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连迫害致死案例看中共的本质

——悼念大连地区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们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一日】

前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网发表了《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结果显示,已经确认的1999年—2013年大连被中共迫害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为七十一人,位居全国前十恶城市。另外,还有五十四人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明慧网曝光,需要明慧网信息中心的进一步复核确定,实际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为一百二十五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发动了针对以“真善忍”普世价值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的迫害,中共邪党及其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六一零非法组织,更是挟持着公、检、法、司、整个政法系统,每年耗费国家巨大的财政收入,制造和维系了近代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十四年来,对法轮大法修炼人的残酷迫害遍及中国大陆的每个角落。在“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等群体灭绝政策的蛊惑下,从中共制造的一桩桩血淋淋、惨绝人寰的死亡案例中,中共残暴、虚假、灭绝人性的邪恶本质立即曝光于天下。

确认被迫害致死的71名大连法轮功学员名单:

邵仕生、王友菊、邹文志、董永伟、孙莲霞、于丽鑫、迟玉莲、王秋霞、陈家福、刘永来、曾宪梅、李秀梅、陈勇、陈真丽、郑巍、王景义、李忠民、白淑贞、张万年、曹玉强、李岩松、王岩、孙锳、徐宗英、张军、黄兵、王虹、隋若兰、张明开、吴树运、姜本芝、曲百福、王哲浩、高春花、吕华、王联芝、丁翰、崔淑清、曲培芬、王振东、姜伯良、李桂芝、卢桂香、王淑媛、王全金、丁桂莲、杨权霞、李茂勋、王宝忠、陈殿军、刘桂香、蔡淑芬、毕代红、于力、戴芝娟、李萍、刘丽华、曲萍、王云洁、王振和、顾群、吕岱新、史红波、冯刚、姜瑞虹、王艳、丁振芳、张桂莲、于桂芬、张春兰(55岁)、张春兰(70岁)。

明慧网已曝光,需进一步确认的54名大连法轮功学员名单:

包彩君、鲍水珠、陈春梅、崔锋林(崔凤林)、丁永涛、高峻、高淑琴、高振芬、胡淑兰、黄晓钧、黄学芝、姜桂清、李世华、梁玉书、林淑英、蔺庆霞、刘崇、刘玉兰、刘允臣、栾锦秀、吕翠华、马桂芳、蒲云、牟桂兰、穆传凤、曲淑媛、孙保大(宝达)、孙福弟、孙桂芝、孙永升、滕凤荣、田淑琴、王金芬、王淑燕、王秀英、王艳秋、吴仲明、肖永遵、邢淑媛、徐秀娥、杨玉山、衣秀琴、由文增、于素莲、袁成富、袁巧莲、张春香、张金荣、张静、张秀香、张珍骥、赵飞 赵永生、钟明英。

本文根据明慧网发表的文章整理,再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真实过程,以表达对这些为坚持宇宙真理不向邪恶低头,不惜失去生命,永远离我们而去的英灵们的沉痛哀思。

已确认被迫害致死的七十一名大连法轮功学员中,已知性别的有七十人,其中女学员四十二名,占60%,男学员二十八名,占40%。迫害致死年龄最大的是九十岁,最小的二十二岁。六十岁以上三十二人,占46%。

被迫害致死的包括社会各层面人士,有将军、检察官、大学老师、政府公务员、主治医师、家庭妇女、残疾人等。

我们对七十一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案例整理,发现至少有五十八人被非法关押迫害,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被杀人灭口,有的遭野蛮灌食迫害致死(一人食管被切开,一人被灌药物致疯,一人遭酷刑后被灌毒药灭口),王虹一家祖孙三人在迫害中身亡。几十人遭受各种酷刑:老虎凳、吊打、电击、曝晒、死人床、上大挂、背铐、关铁笼子、浇开水烫、性虐待等迫害。

典型案例一:毒打致死案例

中共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使用最普遍的一种酷刑就是毒打,几乎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被警察、恶人毒打过。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恶警、恶人行恶时兽性大发,人性全无,并配合各种酷刑,不放弃信仰就打,直到把人活活打死,杀人灭口的同时,企图花重金封死者亲属的口,掩盖中共虐杀好人的邪恶本性。

1、邵仕生被活活打死,警方以六万元封口遭家属拒绝

邵仕生
邵仕生

邵仕生,男 ,五十八岁,大连庄河市人。二零零零年七月被抓,七月末因在大连市戒毒所未被“转化”,又押回庄河市看守所,被活活打死(同时打死两人,另一人姓名不详,待查)。

当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共同绝食抗议。警方曾以六万元人民币赔偿,遭家属拒绝。

2、邹文志的肋骨被打断,心脏被打坏,活活被打死


邹文志
邹文志

邹文志,男,五十四岁,大连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新碱车间助理工程师、设备员。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六日,公司公安处恶警用酷刑逼迫其放弃修炼,从上午八点一直打到下午三、四点,把人活活打死。家人受威胁不敢讲出真相。大连市公安局二处参与迫害。

整个尸体全是被击打的痕迹,非常凄惨。法医鉴定:尸体表面的皮肤虽然未破,但是里面的肉组织全部被打烂了,肋骨被打断,心脏被打坏。

血裤
血裤
血衣
血衣

打人凶手副处长姜某跪在邹文志八十岁高龄的父母和邹妻面前,打自己的嘴巴,并拿出二万元钱给邹文志的父母,妄想逃避罪责,被其父母拒绝。

十月二十四日,尸体火化,除亲属外,不许任何人参加葬礼,当局动用了十几辆警车、轿车、面包车,并派恶警在火葬场四周监视。

大连市公安局二处和大化集团一面散布自杀谎言、威逼亲属,一面对此事赔偿二十万元人民币,调整了住房,给邹文志儿子安排了工作,想以此封口了结此事,以掩盖他们的罪行。

3、目击者说:“陈家福嘴里喷着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双腿盘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陈家福,男 ,四十一岁,大连轻工学院教师。二零零一年二月八日,大连劳教所召开所谓“转化动员大会”,恶警院长郝文帅发言期间,突然一名警察把陈家福从座位上拽出殴打,副院长张宝林左右开弓,打陈家福脸蛋,拳脚并用,猛击陈家福头部…… 郝文帅在台上高喊:“让他跪下!”于是众狱警强拉硬按,逼陈家福跪下,并加戴手铐,直至两小时后会议结束。

陈家福被单独关在一大队,强迫他干抓砖重活,几天后就累得便血,腰直不起来,后被关入小号,几个警察摁住他,拳打脚踢,并逼他下跪,强迫他放弃信仰。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号左右,陈家福被迫害致死,一目击者说:“陈家福嘴里喷着血,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双腿盘上,坐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典型案例二:刑具迫害致死案例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据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调查显示:在刑具酷刑中,中共当局共使用了十一大类七十小类酷刑手段,包括手铐、脚镣、锁链、绳索、老虎凳、死人床、刀、火等工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上大挂、吊挂、杀绳等惨无人道的摧残。

1、打昏死了,狱警为了验证她是否还活着,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

于力
于力

于力,女 ,六十多岁,大连港务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五月,于力被警察绑架,非法判刑投入沈阳市大北监狱。

狱警把于力吊起来,狠命的挥舞着铁棒子打她,直到将她打得昏死过去。为了验证她是否还活着,把她放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往她身上浇。于力的前胸后背被烫得不成样子,她仍然宁死不屈。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中共酷刑示意图:热水烫

二零零三年十月,于力被“保外就医”,从大北监狱回来后,她经常吐血,二零零五年九月末离开了人世。

2、遭受“老虎凳”、吊打、电击等酷刑迫害致死的李忠民

李忠民
李忠民

李忠民,男 ,三十一岁,原单位大连开发区浮法玻璃有限公司,家住瓦房店市万家岭镇唐屯村李家屯64号。

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从各派出所抽调三~四人,共一百八十余人,采取各种卑鄙手段跟踪四十余天,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十一时许将他同另外几名大法弟子抓走。

在大连姚家看守所七号牢房,如蒸笼般其热无比的房间里遭受“老虎凳”、吊打、迫害性灌食、戴手铐及重型脚镣等酷刑迫害(明慧网曾报导过此事)。

李忠民后被秘密非法判刑十五年,转入沈阳大北监狱,一直受到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三月四日,李忠民被迫害致死。目击者看到尸体多处重伤,脑后部有瘀血,大腿内侧大片青紫,后背有多处红点,眼窝深陷。

李忠民被大连开发区恶警毒打的证据
李忠民被大连开发区恶警毒打的证据

本照片为李忠民二零零一年五月遭受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恶警毒刑迫害的真实记录。照片是伤后一周左右才拍照下来,故伤势有所恢复。

李忠民正念走脱时,两手腕还戴着手铐,手铐深嵌两手腕肉内,手腕皮肉翻裂,遍体鳞伤。前额骨被打得凹陷,直径约为四厘米,呼吸时前额伤处凹凸震动,全身大片大片成黑色,让人惨不忍睹。

典型案例三:性虐待酷刑致死案例

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百分之百的被强迫扒光衣服进行性虐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发表《大连教养院等黑窝对法轮功学员的性侵害》一文中曝光:

“在大连教养院,很多女法轮功学员被施以各种酷刑迫害。” “衣服被脱光,身体被呈“大”字形吊起,丧心病狂的坏人往阴道里塞辣椒和辣椒面。孙燕、常学霞、满春荣、韩淑华、宫学荣、常学玲、仲淑娟、陈辉、付淑英、王丽君、曲淑梅、尹桂荣等,被恶徒们用辣椒塞阴道,用鞋刷、牙刷、饮料瓶、黄瓜、拖把、拳头往阴道捅,造成大流血、腰直不起来,不能行走。”“更有甚者大连市教养院的恶警把这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当乐趣。”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
酷刑演示:鞋刷捅刷下身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致胡锦涛、温家宝的第三封公开信》中写道:

“大连的常学霞(助理工程师),一位非常文静的姑娘,二零零三年一月被关入大连教养院再次进行强制‘转化’。恶警大队长万雅琳命令、指使刑事犯将她一丝不挂地脱光后吊起来,不分头脚地对其拳打脚踢,掐乳头,揪阴毛,用刷鞋的大刷子疯狂地捅刷阴道……”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虐待迫害的恶行用尽人类的语言都难以描绘。

1、乳房被沈阳警察电击溃烂,两年后含冤离世

王云洁
王云洁

王云洁,女,四十岁。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下午三点钟,王云洁在市场卖货,被大连泡崖子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四日,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大队长王晓峰和狱警石宇、任红赞等酷刑虐待,被关在水房和地下室近四个月,关在厕所里一个多月。她被捆绑在固定物上、被罚蹲着、撅着、罚站军姿,被郭铁英等狱警用两根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第二天他们强行把她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腿、头紧紧绑在一起成球状,双手反铐背后,吊了七个小时。从此,她再也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了。

狱警认为她只能活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叫家人接回。回家后,她乳房溃烂,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含冤去世。

2、长期酷刑残忍折磨,性迫害令人发指,中年妇女含冤离世

李萍
李萍

李萍,女 ,四十八岁。她数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月,她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劳教所被吊在铁窗栏杆上大挂、强制缩在苹果箱子里无人管。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李萍被劳教二年。在大连劳教所,恶警们对她拳打脚踢,踩手、脚、腿、肚子、吊站在小号栏杆上昏过去两次。还对她进行人格侮辱。

2003年9月13日,李萍在病床上自述受迫害经历
2003年9月13日,李萍在病床上自述受迫害经历

九月十三日,李萍在病床上自述遭受恶警恶人性迫害时说:“对我性骚扰,强行拽奶头、踩下身、做着一些不堪入目的动作。剪眼睫毛、把头发剃去,下身毛也被剪去。灌尿、放蚊虫叮咬,把虫子放在衣服里咬她。在大连教养院期间一直被关在铁笼子里,躺在地上长达四个半月。”

对这种卑鄙流氓行径,打手们口口声声地说:“我们这是在为政府做事,我们才是做好人。”回家后,长期的迫害使她的身心受到严重损伤,二零零五年九月中旬,李萍开始咳嗽,吃后就咳嗽呕吐,人很快消瘦下去,卧床不起,由一百一十多斤锐减到七、八十斤。

李萍去世前的照片
李萍去世前的照片

李萍被迫害致尾骶骨处溃烂
李萍被迫害致尾骶骨处溃烂

恶警和犯人用木棒把李萍的牙齿撬掉多颗
恶警和犯人用木棒把李萍的牙齿撬掉多颗

在恶党长期的迫害中,李萍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离世。

典型案例四:杀人灭口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邪恶至极,他们最怕自己的恶行曝光。为了掩盖罪恶,延续迫害,他们采用的常见方法就是杀人灭口。本文仅举二例:

1、恶警的恶行怕曝光,用药物将她毒死

丁振芳
丁振芳

丁振芳,女 ,六十一岁,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丁振芳被葵英街派出所田力副所长等人绑架,被判刑八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李鹤翘用尽监狱内所有的酷刑,她的牙齿只剩下三、四颗,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病症,她对大法始终坚贞不渝。

二零零八年底,李鹤翘把她吊在暖气管上七天七夜,狠狠抽打她,丁振芳奄奄一息时才放下来。李鹤翘交代犯人,只给她留口气就行。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丈夫探视时,她是在担架上被抬出来的。她对丈夫说:“看来我得死在这里了,她们天天打我。”丈夫要求保释,狱警说不放弃信仰就不能保释。

二零一一年,监狱怕丁振芳回家时揭露狱方所做的一切恶事,杀人灭口,用药物将丁振芳毒死。

2、恶警为了灭口,出狱前将她的食管切开

刘丽华
刘丽华

刘丽华,女 ,六十一岁,大连庄河市人。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发真相传单时,被庄河市兴达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七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近五年。

监狱内设有服装厂,强迫大法弟子做奴工,经常加班到凌晨一点到四点,有时甚至通宵。刘丽华绝食反迫害,恶警王建指使犯人灌食,并关小号迫害。刘丽华被迫害的出现胃下垂,最终导致胃癌。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至十七日监狱通知家属拿钱“保外就医”,还不准拉回庄河老家。刘丽华被拉到大连儿子家中,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

刘丽华从监狱出来时,食管已被恶警切开,并且有三个恶警沿途监控,怕其被迫害的真相曝光,一直到火化以后,恶警才离开。中共刽子手杀人不眨眼,又怕留下迫害证据,把食管切开都不放心,直到火化消尸灭迹才放心。

典型案例五:摧残性灌食迫害致死案例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中共的看守所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江氏流氓集团灭绝政策下,成了恶警摧残、甚至虐杀法轮功学员的场所。

为了抵制酷刑迫害和虐杀,一部分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抗议迫害,这种方式对任何人不构成伤害,目的是唤醒行恶者的良知善念,叫他们停止行恶和犯罪。

然而,中共的狱医、狱警本性泯灭,他们不是基于人道主义的医护援助,而是,利用灌食给法轮功学员灌酒、灌开水、灌盐、灌尿、灌辣椒、灌芥末面、灌杀害生命,破坏中枢神经的各种不明药物。他们用摧残性灌食报复、虐杀法轮功学员。

1、冯刚曾遭警察野蛮灌食,食道被插破、化脓 ,死后遗体被解剖

王娟冯刚夫妇
王娟冯刚夫妇

冯刚,男 ,四十八岁,原大连水产学院美术教师。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冯刚与妻子王娟,被大连市国保大队、西岗区公安分局及黄河路派出所绑架,在大连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食道被插破、化脓。狱医灌完食不拔管,灌食管在体内停留最长四十八小时,打背铐,手肿的有两个手厚,血渍斑斑。

八月十日,国保大队将他送到210医院。经检查,胆囊肿成近两个拳头大,不能进食水。国保警察怕承担责任逃离。冯刚随后忍痛离开医院回家。八月十三日亲属发现冯刚离奇失踪。

九月十六日,富国街派出所警察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遗体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让亲属到分局处理火化。而此时,冯刚的妻子王娟正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一个月后,家属才辗转得知亲人死讯。解剖尸体不通知家属,冯刚生前疑被活摘器官。

2、强行灌食,灌不明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王岩
王岩

王岩,女,三十七岁,家住西岗区石道街。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绑架,七月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二所(老所)一大队,因拒看抹黑法轮功的录像,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迫害,恶警不让她睡觉,她经常被隔离关押和关“小号”,恶警任红赞等人对其强行灌食,灌不明药物,致使她胃部经常不适,晚上无法入睡、害怕、精神失常,经常要自杀。任红赞对王岩的药物迫害是清楚的,经常派人看着她。

二零零三年九月,饱受迫害的王岩(已精神失常)被家人从马三家背回,十月一日,王岩(自杀)含冤离世。儿子在小学四年级读书,小小的年龄,从此失去母爱。

典型案例六:劳教所把好人转化成“魔鬼”,殴打致死昔日的同修

法轮功学员修的是“真、善、忍”,为的是做个好人。中共的本质是“假、恶、斗”,是恶魔,是真正的邪教。这个恶魔要把好人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呢?从王秋霞的惨死中,我们不难看出中共的邪恶本质。

王秋霞
王秋霞

王秋霞,女 ,四十八岁。于二零零零年十一去北京证实法的途中被非法劳教,在大连教养院,警察为使她“转化”,恶警唆使犯人威逼、恐吓她,长时间不许她睡觉。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左右,王秋霞被拖到储藏室,扒光衣服,被王启娥、曲环、修月、姚慧、张雪梅、孙谦毅、连旭、段某等二十几个人,用装满水的可口可乐瓶子和鞋围着打,这些打手满头大汗地从库房里跑出来,到水房用凉水冲汗,然后又跑回去继续打,直到把王秋霞活活打死。王秋霞喊“救命”,值班警察苑龄月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这一群打手暴打王秋霞,直到王秋霞被活活打死。

王秋霞的整个头脸肿大变形,整个身体成黑紫色。

谁能想到这些杀死王秋霞的凶手竟然是她昔日的同修。在中共恶党的洗脑中,在狱警教唆、威逼下她们背叛了大法,甘心做中共迫害善良好人的凶手。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煽动仇恨,是真正的在毁灭人类的道德,毁灭人类的良知。

典型案例七:众多被法轮功从病魔手中抢救过来的人,却横遭中共虐杀

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修炼法轮大法前都因患有各种病症而痛苦不堪,多方医治无效情况下,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恢复了身体的健康。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众多因为修炼摆脱病魔的健康人,在长期骚扰、恐吓,高压下,在精神折磨中再次身患疾病凄苦离世。

1、将军修炼大法身心健康,中共高压迫害含冤辞世

丁翰,男 ,七十七岁,大连大法弟子,原海军旅顺基地政治部的代主任、军级老干部,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健康。

当时,大连军队系统修炼法轮功者数以百千,上至将军、大校、上校军衔,下至士兵都有人修炼。中共迫害法轮功,军队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也深受其害。

九九年迫害法轮功运动一开始,大连老虎滩干休所就连开三次党小组会,对丁翰实施高压迫害,导致丁翰出现脑血栓症状,于九九年十一月含冤辞世。终年七十七岁。

2、修炼前腰曾断过七次,腰弯的几乎呈90度,修大法恢复正常,中共迫害老人悲苦去世

徐宗英,女 ,七十四岁。修炼前腰曾断过七次,以致她常年几乎呈90度走路,非常痛苦。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困扰她多年的伤腰,终于直起来了,老邻居都说,原来你这么高啊。

二零零一年九、十月,徐宗英的女儿常学玲、常学霞分别被开除公职教养二年,在大连教养院遭受性虐待、酷刑折磨,给徐宗英的打击很大。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小女儿常学霞因不放弃信仰,在大连教养院两年受到了非人的酷刑折磨:在寒冷的冬天,被呈“大”字形绑在死人床上,脱掉鞋袜、棉衣、裤,只穿着单衣、单裤,打开窗户冻;在万雅琳的亲自指挥下,几个犯人一齐蜂拥而上,将常学霞不分头脸拳打脚踢,并吊起来用木板抽打,使其多次昏死过去,左臂被打得失去知觉,肌肉萎缩,半年多后才能正常活动,腹部以下全是黑紫瘀血,一年以后还没完全恢复。

徐宗英没有收入,全靠亲戚和大法弟子们帮助。香炉礁街道的工作人员,三番五次的骚扰、威胁老人:不许你在这儿炼功,再炼,就把你撵走,不许在这儿住。

那些日子,老人和邻居们说起街道来威胁她时,都不禁伤心落泪。老人终日在痛苦、矛盾、焦虑的状态中生活。心力交瘁的老人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悲苦去世。

(更多迫害致死案例请看附表)
下载附表: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已确认部分) (635KB)

结语:

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的善良民众,是单位的好员工、家庭中的好母亲、好父亲、好丈夫、好妻子、好女儿、好儿子。他们仅仅因为坚持信仰,同时告诉民众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事实,就被中共关入劳教所和监狱。在这些黑暗的场所里,仅仅因为他们拒绝放弃信仰,也就是中共所谓的“转化”,就被恶警、恶人凶残的折磨,直到失去生命。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这场惨绝人寰的酷刑虐杀中,充分的暴露了中共是一个残害人类的邪魔。目前,这场迫害还在延续,死亡人数还在继续增加。

请所有正直善良的中国人擦亮智慧的双眼,充分认清中共的邪恶本性,用您的良知善念支持在难中的法轮功学员,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持续十五年的对善良好人的迫害,早日迎接黎明的曙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