容易,看不起病,一直说到中共的腐败,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学生,特别说到了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如何迫害大法修炼者,他们都很认可。我正说的起劲时,那男的指指我的背后,教我小声点。我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几个部队当官的,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我便说,不怕,言论自由,人们在公共场所或在闲谈中,到处都能听到有人在骂那个中共呢。他们也很认同。临走时,我告诉他们,天要灭中共,只有退出才能得到神佛的保佑,平安度过灾难。他们立即做了三退。同时让他们记住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道别时,他们说我人真好,我说是师父教我们的,也是我们有缘。

我心里总在想,正法已進入尾声,听师父的话尽量多救人,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于是,我开始由给熟人讲、等着有缘人来听真相,变为主动去讲真相。医院人多,我就经常在附近通过指路、引导等接触人,讲真相。一次,一对老年夫妇就医,儿女们不管。我跑前跑后,帮忙挂号、取药,医生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家人。期间,我给他们讲真相,做了三退。临走,我又花钱打车送他们回家。就在离开那一刻,老人在医院的大院就振臂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为他们得救高兴的哭了,更感到众生都在等着得救,同时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讲真相救人成了我每天必做的大事。我到各个医院讲,到学校门口讲,在上学、放学路上讲,骑自行车走街串巷讲;捡饮料瓶送环卫工人、送给收废品的,从而给他们讲;坐火车给旅客讲;坐公交车给乘客讲,给农民工讲,给警察讲,给社区书记讲。总之,不分年龄,不分职务,能讲的尽量讲。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没有怕心,正念十足。过程中体悟到,一切都是师父为我们做好了铺垫,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我对师父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法理有了新的认识。

在讲真相中也遇到过麻烦。一次我在一个大型超市门口,给两个发广告的大学生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正转身要走,发现有两个便衣跟踪我,其中一个戴墨镜的便衣就站在我身边。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但马上冷静下来,求师父救我,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谁也不能迫害我,这里是大法弟子的阵地,一切都是假相。然后,我堂堂正正的向超市走去。我用眼的余光,看到一个便衣正向那两个大学生问着什么。我知道是师父拖住了便衣,就加快了脚步,转進超市,顺利的走了。

三、过心性关,大法显神奇

师父说:“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2]。这里我主要说说在与儿媳的矛盾中,提高心性,过心性关的事。当初儿子的婚事我是一百个反对,认为儿媳配不上儿子,更门不当户不对。可儿子对儿媳却是一见钟情,闪电结婚。儿媳生孩子后,我几乎成了带着工资的保姆,买菜、做饭、洗衣服、看小孩等家务全包了。可儿媳还是不满意,什么孩子的衣服洗的不干净了,把孩子饿瘦了,孩子病了是我不会带孩子等等等等。自认为能干的我,哪受过这个气,觉得用尽全力也得不到儿媳的满意,心里很委屈。但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我就忍着。现在知道,那是含泪而忍,不是修炼人之忍,不是真修,更不知道向内找。

一天我做好晚饭后,我带孩子,让儿媳先吃饭。等换我吃饭时,发现菜都没有了,我委屈的没有吃晚饭就回了房间。十二点,我正发正念,儿媳推开门就骂,说我在烧蘑菇菜中下了毒,害她上吐下泻。我赶紧陪她去医院,并一再表示,我不会做这损德的事情。医院诊断,儿媳系过量食用蘑菇所致。她自知理亏,求我不要告诉儿子。我答应了她。事后,儿媳稍有收敛。但不久,又开始埋怨和指责我了。一次,我刚带孩子出楼门,遇到一个熟人,还没说上两句话,就听儿媳隔着窗户,大声责问我,为什么不看着孩子,孩子手里正抓着石头往嘴里吃呢?可明明孩子吃的是我给的山楂片。当着熟人的面这么大声呵斥我,我再也忍不住哭了。想起儿媳以前的种种行为,我也破口大骂,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娶了这样的儿媳。过后,同修表姐说我给大法抹了黑,这件事情的处理还不如常人呢。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自然是不存在的,都是为提高心性才出现的,都是好事,向内找吧。

我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向内找,一下找出来许多人心,我很惭愧自己没有按照修炼的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以后遇到冲突,我就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背《少辩》,不再用人的理去论对错,用法理对照向内找、修自己,把遇到的矛盾视为提高心性的大好机会,时刻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

这样一段日子后,我表面上好象适应了儿媳,没有那么多委屈了。不料,一次老伴来到这里,看见儿媳天天挑剔谩骂,便说,该说的,你这当婆婆的为什么不说,你让我当公公的怎么说。面对老伴儿的话,我没动心;时间长了,儿子也看不过去了,说,你又没错,为什么不说她。看你现在象个傻子似的。以后她要说你,你就和她理论;她如不服气,我马上和她离婚,别让我跟你受这憋心气。儿子的话一下又触及到了我的心灵,我又动心了,心里翻江倒海,表面却装着无动于衷。我对师父说,我修的好苦呀。

同修表姐在法上帮我悟,要我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我发现自己还有许多隐蔽的人心修的不彻底,没全放下来,不时的向外冒,如争斗心、怨恨心、求名的心、自以为是的心、面子心等。我求师父加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定把这些不好的人心彻底去掉。顿时,我如释重负,心情好极了,对儿媳的怨恨、委屈统统化为了零。我哭了,我知道,又是师父帮我拿掉了这些不好的东西。儿媳也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不挑我的不是了,还帮我做家务,也知道体贴我了。儿子对儿媳的一百八十度转变很是不解,小声问我,她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从此,我们这个小家庭变得温馨祥和。

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大法给了我一个温馨的家,是大法给了我一切。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交给师父一份圆满的答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