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安李家文夫妇遭受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泰安市五十多岁的李家文、吴乃兰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受到中共当局的长期迫害,多次被绑架、抄家:各被非法拘留三次、劳教一年。李家文遭恶徒多次毒打,先后被勒索一万余元。

李家文,五十二岁,泰安市泰山区岱庙办事处东关村居民,先前患有严重的过敏性气管炎,过敏源多达六种,中、西医、偏方医治均无效果,一九九八年七月修炼了法轮大法,炼功一个月,一切病症消失。妻子吴乃兰,五十三岁,以前患有心脏病、胃病。与丈夫一起修炼大法后,不长时间,就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他们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修炼大法的美好,身心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过去做生意,李家文会因一元钱与人争吵不休;修炼后,不但不再与人争,还总是让着人家,邻摊儿的人都说他象变了个人似的。

在公安局驻京办:李家文遭恶警暴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李家文想: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强身健体做好人,怎么能是×教呢?于是就与同修进京证实法。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七日早晨,他与同修贾悦福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的横幅。邪党护旗队的恶徒冲过来,抢走了横幅,一手按住他的头,一手攥起拳头捶脖子,脚不停的踢他的臀部,嘴里还嚷着:你们找死啊,你们找死啊!连踹带打,把他们绑架到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关进铁笼子里。

下午三时许,李家文和贾悦福被泰安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的人带了去。驻京办的恶警张军(时任泰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申大用把他俩脱了棉衣,拽到一个房间里。张军脱了皮夹克甩开膀子对李家文、申大用对贾悦福,象疯了一样拳打脚踢。张军一边打,嘴里还一边说: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张军照李家文的脸上一气打了四十多拳,最后打累了,一脚把他踢的趴在钢丝床上。李家文只觉得头嗡嗡的疼痛欲裂,整个脸一片青紫,肿起老高。

与此同时,恶警申大用把贾悦福打的瘫倒在地上,才住了手。这时贾悦福也已经满脸青紫,浑身是伤。

打完后,他们就把李家文和贾悦福铐在卫生间冲便池的水管子上。两天一夜,蹲不下,站不直,不给食物、不给水喝。第二天,张军对被劫持在那里的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说:他俩一晚上长了十斤(意在拿他俩被打肿的脸取笑)。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就在李家文进京的第二天,妻子吴乃兰也与同修进京证实法。一进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警察截住,打电话叫张军过来,把她们带到驻京办。张军说着“吃着黄棒槌子煎饼,脑子里灌了屎了么”的话,把她们关进一个房间里,里面已有多名的法轮功学员。

两天后,东关派出所的人和东关村委的罗继海去接他们,张军和申大用签名的白条收据,罚李家文五千元,时间是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二日。回来后,东关村委向李家文要了七千元,其中五千元给公安局驻京办,二千元村委留下,至今未退还。

在看守所:李家文天天遭毒打

回来后,李家文、吴乃兰被关在东关派出所一天,非法审讯。然后,李家文被送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吴乃兰被送进泰山区行政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

李家文被关进前七号,这是看守所里最邪恶的一个号,里面多是杀人犯、死刑犯,对新进来的人非常凶残。李家文一进那小院,戴着手铐脚镣的重刑犯就围上来,问:干什么的?炼法轮功的。这时一个姓穆的看守(犯人称他穆所长)对犯人说:铐上他。意思是让那些犯人收拾李家文。犯人们会意,七、八个家伙围上来,对他拳打脚踢。一顿暴打之后,李家文脸上、身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疼痛难忍。接着他们又把李家文的头按住伸进塑料尿桶里(那原是盛涂料的收口鼓肚塑料桶),过了一阵子,把他拉出来,逼他贴着墙壁站着,鼻尖要顶着墙,否则就再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第二天早晨,犯人给李家文一本《监规》叫他背。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背,那是叫你们背的。牢头就叫两个年轻的抢劫犯上来,把李家文打了一顿。犯人集体唱狱歌,他不唱,又被犯人打一顿。李家文天天不背监规、不唱狱歌,就天天挨打。

有一次是星期天,姓穆的看守安排牢头叫李家文写“悔过书”。他问:你叫我写什么?牢头说:你就写跳楼自杀、剖腹自杀的。李家文说:你叫我写这个,这不是胡说八道么。牢头说:打!两个抢劫犯冲上来,又把他暴打一顿。打完后,又逼他贴墙站着。

两小时后,李家文向牢头要了纸笔,写了自己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和修炼大法的美好,牢头看后给撕了。他仍然天天挨打,整个脸上、胸膛上都是紫的;大腿上被掐被扭被抓的也是乌黑青紫,没有好地方;一个犯人还象玩弹弓一样弹着牙刷柄打他的头。他在无休止的身心的煎熬中,度日如年。快出所时,一个侯家店的杀人犯双手戴铐,只要一看见李家文,就举起双手,用铐子砸他的头,边砸边说:你这个傻瓜,叫你走你不走,俺想走还出不去。旧县的一个犯人看他天天挨打,悄悄的对他说:老李哥,你快出去吧,要不你就出不去了(言外之意就是会被他们打死的)。

家人送进去的衣物如秋裤、短裤、袜子、被罩等被那些犯人抢劫一空,他一件也没捞着用。

李家文出所时浑身是伤,骨瘦如柴,胡须老长,去接他的大哥和岳父都不认识他了。

在李家文夫妇被非法拘留期间,恶警抄了他们的家,把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大法资料抢掠一空。

妻子吴乃兰在拘留所被关了半个月,出来后两、三天又被劫持到泰山区政法委六一零在大津口云海度假村办的“洗脑班”。她绝食一个星期,被送回来,但被勒索“生活费”一千多元。

曝光恶行 李家文再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家文在驻京办被恶警暴打四十多拳的事被当地同修在社会上曝光,东关派出所两男一女三个警察,又把李家文绑架到派出所。泰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张继轩等人对他非法审讯,追问他在驻京办被打的事和谁说来,谁写的材料。李家文说:我从北京回来时,脸上被打的青紫肿胀,亲戚朋友去看望时都见来,谁不知道,还用我说吗?至于谁写的材料,我也不知道。他们一看问不出结果,第二天就把李家文送进泰山区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勒索“生活费”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底,吴乃兰再次进京证实法,被天安门广场警察抓住后,不报姓名,被他们用车拉到河北廊坊给放了。回来后,当地警察知道了这件事。腊月二十八,吴乃兰正与妹妹卖服装,村委和东关派出所的人,把她直接绑架到泰山区行政拘留所。当时拘留所里关押的只有她一个人,所里的值班人员都抱怨那些警察,大过年的还把人送到这里来。四天后,李家文去把她接回来,又被勒索“生活费”三百元。

传播真相 夫妇俩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晚,李家文吴乃兰夫妇出来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被便衣公安抓住,打电话叫东关派出所警察把他们弄了去。当晚即被抄家,大法书籍、真相材料尽被掠去。在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三天,每人被勒索三百元“生活费”后,夫妻俩各被非法劳教一年。李家文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吴乃兰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他们遭强逼洗脑、奴工迫害,身心受到很大伤害。

十五年来,中共恶徒对李家文夫妇的绑架、抄家、毒打、拘留、罚款、劳教,给他们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给他们的生活造成很大困难。儿子从十二、三岁起,多次经历父母被绑架抄家的恐怖场面,惊恐不已,时常对父母的安危担心。他们夫妇被劳教时正值儿媳生孩子,使小两口在承受极大精神压力的情况下,度过了一段难熬的日子。

虽然历经魔难,但李家文、吴乃兰夫妇对“真善忍”信仰的坚守却始终如一。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