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至少76位法轮功学员被害死

更新: 2019年06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在中共持久的残酷迫害下,法轮功学员被摧残致死案例每年都大量发生。二零一三年确认,并由明慧网报道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达76人之多,包括在二零一二年被迫害致死当时未及时报道的12人,以及往年已被迫害致死后来才被确认传出的9人。由于中共极力封锁消息,更多案例无法统计在内。

其中,8人在看守所、拘留所等关押场所被中共警察酷刑逼供折磨致死;10人在洗脑班、劳教所被暴力“转化”摧残致死;29人被各地中共监狱恶警摧残迫害致死;29人因被中共长期反复绑架迫害致死;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三分之一是青壮年。

一、不法恶警为迫使法轮功学员屈服、制造迫害证据,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殴打,将好人摧残致死

邓怀颖
邓怀颖

邓怀颖,男,一九七零年生,北京电力大学九七级金融硕士。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修心向善,福泽社会、家人、亲朋。曾被中共两度投入大牢残酷迫害,前后历时十二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在海淀区发真相资料时再度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五月十五日,噩耗传来,邓怀颖在海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属正在向公安局讨说法之时,海淀看守所匆忙于五月二十八日偷偷将邓怀颖遗体火化,家人、朋友至今不知他们对邓怀颖做了什么。

杨中耿
杨中耿

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杨中耿(又名张阳),男,十多年前就曾遭到当地警察酷刑残害,死里逃生。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在郑州被中共警察绑架,仅仅四天就被活活打死,年仅三十八岁。他母亲看到儿子被迫害的惨状,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悲伤、惊吓过度,昏过去,至今不会说话。三门峡灵宝市六一零为掩盖罪恶,竟然企图诬陷杨中耿是“自杀”而死,凸显中共当局欺骗世人、抵赖罪行的一贯做法。

王显银,女,四川万源市大竹镇石岭子村农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王显银及其丈夫被万源市“六一零”、国安、河西派出所、大竹河派出所、大竹镇政府综治办等十几人暴力绑架,王显银被当场殴打,胳膊被扭伤,鞋袜被拖掉,腿脚被拖出血。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王显银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善良农妇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被中共不法警察绑架后,在看守所、拘留所等地受到残酷折磨,在二零一三年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北京顺义区的杨明华、黑龙江鹤岗市萝北县梁金书、辽宁沈阳市马昌月、湖北省麻城市朱长奎、广西师范学院长岗分院美术教师黄园然等人。

二、中共洗脑班、劳教所、精神病院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滥施暴力和有毒药物,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原射洪县青堤乡农民丁文斌,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县国安大队警察绑架到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遂宁“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三十天后,洗脑班人员突然主动将他送回家。在接下来的一百零四天内,丁文斌身体迅速恶化,最后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晚遽然离世,年仅六十一岁。据有关人士透露,丁文斌在遂宁洗脑班遭到了药物毒害(据中共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教唆:“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张燕女士,安徽蚌埠市中学数学教师。修炼前患有肝病,修炼后严格按照大法要求,重德行善,无私无我,很快无病一身轻。二零一零年五月被劫持洗脑班持续迫害,因张燕不肯屈服,他们又从合肥找来所谓的心理专家进行强化洗脑,从精神上无休止地摧残张燕。后导致肝病复发,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

张福英
张福英

张福英,女,六十六岁,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中共警察绑架,曾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零二个月,还曾三次被劫持到南山区西丽洗脑班。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再次被绑架劫持到西丽洗脑班,导致出现身体浮肿,肚子积水肿大等病状。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被恶人送回家。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晚十点在家含冤离世,年仅六十六岁。

吴瑞祥
吴瑞祥

河北蠡县南关村法轮功学员吴瑞祥,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被中共恶警绑架到邯郸市劳教所,恶警高飞等指使犯人轮流看着他,罚站、体罚、不让睡觉、强迫坐低矮塑料凳、把手按在电插座上电、不让他洗澡、不让换衣服,不让家人探视等。恶警还强迫吴瑞祥打针、吃不明药物,十几天后身体生命垂危。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被家人接回,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即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多岁。

山东省枣庄市法轮功学员徐德存女士,二零一二年走出劳教所时,从身体症状怀疑狱警在其食物中下了毒。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情况严重,被家人送入枣庄市市立医院。医院问家属:“患者是否有信仰?如果是炼法轮功的,就按炼法轮功的下药”。九月六日早五点被送入重症监护室,一分多钟后,医生出来宣布徐德存“脑死亡”,年仅五十二岁……

湘潭钢铁公司建安公司李日清,自二零零零年春直到二零一零年春被折磨致死,三次被中共绑架到湘潭市精神病院迫害,被强行灌食精神药物、注射毒针、殴打、电击、戴手铐折磨等等,受尽毫无人性的身心摧残,直至含冤离世。

三、中共监狱肆意摧残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将法轮功学员直接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离开监狱不久即含冤离世

经确认,在二零一三年至少有29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所有这些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中共狱警各种不同的暴力酷刑、殴打、注射不明药物、关禁闭、折磨性灌食等等,有的是直接被监狱害死。例如:

山西襄垣王桥镇上王村法轮功学员郭小文,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前后被送到祁县晋中监狱(山西省第一监狱),受到毒打、关禁闭、灌食等严重迫害。短短几日,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即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家属看到郭小文遗体,头上有两片红印,家属要掀开衣服看,恶警不许,就这样匆匆几分钟就把家属赶走了。郭小文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十岁的孩子,遭此大冤,妻子痛不欲生,家人也不知所措。

赵斌
赵斌

赵斌,一九五五年五月二十日出生,家住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北宫东街。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在上海南汇区三灶镇做生意期间,被上海市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长宁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十一日下午两点,上海长宁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赵斌、庞光文非法庭审,所谓法庭人员罔顾律师及当事人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当庭强行非法判决赵斌四年、庞光文五年徒刑。九月三日赵斌被劫持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该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残忍:熬鹰不让睡觉、多根电警棍电击、恶警授意包夹犯的暴力殴打。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赵斌即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八岁。

刘清梅,女士,山东省安丘市石堆镇大下坡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法院诬判十二年,因高血压症监狱拒收;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关入山东女子监狱,被扒光衣服,屡遭酷刑迫害,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能走路,高血压,肾病;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晚八点多在安丘市医院被迫害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何成玉女士,四川达县河市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被达县国安、河市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达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数月,期间,遭到狱医、警察以及在押犯强制灌食,情景极其残忍。后被秘密非法判刑五年,在简阳养马河监狱遭到更残酷的迫害,因打得太凶了,不得不送监狱医院,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死亡。

有的则是在监狱被迫害出现生命危险,但中共草菅人命,直到生命垂危才被允许“保外就医”,出狱不久含冤离世。例如:

王伍辉
王伍辉

湖南省岳阳平江县法轮功学员王伍辉女士,一九九七年前,她因病左肾切除,右肾衰竭,以致瘫痪,修炼法轮功后恢复健康。多次遭中共绑架、抄家,并两次被非法判刑,在湖南女子监狱历经长达七年的残酷迫害,以致出现全身浮肿、高烧不退、呕吐、屙血、不能吃饭,不能站立行走,经医院诊断为尿毒症,生命危在旦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监狱给她办理了保外就医,回家后医生检查证明:她的内脏已腐烂、全部失去功能。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二岁。

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右手残疾的王春玲
被迫害的瘦骨嶙峋、右手残疾的王春玲

王春玲女士,河南周口市淮阳县棉纺织厂职工。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被枉判十年,劫持到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保外就医,家人看到的王春玲被迫害得几乎成了植物人,被抬着进家,双耳聋了,右臂肌肉萎缩,右手完全痉挛,已经残疾,右腿死板板的一点也动不了,只有头部能自主地微微动一下,提起监狱便表情恐惧。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凌晨三时四十分含冤离世。

曲善林,男,六十七岁,退休工人,家住辽宁省丹东凤城市。曲善林由于身体多病走入法轮功修炼,修炼后全身病痛不翼而飞,一身轻松。他无限感恩大法师父,长期遭到中共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各种手段残酷迫害,直到被迫害致胃癌送进医院,胃被切除三分之二,二零一一年底生命危急,沈阳东陵监狱为推脱责任将其保外就医送回家。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贵州省六盘水市水钢观矿学校教师马天军,二零零三年五月和妻子李毅一起,均被贵阳市南明区法院非法判十一年,他被劫持到贵州省都匀监狱,妻子李毅被劫持到羊艾监狱。在狱中马天军历经中共狱警极为残忍的酷刑迫害,恶警用铁饼逐节砸他的四肢关节,他被双手反吊(坐土飞机)、灌辣椒水、电棍电、被用军用皮带抽打、连续反铐在窗子上二十五天、寒冬不给被子盖、“十”字形铐在床上近四十天等等,被摧残导致严重瘫痪,不能说话。二零一零年底,在他奄奄一息时,都匀监狱才允许他保外就医。但回家后身体未能复原,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不幸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四、中共当局对所谓“挂号”的法轮功学员反复不停的长期摧残迫害,直至将善良好人折磨致死

长期以来,很多法轮功学员多次反复遭到中共绑架摧残,甚至被多次劫持到劳教所、监狱进行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不堪长期遭到令人发指的欺凌折磨,含冤离世:

郭波琴
郭波琴

郭波琴女士,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一九六六年出生。三十二岁时患白血病,因修炼法轮大法走出绝境,获得身心的健康。自中共当局开始迫害法轮功,郭波琴被绑架、非法关押达十多次,被非法判刑二次,坐牢时间累计近六年,期间遭受铐刑、蹲小号、灌食、殴打、超强奴工、暴晒、长期饥饿折磨等残酷迫害。从长沙女子监狱出来,郭波琴瘦得皮包骨,两腿不能行走,满头的黑发变白发、子宫下垂脱肛、肝腹水等严重病症。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郴州市国安局恶警纠集十多人砸门撬锁冲进郭家抄家、绑架,致使郭波琴病情更加严重。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当时在家的七十一岁的郭母目睹警察暴力行凶,恐惧、愤怒使得老人出现脑血栓症状,从此卧床不起,女儿早逝更让老人雪上加霜,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继女儿之后也含冤辞世。

宋美兰
宋美兰

贵州省盘江化工厂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宋美兰,女,六十九岁,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先后四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被关入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三个月后即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肚子肿大,警察勒索其家人八千元后放回。二零零三年三月又被绑架,劫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迫害两个月,直至出现严重病状、生命垂危才被放回。二零零五年四月被绑架关押迫害七天。二零一二年八月,因将“神韵晚会”光碟送给世人再次被非法关押两天。因长期遭迫害,宋美兰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上海嘉定区法轮功学员马冬权,与妻子金润芳、儿子马国彪均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八年正月十六日,马冬权一家三口与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收看新唐人电视台播放的新年晚会节目时,被当地警察闯入家中绑架。马冬权在被非法关押的八个多月中,身体出现严重病状,随后,儿子马国彪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金润芳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母子俩仍在狱中遭迫害。马冬权本人被非法判三年缓四年,回家后孤身一人,被当地政法委、610、街道、居委会人员死死监控,旁人想帮忙照顾也不能。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马冬权被绑架至青浦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世博会期间又被劫持在居委会不准回家。二零一一年春,马冬权遭遇重大车祸,手术后再度被中共人员送往不明之处。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已瘫痪在床的马冬权含冤离世。

闫宗芳
闫宗芳

四川广元市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闫宗芳,女,一九九七年修法轮大法后,所有病痛一扫而光。但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四年中,闫宗芳老人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半,两次被非法劳改共六年,约有十一年的时间在中共集中营里遭受精神、肉体折磨,历经数十种酷刑迫害。直到她去世时,“六一零”决定的监外劳教还未到期,因在监牢被酷刑折磨受伤和药物迫害留下病症,身体剧痛难以忍受,使她不停惨叫,终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五、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三分之一正值青壮年,原来都是社会精英和家庭中坚

在二零一三年被迫害致死的七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中,年龄在四、五十岁左右的青壮年接近三十人,占了三分之一以上;其中不乏公务员、医生、教师、企业管理人员等社会精英,他们的去世对社会和家庭造成极大灾难。

如前文已经提到的北京法轮功学员邓怀颖,北京电力大学九七级金融硕士,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在海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一岁;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杨中耿,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被活活打死,年仅三十八岁;山西襄垣王桥镇上王村郭小文,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岁;河北蠡县南关村法轮功学员吴瑞祥,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即含冤离世,五十多岁;山东省枣庄市法轮功学员徐德存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含冤去世,五十二岁;安徽蚌埠市中学教师张燕女士,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三日被迫害致死,四十六岁;德州法轮功学员郑洪昌含冤而逝时年仅三十七岁……

再如其它案例: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法轮功学员郑贵友女士,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左右在广东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曹靖宇,男,家住湖北武汉市硚口区解放大道717号海军工程大学家属楼,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七年冤狱,造成身体巨大伤害,出狱后又常遭到“六一零”人不断骚扰,导致身体状况恶化,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离世,四十岁。

王秀清,女,黑龙江大兴安岭漠河县人。曾被中共多次非法关押、两次劳教、长期的威胁和恐吓。今年七月初再次被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阿木尔铁路派出所警察劫持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四十四岁。

江苏镇江世业洲东大坝小安乐圩法轮功学员董艳莲女士,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不幸离世,五十岁……

郑州法轮功学员袁宏伟,在郑州新密监狱被迫害做了开颅手术,二零一一年出狱时身体瘫痪,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含冤离世,四十五岁。

四川省西昌市四一零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五十七岁。

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吴淑艳女士,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肝腹水的症状。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含冤而逝,四十七岁。

北京市法轮功学员李津鹏,历经各种酷刑迫害摧残,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出狱刚刚半年即含冤离世,四十七岁。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孟庆福,曾任开平区开平镇办事处副书记,被冀东监狱和保定监狱残酷迫害,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五十七岁。

哈尔滨市呼兰区财政局公务员李敏,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死于大庆监狱,五十二岁。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郭波琴女士,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唐山市古冶区开滦赵各庄煤矿开拓区职工党爱民,多次被中共警察送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非法关押,受尽酷刑,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五十岁。

大庆市刘荣香,十多年来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劳教等迫害,身心遭受到严重摧残,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含冤离世,四十六岁。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吴树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单独关押三年、每天十二小时奴工迫害。到了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吴树艳的腹水症状加重,每天只能坐着无法入睡,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含冤离世,四十七岁。

修金秋,女,辽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被丹东振兴区警察及临江社区书记绑架,并被酷刑折磨。当天回家,九月九日和丈夫、女儿一起再遭绑架,被迫害的健康每况愈下,于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五十二岁。

河北省万全县杨振禄,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含冤离世,五十七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